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科幻灵异 > 末日崛起 >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夜袭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夜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龙城,城主府,后院。

    魔兽世界里面,不管身在何处,都能呼吸到清醒的空气,这一点是在目前的太阳系里面体会不到的,即使目前地球用尽最大的努力恢复原始的面貌,依然达不到那种深深一口气,能够嗅到氧气味道的美妙体会。

    刘危安散心的院子,环境自然是一等一的,一颗一颗移栽的奇树按照规定的线路生长,除了照顾树木的生长特性,最大的特点是好看。有吴丽丽这个植物操控师的存在,根本不用担心树木活不了的问题。

    如此美景,刘危安无心欣赏,他的心神灌注是一个小小的球体里面,盘膝而坐已经六个多小时了,从三个小时开始,他的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水,半个小时前,身体发生轻微的颤抖。

    妍儿在数十米外站着,脸色担忧,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更不敢靠近,唯恐惊扰了刘危安。

    嗤——

    小小的圆球冒出冒出一个青烟,内部变成焦黑,与此同时,刘危安身体一颤,脸色刹那涨的通红,数息之后变得煞白,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小球,闪过一丝失望,随手放在石桌上。

    失败了!

    “公子!”妍儿小跑过来,拿出手帕细细为他擦拭汗水。

    “我没事。”刘危安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意,多少有些不甘,好在还有后路。这个小球是上使留下的关于空间传送阵的秘钥。

    他想尝试能否破解,避免以后被人拿捏,他敢尝试,自然是有把握的,从镇魂碑归来之后,他阵法的能力一日千里,黑龙城城墙的刻阵让他对阵法的理解不断加深和巩固,虽然没和人比赛,也没有经过什么等级评判,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阵法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境界。破解这个小球,即使不成功,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进入小球之后才发现,阵法一道,他见识的还太少。万物分阴阳,阵法亦然。镇魂碑属阴,所以他对阴属性阵法理解比较深,阳属性了解比较少,但是触类旁通,也不是一无所知,可是小球里面的阵法超透了阴阳之外,走了另外一条秩序。他不小心钻进去,差点出不来,最后不得不使用暴力破除屏障,但是小球也损毁了。

    小球一毁,黑龙城的空间法阵跟着毁灭,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在昨天,这个空间法阵就失效了。空间法阵是单向传送,总控制台在蓝色之城,蓝色之城在昨天已经切断了黑龙城的传送渠道。

    刘危安这样一搞,就是等于把传送阵彻底毁了,即使蓝色之城重新打开通道,黑龙城也无法再传送东西了。

    ……

    五轮城。

    李俊昊抽调了一万人离开,按照道理应该被人发现才对,但是奇怪的是,五轮城的人并未发现少了人,不仅如此,反而感觉五轮城的人流量突然大起来了。传送阵的传送量也一天大过一天,控制传送阵的人只是以为魔兽攻城带来的变化,也没在意。

    五轮城的五个城主自然清楚变化从而来,不过,

    传送阵的收费里面,他们都有收益,自然不会多嘴。

    ……

    “公子,聂破虎公子回来了。”妍儿敲门而进。

    “快让他进来。”刘危安放下筷子。

    “参见城主!”聂破虎大步流星,还没行礼,刘危安已经迫不及待摆摆手,“坐下边吃边说,遗迹是什么情况?”

    妍儿迅速端了一分早餐上来。魔兽世界里面基本上以肉食为主,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体力的消耗。

    “谢城主!”聂破虎又向妍儿到了一声谢才坐下,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说出来。

    钱家不惜放弃黑龙城和五轮城,一心一意为了遗迹,图谋甚大,刘危安自然不能不关注,派出了得力战将聂破虎去探查敌情。

    “恐怖!”聂破虎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色,声音罕见的低沉。刘危安脸色一肃,聂破虎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恐怖,可见遗迹危险绝伦。

    “简直一步一惊心,全部是五级以上的魔兽,每前进一步都是用生命和血换来的,一棵树、一株花都充满杀机,甚至一块石头一块泥巴都能让人死于非命,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地方,那仿佛就是炼狱。”聂破虎摇了摇头,“五千人,不到一个小时全部死光了,遗迹不知道有多深,钱家前后付出了七八万人的生命,也才探索了外围。”

    “这么恐怖?岂不是和魔古山差不多?”刘危安深深邹眉,在魔兽世界里面,他到过最恐怖的地方就是魔古山。

    “也许比魔古山还要恐怖。”聂破虎不确定,他去魔古山的时候很多地方都被人探索出来了,危险的区域几乎没去,魔古山的恐怖,他都是听人说的,并没有亲身经历。

    “收益呢?”刘危安把最后一块肉塞进嘴巴里,放下了筷子。不浪费一点食物,这是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

    “听说最开始收益比较低,但是我跟随的一天,却看见得到了钱家得到了一件黄金器以及一枚石蛋,估计继续深入的话,好东西会更多。”聂破虎道。

    “没有好处,钱家也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刘危安眼中闪烁了一下,“以你估计,探索到深处,还需要多久?”

