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万历驾到 > 君临天下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丰臣秀吉告朝鲜国王书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丰臣秀吉告朝鲜国王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李成梁这一次可是抱着立下大功的心思来的,自己带着精锐骑兵,同时还直取汗帐,结果大功却没能立下,郁闷的李成梁恨不得把翁果岱掐死。

    你说说你,你来找我啊!你跑去找刘綎做什么?

    你也太废物了,四万多骑兵,被人家刘綎打的落花流水的,自己还被抓住了。你这干的叫什么事情?送功劳的吧?

    李成梁都觉得翁果岱是故意的,甚至和刘綎串通好的。

    虽然李成梁不开心,但是刘綎却是兴奋异常,此战他可以说是什么功劳都立下了,这一次一个伯爵那是绝对跑不了了,嘴都要笑歪了。

    战报传到后方戚继光处,戚继光也是良久无语,最后只能无奈的发笑。

    看了看左右,戚继光缓缓的说道:“传令各部,不得再行杀戮,收拢科尔沁部族,稳定人心,大军迅速北上,稳定住此地局势。”

    “让人去辽东京城报捷,大破科尔沁部,活捉翁果岱。”

    “让人打囚车,将科尔沁部翁果岱及其子嗣全部拿下,压入囚车,送入京城。”沉吟了片刻,科尔沁继续说道:“朵颜三部也照此办理!”

    刘綎都喊出了送翁果岱去给皇上跳舞,自己这边要是不做,那不适合。

    单单一个翁果岱,稍显单薄了一些,反正朵颜三卫的人留着也没用,一起送进去吧!拍马屁这事戚继光做的很熟练,而且很会把握尺度。

    你拍的半上不下的,不合适,你要拍那就得拍的爽了。

    对于此道,戚继光自然是驾轻就熟,一点都不担心会出错。

    北地战火连天,京城之中倒是非常安稳,依旧繁花似锦。刚刚开战之时,倒是有不少人担心,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心里面不以为然的。

    朝廷这些年一年好过一年,百姓的日子好过了不少。

    朝廷府库充盈,当今陛下又是圣明之君,军械齐备,士卒整训,加上名将能战之名在外,没人担心此战会出什么纰漏。

    毕竟朝廷多年前曾经在瓦剌一战垫定军威,此时西北蛮夷怎么会是大明的对手。

    随着前方捷报传来,京城之中更是风气大胜,朱翊钧这个皇帝也是声名赫赫。盛世明君的帽子已经被戴上了,吹捧起来也是不要脸的多了。

    紫禁城,文华殿。

    朱翊钧放下了手中的奏折,面无表情的揉了揉脸。

    北线战事已经开了三个多月了,进入七月之后,京城已经有炎热之感了。整日坐在这里看奏折,朱翊钧也是烦闷的很。

    不过朝中大臣们各安其位,虽然忙碌些,倒是没什么差错,让朱翊钧省了不少心。

    “皇爷,朝鲜那边有消息了!”张鲸走到朱翊钧的身边,恭敬的说道。

    朱翊钧一愣,看了一眼张鲸,朱翊钧淡淡的说道:“大殿之中甚是烦闷,有些燥热了,出去走走吧!”说着朱翊钧站起身子往外面走去。

    跟在朱翊钧的身后,张鲸开始汇报朝鲜的情报。

    “陛下,之前的情报并没有错,倭国的那个丰臣秀吉的确有犯我大明之意。”张鲸缓缓的开口说道:“前些时日已经派了使臣前往朝鲜了。”

    “丰臣秀吉派出使者宗义智通告朝鲜王李昖,表示他有意于明年春天假道朝鲜进攻大明,并请予以协助。”

    “这是丰臣秀吉给朝鲜王的国书!”说着张鲸将一份奏折呈递了上来。

    朱翊钧没有伸手去拿奏折,笑着说道:“念一念吧!”

    “是,皇爷!”张鲸答应了一声,然后开口念道:“日本丰臣秀吉,谨答朝鲜国王足下。吾邦诸道,久处分离,废乱纲纪,格阻帝命。”

    “秀吉为之愤激,披坚执锐,西讨东伐,以数年之间,而定六十余国。”

    “秀吉鄙人也,然当其在胎,母梦日入怀,占者曰:‘日光所临,莫不透彻,壮岁必耀武八表。’是故战必胜,攻必取。”

    “今海内既治,民富财足,帝京之盛,前古无比。”

    “夫人之居世,自古不满百岁,安能郁郁久居此乎?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直入于明,使其四百州尽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是秀吉宿志也。”

    “凡海外诸藩,役至者皆在所不释。贵国先修使币,帝甚嘉之。秀吉入明之日,其率士卒,会军营,以为我前导。”

    听着张鲸念到这里,朱翊钧一摆手,没有让张鲸继续念下去。

    这份国书内容其实很简单,前面就是吹捧一下,下面就直接把朝鲜当成藩属国了,还帝甚嘉之,哪个帝?日本天皇吗?

    这些朱翊钧倒是没放在心上,而是有一段话朱翊钧听起来颇多感慨。

    “直入于明,使其四百州尽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

    尽化我俗?

    也不知道倭国风俗来自何处!

    看着熟不熟悉?后世日本侵华之时,干的就是丰臣秀吉的事情。由朝鲜登陆,直接取朝鲜,然后入东北,进而窥探全中国。

    “一旦国力强盛,他们就会想起丰臣秀吉未完成的志愿。”

    “每一位倭国的人杰,如果想超越前人,必然要从以中国开刀。”

    朱翊钧忍不住慨叹道:“亡我之心不死啊!”

    这话却把张鲸吓了一跳,谁王亡我之心不死?倭国吗?

    朱翊钧看了一眼张鲸,笑着说道:“朝鲜王可挡丰臣秀吉吗?”

    “回陛下,怕是不行!”张鲸直言道:“朝鲜承平日久,朝鲜王李昖重文轻武,王国之中党争严重,原本只有东人党和西人党两派。”

    “东人党又分裂为南人党与北人党,西人党又分为老论派和少论派。”

    “几方恶斗不断,全国三百多个郡县,大多数连驻军都没有,完全不设防。”

    听了张鲸的话,朱翊钧久久不言,还真是信任大明这个宗主国。沉吟了片刻,朱翊钧淡淡的说道:“存入密档封存吧!”

    “是,皇爷!”张鲸连忙躬身道。

    皇爷知道倭国要来犯多年了,可是张鲸不知道皇爷为什么会如此态度,要知道当年倭寇可是闹得很厉害的。虽然不能太过慎重,可是如此轻忽好像也不合适吧?

    可是张鲸也不敢问,反正现在朝廷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辽东之地又屯兵三十万,倭寇来犯又能如何?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