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桃花浅深处 > 第95章 借刀杀人

第95章 借刀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转眼到了元宵节。

    按习俗,无论男女老少长幼尊卑,这天晚上都会上街猜谜语观花灯。

    新郑城西一直往西去是乱坟岗,所以人们哪怕是白天,也大多走东边,这西边渐渐也就没了路,杂草丛生,荒凉一片。

    而城南平日里热闹非凡,商贾南来北往,酒招瓦肆云集,或高或矮的酒楼店铺参差不齐,鳞次栉比。但是到了晚上,尤其象观灯猜谜这样的热闹日子,城南也是家家关门闭户空无一人,到处漆黑一片,只有那些幌子迎风招展噗噗作响,若是藏个什么歹人或者恶犬之类的也屡见不鲜,所以晚上胆小者和女性基本不靠近此地。

    城东边有条护城河,河岸边儿上栽了一排整齐的垂柳,花灯便沿着护城河岸挨个挂在这垂柳树上,一直延伸到一座石拱桥的那头,远远望去,像条蜿蜒盘旋的喷火长龙绕在护城河边,格外壮观。

    形态各异的花灯五彩纷呈,倒映在河面上,将新郑城照得灯火通明,锣鼓喧天烟花绚烂,熙熙攘攘游人如织,观灯的人们身着节日盛装,将新郑城装点的热闹非凡,人们脸上挂着笑容,一派喜气洋洋。

    历来观花灯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适婚男女只有在这一天,是可以借着观灯相自己的意中人。所以虽已立春,乍暖还寒,但那些爱美的姑娘们为了显示自己的婀娜身姿,不畏寒冷脱下厚重的棉服,换上质地较轻盈的春衣,使得这灯会显得更加春意盎然。

    为方便起见,郑姬依然一身公子打扮,和雍纠也在观灯人潮中缓缓前行。花灯会上来了如此俊俏公子,自然倍受无数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青睐,纷纷投来爱慕的目光,有胆大些的,甚至悄悄一路跟随。

    郑姬因带着任务而来,知道今晚注定不会太平,心中惴惴不安,她不想看到杀人场面,为掩饰心中的不安,便将全部心思集中在猜灯谜上。

    只见谜面上写:一片都是草的地(打一植物名称)。

    郑姬揭下谜面,马上有人递来纸笔,她快速写下“梅花”二字,顿时迎来阵阵掌声。

    接着,她又看到一条谜面上写着:两国交战,兵强马壮(打一棋类物品)。

    郑姬提笔写下“象棋”二字,这回的掌声更加热烈,郑姬的兴致更浓。

    只见她继续在下一条谜语“快刀斩乱麻”下面写下“迎刃而解”四个字,字体既娟秀飘逸不失灵动,又铁画银钩暗藏雅韵,顿时掌声如雷,喝彩不断,身后也吸引了更多倾慕其才华和外貌的夫人小姐追随,成了灯会上最光彩夺目的一颗明星。

    这倒便宜了那个鲁莽又好色的雍纠,趁机揩那些貌美如花的大闺女小媳妇的油,开始还只是假装拥挤,暗暗碰别人一下,后来见那些美人顶多只是拧眉怒视他一眼,渐渐胆子越发的大了,开始将他那咸猪手伸向了人家那些较丰腴的地方。

    这边猜灯谜进行的如火如荼、*迭起,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郑姬身上时,突然只听见一年轻女子带着哭腔高声呼叫:“非礼啊!非礼啊!”

    众人发现呼救之人就在那位俊俏公子身边,正在诧异,只见那呼救女子一手拽着一个相貌粗鄙之人的胳膊不放,另一只手掩面哭诉道:“请大伙儿替小女子讨回一个公道,此轻薄之人非礼我,呜呜呜!”

    郑姬见众人看着自己的方向,侧身一看,发现女子所指非礼之人竟是雍纠,心中暗道:真是在找死!

    “打死他,打死他!”

    “先揍他一顿,再送官府去!”

    “简直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死有余辜!”

    “……”

    在众人的讨伐声中,郑姬被一拥而上的人群不知不觉挤到了桥上,她想:也好,正好远离是非,落得清静。

    顿时吼声震天,拳打脚踢声不绝于耳,再强壮的雍纠也经不起被人像捶猪一样围殴,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

    城南几条黑影在屋顶飞檐走壁却如履平地。

    有人轻声说:“看这架势,今晚不用咱动手了,白来一趟,一个指头都没碰到雍纠那厮,真不过瘾!”

    此时不知谁突然惊慌地喊了一嗓子:“大家快看,城西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众所周知,夜晚若一处灯光明亮,那么与之相反的地方就会显得格外黑暗,与这东边的明亮热闹相比,此时城西更是漆黑一片,死一般的沉静。

    此人喊过后,有胆小的人急忙转头朝城西望去。

    只见城西果真有惊飞的夜鸟腾空而起,加上一人多高的杂草不知是不是被风吹,在那摇摇晃晃,像一只只怪兽正在朝这边缓慢移动,顿时让人莫名的背脊发凉。

    这不是臆想,此时的城西真的有动静。

    只见一个黑衣人将手朝前一招,一群黑衣人迅速朝着人群冲去,围观人群见势不妙赶紧让出一条道来。

    人们不知为何会突然出现黑衣人,一时傻傻地愣住了。

    只见黑衣人将拳头伸向些正在打雍纠的人,这些百姓哪是训练有术的黑衣人的对手,简直不堪一击。

    众人刚开始还以为他们是来为民除害的,没想到竟然来救这个臭流氓,顿时气愤不已,又见黑衣人下手稳准狠,赶紧分头逃走。

    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想讲讲理,结结巴巴嚷嚷道:“是他耍流氓……侮辱良家女子,大伙……才揍他的。”

    话刚说完,那个可怜的人就被黑衣人一招毙命。

    刚才还苦苦求饶,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雍纠,在看到自己的救兵后,马上换了另一副嘴脸,朝着散去的人叫骂道:“狗杂种们,敢打爷,有种别跑,打不死你!”并朝跑得慢了些的屁股踢去。

    黑衣人见人都跑了,便朝郑姬奔去,不明就理的郑姬心想:这祭仲怎么回事?不是说要灭了雍纠么?怎么反倒来救了他?

    以为他们同样是来保护自己的,便迎了上去,说:“我没事!”

    可是在明亮的灯光下,郑姬发现黑衣人冲她一脸蔑视的冷笑,来者不善?

    果然,只见黑衣人一招黑虎掏心,直朝郑姬胸膛袭来,没有半点武功的郑姬眼看躲闪不及,只有等死的份儿,凄然一笑,干脆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站着。

    只感觉一阵风在离自己一个拳头的距离时风停了,紧接着听到有人闷声倒地,郑姬紧张地睁开眼睛,顿时吓得腿直打啰嗦。

    只见刚才跑在最前面那个准备袭击他的黑衣人,此时已倒在血泊中没了呼吸,胸口稳稳扎着的匕首在月光下正泛着闪闪寒光。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