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红梅朵朵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幅画原是挂在洛家庄的,这次来玲珑镇山庄,虞夫人又带到了这里。她不免心中一喜,小心翼翼的将画取了下来。
小菊在画上摸索了一遍又一遍,没发现任何异常。
她将画狠狠的扔在了地上,用脚踢到了一边。
画卷立刻破了几个洞。
她已出来多时,决定改日去寻洛天梦,向他问个一二。
她抬脚正要往外走,突然听到院中有动静。
小菊借着门缝往外一看,只见二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背着两把长剑,正朝屋中走来。
她一惊,抽出防身的一把短刀,急忙躲到了屋中。屋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蒙着面人进了屋。
两人对视了一眼,开始在屋中翻找。
小菊一颗心扑通通跳着,她不知来着何人,更不晓得对方武功如何,自己是否能够逃掉。
不多时,脚步声朝她这边移来。
那人背对着她,正在翻箱倒柜。
小菊拿起手中短刀,朝那人后背扎去。
那人已察觉身后异样,侧身一躲,只被小菊的刀划伤了的胳膊。
小菊不敢恋战,拔腿就跑。
屋中的两个蒙面人,自然不会放过小菊,拦住她,打了起来。
片刻的时间,屋中凌乱不堪,瓷器玉器碎了一地。
小菊一掌打到了那人胸口。
那人身子飞出,撞到了门上。紧闭的房门反倒被撞开了。
“杀了她!”那人恼羞成怒。
另一人犹犹豫豫反倒不敢上了。
三人的打斗声,早已惊了巡夜的人,此时远处有人喊:“虞夫人院子里进贼了!”
小菊一听外面的喊声,扬手向那两人扔出手中的短刀,借时一个翻身,出了屋子,三步化作两步跃上墙头。
庄上火把通明,小菊只能朝庄外逃去。
屋里的两人也出来。
两人拿着刀,看到外面院子火光点点,正迅速朝这来。
一人慌慌张张的说:“若是被抓住,红一娘饶不了咱们。”
“她在外面迎着呢,出了庄子,就安全了,快走吧!别啰嗦了。”
两人猫着腰,上了房顶。
庄子里又乱了一会儿,直至这两人消失在夜色中,才安静下来。
玲珑镇洛家山庄死人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长清县城的洛家庄。
洛庄主洛丁听了山庄来的人说了这事而后,气得站在院子里大骂。
可是这仇人来自何方?无人知晓。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查起。洛丁气恼不已。
洛飞玄将众人遣散,又写了一封信,差人送给堂叔——长清县令洛长生,然后带着洛家庄的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去了玲珑镇。
洛天梦也跟去了。他只觉这一切都与虞夫人有关,自已日后也不一定能脱了关系。他要找小菊问个明白:虞夫人到底有什么宝贝丢失了?
众人骑马,独洛天梦坐着马车。
福禄甩着马鞭子,将马车赶得四轮飞转。
去往玲珑镇的路上,顿时尘烟滚滚,马蹄哒哒声响彻山谷。快马策鞭,身背长剑的一众骑马人,渐渐融入了烟尘中。
玲珑镇洛家山庄。
山庄的人都聚在了院子里。
地上摆着几具尸体,伤痕累累。
洛家庄众人气愤不已,握着剑的手恨不能与那贼人拼个你死我活。
福禄从院外进来,在洛天梦耳边说道:“小菊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洛天梦问
“与她同屋的人说,昨夜睡觉时还在。”福禄说。
洛天梦转身走出了院子,朝自己原来住的地方走去。
福禄跟在了后面。
这山庄的院子不似洛家庄的院子亭台楼阁,花草树木一应俱全。
虽然房屋盖得也很气派,却未再多做任何修饰。简简单单,更似平常人家住的院落。
洛天梦的院子里落着薄薄的一层尘土,显的冷冷清清。
洛天梦进了屋子,让福禄在外面等着。
他将房门紧闭,在屋里到处翻找。
打开木制箱柜时,看到里面凌乱不堪,心里明了:这屋子被人翻过了。
他大失所望,倚坐在箱柜旁,脑中空白。
福禄等了一会儿,见屋中毫无动静,不仅有些担心,于是拍门喊道:“二公子,可还好?”
洛天梦回过神来,应道:“我无事。”说完,打量了一眼屋子,走了出去。
正在这时,跟在洛飞玄身边的张亮传话,洛飞玄在虞夫人的院子等他。
三人去了虞夫人的院子。
院子里无人,屋中站着洛飞玄、洛飞冲,洛飞吉。
洛天梦进了屋子。
他一眼看到地上的那副水墨画。
脑海中浮现初见这幅画时的震撼,不觉心中一阵惋惜。
于是上前将那幅画捡了起来。
堂哥洛飞冲说道:“天梦,不要伤心。你母亲的屋子想必让贼人翻找过了。你可知丢了什么东西?”
洛天梦这才看到满屋狼藉,玉器、瓷器碎了一地。
柜门大开,床上的枕头、被褥也乱成了一团。
“这里能有什么宝贝东西值得一偷?都是一切家常用的。”
“这就怪了!”洛飞冲说道,“山庄里房间众多,唯独这间屋子被别人动过。”
“难道是为了某样东西杀人?”洛飞吉问道。
“或许只是平常盗贼。偷盗时被发现,恼羞成怒杀了人。”洛飞玄说道。
洛飞冲又问:“天梦,你母亲死前可有什么异样?”
所有的人都看向他。洛飞玄接话说:“堂哥、堂弟,天梦对虞夫人离伤心欲绝,旧事暂且勿提。一路劳顿,你们先去休息,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
两人听洛飞玄如此说,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于是就走了。
福禄见两人走了,于是进了屋子。
洛飞玄说:“福禄,你带着二公子回院子休息吧,不要乱走乱逛。”
洛天梦想着,庄子里死了人,小菊也不见了,他是不想独居在那里,于是向洛天玄表明自己要跟他住在一起。
福禄却拍着胸脯说:“有我在,二公子无需害怕!那些贼人来一个杀一个。”
天梦早已发现福禄有爱吹牛的毛病,听他说这话,并不理他。
“不知是何人来山庄行凶,”洛飞玄说道,“天梦与我住在一起也好。”
他又吩咐福禄与他一起查看一遍院子,是否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洛天梦在二人查看院子时,摊开了手中的画。
画已经破了,上面的窟窿格外扎眼。
他正待将这幅画丢掉,却被画中吸引住。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