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月儿的嫁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今天的青龙寨像是过节一样,主要因为大家都有肉吃,啊不……主要是因为李立晋升二当家!
李立和赵月儿归来时,已经快中午时分,陈耀祖是早就准备好了一些吃食,不过,赵月儿一发话,全撤了,换成了香喷喷的烤兔或者山鸡,以及熏制好的野猪肉。
那野猪肉熏制了几天,也算是勉强有点熏肉味,切成薄薄的一片,红里透白,晶莹剔透,往嘴巴一丢,当真满嘴都是香味。
李立和赵月儿两位当家的,那更是特殊对待,有酒喝。虽然也只是普通的劣酒,但配着烤肉的确舒爽。
二狗子蹲在不远处,扒拉着陈耀祖最先准备的那些吃的,虽然比起他们从前那自然是美餐,但现在……闻着那边的肉香味,二狗子吃的如同嚼蜡。
当然了,还有人比他更惨。
陈管家这时候满脸渴望,看着二狗子那破碗里的几坨不知道啥玩意的东西,狂吞口水。没法子,他可是牵着马步行来青龙寨的,一双腿这会儿站着都还打摆子,当真是又累又饿。这会儿只要是能吃的,他都能吞下肚去。
只是,这家伙是王荣的帮凶,不论是李立还是赵月儿都对他没好脸色。给吃的?得了吧,这老家伙平日里好吃好喝,满脑肥肠,饿几顿没事儿!
“活不成了啊,看你们吃的,我这简直是猪食!”二狗子哭丧着脸。
“你再屁话多这猪食也没了!”陈耀祖哼哼道:“换做是以前,这样的猪食你们不也抢着吃吗?”
二狗子悻悻无语,不过,快吃完的时候,李立还是拎起了一只油光酥软的猪蹄,递给了二狗子。二狗子一愣,捧着猪蹄,幸福的都快哭了:“二蛋啊,还是你对我最好了,呜呜……不过你怎么不早点给我,我都吃饱了啊!”
“卧槽,你他吗能不能喊我名字,别再叫我二蛋了!!!”李立骂道。自从和这些家伙混久了,这些骂人的口癖李立也是随口就来了,近墨者黑啊!
一旁的陈耀祖瞥了一眼赵月儿,此前可是赵月儿发话,不给二狗子吃的。这是青龙寨的规矩,谁要是坏了事犯了错,惩罚就是不许吃饭。
但是,赵月儿却没说什么,仿佛没看见一样。陈耀祖也就没吭声了,看样子,对于李立做的事情,大当家都完全没意见啊?
不过,陈耀祖那点神情,李立却是看在眼里的,便说道:“二狗子,给你肉吃,是因为要你去办事。我需要送一封信去县城,二狗子你对钱塘县熟悉点,知道竹枝巷在哪儿吗?”
二狗子一拍胸脯,道:“那必须的,哥哥我以前可是钱塘县一霸,那城东的……”
没等他吹完这个牛皮,李立便道:“嗯,知道就好,你去了之后,去找那个周之龙。记得吗,就是脸上有刀疤的那个。”
二狗子顿时一个哆嗦,讷讷的道:“这个……二蛋,啊不,二当家啊,我和那刀疤脸可是有点过节的,你派我去找他,是不是不太好呢?”
李立一愣:“你和他有什么过节?”
“咳咳,他的马……”二狗子干咳两声。
李立顿时反应过来,的确,人家周之龙和陈松来山寨时,这小子居然绕了一圈把人家的马都带回来了……
不过,这点事周之龙不会放在心上的,如果周之龙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昨夜绝对不会管赵月儿的死活。
再则,这个陈管家对于柳谦益他们来说,价值不比几匹马贵?
“你等会,我这就去写信。”李立说道。
二狗子却是狐疑:“山寨哪有纸笔啊,还写信?”
李立愣了愣,想想好像的确没有在山寨看见过这些东西。这时候,那边的赵月儿拍拍手,道:“我房里有,二蛋,你进来写吧。”
“你不是刚刚封我为二当家吗,能不能不要叫我二蛋了……别人听了还以为我是二蛋当家呢!”李立心里一苦。
赵月儿却是哈哈一笑,自顾自的回屋子去了。李立跟着过去,只见那赵月儿在一个木箱子里翻了好会儿,才翻出一个布包,打开之后,居然是一块品相极好的砚台!
李立虽然对文房用品完全不了解,却也看得出来,这块砚台绝对不简单。这砚台呈方形,其色绿如蓝,润如玉,有石盖,而这个盖子和下面的砚台,看色泽材质,应该是用同一块石头制成。
在那石盖上,镌刻有一行小字,“鼓角声寒月如钩,一灯无语照乡愁。”
李立摸了摸下巴,这是一句诗吧?不过,李立却是想不出来,这是谁的诗,估摸着是某个不知名文人弄出来的。但不出名不要紧,这砚台可是文人墨客少不了的东西,十年寒窗高中做了大官,有美人素手研墨红袖添香,那才是人生啊!
