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一纸婚约(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后来颜雨柔才知道,自己这未婚夫在赶来葬礼的路上,遇见天桥底下的说书先生,一听就是一整日。
颜老爷子死前,对于张小树一直照顾的很好,也没有大肆宣扬他是颜雨柔未婚夫,就是担心张小树被人找上麻烦,有些人前来提亲,都被颜老爷子婉拒,说是已经给雨柔订下娃娃亲,可始终不肯透漏那人是谁,他人猜测,可能是某大户人家的少爷,或是京城中的权贵。
所以张小树过的一直很安逸,爹娘死后,留下了一笔财产和一家酒铺,并且颜老爷子也很照顾他,可他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甚至连做饭都不会,只会去路边小摊买一大堆馒头,根本不在乎馒头放得太久会馊,只要能填满肚子让他有力气继续看那些经书,就能坐上一天。
过了一年,十四岁的颜雨柔决定和父亲提出解除婚约。
那日,她站在父亲面前没有退让一步,父女两人对视许久。
她已经做好了被打的准备,但依旧要说出来,自己的未来应该交给自己掌控,她不想找什么权贵之人,不想找什么潇洒公子,她只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渡过一生,哪怕只是个普通人也好,让自己不留遗憾,仅此而已。
颜行肃高高抬起了手,让她下意识闭上眼。
许久,巴掌都没有落下来。
睁开眼,才发现父亲宽大的手掌轻轻落在肩头拍了拍她。
“我做不到。”颜行肃艰难的吐出这句话,他同样不舍得女儿嫁给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可这是自己父亲的遗嘱,千叮万嘱的遗言,甚至让自己发下血誓,不得干预张小树的私人生活,不得擅自解除婚约,除非张主动不要颜雨柔,不然这个婚约永远存在。
颜行肃的内心,在抬起手的那刻,挣扎了很长时间。
一年前,颜行肃看着父亲无力的病倒在床上,那苍老的面庞让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不停的说:父亲,放心,家里有我在。
颜老爷子交代完了所有后事,可唯独没有说为什么要让颜雨柔嫁给张小树。
他没有忍住,开口询问了一句。
颜老爷子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还是闭上,浑浊的老眼紧闭,两行清泪顺着他苍老的脸颊打湿枕头。
父亲最终没有告诉自己,颜行肃知道,一定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不然不会把这个最疼爱的孙女这么轻易许下娃娃亲。
父亲没有告诉自己,而是让秘密烂在肚子里,带着它一起去了地府。父亲不是愚笨之人,这样行事一定有他的道理,不然颜家怎么可能从一个贩鱼小商在短短三十年内成为整个伯阳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虽然自己也很抵触这个未来的女婿,可决定遵循父亲的遗言。
颜雨柔似乎早就猜到,脸上看不出一丝失落,只是轻轻笑了笑,“不行那便罢了,父亲,雨柔先下去歇息了。”
转过身,颜雨柔脸上的笑意收敛,一副平淡的表情看不出心中所想。
“我做不到,但你可以。”
在走出大厅的那一刻,颜行肃稳重的声音响起,让颜雨柔一瞬间就停住了脚步!眼中闪过惊人的色彩,心跳快的仿佛要跳出胸腔,这是她这辈子听见过最美妙、最悦耳。最动听的话。
颜雨柔俊俏的小脸上,勾起一丝笑意,笑靥如花。
她这几年来,从没笑的这么开心过。
转过身,行了个万福。
“父亲,雨柔明白了......”
自那日后,颜雨柔明显轻松了许多,不过也有忧虑的地方。
那就是,父亲默认不去管张小树,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说直接去退婚?哪也不可能啊,总不能一刀杀了这未婚夫吧,自己虽然不想看见他,可不代表就要杀了他,两人和平解掉婚约才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悄然过去,颜雨柔偶尔也会去看看这个未婚夫,不知道是心里抱着侥幸还是其他,总是希望能在张小树眼中看见一丝神采。
可......张小树眼里出现的不是神采,而是贪欲。
随着年龄增长,颜雨柔已经开始从一个小丫头逐渐变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身材一日比一日丰满,逐渐有了女人味,不少男子被她这双眸子迷的神魂颠倒。
张小树还是那副木讷的样子,每次自己前来都会和他聊聊关于文学方面的知识,因为颜雨柔实在想不出来这个傻子能聊什么,只有聊这个才能打开话题。
这未婚夫还是一看见他就低下头,显得很羞涩,可她能感觉到,他一直偷偷盯着自己日渐丰满的峰峦,眼中有一丝欲望,甚至还经常低着头问,何时成亲之类的话。
可......他那样子并不是想占有自己,而是本能让他问出这句话,让颜雨柔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真的是一个人吗?一个正常人吗?
