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武侠修真 > 雪月天无雨 > 第四章 如梦似幻

第四章 如梦似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红衣女孩稀里糊涂地被欧阳少卿几个纵跃带到运河边的一条船上。

    “小妹妹,现在我已经把你从坏人手里救出来了,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欧阳少卿蹲下身嬉皮笑脸地凑到红衣女孩跟前笑道。

    “我刚才说过了,我叫小红。”红衣女孩坐在船上,看了欧阳少卿一眼,害羞地把头扭过一边。

    “哦,原来你就叫小红!”欧阳少卿语气显得特别温和,眼中带着调皮的微笑。

    小红瞥了他一眼,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好笑,但是一想到欧阳少卿和之前洞庭沙帮的人是一伙的,就赶紧提醒自己多加提防。

    “你说你是出来找姑娘,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红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看着船外的河水。

    欧阳少卿微笑着摇了摇折扇,把小红的神态看了个仔细,心里暗暗发笑,这小丫头真是可爱,心里想些什么都在脸上写着呢。

    “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强迫你。不过就得委屈你在我身边待着啦。”欧阳少卿笑着直起身,故意装作不再理会小红的样子。

    “啊,不行不行。”小红赶紧站起来道:“你都把我从他们手中带出来了,为什么就不能行行好,把我放了。我要去找姑娘去。”

    “那你告诉我你家姑娘是谁,你说出来,我再考虑放了你。如果不肯说,那你就得一直陪着我,哪也去不了。”欧阳少卿嘻嘻笑道。

    “哼,干嘛要一直陪着你。”小红知道自己难以脱身,只好又坐了下来,至于自己想要找的姑娘叫什么却不敢随便乱说。

    “哈哈哈!好有意思的小妹妹。”欧阳少卿忍不住哈哈大笑:“不如这样吧,眼下我也没什么事,不如我陪你一起去找姑娘,怎么样?不知道你家姑娘应该往什么方向去找啊?”

    小红愣了半天,心里盘算,既然脱不了身,一起去找也比困在原地好,如果找到了,到时候再想办法逃。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是跟自己开玩笑还是当真的。

    “那,这可是你说的!”小红转头看了欧阳少卿一眼。

    “嗯,我没跟你开玩笑。”欧阳少卿笑着点了点头。

    “那好,我想去中原找找。我之前就想顺着长江经过运河去中原的,没想到被人抓了。”

    “好!”欧阳少卿笑着把手中折扇一收:“真是巧了,我也正想去中原走一趟呢。正好我们顺路。”

    这时方伯才刚刚上了船,看到欧阳少卿和小红聊得开心,笑道:“哈哈,公子脚力真快,我这把老骨头是不行了,落后太多了。”

    “方伯你来的正好,马上开船,顺着运河去中原!”

    欧阳少卿带着小红坐船顺着运河北上,每到一处市镇就带着小红下船去四处闲逛,欧阳少卿一边玩一边让小红留心查看,但是人海茫茫如何寻找,小红不肯说出找的人是谁,不方便四处打听,只能从别人口中听得一些江湖传闻,不过仍是茫无头绪。

    一边找人一边前进,船行得很慢,欧阳少卿没有别的事,也不急着赶路。闲下来就在船舱中拨弄一把古琴,再把小红揽到跟前陪着自己,倒也开心。不知不觉半个月已经过去。船沿着运河一直从长江驶入到了黄河,随后沿着黄河进入山东。

    进入山东之后就能明显感受到战乱的气息,黄河两岸的荒野看不到人家,有些地方还能见到累累白骨和散落一地的刀枪剑戟。

    这时,远处依稀冒出滚滚浓烟,鼓角争鸣,人喊马嘶隐约可以听见。

    船又往前驶了一点,只见黄河之中多了许多船只,那些船靠着黄河东岸,黄河东岸有很多铁云士兵争先恐后抢着上船。

    那些士兵好像打了败仗,一个个狼狈不堪,岸边丢下不少物资也没人去管,个个只顾上船逃命。

    “飞扬军来啦!快撤!”远远传来阵阵呼喊,又有大批的铁云败兵往河岸涌来,河岸上的人越来越多

    不少船因为人多被挤翻了,但是铁云士兵完全不顾,拼命地往其他船上涌去。

    “船老大,快开船,往河里划,别在这待着!”一些已经在船上的人用兵刃指着船夫恶狠狠地喊道。

    “别走啊,快救救我们,不能丢下我们啊!”还在岸上的人急的直跺脚。

    欧阳少卿看到这一切感到非常奇怪:“飞扬军不是退到益都和田丰部汇合了吗,他们已经被察罕大帅率领的大军重重围困住了,怎么这里又冒出飞扬军了。”

    “这一定是飞扬军的小股部队!”方伯望了望河岸道:“这支铁云部队应该是察罕大帅的运粮部队,他们受到了袭扰。”

    “哦。”欧阳少卿点了点头:“那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这败兵涌过来,到时候都往我们船上攀,可要糟糕。”

