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福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噗通!”一条足足有七八斤重的青江红鲤鱼从江水中一跃而起,瞬间落在了王琳的脚下,不住的蹦跳。
“哎呀,铁蛋、铁蛋,快来抓住,我行船这么多年了,这样的好事还真是第一次遇见,看来大家有口福了。哈哈哈。”刘老汉眼疾手快,瞬间用船桨将其拍打致昏了,同时更是爽朗的大笑道。
“和一个水神结缘也不错,福利这就送上来了!”王琳瞥了一眼江水中一闪而逝、足足有四五米长的一条红鲤鱼,心中轻笑道。从其体型上王琳就可以判断出,这条红鲤鱼说不定就是水神说的那个手下,重点培养的对象,从其行事上看,其灵智恐怕已经开启了,踏入了修炼正途。
虽然王琳不知道妖的修炼途径,但隐隐的觉得,开启灵智似乎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聂小萱的点化术法就是直接开启了灵智。
刘老汉的孙子手艺不错,在船尾将鱼拾掇了,鱼头炖汤,鱼肉在一个铁板上烤制,加的佐料都是山上采摘的、自己晾晒的,王琳认识有花椒、大蒜、金针菇、葱姜蒜等,味道异常的鲜美。
当然了,第一份自然是王琳的,第二份本来铁蛋要交给刀疤男,但被王琳瞪了一眼,刀疤男不敢接,硬是给了青年书生,三个行脚商吃过后,刀疤男才吃了一个残羹冷炙。不过,有鱼汤、鱼肉下肚,配上粗面饼子,这顿饭吃的相当的舒畅。
“噗通!”傍晚时分,有一条青江红鲤鱼跳上了乌篷船船头,落在了王琳的脚掌前,不住的跳跃,这条比先前的还大,足足有八九斤重,鲜活健壮,一看就肉质极为鲜美。
而此时,众人看向王琳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充满的着敬畏,尤其是刘老汉,说话都带着小心翼翼。他在青江上行船这么多年了,深知青江红鲤鱼得之极难,像渡口村哪个小餐馆内的红鲤鱼,都不是纯野生的,是渡口村一家改了青江水道,在自己家池子中养的。大部分人根本辨别不出来,但渡口村的人可是知道,虽然都是青江水养出来的,但差别可大了,肉质鲜美度、坚韧度都差了太多。
所以说,野生的、尤其是三斤以上的红鲤鱼基本上很少有人能捕捉到,在渡口村只有一个老渔翁善捕捉,但捕捉的都送到了郭北县附近大的餐馆出售去了,他自己根本舍不得吃。
刘老汉久在青江行船,自然想得到这种捕捉红鲤鱼之法,尤其是个头大的红鲤鱼,有一次特意准备了三坛烈焰红酒招待他,酒喝得微醺的时候讨要他钓鱼之法。老渔翁就给他了哪个神像,说他之所以能经常钓到红鲤鱼,是因为每日都给水神老爷上香。
刘老汉大喜过望,按照老渔翁的方法每日子夜时分上香给水神老爷,但并没有钓到红鲤鱼,却经过水神提醒后行船数次避过了劫难,还在梦中得到一个预示吉凶之法,就是通过看香燃烧程度来预测。
所以,刘老汉知道青江有水神,但红鲤鱼难得,水神老爷一般不会赐予,也只有像老渔翁那样敬奉了大半辈子香火的人才能一两天得到那么几条,偶尔能得到一条三斤以上的红鲤鱼。其他的人即便偶尔得到几条,也是极小的。
三个行脚商也和刘老汉熟稔,从刘老汉的眼神中他们自然看懂了,对王琳越发的敬畏了起来。哪个刀疤男自然也不傻,在船上如坐针毡,要不是船不靠岸,他恨不得立即下船。所以,在船上连大气也不敢喘,远远地避开王琳。也只有青年书生似乎懵懂未知,犹自和王琳高谈阔论,谈经义文章,谈诗词歌赋,两人越发的投缘起来。
黄昏时分,乌篷船停靠在了一处水湾里,天色转阴,不到两个时辰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春雨冰冷,滴落身上自然是极为不爽利。王琳停在船头没有进仓,其他人也不敢进去。
“王兄,春雨冰寒,我们读书人身子骨弱,不如这位习武走江湖,经常风餐露宿的仁兄身体强壮,今晚就让他在外面好了。王兄请。”陆子亭还真是个妙人,知道王琳脸皮薄不好意思,所以主动邀请王琳入仓道。
“这位仁兄,你没有什么意见吧?”随后,陆子亭还故意扭头询问刀疤男道。
“没有、没有,能为王公子守夜是小人的荣幸。”刀疤男赶紧道。
王琳微微一笑也不客套进入了船舱,坐在了最好的位置上,陆子亭随后挨着王琳坐了下来,其他诸人也都进了船舱,雨布帘子拉下来后,舱内倒是温暖了起来,听着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落在乌篷上,落在江水中,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刘老汉久在青江上混,知道刀疤男这样的人得罪不起,所以想请刀疤男进船舱占据他的位置休息,但刀疤男死活不同意。
刘老汉也知道原因,若王琳公子不吐口,刀疤男就是冻死在外面也不敢进仓的,他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不让刀疤男将嫉恨撒在他爷孙两个身上罢了,毕竟生意人最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
最后,刘老汉给刀疤男找了一个蓑衣,枯草织成的蓑衣虽然能遮蔽一点雨水,但大部分还是顺着缝隙流入了他的衣服上。
刀疤男修为不高,充其量也只是个下位武师,身体虽然比普通人强壮了不少,但春雨料峭,他也是受不住的,后半夜身体就开始瑟瑟发抖了,心中不住的咒骂着陆子亭,恨不得找机会一刀刀的活剐了他,对于王琳,他是不敢有半分恨意,甚至偶尔生出这样的念头都吓了一跳;不到二十岁的小宗师,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把这样的人当成仇敌。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第二条一早,朝阳从大江上缓缓升起,王琳默默的走到船头开启了一天的采集初阳之气的修炼,刀疤男赶紧闪到一边。陆子亭也很识相的没有打扰王琳,而是继续埋头读书。
当第三条青江红鲤鱼跳上乌篷船后,其他诸人心情更加复杂起来,他们潜意识的认为前两条是偶然,第三条会不会再来,若是再来,那可真是神迹了。但果不其然,第三条又来了,此时除了心情复杂外,他们有了更多的其他的心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