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武侠修真 > 你真是个天才 > 正文卷 第242章 纯真少年惨遭无良老人诱骗

第242章 纯真少年惨遭无良老人诱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高远落下先手后,就跃跃欲试地看着白骁。

    终于……这一天,终于来了,他高远扬眉吐气的日子,终于来了!

    虽然客观来说,这位出身边郡豪门的肥胖少年早就扬眉吐气了,在入学测试的时候他还是个需要哗众取宠的无名小卒,但年中测试却已经一举杀入年级前排,进步喜人。

    但人的压力取决于所处的环境,在原诗门下,高岩依然是最不起眼的无名小卒。且不提家世血统方面比不过白骁、原野这种豪门正宗。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后,就连平民出身的左青穗都跃居到他头上,高远的生存压力就如同他的膝盖压力一样是沉重非常,以至于很多时候他甚至又下意识地回归了入学测试前,那哗众取宠的心态。

    然而现在院长却给了他一个找回自我的机会。

    挑战光芒万丈的白骁师兄,并战而胜之!

    而且这并不是那种比拼体脂、比拼被女孩子拒绝次数之类,毫无意义的比赛,而是得到宗师认可,与魔道紧密相关的魔道五子棋!

    若能在棋盘上战胜白骁,那么……几个月来饱经同门摧残的心灵一定能得到极大的抚慰。

    带着这样的决意,高远落下棋子,等待着白骁的后手。

    白骁则注视着棋盘,开始分析这个魔道五子棋的奥妙。

    五子棋的规则他还是知道的,但魔道五子棋,这又怎么说呢?

    沉吟片刻,白骁决定先以一般的五子棋玩法来应对,也捻起棋子,准备落在棋盘上。

    然而就在此时,白骁却忽然看到棋盘上变得扭曲起来。横平竖直的线条仿佛被灼烤融化了一般,变得歪歪斜斜,浓淡不均。

    这样一来,棋子自然落不下去。

    白骁看了一眼高远,见他已经咬紧牙关,开始动用神通,顿时了然。

    棋盘上的画面,被他扭曲了。

    作为精神域的魔道士,这种魔道五子棋的规则对高远其实并不是很友好,神通只能作用在棋盘上,而不能直接针对对方棋手,所以他那些操控他人心智的神通全都用不出来……但毕竟也是综合排名位居年级前列的优等生,其他领域的小戏法他还是用得出来的。

    例如简单的空间膨胀,以及光线扭曲。只要一点点的位置偏移,就能让对方的棋子落不到预定位置上。

    然而白骁只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幻象就刷一下消失不见了。

    对于猎魔人而言,破解他人神通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于是白骁的棋子也顺利落了下去。

    高远神通被破,也不气馁,捻起棋子,沉吟了一下,再次发动神通,这一次却是以元素域的神通去灼烤白骁留在棋盘上的棋子!

    在碰触到棋子的时候,高远就意识到这个游戏的正确玩法了。

    棋盘本身受到严格的保护,很难以外力损毁,且棋盘边缘定有界限,严格限制了棋手的神通不能外溢。但棋子却是不折不扣的消耗品,是可以损毁的!

    当然,棋子本身也是特殊材质打造,想要损毁并不容易,对精神域的魔道士尤其不友好……但还是那个道理,高远终归是学院的优等生,在迷离域中竭尽全力,还是可以破坏掉区区一枚棋子的。

    然而理所当然,高远的神通才刚刚落下,就被白骁以一道轻描淡写的目光给破去。

    哪怕白骁此时状态不佳,魔识等级过高造成整体的不稳定,但猎魔之种对魔道的克制还是尽显无疑,高远竭尽全力的神通,甚至禁不起白骁一瞥。

    高远笑了笑:“师兄好厉害。”

    然后第三次落子。

    虽然连续两次神通被破,但高远心中的信心却越发充足。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胜利!

    果然院长不是专程叫他过来受虐的,这个魔道五子棋的规则对他简直压倒性的有利!

    这个游戏的本质是在比拼双方的魔道技艺,只要能在魔道技艺上胜过对手,就能轻易实现各种作弊效果,无论是污染视线还是损毁对方棋子,都能抛开所谓棋艺直接取胜。

    论及魔道技艺,高远当然不如专业猎魔的白骁,但按照棋盘上的规则,情况却又不同。虽然白骁能以猎魔轻易破解高远的所有神通,但是反过来,高远也能破解白骁的神通。

    因为白骁虽然是个强大的破坏者,却不是优秀的建造者,他能轻易瓦解他人的神通,却不精于构建自己的神通。

    尤其他现在状况不佳,魔能不稳,更是不能轻易动用魔能构筑神通,所以……在这个棋盘上,双方的魔道技艺被直接拉平了!

