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若仙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张妈在屋里喊道:“哪个又吃了疯药了,大呼小叫的,没了规矩。公子给点好脸色,就蹬鼻子上脸了。”
两个丫头急忙停住脚,闭上嘴,朝洛天梦看去。
洛天梦对她们笑笑,摆摆手,示意两人去忙。
福禄收好剑,朝屋子里看了一眼,说道:“二公子,我们出去溜溜?”
洛天梦直摆手,他可不想出去送命。
福禄说道:“二公子,你到底有何心事?神经兮兮的,我瞧着心急!”
“有这么明显吗?”
福禄点头,一拍手中长剑说道:“男人,靠的是这个。二公子,有我福禄在,你无需害怕。”
洛天梦听了福禄的话,突然茅塞顿开,觉得自己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万事都解决不了。于是一横心说道:“福禄,你去把春兰喊来,我有话问她。”
福禄问道:“你找她做什么?”
洛天梦只催他快去喊春兰。
福禄去了厨房。
厨房的人说,春兰身体不适,在房里躺着呢!
福禄问了春兰的住处,走到房门前,敲门道:“春兰,可在屋?”
片刻后,有人答:“是二公子让你来的吗?”
福禄倒是一愣,随后说道:“你如何知道的?”
春兰说道:“请转告二公子,我身体有恙,还请他前来。”
福禄听了这话,想进门训斥春兰几句,使劲一推门,只觉一股气流扑面而来。
他朝后一顿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他心里一惊:这气流是内功!他曾见过师傅毛阳子练功时展示过。
福禄也不敢在这停留了,急忙去找洛天梦。
洛天梦听了福禄说的话,却不似福禄那样慌张。
他反倒急于见一见春兰。
福禄心急如焚,只恐洛天梦受到伤害,拦着不让去。
洛天梦无法挣脱,说道:“春兰如果想害我,不用等到今天。她一定知道什么,一直等着我去寻她。”
洛天梦推开福禄,朝外走去。
福禄急忙跟在身后,想到春兰深厚的内力,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
洛天梦来到春兰住的屋子,踌躇一下,就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福禄也要跟进来。
春兰说道:“二公子一人进来吧!”
洛天梦示意福禄站在门口。
福禄见洛天梦进了屋,关了门,身上似有蚂蚁啃咬,浑身难受,坐立不安,抱着他的剑在门口走来走去。
春兰坐在床边,见洛天梦站在门口,笑了:“二公子,不用害怕,过来坐吧!”
洛天梦急忙打招呼:“春兰姐姐。”
春兰笑得更开心了,说道:“轮年纪,我比你生母年龄还要年长些。”
洛天梦吃惊,打量起春兰。二十多岁的年纪,皮肤光洁。难道又是一个虞夫人?
春兰也瞧着洛天梦,翩翩少年,束着发,一身青白色的衣衫。
那清水般的眼眸,让春兰心中一震。
她盯着洛天梦的眼睛,慢慢站直了身子。
这眼神,她似曾相识。
昆仑山巅,身着黑衣,头束红色发带,手拿玄铁扇的男子。
洛天梦瞧着春兰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心生害怕,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
春兰回过神来,心想:我这是迷糊了,死了的人,怎么还能活过来?
“虞夫人的事情,我无可奉告。我能告诉你的是,虞夫人、我还有小菊,的确不是寻常人,却不曾有害洛家庄人性命的意图。”
春兰叹了一口气,似自言自语般,继续说道:“天下之大,贪心的人总是很多,不愿守着自己的一番天地生活,非要站在云端之巅,俯视众生。
谁又明白,有欲便有恶,天道轮回,终是空的道理。
即使有人想安稳的了却残生,却终有放不下的执念。”
春兰说到这里,像是在回忆什么,面上露出了悲伤之色。
洛天梦并不明白她话为何意?却想继续听她说些什么,也不打断她,只安静的等着。
片刻后,春兰只说了一句话:“终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什么意思?”洛天梦急忙问,“难道洛家庄有大难?”
春兰苦笑,也不回答,只见她招手让洛天梦过来。
洛天梦走了过去。
春兰从枕下拿出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她打开。
原来又是一片布样的东西,展开,上面写着《若仙经》三个大字,下面是一排排小字。
“我就要走了,这个却不能随身而带。”春兰说,“虞夫人死时,功力全失。其中的缘故,也只有你和虞夫人知晓。你无门无派,所以《若仙经》只能托付给你。即便我明日便死,也算没有辜负师傅的嘱托。”
“你师傅是虞夫人?”洛天梦问。
春兰嗤之以鼻,说道:“虞夫人?我师傅绝不会像虞夫人这样苟且偷生。”
“这东西我不要!”洛天梦只觉不是什么好事。
“《若仙经》绝不能落到他人之手,这书就是我师傅的命。”春兰话音一转,说道,“若是外人知道《若仙经》在洛家庄,明日你就慢慢数尸体吧!”
春兰双手托着《若仙经》,递到洛天梦面前。
洛天梦心里忐忑,不敢不接,问道:“这是什么?”
“你且悉心保管。”春兰说,“若是十年后,我未来找你。你也未能参透经中之意,这......就毁掉吧!”
“我不会偷看!”洛天梦说道。
春兰呵呵一笑,“人总是好奇的。”
洛天梦揣着《若仙经》走后。
春兰将陪伴自己十多年的长剑,扔在了地上,将一对短刀包裹好,背在后面,离开了洛家庄。
一连数日,县尉洛东来带着一队官兵,日夜值守洛家庄,却并没有什么贼人来杀人劫舍。
春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洛飞玄带人前去寻找她,也是一无所获。
洛天梦见洛家人日夜防备,春兰和小菊也不见踪迹,想着两人或许已经离开了济北郡,反倒心安了,
他现在满腹心思都被那《若仙经》吸引,心无旁事。
如春兰所言:人总是有好奇心。
洛天梦支开福禄,也不再让他陪夜。
每到夜深人静,他就悄悄起身,借着微弱的月光,研究《若仙经》。
只可惜,这短短的一篇字,已刻在他的脑海,却不知是何意?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