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现代艳帝传奇 > 第五卷 现代帝国 第三十四章 出卖的下场

第三十四章 出卖的下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张来福那天被打得不轻,在医院直住了三天才出院,周思廉自然不会告诉他花香芸的真实身份,这顿打他实在是被弄得莫名其妙,但瞧到龙霄渐渐和周思廉他们的关系越走越近,甚至享受到了平等的尊重,心里面更是一片混乱,不敢太与龙霄靠近,但龙霄倒还是不计前嫌的和他打招呼。

    这一天晚上,张来福正在寝室里上网玩游戏,手机却响了,他家虽然给不出什么生活费,这几年周思廉他们做事,但凡要跑腿带信什么的,都是由他出面,周思廉出手大方,而他脸皮又最厚,平时没有钱了总是能够得到周思廉的救济,再加上平时带着人悄悄的收一点那些老实同学的保护费,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居然比普通的同学还多,因此各种配备倒是齐全得很。

    一接通电话,却是他的一个在省城里打工的老乡,叫做黑子。

    只听他道:“来福哥,你能不能赏脸,出来吃顿夜霄,咱们聊聊。”

    张来福和这黑子平时关系不错,但现在正在网上玩得高兴,便道:“聊什么,我正忙着哩,有事你就在电话里说。”

    黑子道:“来福哥,你是知道的,我这两年也算走了不少的地方,认识了些人,前两天我有一个朋友说是他有一大批假酒被查封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定案,听说我有个朋友和周省长的儿子是同学,就让我帮忙想想办法,还说事成后给我不少好处费,我想你不是上次说过省长的儿子和你是铁哥们,你要是求求他,不用他爸出面,就他的一个电话,这事就能轻松的搞定,来福哥,你要是愿意,我的这位朋友就在这儿,你们谈谈,到时候不会少了你的。”

    张来福平时最爱在这些老乡的面前炫耀他怎么怎么和省长的儿子好,让别人来羡慕他,敬服他,这黑子就是其中的一个,现在听着好像有点儿好处,便道:“好吧,你们现在在那里?”

    那黑子道:“我这位朋友急得很,已经拉着我到了你们的校门口了。”

    张来福就道:“那你们就在校门外的那个‘华哥饭店’等我吧。”

    电话里黑子连忙答应道:“那好,那好,我们就在‘华哥饭店’等你,你要快点来啊。”

    张来福很威风的“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出了门。

    到了那“华哥饭店”,果然见到黑壮略胖的黑子与一个三十来岁,面部瘦削的男子坐在靠边的一张桌子上。

    那黑子见到张来福进来了,连忙一口一个“来福哥”,很热情的招呼他坐下,然后指着旁边那人道:“来福哥,这就是我在外面认识的一位朋友,叫做秦胜伦。”然后又向张来福一指道:“伦哥,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张来福,和周省长儿子的铁哥们,你有什么事找他,准错不了,包搞定,包搞定。”

    张来福这种小人是根本不能捧的,你一吹他,他就可以上天,见到那秦胜伦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满脸堆笑的向自己伸出了双手,大有巴结的意思,顿时便做出了很有实力很有地位的样子,矜持的微笑着与他握了手。

    秦胜伦坐下来先递给了张来福一支烟道:“来福哥,是这样的,我弄了一批茅台酒,其实也不算太假,挺好喝的,只是不是从厂里拉出来的。前几天老子也不知得罪了谁,一大仓库的货,全给工商局抄了,还要罚我的款,不过我找人打听过了,我这事没激起什么民愤,事情不算太大,只要有上得了台面的人去打个招呼,不仅货能拿得出来大部分,罚款也只是象征性的交一点儿,可我在政府上实在没有关系,就忽然想起过去黑子曾经给我说过他有一个老乡和周省长的儿子认识,就带着他来找你了,来福哥,兄弟的事就全拜托你啦。”

    张来福这时是思如电转,道:“伦哥,你那批货值多少钱?”