    欧阳少卿的船快速地驶离这一片是非之地,回头望去,飞扬军的骑兵已经迫近河岸,不少铁云士兵被赶到黄河里,那片河滩惨呼声连绵不绝。

    小红一直躲在船舱里不说话,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姑娘你到底在哪啊。这里这么乱,你肯定受了不少苦。”

    船又在黄河中行驶了几天,这一天快要到了曲阜地界。

    “听说太阴神教的林月初就是在曲阜失踪的,我们要不要去曲阜找找?”欧阳少卿拨弄着古琴,突然扭头向身边的小红问道。

    小红愣了一下,心中怦怦直跳,但还是赶紧把头扭到一边,生怕欧阳少卿看出自己的心事。

    “哈哈,你是不是很想去那找找。”欧阳少卿伸过手来一把把小红搂住,揽在怀里。

    “哎呀,公子真是的,又拿我开玩笑了,整天把林月初的名字挂在嘴上,我又不认识她。”小红赶紧从欧阳少卿的怀中挣脱开,满脸娇羞,坐到一边。

    “哈哈!”欧阳少卿看到小红扭扭咧咧的样子,忍不住大笑:“林月初就是你要找的姑娘是不是?其实我一直挺想见见林月初。我们凌云阁见过林月初的人都曾在我面前夸赞过她。我一直都想瞧瞧这位奇女子长得什么模样。只是可惜暮雨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好好一个小美人却被她弄得……”

    小红听欧阳少卿如此说话早羞得满脸通红:“我看公子仪表不凡,这几天对我也是礼遇有加,没想到竟也说出这种话来。”

    “我‘风流书生’的绰号岂是浪得虚名?”欧阳少卿得意地笑道:“只可惜,我无缘得见佳人,佳人却已随波而去,真是人生一大憾事。不过有佳人的丫鬟陪在身边,也算是聊胜于无。”

    “哎呀,公子真是越说越没边际了。”小红赶紧把自己耳朵捂住。

    “哈哈哈,好有趣的小姑娘!”欧阳少卿看到小红害羞的样子,更觉得好笑。

    “公子,前面就要到一个市镇了,我们是不是去逛逛,顺便买点东西?经过这个市镇,前面有一条河通往曲阜,我们可以顺着这条河往那去看看。”方伯从船外走进船舱向欧阳少卿说道。

    “好!”欧阳少卿点了点头,随后笑着朝小红道:“怎么样,陪我去曲阜找找吧?你开不开心?”

    小红听了正中心意,她之前从洞庭湖划船出来就是想来曲阜的,但是此刻也不敢表露出来,仍是捂着耳朵,扭头坐在一边,欧阳少卿清亮的声音早把她的心撩得迷乱。

    不一会,船靠岸了。这里的码头比别处更要繁忙,码头边靠着很多船只,岸边还有很多铁云士兵在巡逻。

    欧阳少卿的船刚靠岸,就有一名铁云军官带着几名士兵走过来:“你的船被征用了。”

    欧阳少卿把腰牌亮给铁云军官看:“你看看我是谁。”

    铁云军官看了一眼,赶紧弯腰行礼道:“原来是凌云阁的大人,在下多多冒犯,失敬。”

    “为什么要征用船?”欧阳少卿问道。

    “回大人的话,察罕元帅率领三十万大军围困益都城,大军每天消耗很大,需要大量物资运往前线。可是我们后方频频遭到飞扬军零星部队的骚扰,船只损失很大。所以方圆几百里之内所有民船都要征用,集中调度起来给前线运输。”

    “哦,原来是这样,前些天我还看到我们的部队在黄河岸边失利了。”

    铁云军官叹口气道:“是的,大人。这种事经常发生,后勤人员船只损失都很严重,现在到了围攻益都城的关键时刻,前线供应压力越来越大,我们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欧阳少卿点了点头,示意铁云军官继续去忙他的事,自己带着小红走出码头,两人在市镇的街道上随处闲逛。市镇不大,却是到处忙碌,很多民夫,船工还有铁云士兵在街道上来来往往。这里差不多成了察罕大军的一个后勤据点。

    两人在街道上四处打听,才知道察罕已经把益都城围得跟铁桶一般。雪飞扬,杨无恨还有田丰都在益都城内做最后的抵抗,只要察罕一直围困,破城只是早晚的事。

    小红听说雪飞扬还在益都城中困守,心里难过,只是不好表露出来。

    欧阳少卿看小红闷闷不乐,笑道:“怎么了?这么不开心的样子。”

    “没,没什么?”小红赶紧低下头:“姑娘一天不找到,我就一天不开心。”

    “哈哈,走,我给你买漂亮衣服去。”

    “啊,不用了。”小红还没拒绝,已经被欧阳少卿拉了过去。

    “客气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

    两人七拐八弯进了一家布料店,这家小店虽然简陋,但也是这市镇上最好的店了。

    欧阳少卿很有兴致地给小红挑衣服,每拿一件衣服,都要往小红身上比划一下。小红站在一旁红着脸很不好意思。

    这时,身边一位渔民模样的人朝店家道:“店家,我就要这套了,帮我把它包好。”

    “好嘞!”店家接过衣服刚要包,迟疑了一下:“客官,这件衣服和你很不相称啊。”

