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浑噩的世界 第二百七十五章 怪异

第二百七十五章 怪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在病人伤势危重的情况下,王鸽没有办法再帮忙,刘崖已经把取消了休假的护士白楠喊了过来,王鸽只能擦干净自己的手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等待着刘崖和白楠进行检查。

    刘崖的表情可以说是十分不好看了。他检查了一下病人头部后脑勺上的伤口,又用手指稍微用力按了一下颅骨,随后又分别检查了病人的心跳、呼吸、脉搏。

    最后,刘崖则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换了一个听诊器,听了一下孕妇肚子中胎儿的胎心。

    “血压多少?”他终于抬起头,询问着白楠。

    “血压很低,四十、六十毫米汞柱,估计再过一会儿就测不到了。”白楠也是皱着眉头,看着这孕妇的肚子,粗略估计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有三十多周的时间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孕检结果和医院妇产科给出的预产期,但是看着这情况,孩子应该是已经成熟了,具备生产条件。

    “心率和脉搏都比较慢,估计只有五十左右,呼吸浅且轻,颅脑外伤,后脑开放性伤口,颅骨有骨摩擦感,存在颅骨骨折的情况,双侧瞳孔不等大,对光反射较弱,有轻微的视觉凝视现象,颅内应该有出血的现象。身上没有其他外伤,也没有内出血的情况,胎心暂时稳定,有力。”孩子没事儿,大人病危,刘崖肯定不可能高兴的起来。

    孩子已经成熟了,再过几个礼拜就能够顺利出生,妈妈居然遇到了这种事。

    关键问题在于,孩子还在妈妈的肚子里,这受伤孕妇的身体出现任何情况,都会直接反馈在孩子身上。

    检查所产生的辐射,病症对身体内环境造成的伤害,甚至是在使用药物治疗的时候都会对腹中胎儿造成影响。

    对于从医经验十分丰富的刘崖来说,这仍旧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问题相当棘手。

    “这……脑疝了吧?”白楠惊呼一声,她还没结婚,也没当过母亲。但是干这行时间也不短了,见过的孕妇也不少。

    孩子就是妈妈的心头肉,承载了整个家庭的希望,千万千万不能出事儿。

    “吸氧,心电监护,上呼吸机,开放静脉通道,五毫克去甲肾上腺素肌肉在注射,二百五时毫升甘露醇静脉注射,注意速度,慢一点。”由于病人是个孕妇,刘崖用药还是十分谨慎的,无论是去甲肾上腺素还是甘露醇都会对病人腹中胎儿产生影响。

    这种影响无法避免,但是必须以病人的生命为主。

    毕竟在医学方面,对于有身孕的病人,大夫是绝对不会询问家属“保大人还是保孩子”这类愚蠢的问题的。

    凡是没出生的胎儿,在法律上都不是一个自然人,医院方面肯定是优先考虑大人为主。

    然而在治疗手段上,医生们却不得不考虑孕妇肚子里的孩子,进行何种治疗方法,可能会对胎儿造成怎样的影响,必须要跟病人家属解释清楚,完全知情,并且在不紧急的情况下,让家属自行判断,是采用激进一点的治疗,还是采用保守一点的治疗。

    “脑内出血量应该不小,否则不会在短时间内突发脑水肿。现在必须进行CT和核磁共振检查来查看出血点和出血量了。”刘崖说道。

    只有通过造影检查,并且不断的观察,确认颅内出血量、出血点,以及是否有持续出血的情况、出血情况是否能够自行停止、形成的血液肿块是否有可能自行消散,刘崖才能够作出判断,提出最有效的治疗手段。

