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玄幻魔法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四卷 生霉的妹子 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九百二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己的身份再没必要隐瞒,鸭典辣干脆不再理会,而且现出九个脑袋来。

    “石姬,你那石坛,如今只有一杆令旗还能用,你以为单凭它就能控制吾吗。”鸭典辣冷笑道,石姬娘娘不听劝,始终不愿臣服他,这让鸭典辣大为光火,他可是从神话里就存在了的大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仙女都玩过,何况是一从石头里跳出来的女人。

    “红尘里蹦出来的是母猴子,如果长得漂亮,吾也会动手的,可惜,走出来的是两个猴子。”鸭典辣不悦道。

    哈啊,猴子,你对猴子有什么意见,猴子不行吗,猴子不可爱吗,见鬼的妖道。六耳道人鄙夷想道,他很瞧不起鸭典辣,“歧视,这厮分明是在歧视猴子,贫道正是红尘里孵出来的猴子,俊美不凡,是个猴子见了贫道都会喜的不要不要的,你有眼无珠啊。”六耳道人的取向还是很正常的,不是基老,之前,他之所以帮助铁蛋神猴,除了同门之谊外,还因为他们都诞生于红尘。

    现在不同了,六耳道人恨死了铁蛋神猴。

    哗!

    忽地,鸭典辣的一颗蛇首,甫一张口,吐出一道紫色的长链,劈中石坛。石坛本来就危在旦夕,再经长链一劈,登时炸开。刹那间,石屑迸舞,抛扬开来。

    呼。

    那仅存的令旗忽然飞向紫色的长链,并且有几百道黑烟弥漫出来,绞绕住长链,似乎要将它毁掉。

    鸭典辣冷笑道:“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还想毁掉贫道的紫电长链,你想太多了。”

    蓬!蓬!蓬!蓬!

    蓦然间,一团团黑烟炸开,困束不住长链,反而被震碎了。

    而蓝妞也因为畏惧鸭典辣,故而决定出手毁掉黑色的令旗,用来讨好主人。“疾!”只听蓝妞喝道。刷的一下,蓝妞手中的红色穿山梭打了出去,瞬间穿过令旗,并且将其扯碎了。

    石姬娘娘却道:“天星。”

    哧哧哧!哧哧哧!碎裂的黑色令旗忽然飞出无数道彩线,每一道彩线之下都挂着一颗星星,它们如米粒般大小。

    “啊,不好。”蓝妞马上明白了,并且知道坏事了。果然,无数米粒一样的星星将穿山梭给圈住了,并且星光散开,结成天牢。任凭穿山梭在里面横冲直撞,也是无济于事,穿不过去。

    “原来如此。”;六耳道人恍然道,“石坛与六杆令旗都是假象,这些小星星才是石姬的真正杀招,用来困住穿山梭的。想不到鸭典辣也会上当,着了石姬的道。”

    “很好。”命运石棒的器灵喜道,“石姬娘娘,我也来助你。”

    石棒也挣离了沙雕之气,劈头打向蓝妞,“你是器灵,我也是器灵,来,让我们分出高下。”

    因为看不惯女人,石棒的器灵格外嚣张,“穿山梭都被困住了,你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吧,我可不怕你。”他心想。

    蓝妞怔怔无语,如果穿山梭真被石姬娘娘收走了,鸭典辣肯定不会放过她们的,不止是石姬,蓝妞也会受到殃及,都有杀身之祸。

    嗤的一声,蓝妞的牛角再次发出一道长线,扫向了命运石棒。

    当!

    别看那道蓝线很细,扫在石棒之上却发出震天巨响,而被困在石棒里的器灵也是大叫一声,“痛啊,好痛!”器灵的脑袋都快裂开了,因为有数百道杀伐之音通过蓝色的长线传到了命运石棒之中,攻向器灵。

    “岂有此理。”石棒的器灵怒道,“失去了穿山梭的帮助,你还敢嚣张。”

    嗡。

    石棒陡然一震,登时,石气翻舞,将那道蓝色的长线给冲散了,“女人,你戏耍我,为你的鲁莽付出代价吧。”

    蓝妞先是悄悄瞄了一眼鸭典辣,发现她的主人并没责怪她的意思,至少暂时没有。“还好。”蓝妞姑且放下心来,“只要主人不怪罪下来,我还担心什么!”

    “蓝波!”只听蓝妞厉声道。

    “啊哈,那是啥玩意。”命运石棒的器灵郁闷道,他可从未听过蓝波。

    哗啦啦!