    那渔民长得块头挺大,常年在河上捕鱼的缘故,皮肤黝黑,肌肉很是壮实。而那件衣服却是相当秀气,精致。

    “我就买这件,不是给我穿的。”

    “哦哦!”店家回过神来,动作利落地把衣服包好。

    渔民从口袋里递过一小锭银子,那店家望着这银子,心里奇怪道:别看这小子一副穷样子,这银子倒是成色很足啊。

    渔民接过衣服,不多说话,转身出了店门。

    他一路低着头走,步伐急促,一直朝码头方向走去。这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哎哟!”他猛打一个激灵,回头看去,却是另一位渔民模样的人正站在他身后。

    “阿五,果然是你啊!你怎么也在这?”身后那人笑道:“怎么,行色匆匆这么神秘,刚才吓了你一跳?”

    那位渔民原来叫做阿五,他认出身后的那人,是他同村的玩伴。他四周望了一下,看没人在身边,这才瞪了那人一眼:“是吓了我一跳。我怎么会在这?还不是因为朝廷打仗,我的船被征用啦!”

    “哦,原来你也被征用了。我也是被征用才到这里来的。”身后那人叹道:“真是麻烦。”

    “确实麻烦,我这不去镇上买点东西嘛,明天船队就要出发。”阿五亮了亮双手提的东西。

    “哎,对了,你那还没过门的小媳妇身子怎么样了?她长得那么好看,可得藏好了,别让别人盯上了,这兵荒马乱的,难说。”身后那人一副担忧的样子。

    “小声点!”阿五赶紧皱了皱眉头,示意那人小声:“什么小媳妇。人家姑娘还未必答应呢。一看就是大户人家落难的小姐,怎么会看上我这穷小子。别嚷嚷出去了让我惹麻烦。这不,我刚买了一套男人衣服,回去让她穿上,免得让人家认出。”

    “哦哦,想的周到。”那人笑道:“加把劲,那姑娘遭了难,现在不靠你,靠谁呢?我看那姑娘不像普通人,你小子可有艳福了,来历问清楚了吗?”

    “人家不肯说,我也就不问了,她现在身子好多了,给她吃了不少药,硬是顶过来了。好了我不跟你多说,我得赶紧回去了,她和我爹还在船上等着呢,我得赶紧回去。这件事你可别抖落出去。”

    “嗯,那是当然。现在你的船被征用了,你这船里又金屋藏娇,你自己小心啊。”那人朝阿五摆了摆手走开了。

    “嗯,你也要小心!”

    阿五和那人告别后,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码头上了自己的船。他的船很小,船舱里只能住下两人,为了能增加点空间又在船尾支了一个棚子。船头放了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一家人生活起居就在船上了。

    一位老者蹲坐在船尾的棚子里,朝阿五点了点头:“回来啦?”

    阿五笑着应了一声:“嗯,爹!”就急匆匆地提着东西往船舱里钻去。

    “嘿,这个臭小子!”老者笑着摇了摇头。

    “阿五哥,你回来了。”船舱里传来一声悦耳的少女声音。

    “嗯,月儿,我给你买了一套男装,你快换上。等会我再给你脸上抹点煤灰,委屈你了,明天船队就要出发了,不能让人家认出你。”

    “哎,你怎么又给我织渔网?不是要你别织了嘛,你身子刚好不久,这个太费神了。”

    “阿五哥,这段日子多亏你照顾我。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给你做点事应该的,而且我挺会织渔网的。你看我织得好不好?”

    “好,当然好!但是你快给我放下,下面我们有段时间不会打鱼了,织这玩意没用了。还有,你别再说报答我的话,这是我愿意的。”

    “哦,还有,这是用你的金叶子兑的银子,用了一部分,其他的你收好。”

    “嗯。”少女接过那包银子,压在自己身下,随即接过那套男装在船舱里换起了衣服。

    阿五和少女对坐在狭窄的船舱中,看她正在换衣,微微脸红,赶紧把头扭转一边:“哦,你让我打听的事,我问清楚了。雪飞扬大帅被困在益都城里了,朝廷大军日夜围攻,情况不太妙,现在我们被征用,就是朝廷全力进攻的表现。”

    “哦!”少女换好衣服,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月儿,这雪飞扬大帅是你什么人啊?”阿五看少女眼中出现忧郁的神色关切地问:“在你昏迷的这段日子里,你嘴上经常会喊‘飞扬’这两个字。”

    “啊?”少女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眼里闪现出泪花:“我昏迷的时候经常这样吗?算了,不提也罢。我昏昏沉沉的时候,就感觉发生的一切都好像一场幻梦,这人以后和我也未必有关联了。”

    “哦!”阿五看到少女伤心的神色,不敢再问,怕让她难过。

    “我去给你弄点煤灰去。”阿五扭头出了船舱,来到船头的灶头拨弄去了。

    少女掀开船舱的草帘,坐看窗外湛蓝的天空,窗外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她有点不适,身子微微打了个寒噤,咳嗽了两声,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飞扬,难道你就这么被困住了吗?也罢,人生一世,仿佛过眼云烟,功名利禄终归尘土,一切皆是如梦似幻……”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