    而除去魔道影响,这魔道五子棋,也就是单纯的五子棋游戏罢了。

    高远很擅长五子棋。

    他在边郡度过的童年并不愉快,父母忙于家族事务,对他关怀不足,高恒等人的欺凌更是成了痛苦的日常……在他五六岁的时候,少有的几种棋牌游戏就成了他独自一人时排遣寂寞的为数不多的选择。

    虽然很快他就在某种更衣麻将中找到了真爱,但沉迷棋牌的那几年,也的确磨练了他的棋艺。

    五子棋看似简单,但在严格的规则之下,也算得上变化多端,高远在入学以后和红山学院其他同学偶尔玩起来,几乎百战百胜,是名副其实的高手。

    而白骁……不是高远敢对师兄有偏见,但他一个雪山人,只怕之前都没听说过五子棋的玩法,凭什么和他这个高手过招!?

    果然,几十手以后,高远就五子连珠,赢下了棋局。

    “哈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啊啊!!”

    高远兴奋地恨不得原地爆炸,在落下最后一手后,便开始在这狭小的实验室里夺命狂奔,平地滑跪,脸上一阵潮红,眼珠充血,翩翩君子宛如翩翩瘾君子。

    白骁则盯视着棋盘,默然不语。

    片刻后,他抬起头:“再来一盘?”

    高远一愣,继而笑道:“师兄你也太客气了,我能赢一次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够我吹十年……”

    “再来一盘。”白骁认真地重复道。

    高远耸耸肩:“好吧好吧,赢了就跑毕竟太没品了。不过我还是认真提醒你一下,五子棋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想要成为高手也是需要经过长期而刻苦的修行的,师兄你可不要好高骛远啊……当然,如果你只是喜欢五子棋,那多少盘我都可以陪你下。”

    一边说,高远一边伸了下手:“这次师兄先请。”

    白骁也不客气,伸手捻起棋子,便径直落到棋盘上。

    全程没有任何魔道神通加持。

    这直爽的姿态,倒是很符合白骁的一贯作风,高远不疑有他,同样伸手,落子。

    两人都没有再浪费精力去比拼什么魔道技艺,因为都知道那根本没有意义。

    这魔道五子棋,说穿了就是普通的五子棋!

    然而这一盘下来,高远却越下越是脸色僵硬。

    前两手,他还带着胜利后的高潮余韵,游刃有余地准备给白骁师兄传授一点下棋的道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一盘的走势有些急转直下!

    白骁的棋力至少上升了100个段位!

    所有的套路全都烂熟于胸,所有的陷阱都能一眼看破,甚至有的棋路是高远小时候在一些棋谱里看过却记忆模糊的……白骁用出来也是驾轻就熟!

    五分钟不到,高远就满头冷汗地看着面前属于白骁的棋子五星连珠。

    他持子的手臂都开始颤抖,头顶的血条也微微下滑起来,显然受到了极其严重的精神打击。

    “这……这不可能吧?!哪有棋艺进步这么快的!?白骁师兄你要尊重一下自己的人设啊!你不是以智商称雄的啊!”

    面对高远的血泪控诉,白骁坦然相告:“我的确不是以智力见长的,但清月是啊。”

    “……啊?”

    旁观了全程的朱俊燊则满心复杂地叹了口气。

    “刚刚是清月在代打。”

    “啊?!”高远原地起跳,再看向一旁的短发少女,顿时意识到自己是输在什么地方。

    “这也可以!?这算作弊吧!?”

    清月笑道:“用魔道神通毁人家棋子,扭曲棋盘就不算作弊吗?”

    “但是规则规定神通只能作用于棋盘内啊!”

    清月又笑道:“所以我并没和小白用神通交流啊!”

    高远不可思议地看着清月,又转头看白骁——虽然在第三人称的迷离域世界中,这样的转头动作并没有实际意义,但也足以说明他心中的震惊。

    “难道你们两个心有灵犀到了这个地步?!”

    朱俊燊叹了口气,无奈摇头。

    清月则耐心解释道:“迷离域中视角不同于现实,我刚刚只是把棋路直接画在地上,小白自然看得到,是你太专注于棋盘,一叶障目了。”

    高远再一转视角,顿时看到清月脚下有一片整整齐齐的棋盘……这个时候,他心中是悲愤莫名的。

    “院长,这也行?!”

    朱俊燊无奈摇头。

    当然是不行的,但是……所谓没被抓到就不算作弊,人家这么明目张胆作弊你都抓不到,这在炽羽岛大会上,也只能算你无能。

    老人沉吟良久,自责道:“我实在不该找你来参与演示啊。”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