    蓝色的水流从蓝妞的眼、耳、鼻之中迸涌而出,旋即化为滔天波浪,即是蓝波。“雾草,这女器灵的水好像很多的样子,我得想办法擒下她。”命运石之棒的器灵动了邪恶的心思。

    哗!哗!哗!蓝色的波浪怒涌而至,将漫天石气都给涤荡一空,而且一枝枝水箭也对准了命运石棒。

    铁蛋神猴恨道:“喂喂,那可是我的石棒啊,现在是咋回事,它不听我的话,主动与穿山梭的器灵厮斗。六耳那家伙貌似也收不回它了。我得想办法回收它。”

    呼。遽然间,一本证书从天而降,盖在了命运石棒之上。咔嚓,咔嚓,咔嚓,地裂数千丈,石棒之下的土地竟在塌陷。并非承受不住石棒,而是承受不起那本证书。是半正道人出手了,他貌似也看不下去了。“贫道的证书足以以假乱真。”半正道人哈哈笑道。

    有时候因为造假的代价太高,其真正的价值甚至超过了原本的证书,可半正道人仍然乐此不疲。他本人也很讨厌自己的行为,可兴趣就是兴趣,扔不掉的。

    哗啦,证书忽地翻开,里面飞起一水壶,水壶将飞来的蓝波都给收走了,并且只装了半壶水,还未盛满。

    “额,被水壶收走了蓝波?”见状,蓝妞也是大吃一惊。“不要开玩笑了,区区一个水壶,怎有可能收走我的蓝波。”可现实无情打脸啊,蓝妞不得不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可恶。”命运石棒的器灵怒道,“半正道人,放了我,我教你逮虾户神通,传授你天池怪虾的秘籍。甚至是炼化天池的法子我也能交给你。”

    “呵呵。”半正道人冷笑道,“天池只是一池子而已,若无怪虾,谁会记得它。命运石棒的器灵,你被关在里面有多少年了,想出来都快疯了。真是难为你了,那么喜欢自由的小伙子,却中了天池怪虾的暗算。”

    “你,你……”石棒的器灵惊道,难道他知道我是因为修炼了逮虾户神通才不能离开石棒?什么人,半正道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那么多。

    “你现在倒是怀疑贫道的身份了,早做什么去了。贫道曾在天池附近逗留许久,你们不也没察觉到贫道的存在吗。”半正道人再道。他这话一经道出,不止是命运石棒的器灵,就是六耳道人也觉悚然。因为六耳道人是随身携带器灵的,他们又居住在天池之中。可半正道人在天池之外徜徉,里面的人却一无所知。

    假的吧,不可能是真的。如果半正道人说的是真的,他想暗算贫道,早就该动手了,为何等到现在。兴许他是惧怕天池怪虾?六耳道人又想起了师尊。

    “哈哈哈。”半正道人大笑,“鸭典辣,你也想来分一杯羹吗。”

    呼!

    半正道人又是甩出一本证书,向长着九个蛇首的鸭典辣镇了下去。“你的穿山梭已经被石姬困住了,而穿山梭的器灵也自顾不暇,你不去救它们,反而来寻贫道的晦气,是不是找死?”

    不同于之前的那本证书,第二本证书之中飞出来的是两枚印章,一枚是黑色的,一枚是红色的。黑色的印章方方正正,上面写着“办证”二字,红色的印证,底座是圆的,上面写着“公正”二字。

    石姬娘娘瞥了一眼两枚印章,又望向第二本证书,“哈,这厮还讲究公正呢,他办的证书都是假的,这是厚颜无耻之人。”

    心里虽然鄙夷半正道人,可石姬娘娘不得不承认对方真他(消声)的是一人才。

    当是时,从第一本证书中飞出的水壶,不但收走了蓝波,还要将穿山梭的器灵蓝妞也给收了。但见水壶怒旋,壶口飞出道道水链,五颜六色的,扫向蓝妞。“可恶,半正道人不打算放过我,而主人也没为我出头的意思。”蓝妞心知肚明,她如今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了,穿山梭多半用不上。

    轰!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困住红色穿山梭的无数小星星遽地炸开,登时,彩光飞迸,寒芒点点,飚射而去。

    石姬娘娘最难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可能,那可是天星之粉,为何锁不住穿山梭。”