脸上还是那副温柔的神色,轻声安抚道:“等雨柔在大些,成年了,父亲想必就会举办婚事了。”
“哦......”张小树失望的低下了头,看着颜雨柔远去。
突然回过头,颜雨柔壮起胆,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张公子今夜打算和雨柔一起赏月吗?”
“不打算。”张小树张了张嘴,没有挽留这个自己一心想娶的未婚妻,只是直愣愣回答,像是个机器人。
颜雨柔的笑脸瞬间凝固,然后僵硬着走回了车厢。
那天夜里,她真的很害怕,怕到一宿都睡不着觉。
不是害怕张小树眼中的欲望,而是害怕他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
哪怕自己嫁的是个色鬼,是个十恶不赦的凶徒!都要比这种死人要强!
这种人以后能给自己幸福吗?能保护自己吗?如果那日张小树能开口留自己一句,哪怕是为了心中欲望直接霸王硬上弓她都认了,至少她会当张小树是个男人!
可......自己这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自己鼓起勇气回过头,可惜,得到的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拒绝。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可以怂成这样?他心中难道是没有感情的吗?
躺在床上,颜雨柔无力的想到,整夜未眠。
......
“姑娘!姑娘!”
听见身后的呼喊,颜雨柔转过身。
她平日里很少出门,就算偶尔出门也是去张小树家坐坐,就算难得去街上逛逛,也会带上面纱,遮住脸颊,毕竟有未婚夫的女人到处抛头露面也不太合适,今天完全是因为昨日被张小树吓的不轻,这才出门缓解一下心情。
跟着她的,除了从小带她到大的吴伯就没有其他人,是谁叫住了自己呢?
一个老人手握一根竹竿,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恶臭向自己走来。
颜雨柔哪里见过这种邋遢人,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这时吴伯一个跨步挡在她身前,冷冷的注视着老人,那气势和平日里随和的他完全是两个模样。
嗒!
老人停下,很诡异的是,他没有脚步声,只有竹竿打在地上的停顿。
街道上人很多,难道要当街动手不成?还没想完,蓄势待发的吴伯惊讶发现,身边的色彩居然在褪去!不光如此,街道上的行人全部消失不见,只有他们三人站在街道中央,压抑的气氛是那么诡异。
嗒!
老人又往前走了一步,本来头有些微微低下的他,抬起脑袋,一双老眼冷漠的看着吴伯,身后一股恐怖的气势瞬间扑了上去,压的吴伯直接跪倒在地上,一根手指都无法抬起!
“你......”吴伯咬着牙,还打算说些什么,他的使命就是护住小姐,否则自己死都无脸下去见老爷子。
突然,吴伯感受到心脏一紧,一只无形大手仿佛穿过胸腔直接抓住心脏,让他一个字都没法说出来。
“老先生,您既然是找我,又何必和护卫过不去,他只是恪尽职守而已。”
颜雨柔主动走到吴伯身前,挡住了着老人冰冷的视线,她也被身边的灰白吓了一跳,可还是很快就平复下心情,既然吴伯连手都还不了,要杀自己想来也是易如反掌,反正在自己这娇弱的身子也逃不出去,不如听听这老先生找她有何事,她能感觉出来,这老先生对自己是没有杀意的。
“嗯,你这小姑娘比这不怕死的东西强不少,合老夫性子。”老脸上扬起一丝笑容,然后视线穿透眼前的颜雨柔,冷冷的对着吴伯说了句:“给老夫滚远点。”
嗒!
竹杖在地上一敲,吴伯就直接消失在这片灰白的空间,偌大的街道上只剩下两人。
“呼......呼......”
吴伯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跪倒在街道上,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告诉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他双手死死抓着胸口的衣服,心脏疼的他几乎要晕厥过去,额头砰的一下砸在地板上,强忍着晕眩,勉强扭了两下头,四处寻找着颜雨柔。
“小姐呢?那老人呢?他们哪儿去了?”吴伯心中很是焦急,但又不敢离去,只能继续在原地等待。
刚才吴伯的突然并没有吓到其他行人,而是很自然的走过他身边,直到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发现怎么路中间跪着一个人还捂着胸口,莫非是犯病了不成?
这行人们的眼里,他们只是没有看到,没有注意到,然后直到快踩到吴伯,才发现这里居然倒了一个人,热心的他们这才慌忙的把他扶起来,可倒在地上这人怎么也不肯走,只是在路边坐着,一直死死盯着街道中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