    那秦胜伦愁眉苦脸的道:“大概五十来万吧,加起罚款,要超出六十万了,我这种小本生意,那里亏得起那么多的钱啊。”

    张来福一听有利可图,故意露出很为难的样子道:“这事么……这事么,有些难啊,数额不小啊,数额不小啊。”

    他这么一念,秦胜伦自然就懂起了,一脸是笑的道:“来福哥,如果你真的办成了,我愿意拿这个数出来。”

    说着一伸手指道:“四万块,你三万,黑子一万,怎么样。”

    张来福自然知道周思廉根本不用他爸出面就能搞定这些事情,想到白花花的三万两银子足够自己好好用上一段时间了,心中真是欣喜若狂,强自压抑住笑意,点了点头道:“好啊,这事我想想办法。”

    听到他答应下来,黑子与秦胜伦都笑了起来,各自举杯向他敬酒。

    这一顿好饮,当真是你一杯我一杯,喝得脸上红霞飞,到了结帐出门的时候,张来福就要告辞回校,却被黑子一把拉住道:“来福哥,反正回去睡不着,不如到我那里去斗地主,伦哥才开始学,正在上瘾啊,咱们陪陪他。”

    张来福本来不想去的,但见到黑子不住的在向自己眨眼,心中顿时明白了,要知道自己善于算计,斗地主正是他的专长,十打有七羸,见黑子这个样子,便知这个伦哥是个送钱的傻比,不如去一去,先在牌桌上弄点钱再说。

    打定了主意,张来福就不再坚拒,随着两人坐了辆出租车到了黑子住的租赁房,是一幢陈旧楼房的三楼,张来福没事时来过几次。

    到了门口,黑子敲了敲门,就见到一名十七八岁,穿着绿色T恤,白色七分裤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开门。

    黑子指着她介绍道:“来福哥,这是小洁,我才交的女朋友,你瞧怎么样,还过得去吧。”

    张来福见那女孩子纤纤细细,白白净净的很几分姿色,心中顿时一阵奇妒,妈的,这黑子虽然比他高点,可样子也挺难看啊,居然能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肯跟着他,真是走桃花运了,而自己啦,虽然在学校号称很威风,但是都三年多了,还没见到有那个女生肯多瞧自己两眼,实在是缺少艳福啊。

    这时黑子又指着张来福道:“小洁,这就是我给你常说的来福哥。”

    那小洁叫了一声,眼中顿时放出光来,一脸的崇拜的道:“啊,你就是来福哥啊,听说你最有本事了,要是我们黑子有你一半就好了。”

    张来福瞧着这漂亮女孩子见到自己,颇有些见到偶像般的表情,心里面又有些飘飘然了,便故意笑着谦虚了几句。

    这房子旧是旧,还不算太窄,两室一厅,张来福三人就在客厅的桌子上玩了起来,那小洁真是懂事,给大家削了水果,这才进卧室里去休息。

    张来福打了一阵牌,这才知道黑子真是没有骗自己,那个什么秦胜伦,完全是个秦输伦,一手牌打得又臭又烂,活脱脱的一个菜鸟,不到一个小时,张来福就轻轻松松的羸了三百块钱,够他上一阵子的网了,而黑子就差点儿,只有一百大钞入帐。

    就在张来福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就听到那秦胜伦的手机响了,只听他接通听了几句话后,脸色就有些变了,大声道:“你现在在那里,好好,我马上赶过来。”

    黑子见他放下电话,便道:“伦哥,怎么了。”

    秦胜伦忙道:“小飞你认识吧,他在北城那边和别人干起来了,那边有好几个人,要我过去。”

    黑子点着头道:“好,小飞我见过几次,人不错,伦哥,我跟你去。”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黑子道:“来福哥,那间屋里还有一张床,你困了先歇着,我们完了事马上赶回来接着玩,要不了多久。”

    张来福对这种江湖救急的事是见多不怪,便点着头道:“好,你们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着。”