    当初,石姬娘娘在命运石之门中游历时,遇到了一处神秘的空间,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她已被摄入其中,并且看到了一残破的洞天,在里面她还遇到了两个碗,一个碗里盛放的是天星之粉,另外一个碗里放着的就是红尘之渣。

    本着有好东西不拿就是蠢货的想法,石姬娘娘连同两个碗都给收走了,临行前,她还刮地数十丈,可除了天星粉尘与红尘之渣以外,再没发现其它有价值的东西。

    “可恶,石姬拿不下穿山梭吗,她不是鸭典辣的对手。可我还是想投靠她,毕竟除了她,在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命运石棒的器灵气道。

    “啊,痛啊!”铁蛋神猴还是被煎锅给击中了,“半正道人,你这人太过分了,为何要煎蛋。它们可是铁的啊。”

    “铁的又怎样,贫道照样煎了。大约你还不清楚,贫道曾经想抓走你们的师傅,将其做成红焖大虾。可惜贫道不是天池怪虾的对手,被他打跑了。”半正道人也不避讳,直言道,不觉丢人。

    草,你还真敢想。六耳道人有些佩服半正道人,他可不敢有那样的心思。

    不得已,铁蛋神猴将手一扬,咻咻,两粒铁蛋电射而出,它们若还在神猴手里,只会成为傀儡,而且半正道人还会用煎锅攻击它。“哎,为了自己的命,蛋还是可以舍弃的。”因为看到命运石棒被镇住了,神猴才敢扔掉他的铁蛋。

    “好个识时务的猴子。”半正道人笑着回道,“猴头,你真的不打算归顺贫道吗,贫道能赐予你造化啊,修出人形更不在话下,而且不用服食滑稽果。只要你愿意,你想变成这样的汉子都想,不管是大姬姬,还是貌美如花,你能想道的,贫道皆能做到。”半正道人不死心,还在劝说铁蛋神猴。

    劝说是一回事,铁蛋道人念识甫动,煎锅也追了上去,自不会放过两粒铁蛋。“铁蛋与铜汁,贫道照样吃掉,没什么不能吃的。”他笑道。

    刷!

    穿山梭再次飞向蓝妞,而且火焰从里面抛涌而出,化为火河,卷起第一本证书还有水壶,并且开始焚烧它们。

    红尘之火。

    焚烧证书与水壶的是红尘之火。

    半正道人不解道:“鸭典辣,是你做的吗。”

    鸭典辣的九个脑袋齐齐道:“不是呀,我们并不能控制红尘的碎片……”

    蓝妞急忙解释道:“主人,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是穿山梭自己飞来的,你也看到了。”

    呼!证书在火焰之中忽地炸开,而水壶也裂开了。“失去一本证书也无妨,贫道多的是。”半正道人笑道,“因为贫道最不缺的就是证书了。而且每本证书里都封印着好东西。”

    咔嚓!咔嚓!鸭典辣的两个蛇首同时张口,咬碎了黑红两个印章,而且第三个蛇首连证书也给撕烂了,“道友,你就拿出这样的货色应付吾,是不是太瞧不起人。”剩下的六个蛇首怒道,“半正道人,很好,你为贫道办一个假证吧。”忽然,鸭典辣冷笑道。

    “好啊好啊,贫道就是喜欢办假证,爱死这门技术了。”半正道人笑道。

    “嗯,你就为贫道办一本证书,沙雕第一人。”鸭典辣冷静道。

    “——”

    半正道人沉默了,似乎在为难。

    鸭典辣怒了,“你不过是办假证的,客户提出的要求,你做不到吗,还敢说包办证,简直滑稽。贫道都开始质疑你的能力了。行不行啊,不行就滚。”

    “这个,道友。”半正道人为难道,“你修炼了沙雕之气,其实贫道还见过一人也炼出了沙雕之气,而且他比你更可怕,这第一人的称呼怎么都落不到你头上,你只能是第二人,或者更靠后,毕竟你是妖修,妖气才是你最厉害的手段。”

    “纳尼,还有人比贫道更沙雕,不可能,不可能的。半正道人,你在说谎。在这命运石门之中,贫道是最厉害的沙雕,绝没有人能超过贫道。哈哈哈,吾知道了,你是故意的,故意打击贫道。”

    “住口!”半正道人怒道,“贫道虽然是办假证的,可也很有职业道德,在办证之前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欺骗客户的。哪怕是潜在的客户,贫道也不会对他们有所隐瞒。”

    搞笑吗,还职业道德。六耳道人心忖,你若良心发现,就不会办假证了,简直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要不要脸啊。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