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如梦初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只见那人20岁左右的年龄,目光如炬、面色微黑,穿着一身灰色的和尚服,戴着顶草帽,脖子上挂着串大佛珠。
草帽应该戴了很久,帽檐处毛毛糙糙,已经有些破损了。
他盯着洛天梦看了一会儿,又朝虞夫人的屋子望了几眼。
“公子莫要伤心。”和尚声如洪钟。
院子里的人都循着声音望去。
洛天梦也收了声,抽抽涕涕的望向他。
“你是什么人,怎么坐到别人家房顶?”张妈喊道,“你要是化斋,走正门就是了?”
和尚扬了扬眉毛,单手一撑,飞身而下,动作干净利落,十分潇洒。
唏嘘、惊叹声在院子里响起。
和尚轻轻落在了地上,扶正了头上的草帽,又整了整衣冠。
洛天梦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他没想到人还能飞檐走壁?
下人们都朝洛天梦这边围拢过来,张妈站在众人之前。
“你这和尚随随便便就翻墙入户,成何体统?”张妈指责道。
和尚说道:“我法号善云,打扰各位施主了。今日要办一件小事。”
“你来洛家要办何事?”张妈问。
和尚答道:”听说你家的夫人死了,我进屋瞧上一瞧!“
”你从哪得来的消息?别人家得夫人是死是活与你这个出家人又有何干?“
善云像是赞同似的点了下头,说道:“这位妈妈的话很有道理。不过我要进屋看一看。”
他毫没有拘谨之感,用手摸了下脖子上的佛珠,抬脚朝虞夫人的屋子走去,如同行走在自家的院子。
张妈急了,指着他喊道:“把这个和尚拦住,洛家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她说罢,一个健步跳到善云的面前,身段十分灵活,挡住了他的去路。
几个男人也挽着袖子围了过来。
洛天梦看着这阵式惊得目瞪口呆:带着佛珠的和尚从屋顶跳到地上毫发无损,微胖的张妈一招一式干净利落,这些都是什么人呀?神仙下凡?武林高手?
善云嘴角含笑,不急不躁,说道:“这位大娘,我只需进屋一瞧,绝没有冒犯之意。”
张妈说道:“洛家的宅子洛家人说的算,你一个外人随随便便就跳进别人家,还要看人家的夫人,居然厚颜无耻的说没有冒犯?今日只要我在,你休想在这儿撒野。”
张妈说完,双手握拳,大喝一声,砸向善云的头部。
善云一侧身,躲了过去,嘴里说道:“一件小事,何必动手动脚伤了和气。”
张妈不理会,右勾拳,侧步横踢,拳打得又重又稳,腿踢得又快又准。
善云只是躲闪,并不还手,嘴里却没闲着:“大娘,勿要动气,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擦拳磨掌的那几个男人也凑了上去。五六个人围着善云打了起来。
善云展开手脚挡着众人的拳脚,嘴里仍旧叽里呱啦的说个没完。
院子里乱成了一片。女人们惊叫的四散了,剩下的几个男人满院子里找能用的武器。
洛天梦也不再迟疑,撒腿就往外跑。
正跑到拐角处,猛的让人拽住了。
身后飘来轻柔的声音:“公子,你这是要去哪?”
洛天梦一惊,忙转身,看到是小菊。
小菊把手收了回来,面带笑容,说道:“公子莫慌,一个和尚有什么好怕的?”
洛天梦疑惑道:“你不是哑巴,会说话?”
小菊往院子里看了一眼。一帮人正打得火热。
她将洛天梦拉到一旁,躲在柱子后面,低声的说道:“我原本是个哑巴,后来机缘巧合的治好了。不过这事无人知晓,即使是死去的夫人也是一无所知的。现在只有你知我知。”
洛天梦瞄了一眼小菊,心想:你知我知的事情,绝对不是好事。
“你找我有事?”洛天梦问。
小菊只是打量着洛天梦,并不回话。
洛天梦心里有些发毛,强迫自己表现的正常一些,于是继续说道:“你敢这样看我?好大的胆子!”
小菊抬手捂嘴一笑,说道:“夫人说的没错,害人的事情她没少做,到头来却栽在了体弱多病的公子头上。瞧着公子如今的模样气度果真与往日不同。”
“你什么意思?”洛天梦有些害怕,双脚往后移了移。
“公子莫要生气,你应该开心才对呀?夫人死了,多让人开心的事情!”小菊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话音一转,“夫人的东西在哪里?”
洛天梦自然是一头雾水,说道:“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
小菊一把抓住洛天梦的衣领,脸猛的凑过来,说道:“昨晚夫人独自与你共处一室,她最后见的只有你。她从不离身的东西,突然不见了,你会不知道?”
独处一室?洛天梦琢磨着这几个字,脑海中冒出无数个冒泡泡的想法。
这个男儿身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虞夫人昨天病入膏肓的模样怎么看也是五十开外了。
这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甩了甩脑袋中的想法,暗想:虞夫人说我暗算她,才丢了性命,我应该不是个蠢人。
洛天梦这样想着,一只手握住了小菊的手腕,直勾勾的盯着小菊说:“你有资格知道吗?”
小菊倒是一愣,她以为能唬住平日里体弱多病、唯唯诺诺的三公子,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但看到洛天梦此时的模样,又想到虞夫人死前咬牙切齿骂洛天梦的情景,心里打起了拨浪鼓。
正在这时,善云跳出了人群,站在了虞夫人的门口,他大笑道:“你们这点儿看家护院的功夫,还是留着对付真正的家贼吧!”
小菊立刻松开了洛天梦。远看两人像是在躲藏。
善云朝他们边看了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张妈气喘吁吁的骂了几句,挣扎着也要进屋,几个男人拉着了她,扶着她站在院子里。
洛天梦不想与小菊继续纠缠,害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
此时,让他独自回自己的院子更是不敢了,想着还是找张妈。
小菊凑过来,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公子,我是个哑巴,这事你要记住了。”
洛天梦也不敢回答,狐假虎威的冷哼了一声。
小菊看着气定神闲的洛天梦,面色阴郁,满口牙咬得吱吱作响。
她朝虞夫人的屋子走去。
善云站在床边,正要伸手去揭虞夫人身上盖的白布。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