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蚀骨恋人 > 第一百零二章 森林里的姐姐

第一百零二章 森林里的姐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氤氲的雾气弥漫着整个浴室让人看不大清里面的人是谁,只见那人啪嗒一声将淋浴区的开关关了,紧接着取过边上的浴袍穿上,开门走出白雾的包围。微微泛着酒红色的碎发还时不时滴着水,男子结实的胸膛在敞开的浴袍中若影若现。

    卓延抬眸在卧室内环视了一圈,才走到衣柜边,打开衣柜,在里面翻翻找找,意料之中,并没有找到可穿的衣服。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简单交代几句后,又站了一会儿,才朝卧室外走去。

    很快脚步声在蓓可的房门口停下,抬手在上面轻叩了下“蓓可。”

    “...”

    没有得到回应,卓延微微蹙眉,再次抬手在上面轻叩“蓓可?”

    “...”

    还是没有回应,卓延的眉头不由得皱的更深了“你洗好了没?我有事找你。”

    “...”

    依旧没有回应,卓延不由觉得心下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泛开,没有迟疑,卓延当即后退几步,又猛地朝门的方向冲撞了过去!

    门的质量很好,想要撞开并不容易,所幸卓延力气大,在经过反复撞了十多次后,门终于被撞开了。

    顾不得肩膀上的疼痛,卓延在房间内扫视的目光不自觉的多了份焦急。卧室内哪里有蓓可的身影,反倒是从紧闭的浴室门门后溢出了不少水,几乎快要没到了床脚边。

    卓延目光一沉,几乎是立刻他就想到发生了什么,他怎么能把一个喝醉了神志不清的人独自扔在装满水的浴缸里呢?要是...

    卓延几乎不敢往下面想,动作急切的朝浴室的方向冲去,抬手在门板上大力拍着喊着却听不到回应,也顾不得许多,开始朝着门板的方向撞!

    而此时浴缸内,蓓可已经被水没过了整个脑袋,可却怎么也醒不过来,这种感觉太真实了。

    梦中,漆黑的森林依旧漆黑,小蓓可跌跌撞撞的跑着,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直到真的跑不动了,腿下一软,整个人都扑倒在了地上,朝山坡下滚去...

    咚——

    物体撞击在水面溅起阵阵水花,却很快又回了平静无波的模样,就像是石沉大海般,让人看不出痕迹。

    冰冷的水将小小的躯体包围着,正不断下坠,坠向那不见底的深渊。

    好冷...

    蓓可紧闭着眼睛,小小的身子像断线的风筝般,只能随风飘零。

    胸腔内的空气像抽丝般被一点点抽走,微微睁开眼,一抹不真实的光亮正从水面朝自己慢慢靠近...

    那是...死神吗?来带她走了...

    “蓓可,你醒醒,醒醒!”

    卓延终于撞开了门,几乎是一眼,他的目光便锁定在了正在溢水的浴缸上,神色一沉,一个箭步朝浴缸的方向冲去,长手一捞,便将蓓可整个人提了起来。

    冰冷的湖水几乎要让她失去知觉,可是在她微微睁开眼的瞬间,她分明看到了光,看到了一抹黑影正在向自己靠近,她努力的想看清他的脸,可还是败给了沉重的眼帘,在彻底昏厥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人将下坠的她向上拖了过去。

    “蓓可,醒醒,醒醒。”

    看着蓓可惨白的小脸,卓延两道紧蹙的眉头又收紧了些,抬手在她脸颊上上轻拍了拍,又去掐她的人中,还是没反应。卓延忙扯过边上的浴巾将湿透的她裹住,稳稳抱着她快步走到卧室的床边,将她放下后,又用手有规律的去按压她的胸腔,随后俯下身身去,精准的捕捉到她苍白的唇瓣,反复按压了几次,蓓可才呛出了水。

    长如羽翼般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下,紧接着眼帘微微拉开,男子被放大的俊脸映入眼帘,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好不真实。

    好冷...

    此刻的蓓可,眼睛是无神的,正怔怔的盯着卓延的脸看,却没有任何反应。

    好冷...真的好冷。

    唇瓣上微微传来的热源是她唯一能感受到的温暖。

    “蓓可?”

    注意到蓓可已经睁开眼睛,卓延稍稍松了口气,想问问她感觉怎么样了,却不期然的对上她那双无神而空洞的眸子,不由得一怔,心里像是漏了一拍一般。

    “怎么了?”卓延抬手覆在她单薄的肩上,轻声问。

    “...”

    “怎么在发抖?很冷?”感觉到她在轻颤,卓延抬手扯过边上的被子替她盖上。

    “还冷吗?”