看看这成色,李立估摸着价值不低,几十上百两都可能,遇见个诚心喜爱的,一掷万金也未必不可能。
这女人,居然还有这等好货?李立不由得问道:“这你哪来的?看上去挺名贵的样子啊?”
“我爹留给我的,说是我娘的东西。”赵月儿随口回答。“我爹说了,这是我的嫁妆!他希望我能嫁个读书人。”
说起读书人三个字的时候,赵月儿的声音莫名有些低。
“嘶……”李立不由得暗暗摇头,青龙寨太祖赵大牛什么德行,他没见过,但能有这块砚台的女子,绝对是出自书香门第。这赵大牛,居然还能找到这样一个媳妇,难不成真的是抢上山的?
不过,赵月儿说这东西是她的嫁妆,李立忍不住笑道:“哟,这可是名贵货,以后娶你的人有福气了。”
“那可不!”赵月儿嘻嘻一笑。
李立又道:“可这是你嫁妆,我哪敢用,万一你未来夫君嫌弃咋办?”
“你他吗哪来这么多屁话,赶紧的!”赵月儿眼睛一瞪骂道。
李立不敢再开玩笑,连忙点头,那砚台旁边还附有笔墨和纸张,李立一一看去,无不是精品中的精品。连他这个现代人,都会觉得精品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恐怕价值真的不菲!
不过,李立也不清楚真正的价值,随便抽出一张纸,那边赵月儿拿出墨条,开始研磨。这女人虽然粗手粗脚的,但好歹是整出了一些墨汁,李立摊开纸,顿时为难了。
不太会写毛笔字啊,他的毛笔字水平,还停留在小学时报的书画班。但再怎么的,写出来的字别人应该认得懂,这就够了。
李立挥毫刷刷写就,完了之后摊开在桌上等待墨迹变干,赵月儿在一旁看得满眼崇拜:“不愧是读书人,这字写得真好看……”
李立顿时红了脸,那纸上的字,能认出来就不错了,还好看?
“大当家的,以后千万不能对别人说我写的字好看,知道吗?”
“为什么?”
“好看自然金贵啊,我这几个字可是值上百两银子呢!别人知道了把我绑过去,关小黑屋,让我天天写字,那得多惨啊?”李立闷头一笑,拿过写好的信,叠好后走了出来。
身后屋子里传来赵月儿的惊呼声:“这就值几百两银子了,天呐……二蛋,你以后写的字,都得给我!”
李立没理睬那个傻女人,喊二狗子过来,就把信递给他,说道:“去竹枝巷,找到周之龙,他那屋子在进巷子后第十一间。”
二狗子接过信,那雪白的宣纸上顿时就出现了几个油爪子印,李立愕然,但二狗子已经把信塞到衣服里袋里去了,他也就闭了嘴。反正,信息能传到就行了……
二狗子却不会骑马,只能步行了。不过他就是曹河乡的人,又没有父母管教,四下跑的确实比较熟,不会出啥事。
随后,自然是等客人上门了。
日头偏西的时候,渔阳山来客人了。但让李立吃惊的是,先赶来的居然是周之龙和陈松!
他不由得愕然看向那陈管家,难不成这老头子没什么价值,那王庆虎根本不想来救他了?可是,这也不对啊,能成为管家的必然是其心腹,怎么会见死不救。而且话也说回来了,王家在钱塘县势大,陈管家被人扣押了,他就没点脾气?
李立想过,最可能的情况就是,那王庆虎直接带一大堆人来,强行把陈管家抢回去。青龙寨这几个歪瓜裂枣,挡得住王家的人马?
不过,这一点李立自然也考虑到了。所以,他派二狗去找周之龙,说明这里的情况。而渔阳山这里,他却是安排人卡住了上山的山道。
渔阳山青龙寨后山,有隐秘小路可以勉强骑马上山,但前山的路,却是有些陡峭的。山贼居高临下,三五个人就能挡住十几人,反正他们总不能飞上来吧?
这是前任寨主赵大牛的得意手笔,只可惜至今青龙寨也没有被什么人攻打过,无从检验实战效果。李立这次也做好了安排,但想象中的攻打依旧没来。
不过,也好,周之龙他们来了,那就更有底气了。
“周大哥,你们来的可真快啊!”李立上前打招呼,一边奇怪的道:“咦,二狗呢?他没跟你们一块回来?”
周之龙干笑了两声,道:“回来了,在下面帮我们看着马呢……”
“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周大哥来了咱们不醉不归啊!”李立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
周之龙哭笑不得,摆了摆手,直接问起正事:“李老弟,那个陈管家呢?”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