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845章 可可,能不能留他一命

第845章 可可,能不能留他一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苏可可的神情只变了一瞬,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殷少离再说后面那话,她也没什么明显的情绪起伏了。

    “这件事我并不意外。

    在画里待了那么久,我很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殷少离,你想说的,应该不是这个吧?”

    最难以启齿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开口,殷少离嗯了一声后继续道:“我不止一次看到吴延使用这些禁术。

    种灵巫术,换人命格,摄魂术……一个并不能说明问题,可现在,这么多秘术全出现在了那叛徒身上。

    你说,这是为什么?”

    他喉结动了动,自问自答:“姬家幸存者不多,应当不是当年幸存的姬家人干的,门派里的长老们也没机会接触这么多风水禁术。”

    苏可可懂他的意思,其实刚才就已经猜到了。

    殷、正、决。

    这个明面上的风水大师居然跟自己逐出门派的叛徒有牵扯!“这一年多我一直在追查吴延的下落,跟他交手过几次,知道他在收集鬼煞。

    可我一直不清楚他的意图。

    他收集鬼煞,并用炼魂袋消除这些鬼煞的执念,看起来像是积攒功德,但并不是。

    邪道风水师都喜欢走捷径,如果真在乎功德,就不会走这些歪门邪道。

    他看着像是在收集鬼煞,其实只是在收集带有魂力的魂体,还是消除煞气执念之后干净的魂体。

    可是,吴延的修为并没有怎么提升,风水禁术却用得越来越多。

    我一直在想,他千辛万苦收集的这些魂体去了哪儿,知道昨晚,我才终于弄明白了。”

    苏可可的脸越来越紧绷,声音有些发冷,“他用这东西跟殷正决做了交易?”

    平白无故学会了那么多姬家秘术,殷正决那老狐狸又恰好会这些秘术,这邪道跟谁做了交易,答案不言而喻。

    “我是这样猜测的,究竟怎么回事,还是得等抓住吴延后审问。

    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跟他做交易的是谁。”

    殷少离有些诧异自己居然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出卖”自己的亲人,这个人还是他敬重的师父,他的亲爷爷。

    都说殷家殷大师是个冷傲自负的人,但其实,他骨子里流着他的血,也跟他一样冷傲自负。

    这份傲气让他能够正视家族的耻辱,能够让他肩上压着家族重担也从不叫一声苦。

    苏可可想知道的那些事情,他觉得应该让她知道的,哪怕说出来会让自己狼狈不堪,他也会在这份傲气的支撑下告诉她。

    “可可,我会帮你一起抓他。”

    殷少离的嗓音在这时格外的干涩低哑,“但是,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过分的要求?”

    苏可可眼睛微垂,“……你说。”

    “假如我帮你抓到他了,你可不可以留他一命?”

    苏可可顿时绷紧了唇线,“如果你想,当然可以。

    但真到了那个时候,或许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我如果真留了他一命,也必定怀着让他生不如死的想法。”

    一个人生不如死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

    殷少离嘴角动了动,轻声说:“我知道。”

    就算是这样,他也想让师父活着。

    风水秘法那么多,听说君家有能够抹掉记忆的秘法,他可以求左师兄帮忙,偷偷抹掉师父的记忆。

    如果真有了那么一天,哪怕师父道行被废,甚至四肢残废,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他也想让他好好地为自己活一次,不用一天到晚钻营他的权势和地位。

    如果师父觉得痛苦,那个时候他再送他安静地走。

    “……学长,你是个好人,只是生错了人家,投错了胎,我不会把他做过的事情算到你头上。”

    苏可可正色道。

    殷少离想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他哪里是什么好人。

    “可可,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殷家给的,我享受了家族的庇佑和荣誉,家族带给我的耻辱和唾骂,我也同样要承担,这是我的责任。

    就算你找我算账,我也没什么怨言。”

    苏可可嘴唇抿了抿,腮帮子跟着动了动,没有接话。

    两人一时沉默。

    殷少离先开口,说回了正事,“现在,我们可以从两个方向查,一是吴延,他既然跟我师父有联系,只要这交易不终止,他就还会跟我师父见面;二是那些带有魂力的干净魂体,我师父想用这东西做什么,我们可以从这里入手。”

    苏可可点点头,“我明白。

    昨晚那邪道伤了你之后逃去哪儿了?”

    “据我对他的了解,应该已经离开帝都了。

    但他还会继续收集魂体,我也会继续追查他,一旦有消息我就告诉你……”潘颖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聊得差不多了。

    她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连忙将刚买的早餐摆盘,招呼两人吃饭。

    “这是我的房子,你不想回家的话就先在这里养伤。”

    苏可可往嘴里塞包子,一口一个。

    吃东西的时候,她的心情会变好。

    殷少离发现了这一点,他的身体比刚才放松了一些,“不用了,你昨晚及时帮我排出阴煞之气,剩下的那些我自己有办法。

    至于这手筋——”他熟练地换了左手拿筷子,“断了就断了,其实我左手画符更好。”

    “需要双手掐诀的时候,你又怎么办?”

    苏可可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嚼着包子,一口咽下去后才抽空道:“那邪道都有办法恢复断掉的手筋,我就更有办法了。

    明天开始,我每天花十分钟帮你修复筋脉,你再按我教你的口诀每天打坐运气,不出两个月,你的筋脉就能重组完毕,保证完好如初。”

    殷少离沉默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拒绝,只低低应了一声。

    觉得自己不用养病的殷少离跟苏可可吃完早饭后一起回了学校,潘颖劝说也没用。

    虽然两人非常低调,但刚刚大火过的两人再次同框,根本低调不起来,就算大早上的校门口人少,两人同行的画面还是被有心人看到了。

    很快,有不负责任的小道消息流了出来。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