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网游三国之天下诸侯 > 第二○六章 孝顺的三重涵义

第二○六章 孝顺的三重涵义


郭母出身小世家的旁支庶女,虽然地位不算高,但自小知书达理;嫁入郭府后,因郭嘉之父早丧,郭母只能用调脂弄粉、抚琴执笔的纤纤细手,握锄劈柴、洗衣割草,加上长期饮食粗糙、甚至饥一餐饱一餐,导致年不到四十岁,却已两鬓斑白!

尽管生活艰辛,她依然亲自为郭嘉启蒙,然后把郭嘉送入颍川书院,培养成名传千古的奇才。

但从一般意义上讲,郭嘉并非孝子。

若说郭母的辛劳换得了10分的资源,郭母至少将九分花在郭嘉的身上,自己仅留一分勉强度日。

人世间的事儿,就是如此的不公平,养儿与春种秋收大不相同。

受到宠爱越多的孩子,往往越不能体会父母的辛劳,他们觉得父母为他们创造的一切物质享受和精神关爱都理所当然!

郭母因生活艰辛而早衰,真实历史上必然天不假年;可她的辛劳和牺牲却只培养出一个贪花好酒的儿子!而郭嘉最终也因此英年早逝。

——————————

将郭母接到天马城宽敞的郭府后,叶腾给郭府安排了2个长随、4个丫鬟,由于担心郭嘉丰厚的俸禄都拿去换了酒钱,叶腾特地交代城主府管事,郭府6个仆从的工钱由城主府开支,且每月定时给郭母一笔钱,用于维持郭府的日常。

但叶腾的好意,却遭到郭母的固辞!

也许是觉得不必如此奢侈,更多的恐怕是担心因为自己,让儿子欠下叶腾的人情,间接给儿子增加负担。

看着坐在客厅打呵欠的郭嘉,这个被宠坏的天才,和荆钗布裙、固执宠溺的郭母,叶腾脸色沉了下来,用低沉的语气推心置腹道:

“伯母、奉孝,当此情形,我有一言,不吐不快!

颜回三十白发、四十而终。

今伯母年不足四十,却已是半头华发,恐怕是郭伯父去世后,经年的劳累和粗陋的饮食摧毁了您的身体!

若不从现在开始,好好地静养、改善饮食,将何以长寿

可您毕竟是从小含辛茹苦、节衣缩食拉扯奉孝长大的寡母,若有不忍言之事发生,相信奉孝心中的愧疚之情,将成为他永生的心病!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宁非人间憾事

奉孝的身体,素来偏弱,却长年好酒,若再加上心病,未来情形,可以想象。

况且,伯母完全不必担心腾之所为,让奉孝心中愧欠,而致其更加辛劳。奉孝之忧,非工作劳累,而是酒多伤身、情深不寿!

欲解此忧,非唯奉孝须修身养性,亦仰赖于郭伯母的健康长寿,和对奉孝的严加管教!

奉孝之才,我自深知,腾不需要他的勤勉,只要他偶尔设谋划策即可。

言出至诚、多有不当,请二位见谅!”

叶腾说完,向他们深施一礼,缓缓后腿,转身离去。

——————————

叶腾离开后,郭母红着眼看向郭嘉,郭嘉转过头偷偷拭了下眼角的泪,向母亲点了点头,道:“孩儿不孝,让母亲操心了!”

“我儿聪慧好学,母亲以你为傲!”郭母慈爱地看着郭嘉。

“主公的好意,母亲还是接受了吧,孩儿一贯散漫,家中还需母亲操持。”郭嘉摇了摇头。

“嘉儿,母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你少饮酒、早娶妻,早日为郭府开枝散叶。”郭母道。

“母亲,我会尽量少饮酒的。”郭嘉边说,边向外走去。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郭母看着郭嘉的背影,摇了摇头,开始交代郭府的随从干活。

——————————

叶腾刚回到城主府没多久,郭嘉又跟了过来。

“奉孝,怎么不多陪陪伯母”叶腾好奇道。

“主公,您一席话说得家母开始让我早娶妻、少饮酒了,以前母亲都不管这个的,所以先到您这儿躲躲。”郭嘉低声抱怨道。

“奉孝饱读诗书,可知孝顺有三层涵义”叶腾决定趁火打铁,争取能改掉一些郭嘉的坏习惯。

“哦,嘉更喜欢兵书战策,这个还真没听说过。”郭嘉身子微微前倾。

“第一层是孝,即赡养,养儿防老,世所共知;

第二层是顺,即若非原则性问题,要尽量顺着父母之意,脸上需常带宛容;

第三层是与有荣焉,即孩子做的事,要让父母感到自豪,而不是相反,让人戳脊梁骨。

以我观之,奉孝天赋过人,在孝顺的三层涵义上,第三层必定做得最好,第一层一般,第二层最差。

酒多必定伤身,娶妻上慰母亲之望、下为郭家开枝散叶,此两事何不顺着伯母之意”叶腾微笑地看着郭嘉。

“受教了!”郭嘉深施一礼,旋即话锋一转:“主公准备何时拜访甄家”

“嗯怎么啦”不知道郭嘉怎么会提起这一茬

“主公身无余财、雁门郡更是商贾不兴,而甄家豪富,何不携甄尧拜访甄家主公堂堂太守之尊,更兼有两县领地,焉知此行不是甄家的机会此双赢之局,何不早日为之”郭嘉劝道。

“非奉孝提醒,差点误事!”其实甄尧刚来之时,叶腾就有过这种念头,只是当时甄尧刚来,稍显突兀;后来琐事繁多,反倒记不起来。

——————————

甄尧自从投奔叶腾后,初任县令,后任郡商曹掾,能力突出、口碑颇佳。特别是担任商曹掾后,利用其出身商贾世家的长才和人脉,使雁门郡的世面繁荣了不少。

可正是由于其商贾世家的出身,有时反倒让他束手束脚,担心叶腾及其他袍泽是否会怀疑他以权谋私。

特别是在引进甄家商行上,一直犹豫不定,拖延至今。

“季明有何为难之事”叶腾进门时,挥手示意侍卫不必通报,看见甄尧紧蹙着眉头,不禁问道。

“啊,主公主公驾临,不及远迎,还请恕罪!”甄尧赶紧起身施礼。

“不必多礼,季明若有为难之事,何不说来听听,也许我能排忧解难呢。”叶腾摆了摆手,笑道。

“不知主公可允许甄家进驻雁门、甚至天马城行商”甄尧道。

“自然欢迎之至,怎么,季明担心我疑你因私害公完全不必如此,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有利于我天马城势力的发展,季明可大胆为之!”叶腾朗声道。

“昨日接到家母来信,欲在雁门郡开辟商路。”甄尧指了指案上的信函道。

“好事啊,若甄家方便,我愿亲赴中山国毋极县与令堂商讨合作之事,如何”叶腾沉吟了一下,道。

“真的若主公愿意大驾光临,甄家必定扫榻以待!”甄尧大喜。

“好,那咱们明日一早就出发。”叶腾决断道。


手机用户请访问:00sy.net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