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獒唐 > 正文卷 第四六五章 帅,是原罪

第四六五章 帅,是原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生死之搏!

    君王大业,历来都是生死之搏。

    既然有了把万人斩于马下、登封造极的野心,那么,自然也要有为之付出生命的觉悟。

    可是,有觉悟是一回事儿,当真的有人从跨马扬刀、威风凛凛,噗通一声栽到泥地里,变成一堆死肉的时候,那场面依旧震得人从心底里往外发寒。

    吴启执弓傲立,怒眼嘶吼:

    “入,十六王宅者.....杀无赦!!”

    无论是李氏诸王,还是武家兄弟,皆是茫然呆滞地看着万人之中的那个身影。

    好吧,真特么的帅!

    吴老十本来就是个人样子,那张帅脸就算是哭丧,都能迷倒众生。

    结果,再加上那如飞星破天一般的神来之箭,简直高光到爆炸,使得吴老十此刻已经从帅的让人嫉妒,上升到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层次。

    吴老八:***,把他那颗脑袋按我脖子上,我比他行!

    ......

    李贤:“此子可为已用!”

    ......

    李裹儿:“嗯,比我子究哥哥,就差那么一点点。”

    ...

    李旦:“......”

    ......

    连躲在李旦身后的李隆基都.....

    “处变不惊,狠辣果决,是个人物!”

    ......

    还有其他人,心中则是升起一丝明悟:看来,这个“书生”还真是一般的书生,蜀中十杰的名头,果然非虚!

    至于对面的武氏叛军,除了傻眼,还是傻眼。

    武承业、武延泰,还有武延秀,呆呆地看着马下眉心中箭的武延安,一时有些发懵。

    武延安有点丧,怎么回事儿都不知道,就被苍山.......不对,就被穆子期“立威”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先死了一个。

    回过神来,三人这才发现,十六王宅的坊门前,已有近万镖师组成的铜墙铁壁就拦在眼前。

    这好像和计划中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最年长的武承业眉头一紧,万人对万人,这场面却是不太妙。可是,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他怯阵。

    怎么办?

    只得使出分化之策,猛然高喝:

    “魏王李贤,祸国乱政,豫王殿下心系社稷,入宫请见陛下!”

    “得陛下降旨,捉拿李贤,复我大周盛世。”

    “尔等宗室贤良,难道要与李贤同污吗!?”

    这话说的,还是有点水平的。

    先是假传圣命,反正皇宫那边已经冲进去了,只要武承嗣得势,也就没有假不假传一说。

    随后,又是把李贤和诸王分化开。话里话外,只拿李贤一人,其他人别掺和就没事儿。

    还别说,武承业一番呼喝真的起了作用,李旦、李显等人下意识地躲开李贤身边,一副恐引火上身之意。

    武承业一看,登时大喜,再次高喝:

    “万年大令穆子期,还不速速让开坊门?难道,你要抗旨吗!?”

    “啊....呸!”

    吴老十能信你这个?

    冷笑一声,寸步不让。

    “一派胡言!”

    只见吴启恭敬抱手,向空处一礼。

    “豫王殿下忠孝两全、仁德耀世之贤王,怎会干出拥兵逼宫,意图犯上之不臣之举!?”

    怒视武承业,“依本官所见,分明是你武承业假传圣意,图谋不轨,打着豫王旗号行忤逆之事!”

    “武承业!”吴启面对万军怡然不惧,更是上前一步,挽弓搭箭,对准了武承业。

    “还不下马受擒!!”

    “......”

    “......”

    “......”

    场中众人都让吴启一番话说的一愣。

    李显有点没明白,怎么这个穆子期帮上武承嗣说话了呢?

    好吧,也就他这个浑人看不明白。

    其他的人,像是李贤、李旦、李上金、李素节已经是按竖拇指,就差一声叫好了。

    吴老十这一招够毒的。

    首先,武承业说是圣命已下,捉拿李贤,一下就把名份摆正了,等于是众人反抗就是反抗圣命,有扰乱众心之意。

    可是,吴老十不管那个,只当没听见,直接就说武承业是犯上作乱。不但稳住了李氏诸王,也把对面的军心扰乱。

    而且,吴启把武承嗣给摘了出去,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却是让对面更加的无根无萍。

    “......”武承业懵了。

    他也不想想,他喝过几两墨水,哪是吴启这个状元的对手?

    论武力,他这一万禁军还真不一定输给长路镖师。但是玩嘴皮子,那就是自取其辱。

    一旁的武延泰涨红着脸,宫中喊杀已经愈发清晰,而他们这边却是连十六王宅的坊门还没进去,登时急躁起来。

    向着武承业大喝:“叔父,与他废什么话!”

    “来啊!三军听令,杀入....”

    嗖!!!

    武延泰话还没说完,只听一计破空之音乍然而起。

    砰....

    一个是宰,两个也是杀,吴老十可不惯着你毛病,直接把对准武承业的箭矢一转。

    等武承业和武延秀反应过来的时候,武延泰也已经马肚子底下呆着去了。

    不出意外,眉心中箭,死的不能再死了。

    哦操!

    武氏叛军一阵慌乱,还没开打,两将毙命,这对士气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众将士无不胆寒倒退,阵脚大乱。

    吴启见此情形,瞳孔猛的一缩。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下大喝:“长路儿郎,扑杀叛军就在此时!!”

    “杀!!”

    说着话,吴启反手又搭一箭,瞄准武承业拉弓便射。

    可惜,武承业似乎早有准备,没射中。

    但是,已经不重要了,长路镖局的镖师们得吴老十之命,已经冲杀而出。

    老十一、吴老八、虎子、罗厨子等一众狠人,更是尽出所学,冲杀在前,直奔武承业、武延秀而去。

    ......

    “......”

    “......”

    “......”

    别说武承业等人没想到,应战不及,已有败相,连李氏诸王都彻底傻眼。

    只能说....

    只能说穆子期当真是个人物,此情此势,他居然反防为攻?

    吴老八:***,居然让他蒙中了两箭?

    ......

    李贤:“此子必要为已所用!”

    ......

    李裹儿:“嗯......”

    不得不说,在李裹儿的记忆里,连她子究哥哥也没这么威风过。

    但是,李裹儿甜甜一笑,“还是我子究哥哥教导的好!”

    ......

    李旦:“......”*2

    ....

    李隆基:

    “处变不惊,狠辣果决,急智无双,还文武双全?长的还帅?”

    “嗯,比我强?早晚弄死你!”

    至于吴启自己......

    慢慢地,不着痕迹地,把不住颤抖的右臂背到身后,心道:

    “这是哪儿来的破弓,两下就拉不动了,我原本是可以射三箭的!”

    嗯,最后一箭不是武承业躲过去了,而是吴老十没了力气,箭是飘出去的。

    ......

    ,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