    等了好一会儿,蓓可那双无神的眼睛才转动了下,目光对上他的。

    蓓可明明是在看着他,可卓延却感觉到她正透过他在看着另一个画面。

    “怎么了?”见她如此,卓延忙将她上下打量一遍“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

    “我去把暖气调高一点。”见蓓可没反应,卓延起身,想要去把暖气调高点。才转身,便感觉手上一凉,视线微垂,落在那只白皙到可以看到细小血管的小手上,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是很脆弱的,稍不留神便会将她摧毁。

    卓延顿住脚步,在床沿坐下,看着她开口“感觉怎么样了?”

    “你...”

    她的声音沙哑而薄弱,即便卓延很认真在听了,却还是没能立刻听出她想说什么,于是微微府下身子,侧耳凑近她的唇瓣“你想说什么?我在听。”

    苍白的唇瓣动了动,可眼里却依旧无神“是、是你救了我?”

    她的话,像是一根针,刺入了他的心,这一刻他竟然产生了种不知名的心疼。

    救了她?

    多么讽刺的话,明明是因为他的大意而差点让她什么也不知道的就死在了自己家里。

    想到这,卓延即懊恼又觉得心里赌了一口气,咽不下也吐不出,只觉得难受。卓延刚想说点什么,又听见蓓可微弱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姐姐呢?她有没有事?”

    姐姐?

    卓延一怔,目光转落在她苍白的小脸上,有些疑惑的开口“什么姐姐?”

    “和我在一起的姐姐,森林里的姐姐,你找到她了吗?”

    脑袋晕乎乎的,让她整个人感觉就好像漂浮在云端,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她甚至都不能分清她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听见蓓可的话,卓延皱起了眉头,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温度烫的惊人。

    该死。

    卓延在心里暗骂一声,已经意识到蓓可此刻的状态是不清醒的,许是将梦里的胡话当成是真的了。又替蓓可掖了掖被子,才开口“你等我一下。”

    说完,卓延就想走,可蓓可却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冰凉的小手正紧紧抓着他的大手,卓延垂眸看了眼,又看向她“我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却见蓓可摇摇头“你还没告诉我,姐姐在哪里?”

    看见蓓可这般,卓延竟有些不忍拒绝她,只轻声开口道“她回家了,你不用担心她。”

    “回家了...”蓓可喃喃的复述着这句话,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见状,卓延又开口“嗯,太黑了,所以她回家了。”

    “回家了...”蓓可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看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只是握着他的手缓缓松开了,垂落在床沿。

    卓延看了她一眼后,抓起她的手放进被子里“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完,卓延便出了房间,走向客厅,先是拨了个电话,简单交代几句后,走到厨房开始翻找。

    很多人都喜欢把医药箱放在厨房最高的储物柜里,很显然蓓可也不例外,卓延一下子便找到了医药箱的位置,取出医药箱后,卓延又去翻了翻冰箱。

    她在外面走了一天,什么都还没吃过,反倒还空腹喝了酒,很不好。

    若是再让她空腹吃药,就更是不好上加不好了。

    想着,卓延皱起了眉头,不自觉的有些懊恼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让她走这么多路,就是为了好玩吗?就是为了看她生气却又不愿意低头认输的模样吗?

    卓延第一次意识到蓓可骂他的用词,有时候用得还挺对的。因为,此刻,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怪人。

    看着蓓可家的冰箱,卓延嘴角有些无语的抽动了下,因为里面放的根本就不是食物,反倒是些实验用的瓶瓶罐罐,里面还装着各种颜色的液体。

    这女人...绝对是魔怔了。

    卓延在心里给蓓可下了一个结论,一天到晚泡在实验室不够,回到家里来,还想把厨房当成实验室不成?

    卓延开始严重怀疑她平时吃的都是啥?

    在冰箱里放这些乱七八糟的,就不怕一个不小心当成饮料喝了,她是想搞生

    化危

    机?

    在冰箱里找不到食材,卓延又去橱柜里找了找,显然没有要放弃做饭的意头。

    好在,柜子里倒是放着些杂粮,正欲伸手拿,卓延却又皱了眉,因为煮杂粮粥起码得一个半小时以上。这么久,蓓可不被饿死也要被高烧烧傻了。

    放弃了杂粮后,卓延在隔壁的柜子里找到了拉面。

    面是最简单快速的,就这个了。

    十几分钟后,卓延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拉面回到了蓓可的房间。

    也不知蓓可睡没睡着,反正刚进门口就听到了她不清不楚的嘀咕声。

    “蓓可?”

    卓延端着面走到床边,将托盘放到床头柜上,视线随即落到她的小脸上,此刻的她正眉头紧蹙,光洁的额头上早已渗满一层细密的汗珠,像是又陷入了梦魇中。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