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 > 第三卷 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变更

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变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就在王锡爵滞乡不归时。

    在申时行的书房里。

    见申时行提及袁可立的事,林延潮却是一时不好说,这是个不好答的问题。

    一面是知遇之恩。

    一面则是天下人,以及学生们对自己的看法。

    这时候唯独自己的看法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重要。

    于是林延潮决定从心:“回禀恩师袁可立的事学生定当处置。”

    “哦,如何处置?”

    林延潮道:“远贬谪官。”

    申时行闻言道:“哦,听说他可是你的得意弟子啊。”

    林延潮道:“那学生也当大义灭亲了,恩师提携学生之恩,更胜于当年徐华亭提携张太岳,学生必当犬马以报。恩师致仕之后,尽管在乡颐养天年,就算朝中有一个高新郑,学生也要护得恩师。”

    众所周知徐阶可是晚节不保啊,退休之后在老家兼并了大量的田土,两个儿子都被高拱给充军流放了。

    若非张居正在那边护着,徐阶就要晚景凄凉了。

    林延潮又道:“不过以学生想来,学生也是过虑了。眼下辅相之中王太仓是恩师的同年,王山阴也不是落井下石的小人。”

    “至于赵兰溪,张新建都是恩师举荐上来的,他们必是能知恩图报。”

    “对于这袁可立冒犯恩师之威,学生将他远贬或罢官,就足以让天下人知道……”

    申时行伸手一止道:“当年徐华亭以金赂给事戴凤翔,又让学生张江陵令给事陈三谟,罢了海瑞。被人称作是‘家居之罢相,能逐朝廷之风宪’最后晚节不保,老夫若真是贬了袁可立,不是也背上骂名?”

    “所以宗海啊,你可是绕着弯子用徐华亭的事来提醒老夫,来保你的学生吧?”

    我当然就是如此的意思……林延潮面上道:“恩师误会了,学生不敢,袁可立是学生的得意门生,学生管教无方,这才让他……”

    “好了,”申时行打断道,“老夫本也没有处置他的意思,老夫不是徐华亭,你也不会是张江陵。”

    林延潮闻言心底顿时舒了一口长气。

    “老夫为官以来事事柔道处之,这样的事不计较比计较更好,只好唾面自干了。你也不必介怀,论迹不论心,世上无完人。”

    林延潮听了申时行这一句论迹不论心,可谓差一点感激涕零了。

    张居正,申时行是两等宰相,两等上司。

    张居正嘛,作为一个下僚,遇到这样的上官整日在那边修理你,训斥你,你也知他一片为国为民之心,不针对你个人,等有一日他去位了,你反而会怀念他,甚至敬佩他。

    但若是张居正又回来当官,你这时已非小官,你会受得了他?

    但申时行不一样了,你知道他没有为国家遮风挡雨,甚至私节不是那么好,属于多大本事办多少事那等宰相。但是他一旦走了,你会知道以后再也不会碰到这样的好领导了。

    张居正这样的官员对于国家难求。

    而申时行如此首辅对于林延潮而言难求。

    不久林延潮向申时行告辞,临别之时问道:“不知恩师何时离京?”

    这时申时行送林延潮出门,申九,申用懋,申用嘉,李鸿,朱国祚等等都在一旁。

    申时行闻言笑了笑道:“老夫三日后即是离京。不过你公务在身,就不要来相送了。老夫人老了,不愿再见这些离别之情,安安静静地回乡就是。你若是不忙,他日经过苏州时不妨顺路就来看看老夫。”

    林延潮道:“学生……”

    申时行道:“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但也不会难见一面。”

    林延潮听申时行这番话,突然触动心肠,想起多年的仕途提携之恩哽咽道:“学生拜别老师,还请老师保重身子。”

    说完林延潮向申时行一拜,并以学生礼节郑重三拜叩首。

    这一幕令李鸿,朱国祚等对林延潮颇有微词者,对他都有些改观。

    申时行闻言将林延潮扶了身子,感叹道:“老夫即将告老还乡,回忆起来事多曲意,愧对社稷苍生,亦有负皇恩。盼你以老夫为戒,在位时多为朝廷尽力,为苍生谋福祉,如此也算老夫为国家培养了一位栋梁之才。”

    “学生谨记恩师教诲。恩师栽培之恩,学生没齿难忘。学生告辞!”

    说完林延潮离去。

    庭院中,申时行满脸萧瑟,一旁申用懋道:“爹,林世兄乃是厚道人,又是匡扶天下之才,他必然不会辜负爹之所望了。”

    申时行闻言欣然道:“当然,我与嘉儿后日启程行路好了。”

    “后日,不是三日后吗?”