    黑子向里屋喊了一声,便与秦胜伦匆匆的走了。

    两人刚关上门,就见到小洁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出了卧室,睡眼朦胧的道:“呸,又去打架了,笨蛋,一天只知道打打杀杀,让人讨厌。”

    张来福见着小洁的睡衣很薄,里面白色的胸罩与红色的内裤清晰可见,顿时心中一阵狂跳,有些血脉贲张起来,但还是装成正人君子的样子道:“唉,这也没办法啊,大家出来做事,免不了会有麻烦,到时候需要朋友,就只有你帮我,我帮你了。”

    小洁气呼呼的坐在了房子里一张破旧沙发上道:“这样打来打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真让人没有安全感。”

    张来福见着小洁气急了,坐在沙发的姿式一点也不注意,不仅露出了两只白生生的大腿,而移动之间,那红如玫瑰的内裤也不时若隐若现,真是勾魂夺魄,让人顿生绮想,下面那物事便开始向他报警了。

    这时小洁望着张来福道:“来福哥,还是你好,不仅是大学生,听说手底下还有好多的人跟着你,就是打架也不用自己出手。”

    张来福听到这话,呵呵笑着道:“这也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我那班学校里的兄弟打架够狠的,一点不比外面混的人差,要是谁惹了我,我可以拉一卡车人去对付他,打了谁警方也不敢管。”

    那小洁对英雄一般的望着他道:“真的,来福哥,你真有本领,怪不得黑子常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她这时瞧着张来福又道:“唉呀,来福哥,你的脸上怎么有伤啊,是谁打的,真可恶。”

    张来福其实何止脸上有伤,全身都有青淤未散,听着小洁来问,自然不能说实话,便道:“前几天学校有人不服我,在学校的路上和我打起来了,我一个打他们两个,有些吃力,便受了点伤,但那两个人也没能讨得了好去。”

    小洁又道:“来福哥,你真厉害,瞧不出你个头不高,还这么能打。”

    张来福瞧着这小洁一付深信不疑的模样,心想这些没见识的小女孩还真好骗,难怪就凭黑子那样,她还能跟着。

    此刻只听到小洁道:“来福哥,你坐到我这里来,让我瞧你伤得重不重,你不知道,我外公是村里的跌打医生,我也学过一些。”

    张来福有美女关照,真是巴不得的事,那里会有半分想到什么黑子不黑子,立刻就坐了过去,挨在她的身边道:“那你瞧瞧。”

    小洁凑近他,像模像样的看了一阵道:“还好,都没有伤着重要地方,不要紧的。”

    张来福瞧着小洁眉清目秀的样子,鼻里一阵阵的女人幽香传来,不由得深深的呼吸着,一时心猿意马,就要难以自控。

    谁知小洁好像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近距离的端详着他道:“来福哥,你的鼻子长得真好看。”

    这话一出,张来福的肺叶霎时间就全部扩张了,五脏六腑一阵清爽,暗忖“妈的,学校里的那些贱货总不肯正眼瞧我,现在终于有女人欣赏我了,这才叫识货啊,不过我的鼻子好像长得真的挺经典。”

    他忍不住道:“小洁,我瞧你人不错,怎么会跟了黑子,真是可惜了。”

    他这么一说,那小洁忽然哭了起来,一时之间真是梨花带雨,好生可怜,跟着呜咽道:“来福哥,其实我不喜欢黑子,只是我一个乡下来的姑娘,在这个大城市里举目无亲,怕被人欺负,正好黑子来追我,我才跟了他的,我不喜欢他那种五大三粗的,我……其实喜欢像你这种有学问的斯文人。”

    张来福听到这话,就知道有戏了,这小女人还算聪明,看得出跟着黑子是没有前程的,现在想攀自己这个高枝儿了。

    一念至此,来福哥岂会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眼巴巴的等着黑子两人回来,手一伸就隔着衣服摸到了小洁的一只大腿上,顿时有一种温滑的感觉。

    小洁还是挺害羞的,将他的手一推,咬着唇道:“不要,来福哥,这……这不大好吧,我……我回卧室睡觉去了,你不要进来。”

