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螺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小的渔村,现今已经没多少人居住了,只有那么零散的几户人家,还坚持着靠打渔维生。
浅海滩上,一个小女孩面对着蔚蓝的海面,想到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开心地吹起了自己心爱的小海螺。
眺望了不知道多久平静的海面,小女孩轻舒了口气。
“该结束了。”
她起身,拍掉身上的沙子,微笑着回到海边自己的家。
浴室里。
“小兔崽子,有什么屁赶紧放,老娘还要去做饭呢!”
约莫三十出头的女人用力吸了口烟,将未灭的烟蒂随手一抛,丢到女孩光着脚的脚面上。
女孩被火星烫了一下,蜷了蜷脚趾。
女孩名叫小钰,今年十三岁,是靠打渔为生的船长的女儿。
被小钰叫过来的女人,是她的继母,稍有姿色,在她母亲去世三年后嫁给了船长,过上了富裕滋润的生活。
船长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漂泊,家里,自然也就只有两个妇孺。
“阿姨,这烟不便宜吧?”
“关你屁事?”
小钰轻笑一声,弯腰捡起烟头,丢进垃圾桶。
“这花的可是我爸爸赚的辛苦钱,你这么不知道节俭,是不是不大好啊?”
继母有些诧异地看了小钰一眼,道:“你哭着喊着把我叫到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她眯眼凑近小钰,说:“你这是几天不挨打,皮痒了吗?”
小钰仰起头,直视着继母,“对呀,你倒是动手啊?”
继母嘴角一抽,扬起手就要扇她,却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
“小崽子,你爸今下午就回来了,想挑事儿,没门!”
继母冷笑一声,状似温柔地摸了下小钰的头发,“小钰,妈妈这么爱你,怎么可能对你动手呢?”
“呵呵,我可没有那么不知羞耻的妈妈。”
继母脸色倏然而变,“你说什么?”
小钰笑得一脸天真烂漫,“我说,我可没有天天打着去逛街的幌子,偷见男人的妈妈!”
继母表情一变再变,弯下腰对着小钰微笑道:“小钰啊,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还小,很多事情不明白,撒谎可是会害死人的。”
小钰眉尾一挑,“阿姨说得对,希望爸爸回来的时候,你也能做到不对他撒谎。”
“小钰,你之前不是说想买条新裙子吗?等明天我带你去挑好不好,再给你配上一双漂亮的凉鞋……”
“不必了阿姨,只要爸爸把你赶走,我想要什么裙子爸爸都会买给我的。”
“你!”
继母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再次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将落不落。
小钰看她竟然能忍住,嘴角一弯继续道:“像你这种半老徐娘能嫁给我爸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竟然还不知羞耻的出去偷人,真想把你那丑陋的样子给大家看看啊。”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小钰捂住脸,眼睛里闪着精光。
继母有些后悔地收回手,在看到小钰脸上诡异的笑容后呆住了。
“你、你疯了吗?”
这个小女孩平时沉闷得很,不管怎么打骂都只会哭,只有打狠了的时候会求饶几句,哆哆嗦嗦躲在角落像个可怜虫。
像今天这样与她针锋相对的情况,除了最开始她进这个家门的那几天,之后都没有再出现过。
“小崽子,别以为你爸会听信你毫无证据的话,也别以为他会因为这一巴掌就怎么样我!”
小钰轻笑一声,说:“当然,我爸早就被你骗得团团转了。”
“知道就行,我警告你,你爸回来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给我心里有点数。”
继母趾高气昂地说完,狠狠瞪了一眼小钰。
小钰垂下脑袋,将手伸到洗手池后,幽幽地说:“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该上路了……”
远处,汽笛声响起。
小钰从洗手池后抽出另一根不带血的铁棍,用力甩了自己几棍子,最后对着自己的小腿狠狠砸了下去。
剧痛传来,就连小钰都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好在这个房子足够偏僻,周围也没有其他住户。
在冰凉的浴室地面躺了几个小时,天渐黑的时候,终于从外面传来了开门声。
小钰早已经没有喊人的力气,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深呼吸后闭上了眼睛。
欢天喜地回到家的船长没有见到翘首以盼的妻女,也没有闻到他心心念念了几个月的排骨香,客厅里空无一人。
一起出去了?
他换下鞋子,喊着妻女的名字,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在找到洗手间的时候,被里面的情景惊呆了。
“这、发生什么事了?”
米白色的地砖上溅满了鲜血,妻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后脑金黄色的卷发上沾了一大片黑色血污。
在她不远处,女儿伏趴在浴缸边缘,**着的身体满是伤痕。
船长唤醒了昏迷中的女儿,从她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他的妻子趁他出海捕鱼的时候与他人私通,结果不小心被小钰撞见。为了让小钰闭嘴,妻子发狠将小钰打成了重伤。
小钰为了自救,不小心砸到了继母的脑袋,谁知道就这么不巧,一下子就把她给打死了。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很害怕,阿姨手中的铁棍一直想要打我的头,说是要让我再也说不出话来。爸爸,我不想死,我还没有等到你回来呢!”
小钰哭得惨痛无比,船长将她抱紧,看着地上已经僵硬了的尸体,痛苦万分。
帮小钰清洗了身体,船长开车送她去了医院。
小腿骨裂,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船长轻轻摸了下小钰脸上的巴掌印,心中恶寒。都说最毒妇人心,她怎么能对小钰这么小的孩子下此狠手呢!
还有小钰说的偷人的问题,是真的吗?
船长回到家,翻了妻子的物品手机,很容易就发现了山一般的铁证。
他在黑夜里静静坐了几个小时,扔了一地的烟蒂,趁着天没亮的时候将自己的“妻子”搬到了自家小船上。
回到家,小钰已经拖着一条腿将浴室冲洗干净了。见到爸爸回来,她甜甜一笑。
“爸爸,阿姨去哪了?”
船长喉结苦涩地滚动了下,弯下腰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头。
“宝贝想吃什么,今天爸爸做大厨。”
“只要是爸爸做的,什么都好。”
船长没有因为小钰受伤而在家多呆,几天之后便准时开船离岸了。
送走爸爸后,小钰哼着歌走进他的卧室,将那个女人的东西全部打包扔进了仓库。
小钰还是会每天到海滩玩耍,对着远方吹起那饱含思念的小螺号。
“爸爸,我亲爱的爸爸,女儿爱你。”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