    “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几乎不可能走到深处,之前的速度还可以,这两天,一天才一两百米,速度越来越慢了。”聂破虎道。

    “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了。”刘危安点了点头,这样就和自己的计划错开了。

    “对了城主,我发现打着和我们一样心思的人还有不少,按照至少隐藏了三股势力,而我没发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聂破虎突然道。

    “应该的。”刘危安并未在意,之前飞马马队探索了一个遗迹,本想一家独吞,最后还不是平分了。钱家的势力虽然比飞马马队要大,能不能独吞不好说,但是想要满足其他势力,几乎不可能。

    一座遗迹可不是一个石蛋。

    “公子,卢燕小姐回来了。”妍儿轻轻走进来

    。

    刘危安抬起头的时候,卢燕从外面走进来,一脸疲惫,只有眼神明亮依旧,迎着刘危安的目光,轻声道:“找到了!”

    ……

    以前玩家在魔兽世界最大的敌人是魔兽,不过,玩家并不会把魔兽当做敌人,因为魔兽对玩家来说是宝贝,跟猪一样,全身是宝。这种情况在土著人出现之后发生了改变,土著人竟然可以饲养魔兽,驱使魔兽攻击玩家。

    魔兽本就恐怖,有组织有纪律后杀伤力呈几何上升,横扫一切城市,要不是黑龙城异军突起,这一片已经没有了玩家的根据地了。在玩家的眼中,土著人就是心腹大患。土著人生活在这片大地上,对魔兽世界的环境了如指掌,来无踪去无影,刘危安几次派人都没有撵上,就在他失望的时候,卢燕带来了好消息。

    如果不是卢燕带路,刘危安绝对不会注意,这样一座貌不惊人的小山谷,就是土著人的部落。

    “又是空间阵法!”刘危安的眼神微微眯起。

    在山谷外面看,只是一座普通的山谷,没有任何稀奇,走进去后才发现,实际面积比看见的面积大了百倍。平安战队小心翼翼潜行,谁都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为了这次行动,黑龙城整备了三天。

    土著人战斗力超强,个个悍不畏死,一旦被发现,将会是一场硬仗,这是没人愿意看见的。

    但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走在前面带路的卢燕突然止步,全身僵硬看着树枝上蹲着的土著人,她看见土著人的时候,土著人也刚好看见她,警惕的眼神瞬间变成了危险的锋芒状。

    一抹肉眼难辨的箭矢虚影掠过虚空,钻入土著人的眉心,带着一缕鲜血从后脑勺穿出,全身紧绷的土著人立刻像刺破了的气球从树枝上掉下来。卢燕才出鞘的短剑重新归鞘,化作一道影子蹿到树底下,接触了土著人的尸体轻轻放下,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跟在后面的人全部松了一口气。

    卢燕犹如猿猴攀上土著人放哨的树枝,仔细观察了一阵才打出了安全的手势。

    继续前进。

    此时大约是凌晨四点的样子,最容易睡眠的时候,天上没有半点光亮。这次偷袭选择的人员等级最低的都是黄铜后期,不然的话,这样的天气,不要说偷袭,赶路都成问题。

    土著人等级森严,这一点从居住的茅草屋都能看出来,中央一个最大的茅草屋,造型越更加好看多样,茅草屋边上有无座稍微小几个尺寸的茅草屋,以此朝着外面延伸,原始远离中央的茅草屋,面积越小,铺设也越简陋。

    土著人不知道是没有危机意识,还是自信他们的居住地没人能够找到,压根没有安排放哨或者巡逻的人,至于树枝上那个另类是哪里冒出来的,卢燕也摸不着头脑,她来了两次都没有发现那里有人。

    “行动!”距离天亮最多只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刘危安打出了总攻的手势,五千平安战队的成员犹如幽灵扑向那一座座茅草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