    说着就站起身来,匆匆忙忙的向卧室跑去,只是一时心慌,竟忘记了关门。

    应该说张来福泡妞的胆子还是极大的,当真是奋起余勇追穷寇,几步就跑到卧室里。

    那小洁这时才意识到卧室门没有关,啊的一声,连忙回身来关门,但张来福真是配合,帮助她将门紧紧关上了,只是把自己也留在了屋中。

    他一把抱住了正冲上来关门的小洁,学着电视里的男主角告白道:“小洁,小洁,我好喜欢你,刚才你开门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不要跟着黑子这种没出息的人,今后就好好跟着我就是,我保证你会吃香的喝辣的,也没有人敢欺负你,好不好。”

    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将小洁往床上推,顿时将她压倒在床。

    小洁瞧来还很忠贞,不停的反抗着,只是来福哥太强大了,她根本就无可奈何,便道:“来福哥,来福哥,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了。”

    张来福感觉到她的反抗越来越没有力,而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望着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生气,胆子就更大了,笑着道:“你叫,你叫,叫破嗓门也没人听得到。”

    小洁果然叫了好几声,只是分贝不算高,那门又隔音,绝对传不到另外一家的耳里。

    张来福再次确定了小洁是能够让自己吃定的,一只手便捞起了她的睡裙,伸进了她的胸罩里面乱抓,小洁不住的用力挣扎着身体,连那胸罩都被扯破了。

    张来福将嘴一低,顿时就吸住了小洁还算小巧的乳尖。

    小洁的乳峰被他占领,顿时就全军崩溃了,再也不反抗,任他为所欲为,而一但张来福吸得重了,她就将他的头抱住,哼了两声,似乎很有反应的样子。

    张来福见到小洁已经软了,心想事不宜迟,先把她拿下来,要调情今后再说,当下便脱下了她的红色内裤,自己也把下身脱了,找准目标,硬帮帮的就直戳进去。

    小洁抱住他,不许他动,用桃花一般的眼睛望着他的道:“来福哥,人家已经被你这样了,你说的话都要算数啊,过两天我就给黑子说明白,我要跟着你,就怕他不答应。”

    张来福见她的眼神好生勾魂,说了句“你就放心,只要你自己愿意跟着我,量他黑子也不敢怎么样。”臀部就耸弄起来,小洁就是一阵乱叫。

    张来福感觉小洁的下面不是很紧了,暗骂道:“妈的,这小女人不知道被黑子这个蛮牛弄了多少次了,可惜,真可惜。”

    不过来福哥的身体真的不是很行,大脑中条件反射也太强,听着小洁哼哼唧唧一阵娇唤,两分钟没到,就竖起了白旗。

    而这时小洁眼中还充满了欲望,见到张来福那物事蔫搭搭,垂头丧气的样子,神情上顿时失望了,甚至还有几分轻蔑,说道:“来福哥,你真坏,这么快,把人家惹成这个样子,就不管了。”

    张来福也有些脸红,只好道:“今天状态不好,状态不好,都是你太漂亮了,我实在忍不住。”

    小洁叹了口气道:“来福哥,你什么都好,就这一点比不上黑子。”

    张来福瞧着小洁祼露着的下体,性趣顿时又来了,估计黑子他们没有两个小时不能回来,便道:“谁说的,你等一等,我马上就再你表演一次,这一次保准不一样。”

    小洁也没有反对,只是向床里面靠了靠道:“来福哥,那你先上来。”张来福就上了床去。

    两人说了几句话,张来福瞧着小洁娇艳洁白的身子,心中一阵动火,可他越急,就越无法振奋,他也不客气,一把抓住小洁的玉手便放在自己那里道:“小洁,你来帮帮我。”

    小洁有些害羞的“呸”了他一声,但手却没有移开,轻轻的在那里动着,张来福闭着目好生享受,心道:“这小洁这样温顺听话,我来福遇上了,又恰恰有这个天赐良机,还真***踩了狗屎运。”

