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浑噩的世界 第六百三十章 灵魂拷问 中

第六百三十章 灵魂拷问 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王鸽的救护车很快来到了小学附近,由于是中午放学的时间,周边不论是哪条路都是车满为患,堵的水泄不通。不用说,这都是来接孩子的。

    虽然学校鼓励来接孩子的家长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开车也不准接近学校五十米范围内,一个是避免交通拥堵,另外是避免攀比,但是五十米的距离基本上是不管什么事儿的,周边该堵车还是要堵车。

    而且学校周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围观群众肯定很多,必定是要造成交通拥堵的。原本接了孩子就要离开的家长们带着孩子选择在这里看热闹,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

    大人爱看热闹,承受力高,小孩儿就不一定了。要是看到那种血肉模糊的行凶画面,还是现场直播,天知道会给孩子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影响也太恶劣了。

    而且根据王鸽所获得的消息,那个犯罪嫌疑人手里还有刀呢,他们就不怕现场这人暴起开始随机伤人,伤到自己和孩子吗?简直是一点儿安全性都没有。

    遇到突发事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或者尽快离开事发现场,少围观,少看热闹,围观也帮不上忙,还有可能给警察和救援人员增加很多麻烦,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中午的时间本身就很短,孩子下午还得上课呢,不赶紧带孩子回家吃饭,休息一下,在这里看什么热闹啊!真的是不可理喻!

    王鸽甚至在堵车的这些车里看到了电视台的采访直播车辆,应该是为校门口发生的事儿而来的,但是司机和记者还有摄像师都被堵在了路上。

    王鸽能理解他们心急的感觉,因为他自己比那些人更加着急,病人危在旦夕,现场情况不明,他必须要马上抵达现场。

    “小王,还有多远?”宋平安看着前面的车,估计非要等到学校放完学,前面的事儿处理完了才能通畅。

    “那个大牌子就是学校门口了,估计还有个三十米左右。”王鸽指了指前方的学校招牌,前方汽车尾灯一片红,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动的意思,就连几辆警车都挤不进去,鸣警笛按喇叭是没有任何用的,人家想让,也让不了,就只能停靠在路边了。

    “人行道上应该走得通,车就丢在这里吧。”王鸽想要把救护车靠边都做不到了,只好打开了车门,下车之后示意后方车辆倒车让出一定的距离,打开车厢的后门,好让车厢里的宋平安和孟娜出来,然后抬出了必备的推车和急救药品与设备。

    孟娜的怀里还捧着一个盒子,想都不用想,里面放的应该是大量的代血浆。

    伤员有大量出血的现象,而且是个孩子,宋平安估摸着人应该是已经休克了,不大量补充体液的话很快就会死亡,临走之前特意让孟娜带了整整四个单位的代血浆。

    王鸽锁了车,并且在车的后面放上了三角警示架,救护车放在这里应该是没人偷的,而且有监控摄像头,附近警察那么多,用不着怕什么事儿,拥堵交通也没办法了,估计等不了前方车辆离开,道路恢复通畅,他们就带着病人回来了呢?

    王鸽让宋平安和孟娜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了车子上,然后推着车子在前面开路。其实也有不少接完孩子的家长顾虑到孩子的心理和身体安全,并没有在现场逗留,满脸惊恐的带着孩子快速离开了现场。

    好在人行道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三个人很快来到了校门口,围观的人永远是围成了一圈的,连外面提前一步来到现场的记者都挤不进去。

    王鸽来了这里才知道,交通拥堵并不只是因为围观群众,更是因为警察的警戒线拉起来之后,封掉了学校前面的一整条小路,还有交警在外面疏导交通,但成效并不是很好。

    “大家让一下,大夫来了,让一下,里面的病人十分危险!”王鸽把车子推在了身子前面,费劲力气扯着嗓子大喊,人群的挪动并不是因为他的喊声,而是感觉到了背后的推车,好不容易来到了警戒线的里面,三个人才看到了现场的场景。

    警戒圈直径足足有二十米,每隔几步就有一个警察,王鸽亮了自己的工作证。

    “警察同志,我们是雅湘附二医院的人,那个孩子在哪?”

