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菊上西天梦春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姚捕快见她诚惶诚恐的模样,想起洛飞玄炉火纯青的剑法,嫉妒之恨刺入心底。
他恨自己未入天门阁,偷看的《若兰经》又是个残本,内心功法如此浅薄,才会受洛飞玄之辱。
小菊听他们说到昆仑山,脑中猛的闪过一件事。
她偶然撞见虞夫人与春兰起冲突,提过昆仑山。
那虞夫人对春兰说过:你就苟且偷生的在我身边活着吧,若是再提昆仑二字,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小菊懊悔起来:怎么忘了唯唯诺诺的春兰?珠子或许就在她那里。自己寻了多日,白费大把的时间。
她正想着,姚捕快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说道:“你既然一无所知,就上阴间陪虞夫人吧!”
小菊被掐得仰在了床上,双脚双手又被捆绑着,无法挣扎。
小菊看他有了杀意,眼神慌乱起来:这样死了,十几年的忍辱负重算是白费了。
她的一张脸憋得通红,想要说话,也不能。
红一娘一脸的幸灾乐祸,放下心来,偷偷收了银针,扭着腰肢,走了。
小菊只想活命,从嗓子里硬挤出两个字:“珠......珠.....”
姚捕快杀意过冲,待他反应过小菊在说话时,忙松手。
但为时已晚。
小菊一张脸已经青紫,双眼圆瞪,脑袋歪向了一边。
姚捕快忙探她的鼻息。
人已死绝。【¥~. ~#】
他不仅大怒,一拳砸向小菊的脑袋。
那脑袋瞬间塌了下去,血喷了一床。
天已渐亮。雨才停住。
洛家庄的厅堂坐满了族中之人。
厅堂一片肃然。
洛丁坐在正堂的椅子上。
他右手侧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男子下巴光洁,身材高大,穿着一身暗色的缎子衣。
此人正是长清县令洛长生。
有人终于忍不住,问道:“长生,这事儿你得拿个主意。虽说官府不管江湖事,但是关系着咱们洛家庄几百口人的性命。”
这人一说,厅堂又喧哗起来。
洛长生并不做声,只是闷声喝茶。
洛丁瞧着众人,一张脸拉得老长。
他是一庄之主,众人不找他商议,却将从了官的洛长生寻来。
他越想越气,满脸怨气的扫着嘀嘀咕咕的族人,眼神落到自己儿子洛飞玄身上时,不觉火又大了:洛长生能来,跟自己的儿子不无关系。
洛丁说道:“安静安静,你们吵得我脑壳疼。此事并不是天塌下来的大事,一切原因都出在叫小菊的丫头身上,只要寻到她,一切就会真像大白了。”
“你那三夫人突然暴毙,小菊又是她的丫头,这事就有蹊跷呀?”
洛丁一拍桌子,骂道:“你老娘的屁话?仵作都看过了,定了论:夫人是急症而死。你娘的还想污蔑庄主不成?”
洛长生急忙按住洛丁,小声说道:“你还是如此的样子,动不动就骂人。庄主威严何在?”
洛丁一抽手,嘴边的话咽下,鼻腔哼了一声。
洛长生笑着说:“此事不能妄下定论。各位族人,也无需慌张。最近洛家出了这些棘手的事情,我会让东来兄弟带些衙门的兵卫,在洛家庄住上几日。各位只要小心行事即可。”
厅堂上响起了赞美之声。
洛长生并不回应,面带笑,品起了茶。
洛丁又哼了一声。
洛长生朝洛飞玄使了眼色。
洛飞玄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既然有衙门的人来,大家安心度日吧!若是无事,就散了吧!”
洛丁一听这话,有些急了,心想:我这个庄主还未发话,怎么就散了?
众人却已纷纷起身,与洛长生和洛丁告辞。
洛丁不好再说什么。
人走后,厅堂只剩洛长生、洛丁、洛飞玄三人。
洛丁正要训斥洛飞玄,洛长生立刻说话了:“我说你呀,做生意倒是把好手,论起当庄主,飞玄比你更适合。”
“我是洛家嫡子嫡孙,这庄主之位坐得名正言顺。我二叔,你爹活着时都夸赞我是洛家的福星,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洛长生打趣道:“洛家庄如此富庶,你功不可没。你若是在皇宫呆上几年,想必宫里也富得流油了。”
洛丁呵呵一笑,说道,“我年年给你送的几百金元宝,用得可还顺手?你这官怎么还是个县令呀?”
洛长生手摸下巴,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
洛丁见洛长生吃瘪的样子,心情舒畅起来,他知道二人有事要商量,于是迈着方步,哼着小曲儿,走了。
“你爹还是老样子。”洛长生笑着说,“一转眼你们都长成人,我们也老了。”
“我们这些晚辈还得倚靠你们。”洛飞玄说道。
“咱们是一家人,什么倚靠不倚靠的。咱们说正事吧!”
于是洛飞玄将小菊失踪、玲珑镇山庄死人的事情,又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在林中遇到姚捕快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洛飞玄与洛长生议事时,洛天梦正在院子里踌躇着:是否要找春兰?
张妈说,自从虞夫人死后,春兰主动要求去厨房打杂。
福禄说,春兰整日低头干活,很是本分,与往日并无不同。
洛天梦听了这话,心里更是七上八下:春兰是虞夫人的贴身丫头。虞夫人来洛家庄时,春兰和小菊就跟在身边。若是一般平常女孩,如此资历,怎会甘心去厨房打杂,做那些粗活?
他越想越觉心绪不安,心里将虞夫人、春兰、小菊这几个字揉来揉去。
福禄看着他在院子里转圈圈,又想到在玲珑镇山庄时洛天梦不敢独自居住,心中以为他害怕了,于是说道:“二公子,有我福禄在,哪个蠢贼敢进你的院子?”
丫头秋月正好从屋里出来,听了福禄的话,笑着说道:“福禄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武功高强,无人能及,那些个蠢贼自然不敢来。”
福禄心花怒放。
“就怕又醉了酒,倒在花园子里。”冬梅倚着门框子说道,“那些个贼也得是个醉鬼才好!”
两个丫头笑起来。
福禄脸上发热,拔出半截剑,去吓唬她们。
两个小丫头惊叫着跑开了。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