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手术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在长的过道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走廊的尽头终于到了。
——手术室
大大三个字出现在了挂在墙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推进去,就是永别。
手术室的门虚掩的开着,从外面往里看去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能看到手术台大致的轮廓和零零散散的物品,在外面的他就看不到了。
不得已白井牵着高木就往里面走了进去。一点点用手摸索着墙上房间里灯的开关。
“啪”
刺眼的灯光也正常亮了起来,整个房间的布置也一目了然。
房屋内除了手术室常用的器械以外,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角落。一个长方型形状的物品被布盖了起来。
看到着的白井也是一个人来到角落一探究竟。高木则在远他不远的地方。这样的话要是自己这里有不对劲的地方第一时间也能跑,高木有危险的话也能应付的过来。
他小心的拉开了盖在上面的布。只看到一个精致的皮箱里,装着一个栩栩如生的木偶,用手摸了摸皮箱,顺手拿起了皮箱里的木偶。
【诅咒替身娃娃】(已使用,不可回收)
诅咒替身娃娃(已使用,不可回收)
品质:a级
特殊属性:可代替本身承受伤害,不可被怨灵所破坏,一旦被破坏将直接死亡。献祭的灵魂越多,产生的效果越大。
简介:使用恶毒手法制作而成的物品。用大量鲜血浸泡而成的娃娃,囚禁大量灵魂从死神手里偷取死亡的力量,拥有强大的功能,在关键时刻能救你一命,同样也能让你万劫不复。用人皮可隔绝负面效果。
看完手中的木偶白井介绍,白井整个人都都不好了,哪个皮箱绝对是人皮做成的。这到底是有多丧心病狂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也不等他多想整个房间开始变化起来了,心电图的机器,就这样自己启动了。
滴~滴~滴~~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环境下格外的刺耳。整个手术室开始变成红色。原来什么都没有的手术台开始一点点老化,绿色的外套上也开始出现黑褐色的血迹。
“白井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拉着高木的手也在这一瞬间清楚的感觉到高木的身体变的僵直。高木他害怕了。
白井看到这样的场景怎么会被吓到,初期是最安全的时候。能浪要趁早,这也是自己能获得线索最好时候,越到后面。就不是假高能了、而是会发现什么他也不敢保证了。
想清楚这一点的白井也就没有同意高木的提议,摇了摇头:“在等等,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就不会在有下次了。”
高木不知道白井所说的机会是什么,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逃跑。除了相信白井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她也相信白井这样做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
白井转头给了高木一个放心的动作。也算是安慰高木吧。
很快心电图完全停止后,整给房间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一个个人影就出现在房间里面,死死的盯着白井手里的木偶。白井也不废话拿着木偶的手的抬了起来,这些人影的目光也跟着木偶开始的升高而升高。
这就是生前被献祭做替身娃娃的人吗?
高木就不像白井那么平静了。看到这些人影也是被吓的一跳,这些人影虽然看不清楚脸长的是什么样子,可不管是谁都没有完整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哪怕高木她在成熟,可本质上也只是一个一米六的初中生。
这都这起码得有几十个人了吧,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这样残忍的下手呢。在结合这周围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些人的死这个手术室脱不了关系。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别害怕,这些东西不会伤害你的。不信你看。”白井一边说一把手伸过这些人影,反正高木该看的都看到了,西片起码在怎么奇怪,可在不济还算有个人形。这都看到了也没必要在遮遮掩掩的了。夜还长。高木也有知道的权力。就算死也得死个明白吧!
“白井你那天受伤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高木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点,可这东西就算是想到了,也没人会往哪个方面下,谁都不会自己吓自己。只要不是亲眼看见又怎能会相信这种事情呢?
“还是被高木你猜到了。其实那天你就怀疑了吧。这样是瞒不过你,不亏是你高木。还是厉害。接下来可能会很危险。不一定能这样保护你了,”白井也开门见山和高木明说了。意思就是如果在他能力范围那不介意保护你,要是真到了他不能解决的地步,就是看命了。
也没废话白井看着眼前这些灵魂,他也取出了自己的桃木剑,他们本就不应该留在这世上,人死如灯灭,何必在留恋这已经不属于他们该带的地方。一剑刺出,这次就不在是透过人影,仿佛刺穿了气球一样,人影就消失了,甚至都没有一点点反抗。在他们眼里有的只有那个木偶。其他的一切都和他们没关。
自带的雷击属性那0.001%的概率也在这一下下的攻击中被激活。
一道紫色的闪电击穿楼层,眼看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他下意识的把左手伸出去挡下这道落下的雷霆。
“咔嚓”
哪个不知道用什么木材做成的娃娃就被这道四分五裂。藏在里面的小纸条也开始掉落出来。
“这是阴阳术嘛?”
高木吃惊的看着这道被白井引下来的落雷,她就算是看到白井那出桃木剑也只是有一点点好奇,只要肯花钱像这样的法器也是可能弄到的,白井家又是出名的有钱,弄到这个东西有什么奇怪的,可这突然出现的落雷。就不在高木的认知范围了。
“打住。我可不是什么阴阳师。我只是一个刚刚入门连御剑术都没有学会的剑修摆了,算不得什么。”白井风轻云淡擦了擦手中的木剑。
吓死我了?这他喵的还真就是随机攻击啊!就不能装一个智能施法?你见过哪个施法炸自己的?这不是坑爹呢?还好有个替身娃娃挡住了。
刚才没被高木看出来自己被吓到了,应该没有。那就没事了。
继续风轻云淡用挑剑开碎裂的木偶,弯下腰拾起了小纸条。
纸上就四个大字。
——川島太一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