    警察把警戒线拉了起来,放三人进来,指了指学校门口的方向,“孩子在校门口。快去看看吧,感觉人快不行了。”

    宋平安一听这话,快速跑了几步来到学校的大门口,只见一个孩子躺在一个女人的怀里,一个男人蹲在旁边,两个人正在嚎啕大哭,满身鲜血应该都是属于那个孩子的。

    几个警察在旁边拉,但是也拉不住。

    王鸽刚来,迎面就撞上了死神。死神已经来到了那个孩子的身边,手刚好碰到了孩子的肩膀,灵魂离体而出之后还有些迷茫。但是那死神好像是预先知道孩子会烦他一样,面无表情的对着那小男孩的嘴指了一下,让他的灵魂没有办法出声,然后看了一眼王鸽,似乎从他的身上闻到了死神的气息,不管不顾的直接带着灵魂离开现场。

    太晚了,这个小男孩伤的太严重。哪怕是王鸽没堵在路上,把人带上了车,估计这个死神也会穷追不舍的跟在救护车的后面,王鸽也没把握从死神的手里拯救这个孩子的灵魂。

    宋平安的脸色十分难看,出急诊病人见得多了,一些病人生存几率有多大,现在的情况如何,其实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看着满地的鲜血,还有那个孩子衣服上的刀口,再加上下垂的双手,苍白的面色,就知道这个孩子希望可能不大。

    “警察通知,麻烦拉一下家属。”宋平安说道。

    几个警察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一男一女从孩子的旁边拉开,控制起来,宋平安摸了一下孩子的颈动脉,身体还是热的,但是颈动脉已经停止了搏动。

    他掏出手电筒,检查了一下瞳孔,又用听诊器听了一下心跳和呼吸,再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个孩子衣服上面的破洞,胸口、躯干、腹部和腿部,往外冒血的伤口足足有十三处。

    “造孽,这得多大的仇?”宋平安小声说了一句,然后转头对孟娜说道。

    “瞳孔放大,对光无反射,心脏脉搏停跳,自主呼吸消失,没必要量血压了,马上进行心肺复苏!”

    孟娜马上会意,开始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宋平安也开始了人工呼吸。

    王鸽趁着这个时间看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围观群众有举着手机拍照录像的,也有打电话给自己的亲戚朋友描述现场情况的,更有人把这件事当笑话看一样,用微信视频给自己的朋友进行现场直播!

    而那个犯罪嫌疑人也是满身的血,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但现在却是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看起来十分狂躁。他手里捏着一把剪刀,看起来像是西式的厨师刀,长大概二十五厘米左右,刀刃横放在手里的人质的脖子上,用力按压的情况下颈部的肉都已经陷下去了,只要用力切割后拉,气管和劲动脉一定会被一起切断。

    这个人已经杀了一个人了,王鸽相信肯定已经有狙击手的枪口瞄准了这人的脑袋,但是现在的情况还不敢马上下手,怕伤害到人质。

    而人质是一名中年女性,身形微胖,烫着卷发戴眼镜,此时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估计跟呼吸不畅也有关系,脸上的眼泪也不会有人去给她擦干净。很明显她知道自己正在面对什么事情。

    那个中年男人就在学校大门口的对面,靠着人行道的墙壁,神色凶狠,面对面前的警方谈判人员一言不发。

    心肺复苏进行了十分钟,受伤的男孩毫无起色,更多的血液被孟娜从他胸口的伤口之中按了出来,宋平安首先停了下来,然后拍了拍孟娜的肩膀。

    孟娜好像还有点儿不甘心,愣了一下,毕竟平时的抢救都是三十分钟到四十分钟的。

    但宋平安心里有数,这个孩子失血过多,有几刀伤到了肺,肝脏和肾脏,大腿上的伤口周围都是鲜红一片,应该是刺穿了动脉,再怎么抢救也回不来了,这样下去,把人不断的按出血来,只会加重病人家属的悲伤和围观群众的恐慌。

