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综合其他 >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 359 第一排(二更)

359 第一排(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卓航虽然恨不得立马就能把事情给做了,唐峰立马回国升职,可是,急不得,他也知道,卓阳之所有算着在下半年,除了因为下半年有两个会议意外,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下半年不在京都了!

    卓航又和卓阳聊了很多,不只是关于这个事,还有关于卓家,关于卓航新单位,关于卓阳工作的事。

    “去年大会我爸没进核心圈,在家里说什么了没?”卓阳问。

    “大伯倒是没说什么,爷爷说中间这几年再不想办法进去,下一次大会就让我爸上。”

    “爷爷还是这样,在他眼里卓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那叔叔怎么说?”

    “我爸倒没和我说什么,只是我妈,我妈那人你是知道的,嘴碎得很。”

    “其实我觉得我爸不进也挺好的,站得越高,想把你拉下来的人就越多,我爸其实并不适合那个位置,相对来说,叔叔可能更合适一些。”

    “哈哈哈,你是说我爸心肠更硬?我爸估计也难上去,他得罪的人不少。”

    “得罪人多这个事,现在说起来不像是有点,但是在上位者眼里说不定就是个好事了,这种事,谁说得清呢,关键看上面怎么想。”

    “也是,随便吧,随他们去折腾。”

    “你在这个风口上去新单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远离京都,远离是非,而且是个从零开始的单位,是好事,顾二给你出主意了吧。”卓阳说。

    卓航点头,“本来我不太想去的,淮栋哥专门找我谈这个事,他是想去的,但是他们家的情况不允许他离开京都那么久。”

    “哎,他们家也是说不清,看着和睦,内里的争斗我看一点不少,他那个三叔估计和二叔要竞争一番了。”

    “说不清,顾三叔比我爸又小了那么些岁,要是能错开就更好了,不伤和气。”

    “哪有什么和气,有和气也是在没什么利益冲突下的。”

    兄弟两说得半点不隐晦,要是有第三人在,肯定会惊讶于他们对斗争的不屑,按理说在那个环境浸淫下的人,对争斗再是有意见,也不会明晃晃地说出来,因为那是他们从小就见着的东西,是早就习以为常的东西。

    东西吃完,酒喝完,话也说得差不多了,时间当然也不会早了。

    “在这睡?回单位太晚了吧。”卓阳问。

    “不了,我有地方去,你快睡吧,你一个脑力劳动者,好好休息,我明天下午把东西送来给你。”

    卓阳以为卓航是要回学校,学校管的总没有单位那么严,也就没有再留,“行吧,明天过来之前给我打电话,喝了就路上慢点。”

    “就那么点啤酒,没事,别送了。”

    卓航是向着学校的方向走,不过他不是回学校,他去了桂花园,就算学校他们是单独一栋楼,这时候回去也太晚了,多少是会有些不太好的影响的。

    卓航在沙发上睡了有五个小时没有,反正回到单位的时候洗完澡收拾好了去到操场,起床铃还没响。

    记挂于心的事推给了卓阳,卓航觉得一身轻松,这一轻松,不得了,卓航抓起哨子来就吹,起床铃响前的营区已经不算安静了,至少厨房炊事班的早就热火朝天地开工了。

    但是对于其他战士,能多睡一分钟也是好的呀,哪怕醒了,只要起床铃不响,也几乎是不会有人起床的,卓航这一声短促的哨声,很快就把抓紧时间睡最后十分钟的人惊醒了。

    岗哨看到卓航来就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哪怕已经站了快三个小时了,他总觉得,卓航一出现,事情就不简单,果然,卓航吹了紧急集合哨。

    岗哨一边喊紧急集合一边往值班室跑。

    大概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已经转为浅眠了,紧急集合的速度比之前快多了,虽然还有小一半没能做到三分半集合,但是看到背囊打得不错的份上,卓航没有再说其他的,直接让班长整队出操。

    没错,卓航虽然没让俯卧撑准备,但是轻装三公里的早操,被卓航弄成了重装三公里,能怎么办,只能跑呗,能力不如人,只能被人虐。

    看着蓬头垢面就要跑重装的人,卓航觉得果然,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快乐是最快乐的,队伍向着操场跑去了,卓航也哼着小调去食堂找吃的去了。

    周三一整个早上没课,田小夏原本以为没课的话周晓霞和邵红娟吵架的事应该传不了多快,毕竟很多八卦是课间闲聊的时候传出去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没课,八卦传播得更快。

    胡芳芳看着端端正正坐在第一排的周晓霞,悄声说:“这周晓霞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现在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她要出国了,还跑到第一排去坐,怕不是有毛病。”

    杨蓉也点头,“是呀,听说国外的法律和我们的不一样,出国也用不着现在这些东西打基础了,她这样是什么意思。”

    “做给别人看,姿态放高一点,让别人觉得她没错。”王小红说。

    田小夏听完她们一点都不靠谱的分析摇了摇头,“你们都错了,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眼不见为净。”

    “啥?别人才需要看不见她吧,照这样说,她岂不是应该去最后一排坐。”顾饶曼说。

    田小夏觉得自己和这些年轻人沟通有点儿困难,“你填早上你去假装偶遇周晓霞了没有?”

    顾饶曼点头,“没遇上,她们宿舍门开着,可是我没看到她人。”

    “那不就是了,你听说这个事,在宿舍就想偶遇以下了,何况其他人,如果她坐在后面,难保不会有人扭头看她,所以她眼不见为净喽。”

    顾饶曼皱着眉头,“是这样?”

    “那还能怎样?”

    “难道不是来迟了后面没坐了只能去坐第一排?”

    在田小夏刻苦学习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不得不坐第一排这样的选择,毕竟,要想好好学习,坐第一排是最好的!

    所以,自己上辈子总是一个人坐第一排,不是因为大家不喜欢自己,可能纯粹是因为大家都不想坐第一排?所以,自己上辈子的自卑来得完全莫名其妙?

    阅读网址: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