    若是出血量不多,出血没有持续,很有可能无需进行开颅止血,只要抑制脑水肿病发,病人往往个可以自行康复。

    但如果出血量巨大,而且一直持续出血,那么就必须通过开颅手术的方式进行止血,甚至有可能切除部分大脑来保命。

    当然,后面的这种治疗手段,往往需要全身麻醉,对病人的身体素质有着很高的要求,不论是对胎儿,还是对大人,危险程度都要远高于保守治疗。

    可现在,刘崖什么都做不了。事故现场已经搭建了临时手术室,却只能进行一些保命的简单外科手术,进行初步治疗。像这种颅脑外伤加脑出血的病人,必须通过详细的检查才能够判断情况,而且这里的手术条件也远远不足以支撑一场开颅手术。

    “王鸽,这人要送医院了,去最近的医院,白楠,你跟我走一趟!”刘崖说道。

    王鸽赶紧点头,可是他知道,距离这里最近的具有脑外科手术的医院,是湘沙市武警医院,乡宁县那边儿是指望不上了,而武警医院距离这里,比雅湘附二医院也近不了多少。

    就算开车狂飙,估计也需要半个小时左右,而到了医院之后还需要进行详细检查,时间就更长了,王鸽无法判断这病人是否能撑住这么长时间。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有死神正在慢慢的向自己接近。

    不管了,试试还有希望,不试就什么都没了!他二话没说,和刘崖、白楠一起把病人转移到从救护车中取下的推车上。

    外面还在下大雨,王鸽在把病人推出帐篷之前,将自己身上的冲锋衣脱了下来,盖在了病人身上,又用身体遮挡住了病人的头部,防止雨水落到病人的身体上。

    好在救护车停的并不算太远,王鸽把病人送上了车,刘崖和白楠也纷纷跳上救护车,关闭了车门。

    在王鸽拧动钥匙、发动车辆的那一刹那,救护车的前近光灯亮了起来,他的瞳孔顿时锁紧,因为在正前方,他看到了一个举着雨伞身穿西装的身影。

    仍旧有死神在那山体滑坡的现场“忙碌”,而死神出现在这里,王鸽知道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死神肯定是冲着自己救护车上的病人来的!

    王鸽挂上倒档,离合微微一抬便轰了一脚油门,方向盘往右边打了一圈,救护车的后轮由于湿滑的路面空转了几圈,甩掉了粘在轮胎上的泥水,这才真正与地面接触,有了摩擦力。

    救护车顿时向右后方倒车而去,王鸽的动作很快,踩死离合器再次换挡,另一只手将方向盘向反方向打死,一脚油门下去,车辆顿时向着死神的反方向窜了出去!

    大雨,视线不清,车辆很少,身后的死神穷追不舍,这让王鸽不得不想起了自己那一次前往省肿瘤医院转运病人的经历。

    “指挥中心,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现正在从山体滑坡现场转移一位孕妇,前往武警医院!”王鸽将那通话器直接甩到身后,刘崖直接拿了起来。

    “我是跟车大夫,病人女性,怀孕,初步估计在三十周以上。病人头部外伤,颅骨骨折,脑内出血,已经出现脑水肿的症状,胎心正常无大碍。请求医院准备抽血验血,血常规,血液配型,头部CT检查,头部核磁共振检查,腹部超声波检查,准备手术室,请求神经外科、脑外科、骨科、妇产科主任级别以上医生进行会诊!”

    “中心明白,武警医院方面已启用应急预案,所有医护人员取消休假,人手应该充足,路上请注意安全!”

    王鸽在得到了回应之后挂断了通话器,车速已经提升到了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在夜间路面湿滑的情况下,这种速度已经是属于找死的行为了。

    他眼神一瞥,用余光看了一眼车身左侧的反光镜,死神居然紧紧追着救护车,一点儿都没有放松。

    速度太快了,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的车速居然还无法甩掉?病人注定要死了吗?无论王鸽怎么加油门,死神与他之间的距离一直在二十米左右,从来没有被甩掉,距离也没有被拉近。

    奇怪了,死神是不会根据车速来调节自己的速度的,而且死神的速度无法以常理进行判断,除非是王鸽的车速与死神的速度相同,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二者速度相同的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死神要么追上来,要么被甩掉。

    可是既没有追上来,又没有被甩掉,又是什么情况?