    “怎么停了?继续救人啊!我儿子还没死呢!怎么不救人了啊!”孩子父亲想要冲上来,却被警察给拦住了。

    “孩子身上十几处刀伤,肺部、肝脏和肾脏都有出血,腿部疑似动脉破裂,可能是由于失血性休克与肺部窒息造成的全身器官衰竭导致的死亡。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具体的死亡原因,会有警方法医进行鉴定,请……节哀顺变。”宋平安转过身,跟孟娜一起对着孩子的尸体鞠了一躬,脸上的表情也很难看,心里十分难受。

    那孩子的父亲可不管这一套,居然挣扎着摆脱了警察的束缚,上来就给了宋平安一拳,事发突然,宋平安居然没躲过去,被打的一个踉跄,左边脸部马上红肿了起来。

    “你们就不会早点来?早点来会这样吗?我儿子做错了什么?庸医!我要去法院告你们!”孩子父亲又举起了拳头。

    “你怎么还打人啊!”孟娜惊叫起来,但是她是个女孩子,想要拉又拉不住。

    好在王鸽就在宋平安的旁边,赶紧把他拉到了一边,握住了那个孩子父亲的手腕,“兄弟,过了吧。”王鸽虽然不是什么出头鸟,但也有血性,宋平安这么好的一个大夫无缘无故被人打,不可能看得下去。

    要说打架,王鸽现在也算是身强体壮,就算是没经验也不曾怕过谁,他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并不是因为那个孩子,而是因为这个孩子的父亲打了宋平安。虽说医疗工作人员干这个工作是要受点委屈,家属发点脾气情有可原,但打人也太过分了点儿吧?

    警察回过神来,赶紧再次把人给拉开了,可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按说这种打人的行为是要拘留的,可是人家的儿子刚刚去世,也不能把人直接抓紧去吧。

    好在还是宋平安深明大义,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伤也不是很严重,“算了算了,习惯了。”他主动退到了一边,给了众人一个台阶。

    孟娜赶紧上前去检查宋平安的脸部,想去买个冰水冷敷一下又想起来现在是冬天,只好取出了一瓶冰冷的葡萄糖,按在了他的脸上消肿。

    王鸽觉得事有蹊跷,为什么一个学生的家长要去伤害孩子的同学呢,他拉了一把旁边的警察,“警察同志,到底什么情况啊?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那个警察叹了口气,“唉,死者跟那个犯罪嫌疑人的女儿是同班同学,还是同桌。这个男孩子一直欺负那个女孩儿,十一二岁的年纪,六年级,天天强行搂搂抱抱,有一次还强行亲上了,那个犯罪嫌疑人找了这男孩的父母好几次,但约了人谈这件事情被放了好几次鸽子,结果第二天女孩儿就被这孩子打了,身上都是淤青。家长肯定是要去找班主任啊,就是那人质。班主任觉得没太大的事儿,都是孩子们打闹,劝了几句就不说了,就昨天下午,死者又对女孩儿动手动脚的。估计人家孩子父亲实在是忍不了了,这才出了这档子事儿。说是在他们班级家长微信群里都吵翻了呢!那犯罪嫌疑人还在微信群里说了这个事,结果其他的家长都觉得是小孩儿打闹,反过来还劝女孩儿父亲不要太较真呢!”

    王鸽惊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这种事儿发

    别的家长都是傻子吗?事情没发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就不当回事儿,反正受害人不是自己,就高高挂起,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判呗?要是自己孩子真的出了事儿,他们还说得出这样的话吗?

    可是即便如此……女孩儿家长也不应该持刀杀人,事情总有解决方法,这种事情做的太极端了点。

    没想到这件事还真的不是天使搞的鬼!

    “能让我去跟他谈谈吗?”王鸽心里一沉,对着警察说道。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