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玄幻魔法 > 九天魔皇 > 第59章 生死局

第59章 生死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夜拿过那生死状,看都不看细则,咬破大拇指,用食指沾了鲜血在甲方下摁下手印。那石破天见这小子这般豪爽,大笑道“道友果真是豪爽人”说罢亦摁下一个大大的红手印,将生死状递给外面的人,冷然道“那,开始罢。”

    白夜和石破天相对而坐,双手交叉,合在一起,食指中指竖起,聚力于身侧,四周石头大动,随之地面亦颤抖,石头聚在二人身旁,堆砌成一个圆形的“墓碑”,但内里中空,白夜伸掌,化元力为气剑,向石破天面门直冲而去,石破天聚气为罩,可巧便将气剑化去,直捣身侧石块,石头正中被直直开了个大口,二人双手相抵,袖破风,发出呼呼声。

    Boo声,身侧石头皆爆裂成碎片,元力四溢,甚至将洞外的树丛都拔起。洞外裁判乍舌,没想他二人功力这般强悍。

    白夜道“此处太小,我们出去再战!”说罢飞身出洞,裁判见那少年白衣飘飘飞于空中,而后便有有一黑色劲装的男子跟随在他身后,二人拳脚交加,很快便缠斗在一块,打得难分难舍。

    白夜第一次见到这般难缠的对手,自己的每个招式都被这人格挡而去。

    原本想着让他二三步,没想石破天所出的招,步步杀招,那人又嘲讽道“你瞧你这超凡境,和我天元境没什么差别,不过如此。”

    白夜怒发冲冠,遂手上力气加剧,掌掌居然皆被石破天挡住。

    二人落在地面,白夜飞上树,乘石破天不注意,双掌直打上石破天后背,石破天没躲过哇出一口血。

    只见他目眦俱裂,双手抬起,身后尘土及树木随着元力飞起。

    白夜见那满天飞尘扑面而来,白夜抬手用元力去抵挡,没想那石破天乘白夜不注意,左手聚力更甚,一拳直向白夜胸口击去。

    白夜被那石破天一掌击来,受到极大外力,一口血哇地吐出,无力维持自己元力,顺着惯性向旁侧瀑布飞去,被打入瀑布,他脊背猛撞向石壁,而后刺骨冰水和极大水压将他打入水底,他口鼻进水,浮上水面猛吸一口气后又被巨浪打下。

    石破天见这人掉下,身旁裁判本想算他赢,没想那石破天惦记的是白夜那一口元力,飞身跃下,跳入潭中,白夜早就想到这人为着那元力会拼尽一切,早就闭气于水底,手持匕首等着他跃入。

    凭着惯性,石破天掉入水中,白夜预估好他坠落位置,在他双目紧闭落入水中的时候,他持刀向上一捅——

    石破天心脏被刺透,随着跳动,心脏的伤口被越拉越大,血液从他的胸口涌出,在潭水中迅速稀释,变成浅淡的粉红色。

    随着石破天一点点变得惨白,潭水也随着流动、粉红色变得愈来愈浅淡,直到这颜色彻底消失,对于自然来说啊,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死亡,并不是“那么值得在意的事情”,也就逐渐消亡了。

    僵硬了的石破天,被白夜拉到岸上,武道大会裁判组成员见此,大惊。

    而后又看见了那一纸生死状,上书,生死在天,便也释然,不再管那多事情。

    白夜坐在石破天身边,吞灵系统显示“吞噬成功率,百分之一百。”

    白夜对着那具毫无生气的遗体呆坐着,关掉系统弹窗,没过片刻又弹出“是否吞灵”的提示,白夜选择了否,只见那石破天的遗体自发光转向暗淡,而后他的元神自头顶飞出,白夜见石破天魂神飞出,霎那间想起曾经被他吞灵过后的人都无魂魄——

    原来吞灵后等的就是魂飞魄散,白夜昂首,看向那魂魄,石破天先是满面不甘,而后他释然了,白夜张了张口,道“石兄,你可能听到我说话?”

    石破天直勾勾地望着他,不言。

    白夜正以为灵体听不见自己声音,正欲离开的时候,没想那灵体道了声“谢谢”。

    白夜浑身震颤,流着泪回头时,石破天的灵体已散了形状,空中空余了一声“我终于——解脱了呵。”

    白夜杀入了天榜,这是华夏叶家第一次杀入天榜,同时,他也是天榜中最年轻的一位参赛者。

    当晚的新闻发布会,庆祝的是白夜打入天榜,台下的记者满面兴奋,道

    “请问白夜先生,作为最年轻进入天榜的选手,您如何评价评价您这段时间的对手,以及您对未来的展望如何。”

    台下所有的记者都期待着这位最小的地榜第一、天榜预备役狂言,这般就可以借此抹黑这小孩,十年前最年轻进入天榜的是林氏清寒,那小子名字是个与世无争的,没想因着忽略文化课,出言不逊,在天榜的第一天比赛时,被对手狂锤一波,惨败下场。

    国内媒体对他口诛笔伐,最后堂堂林氏长子,被闲言碎语给逼到抑郁,在一个夜晚,他寻了个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白夜见这些人用当年逼死林清寒的话来骂露出公事公办的笑容,站起鞠躬,道“首先我得感谢林青山先生,林家奇才极多,偏生选了功力最弱的我,在下成绩对于林家人来说,实在过分地微不足道了。和我过招的十余位前辈皆是武学奇才,在下只不过是因着幸运,才能夺得地榜第一的名号。”白夜沉吟片刻,道“今后的路,在下想着是走一步算一步,世界太多能人,和他们对比我的功力只不过是十分之一罢了。若要问未来打算,只能说,在下尽力去做,但可否做到,在下听天由命。”

    台下众人见这小子极为圆滑,也没什么料可挖出,那提问的记者暗骂了一声操他妈的,这小子怎么不按剧本来,而白夜旁侧长老则对白夜表现极为满意。

    没半晌,白夜的发言便已经在世界传开,所谓“最年轻地榜第一出现,天榜第一不知是否还是这位少年?!”

    日本

    在京都的樱花林中,藏着一座小小的茅屋,屋内一老一少站立着。

    “那小子,抢了你的风头。”老者道

    年轻人跪坐在那里,低头不语。

    “你要记住,他叫白夜。”

    “白夜。”年轻人重复着“我会在大会中打败他的,请父亲放心。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