    一个想法再一次出现在王鸽的脑子里,那就是死神没有再接近救护车,很有可能是因为某种限制,让其无法在施展类似于瞬移之类的超自然能力的情况下接近濒死病人,只能在保持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徘徊。一旦车停下,死神也会停止施展超自然能力,徒步接近病人,并且带走她的灵魂。

    这意味着,二十米的距离并非是王鸽努力加速的结果,而是死神本身的限制。

    如果王鸽的判断准确,那么他完全可以不必冒着风险加快速度,只需要保持安全速度抵达医院就行了,反正死神追不上来。

    但是这种方法并不可行,病人本身仍旧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医院,并且经过检查和治疗脱离危险,拖时间的话虽然死神暂时无法进入车内,病人自身的情况却会越来越糟糕,这只能让抵达医院之后的病人更危险,死神取走灵魂的意愿也更加强烈。

    更何况,王鸽不敢用人命来实践自己的想法。

    王鸽更加确信,只要自己抵达医院停下车,死神肯定会徒步行走二十米的距离,把病人的灵魂给收走!

    可是现在死神并没有取出生死簿,也没有观察时间,一切还有希望!

    死神是不可能瞬移到救护车的车厢之中的,只要保持这种速度,在下车的那一瞬间使用镇魂牌的特殊能力,达到欺骗死神的效果,最起码能够给病人争取十分钟的时间!

    车辆就这样在王鸽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行驶了三十三分钟,终于抵达了医院。可是在下车的那一刹那,病人的心跳呼吸突然停止了。

    刘崖顿时急了,“操蛋!赶紧送抢救室!”

    在急诊门口等待着的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抬着病人,王鸽也在下车的那一刻将镇魂牌含入了嘴里。

    可是三秒之后,镇魂牌没有任何反应。王鸽愣了,回过头去,身后的死神却已经不见。

    再去看那群人正在推着的推车,死神已经站在了推车的旁边,手持生死簿,手按在了孕妇的额头上。下一秒,一个懵懂的灵魂出现在了死神的旁边,虽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却已经平坦的与常人无异!

    她刚要大喊,死神便指了指那躺在推车上正在前行的身体,灵魂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怪不得镇魂牌没有反应,原来是这病人已经被死神所触碰了!

    王鸽呆了,居然是阳寿已尽!他别过脸,不忍心去看死神将灵魂带走的画面。

    不是意外伤害吗?不是意外事故吗好的意外事故能救的呢!说好的死神不能瞬移到濒死之人身旁的呢?

    他浑身湿透,颓废的坐在了抢救室外面的长椅上,用双手捂着脸颊。

    所有努力,所得到的结果就是这样吗?

    又过了三十多分钟,刘崖、白楠和一大堆大夫推着病人的遗体出了抢救室,却钻进了不远处的急诊手术室,刘崖留在了外面,并没有进去。

    他坐在了王鸽的旁边,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和口罩,掏出商标略有磨损的名贵听诊器不断的在手中摩挲,叹了口气。

    王鸽更是诧异了,灵魂离体,人已经死了,怎么还做手术?不过在询问刘崖的时候,他没有说出自己知道人已经不在了这个事情。“检查都还没做,怎么就手术……”

    “人死了,没必要做检查了。具体的死因要等到解剖才知道。颅内出血量太大了,不像是单纯的外伤和骨折能够引起的。妇产科大夫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能还活着,先进行剖腹手术,看看能不能把孩子给救出来。”

    “原来是这样……”王鸽点头,突然感觉到胸口的镇魂牌一阵冰凉,数字居然发生了变化!

    怎么回事?他诧异的同时抬起了头,一个举着长柄雨伞的身影,正从急诊大厅门口转身离开。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