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玄幻魔法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六十一章 无计可施

第六十一章 无计可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都说风吹雾散,可这骤然而起的狂风,却是带来一大片的青黑色鬼雾!

    众人一时顾不得继续交谈下去,除了轩辕昰和沈衣雪,另外三个人都将自己的真气凝聚出护罩来,顿时一个金色中夹杂着银色,蓝色的小型结界,将五个人完全笼罩其中。

    至于沈衣雪,一时猝不及防,身子一晃,多亏了旁边的轩辕昰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否者恐怕直接就要趴到地上去!

    而他们脚下的大地上,一道深深的裂缝随着大地的震颤迅速出现,若是沈衣雪当真站立不稳趴到地上,“恰巧”就会一头栽进那裂缝当中!

    鬼雾自然而然被挡在了结界外面,只是因为鬼雾并未完全将佛节这个结界侵占,所以其他修者的声音和神念,还是能够断断续续地传来。

    就好像是为了证明言寂和道空之前的猜测一般,首先是维持佛宗金色结界的雪智神念传来:“宗主,天道之力被消耗殆尽,结界难以继续维持下去!”

    急雪智之后,弘远的神念也跟着传来,内容如出一辙,就连顶替了广慧的,叫做海空的佛修也以神念告急,同样的天道之力被急剧消耗!

    同样接到了以神念传讯的,自然还有言寂!

    因为那针对佛修的血雾的骤然出现,还是从脚下的土地当中拱出来的,防不胜防,所以四个维持结界的佛修大能的身边,同样还有一个道宗的修者大能,就为了对付佛修无法对付的血雾!

    之前言寂执意随同沈衣雪一同离开佛宗结界,前往迎接被困在鬼雾当中的道宗修者,道空只好先将轩辕昰迎接回来的那一批道宗修者安排到维持结界的四个佛修处,剩下的自然也是同佛修配合着安排,以确保万无一失。

    结果,那种从地下拱出来的可以散发出克制佛修真气的大圆球,也同样地出现在了玄觉,弘远,雪智三人处,不过因为道宗修者的存在,那血雾虽然也蔓延了出来,引起恐慌,却濒危造成实质性的损害,因此道空也就放下了心来。

    何况,因为神魔二界自古以来的对立,还有轩辕昰始终恶劣的态度,若是佛道二宗的修者联合能够解决,他自然是不肯再开口去求沈衣雪和轩辕昰的。

    同时因为言寂的固执也让他心中不悦,因此在沈衣雪和轩辕昰,言寂,孔微海四个人将道宗其余修者迎接进入佛宗结界之后,他便没有再提这件事情,却想不到只是同言寂讨论问题的工夫,竟然再一次出了岔子。

    这一次他不敢再托大任性,好言好语地求了沈衣雪一同前往,至于轩辕昰,他心中有数,直接求了也没有用,反正只要天魔女同意了,轩辕昰自然就会跟着一同前往。

    道空的表象实在是太过明显,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轩辕昰却又因为沈衣雪的缘故,不好发作,因此也只能是绷着一张脸,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最先以神念求救的是雪智,一行人自然也就先行赶往雪智所在的正北方向,结果越走,就看到越多的青黑色鬼雾飘来挡住,向着结界的中央蔓延。

    沈衣雪少不得再次动用伽蓝冰魄针,七彩混沌之气凝聚成一面圆盾,却又以伽蓝冰魄针为中心顺时针缓缓旋转着,形成一个七彩漩涡,将那些鬼雾一并吸收同化,如此持续了一路,这才来到雪智所在的地方。

    当初广慧所在的西方,是一座高山的山顶,而雪智所在的,却是一片平坦的草地,只是原本青翠欲滴的草木,此刻都已经在那鬼雾的作用之下,枯黄萎败,风一吹就如同齑粉一般四散飞扬。

    雪智看上去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感悟天道却已经足有千年,功力深厚,因此容颜得以一直保持在二十出头的年轻模样。

    其实神界的修者,都已经可以说的摆脱了六道轮回,在感悟天道之前,容貌基本上都会定格在他们飞升时候的模样,不会进一步衰老,但也不会返老还童,也只有在感悟了天道之力以后,才能随着自己的心意,改换自己的外形。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此刻天道之力被消耗殆尽的雪智,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看到道空等人赶至,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因为道空安排得当,所以虽然雪智所感悟出来的天道之力被消耗殆尽,无力再继续维持结界,却立刻就有另一个佛修接替,因此除了二人交接那一刻的漏洞而钻进来的鬼雾,结界总算是完好无损,也让道空和言寂等人松了口气。

    而沈衣雪前来的一路上,七彩混沌之气凝聚成的吸收鬼雾的漩涡,又将钻进来的鬼雾再次吸收同化,因此一行人赶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鬼雾弥漫的情景,只是大约接替雪智的佛修感悟天道时间尚短,那结界金色的光芒明显比之前黯淡了许多。

    更因为那金色结界原本就是透明的,道空等人还能看到翻滚涌动的鬼雾当中,若隐若现的血色雾气,已经开始侵蚀那金色的结界!