    没一会儿,张来福又来了感觉了,就要挥军而下,却听到小洁轻轻道:“来福哥,咱们就这样无聊透了,不如来做个游戏。”

    张来福道:“你说,做什么游戏。”

    小洁道:“你最开始推我上床的那个样子好凶,可是又好有男子气概,我……我心里面好喜欢,你不如对我凶点儿,我想试一试。”

    张来福经常上色情网站,见到上面介绍说有的女人喜欢被凌辱的感觉,没想到自己还真遇到了一个,反正他也想想尝尝这种味道,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道:“好啊,咱们就来试试,你要怎么玩儿。”

    小洁道:“黑子租过A片回来给我瞧,上面好像都要把女主角绑在床上的。”

    张来福一想也对,瞧了瞧屋子,见到有几根电线,便下床去选了两根短点的出来。

    见到张来福返回来,小洁一边笑着,一边就进入了角色,目中是媚眼如丝,嘴里却发出了叫声道:“不要,不要,来福哥,真的不要,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张来福瞧着小洁的神情,一时真是心慌慌的,自然要配合她了,很潇洒的做了个OK的动作,跟着用恶狠狠口气道:“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由不得你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她的双手在床头绑了,小洁还挺逼真,做出了许多的柔弱状来,真像日本小电影一样,顿时将张来福也带得入了戏,天生的那种兽性被激发了,对着小洁就是一阵使劲的搓揉,弄得她叫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就又分开她的双腿,向中心搠入,一边狂动,一边还在得意洋洋的叫着道:“奸死你,奸死你,干死你,干死你。”只觉如此果然另有异趣。

    谁知就在这要紧之时,小洁忽然高声嘶叫起来道:“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张来福被这声音骇了一跳,心想这小洁莫非玩得兴奋过了头,这样叫也太夸张了吧,正要出声阻止,然后停止游戏,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门却被人踢开了,只见黑子与那秦胜伦冲了起来,一把将他从床上抓下来一阵暴打,一边还大声的呼叫道:“外面快点来人啊,快来抓强奸犯。快报警啊。”

    喊了没多久,左邻右舍的都被惊醒了,纷纷跑进屋来,见到这样的情景全是目眦俱裂,报警的报警,过来打人的打人,下手最狠的是一些中年妇女,照着张来福就是一阵乱挖,没一会儿就将他弄得遍体鳞伤。

    张来福被这从天而来的横祸骇得晕了头,身上的伤痛都麻木了,只知道大声的喊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是小洁叫我这样做的,是她叫我这样做的啊。”但惹来的又一阵拳打脚踢,再也说不出话了。

    这时那小洁被人从床上解下来,只是伤心欲绝的乱哭道:“黑子,黑子,你该死啊,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啊,还把这个禽兽留在屋里,你叫我还怎么活啊。”说着就要冲出屋去跳楼,却被几个好心的大婶拉住。

    过了十多分钟左右,四五名警察就来了,此时的张来福已经是奄奄一息,便有警察去给小洁做现场记录,却见小洁一边泪流满面,一边从枕头下拿出一个手机来,哭泣着道:“他关了……门,我喊人没人答应,他……他刚才去屋里拿绳子,我悄悄……悄悄录下了他的声音,呜呜,呜呜。”

    那警察拿来一放,果然听见里面全是小洁的尖叫和哭求,还有张来福恶狠的语言,特别是那“奸死你、干死你”的声音犹为让人恨不得当场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撕下一块皮来,就是那些警察也气愤了,有一人道:“妈的,杂种,一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连朋友的女人都要强奸,该拉出去一枪毙了。”

    这时一名领头的警察见围的人越来越多,便道:“受害人先送到医院检查,第一目击证人都是那些,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那黑子与秦胜伦便走了出来。

    见到现场勘察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就有两名警察拖着只剩下半口气的张来福就往外走,他虽然不能动弹,但心里还有些意识,不停的叫着“冤枉,冤枉啊。”但外人瞧在眼里,只是他的嘴唇在微微的动了几下而矣。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