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缘来缘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洛丁带着洛飞玄及一众人,急忙出门相迎。
只见来人风度翩翩,白衣胜雪,腰间蓝色金线绣纹腰带,头发上束着同样花纹的头饰,手拿长剑,牵着一匹白色骏马。
他见洛丁和洛飞玄走在众人前面,忙上前行了礼,说道:“云家庄庄主云冲嫡长孙云断尘特来拜见。”
洛丁上前相扶,笑容满面的说道:“云大侠来我洛家庄,整个庄子都蓬荜生辉了。”忙往里请他。
一众人进了庄子。不多时,洛天梦也得了这个消息,于是带着福禄往前厅赶着,迫不及待的想目睹云冲嫡长孙的风姿。
路上碰到了洛倾城。
洛倾城英姿飒爽的一身打扮,终日不离手的长剑也未带在身边。
两人已几日未见。
洛天梦只觉倒霉,在这碰到了洛倾城。
平日里,这个姐姐对他喜怒无常。一分钟前冷着脸不理人,再转眼却是笑容满面的跟你亲密又无间。
洛天梦每每碰到她,心里都是一紧,不去惹她。
他忙上前与她打招呼。
洛倾城说道:“家里来了客人,你出来干什么?”
洛天梦被问得一愣,心想:我为什么不能出来?
嘴里却说道:“我找堂哥洛飞吉有些事,正要出门。”
“从偏门出去,不要大摇大摆的从前厅过去。浪浪荡荡的让外人看见笑话。”洛倾城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洛天梦一口气憋在胸口,自言自语道:“我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要走偏门?”
福禄也不服气的说道:“二公子,咱们偏要走正门去前厅。”
福禄见洛天梦站在那不动了,激他道:“男人得有种,她说不去,你就不去,我.......我看不起你!”
洛天梦踢了福禄一脚,说道:“谁说我不敢去?走!”
前厅围了很多洛家的人。一层又一层。
洛天梦和福禄站在人群外,翘着脚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屋内。
云断尘有些不自在。
屋中坐满了人。
屋外还围着一圈圈的人。
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看着。
他脸皮再厚,也觉骚得慌了。
洛丁眉欢眼笑的说道:“云公子,洛家庄人从未见过像你这样风姿卓然,一表人才,武功高强,行侠仗义的人,难免热情了些。”
他说着指着人群说:“快快离开,在这围着做什么?”
人群晃动了两下,又恢复了原状。
他哈哈一笑,又说道:“云公子,你看,都被你的风姿吸引了,我这个洛家庄庄主的话,也无人愿意听了。见谅见谅。”
屋中众人,也七嘴八舌的附和着。
一堆夸赞的美言听得云断尘只能陪着笑。
洛飞玄见洛丁如此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与云断尘聊道:“云公子,此次要前往何处?”
云断尘说道:“我路过长清县,特来拜见洛庄主。”
洛飞玄心知,人多,云断尘没有说出此次来意,于是说道:“家妹洛倾城曾在云家庄学武,是武云派外门弟子。”
云断尘急忙说:“我此次前来也是来看看倾城的。”
屋中之人立刻闭了嘴巴。
一片安静。
云断尘笑着说:“我路过长清县,正好来瞧一瞧她的武功可有长进了。”
洛倾城正站在人群前,不解他为何要这样说。她虽是武云派门外弟子,只远远的见过一次云断尘。
有人推洛倾城。
她往前迈了一步。
洛飞玄站了起来,说道:“众人散了吧。倾城快过来!”
云断尘没想到洛倾城在此处,不觉有些尴尬。
洛家庄是生意人,虽然洛家儿郎也有学武的,但都是为了防身。
洛家庄从不与这些武学世家来往。
洛丁听人报武斗山来人了,吓了一跳。想起前几日经历的腥风血雨,以为又来了麻烦。才派人将族中众人喊来,充充场面,壮壮胆。
他见洛飞玄和云断尘如此说,也发话道:“散了吧,散了吧!都是在自家人。”
众人这才陆陆续续的走了。
洛飞玄引着云断尘去了自己的院子。
倾城跟在后面。
洛天梦和福禄躲在一颗柏树后面,偷偷瞧着。
“二公子,武斗山的人,我们总要见上一见。”福禄说。
洛天梦说道:“不急,这个人一时半会儿走不了。等洛倾城回了屋子,咱们再见不迟。”
两人正说着。
云断尘已经觉察到了。
他转头看去,正好与洛天梦目光相对。
洛天梦只能笑脸相迎,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走了出来。
洛倾城一见洛天梦大摇大摆的从树后面走出来,再见福禄嬉皮笑脸似的跟在后面,明白他们刚才偷偷摸摸的躲在了树后面。
她回身朝后走。
洛天梦见她过来了,急忙喊道:“大哥!”
洛倾城咬牙切齿拉住他的胳膊,说道:“闭嘴,别丢人现眼了。快跟我回院子。”
“我做过什么丢人的事?”
“你惹的事还少吗?”洛倾城说,“丢人丢到武斗山,洛家庄不出名都难?”
洛天梦没想到自己在洛倾城心中形象如此低劣。
正在这时洛飞玄和云断尘也走了过来。
洛倾城立刻松开了洛天梦。
云断尘打量着洛天梦,见他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与自己所想不谋而合。。
他说道:“二公子的确超凡脱俗,王郎中所言不差。”
“云公子居然认得王郎中?”洛飞玄问。
“我这次带着家妹云清风、师弟赵墨林途经长清,特来找王郎中医病......”云段尘慢慢道来。
原来,云段尘带着家妹云清风、师弟赵墨林去青州办事,途经济北的平原县时路遇一伙儿人。
带头的是个穿红衣服的女人,遮着面,看不清模样。手下十几个人凶恶无比。
两路人本无什么仇怨。
各自行路而已。
谁知那红衣女人,二话不说,挥剑就上。
女人武功虽高,内力却不足。
云断尘占了上风。
谁知那女人见打不过,打了个响号儿。
手下的人从袖口甩出无数条毒蛇。
三人顿时有些乱了阵脚。
赵墨林和云清风被剑伤到了。那剑上淬了毒,受伤的地方立刻麻了,失去了知觉。
这时从天而降了一位救命恩人,封住了云清风和赵墨林的受伤处的穴位。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