    申时行捏须道:“当然是后日,怎么会是三日后。”

    万历十九年十月,申时行,许国先后离京,王锡爵居乡滞留不归。

    王家屏继任首辅,赵志皋,张位补位入阁。

    朝堂政局变动极大,一时令朝堂上下官员们无所适从,不知何人在朝主张。

    十月,朝廷颁新二十年大统历于天下。

    礼部都给事中胡汝宁上本,倭夷与浙直闽广相对乘风扬帆数日即至,宜选求名将,并增设战船广募水兵于登莱,闽浙各地布防,内阁不能定夺,旨下兵部商议。

    同时户部尚书杨俊民上本请效淮南法在淮北复制纲运法,内阁奏请附之,但天子却留中没有批答。

    三边经略郑洛与总督魏允贞在对于火落赤部战守之事上起争执。此事申时行主和,后许国代理首辅,从于清议让主战的魏允贞为总督。

    郑洛与魏允贞一直有所冲突,这一次保荐郑洛,魏允贞的申时行,许国同时去位,一时在对火落赤部的战守之事上,朝廷无人主张,二人相互指责对方打起官司来。

    也是这时应天巡抚李涞被袁可立弹劾去位。

    袁可立以七品之卑斗翻四品之尊,推官参倒巡抚,这是官场上前所未有之事,一时袁可立因为不畏强权而名声大噪,为士林读书人敬仰。

    苏州百姓对袁可立更是敬佩不已,在另一个时空里袁可立因此入苏州府名宦祠,与文天祥,况钟,海瑞,于成龙,林则徐并列,也是明清二百余年来唯一以推官身份入名宦祠的官员。

    而于此同时,京中一角一处院落里。

    数人正在开怀畅饮,他们分别是江西临川乐新炉,湖广人胡怀玉,福建人王怀忠,徽州人汪釴,以及乐新炉的临川老乡汤显祖。

    乐新炉站起身举杯道:“这一杯酒为奸相申吴县的狼狈回乡而贺!”

    众人一并举杯饮之。

    作为此地主人的汪釴端酒道:“申吴县狼狈回乡固然可喜可贺。只是吾同乡许次辅也因国本之事致仕,实在是惋惜。”

    乐新炉叹道:“是啊,许次辅于国本之事上为天下官员发声,如此直臣,天子不能为天下留之,反而与申吴县同去实在可惜。”

    众人都是叹息了不已,乐新炉道:“这是有得有失,说来这一次若非义乃在乡收集申吴县枉法之事,在京中广为流传,在士林之中造成声势,申吴县如此奸恶之行,恐怕不能公之于众,我们一并敬义乃一杯。”

    听乐新炉这么说,汤显祖连称不敢,但众人都是举杯贺之。

    汤显祖知这几位都是京中名士,不由心底高兴,觉得自己为天下尽了一份力当即道:“申吴县于国本之事上首尾两端,多亏罗大人拿了他的揭帖仗义揭发,这才让权相去位。至于汤某之所为,实扳不倒他,愧对各位赞许了。”

    “诶,汤兄不要过谦。”

    “听闻汤兄是当今大宗伯林侯官至交好友,而弹劾应天巡抚李涞的袁可立也是林侯官得意弟子,你们二人一里一外为扳倒奸相可谓立下大功啊!”

    汤显祖听了这话,似觉得不妥,当即道:“此事都是汤某主张,于大宗伯没有任何关系。”

    “诶,汤某哪里的话,莫非你是信不过我们吗?林侯官这一次能大义灭亲,为天下官员发声除去申吴县,我等也是佩服不已啊!”

    汤显祖道:“几位莫不要不信,袁可立之事汤某不知,但汤某所为此事绝对没有大宗伯授意。”

    “汤兄这么说,是不把我等当朋友了。”

    汤显祖要坚持解释,但几人又是上前劝酒。

    汤显祖一时也难以分说。

    而就在这时突听得院外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是有人破门而入的声音。

    院子主人汪釴闻声立即吩咐一旁的下人道:“赶快去看看,外面出了什么事?”

    下人应声而去,汪釴向众人强笑道:“诸位勿慌,或许是有什么误会,我想就是官差也没有不问青红皂白的道理。”

    哪知汪釴这话话音刚落,出去的几位下人即被人推进了屋子。

    但见一群头戴尖帽,着白皮靴,穿褐色衣服系小绦的番子冲入了院中。

    “你们是何人?我乃……”

    话音刚出说话的人即被人按在地上。

    为首的番子道:“吾乃东厂的人,尔等犯了事尔等自己心底清楚,不要呱噪,否则有你们苦头吃。”

    一听说是东厂的人,在场的士子无不心底暗暗叫苦。

    饶是乐新炉这样的胆子大的人,也是不由双腿打颤。

    “押回厂去!”

    ps:明日有更。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