    金色的结界很快就再次变得斑驳起来,明灭不定,似乎马上就要维持不下去,而接替雪智的那个佛修,脸色很快就变得无比苍白,黄豆大的汗珠子都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宗主,”他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我的天道之力,此刻就好像决堤的洪水……”

    道空脸色一变,转头看向言寂,言寂又转头看向被安排在此处的道修,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修者,后者却是摇摇头:“宗主,至此危急存亡之际,属下自然不会藏私,可是……”

    中年文士叹了口气:“属下的真气一旦暴露在结界之外,就会立刻被那鬼雾吞噬,根本就无法对付那些血雾。”

    言寂沉默了,毕竟那鬼雾对于道修的吞噬,血雾对于佛修的克制,他全部都是亲眼所见,自然也深知其危害,因此也实在是无法要求那个中年修者必须出手,那和逼着人去送死其实斌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言寂犹豫的时间,顶替雪智维持结界的佛修已经脸色惨白,突然大叫一声“不”!随即身子一歪,就软软地倒了下来!

    事出突然,谁都没有后来顶替雪智的这个佛修竟然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坚持住,所领悟出来的天道之力就被消耗一空。因此也没有人及时补上,那金色的结界由于一时没有人维持,愈发黯淡下来!

    而结界上空的青黑色鬼雾,却是浓稠地犹如实质一般,沉沉地压了下来,那金色的结界竟然被压得凹陷下去一块,不过须臾之间,竟然离众人头顶不足十丈!

    十丈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不算太短,然而对于修者,对于那鬼雾压下来的速度莱索,却始终是算不得什么。

    道空急出一身冷汗,朝着言寂道:“事到如今,这结界已经不是我佛宗可以独立支撑了,何况你道宗修者也全部都集中在此,你们不能坐视不理!”

    言寂也是一筹莫展:“不是我道宗不肯出力,实在是无计可施……”

    道空虽然是在瞪着言寂,然而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在瞟向沈衣雪,竟然以神念向言寂传了一句话过去。

    言寂的脸色一变,先是一喜,随后又是深深的忧虑,也不自觉地望向了沈衣雪的方向,犹豫不决。

    轩辕昰将二人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冷哼一声,手中的战天剑在二人眼前举了举,语带威胁:“言寂宗主,你说我这战天剑可斩断神念,我还一次没有试过呢!”

    道空的脸色一白,整个人都禁不住哆嗦了一下,看向战天剑的眼神中已经带了三分畏惧。

    他怎么就忘了这个轩辕昰手中的战天剑,是可以斩断神念的,竟然还不知死活地当着轩辕昰的面以神念交谈,就算这个轩辕昰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然而接下来总归能猜测到的,自己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道空不但忘记了轩辕昰的战天剑可以斩断神念,甚至还忘记了沈衣雪这个天魔女强大无匹的,甚至无视鬼雾的神念。

    所以,道空自以为以神念向言寂说的那句话无比隐秘,只有他与道空二人知道,却不想早已完全落入沈衣雪的耳中。

    这倒不是沈衣雪故意偷听,实在是道空以眼角余光看她的举动太过鬼祟,让她不由得多心。

    道空对言寂说的是:“言寂,你可不要忘记了,天魔女,可是你带到我们佛宗的!”

    言寂的犹豫和为难,也全都一丝不差地落在沈衣雪眼里,只是却实在想不到道空竟会说出如此无耻的一句话来。

    此刻又眼见那鬼雾重重压下,金色的结界愈发黯淡,已经开始出现裂痕,丝丝缕缕的青黑色鬼雾,顺着那裂缝,张牙舞爪地就飘了进来。

    再想到这个结界中众多的修者,沈衣雪知道,她出手,已经是必然之势!

    当下毫不犹豫,伽蓝冰魄针高高举过头顶,七彩混沌之气透过伽蓝冰魄针一圈一圈地散发出去,将那散溢进来的几缕鬼雾同化吸收之后,继续上升,终于是迎上了那已经黯淡无比的金色结界。

    七彩混沌之气与金色的结界甫一接触,那金色的结界就急速流转起来,就好像倾倒进去无数的七彩染料,转眼之间,金色的结界竟然变成了七彩颜色,那金色的光芒反而成了辅助,在其中色彩之间,来回穿插游动着!

    七彩结界再次升高,并且以沈衣雪手中的伽蓝冰魄针所指的位置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