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疯狂的行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叶黑龙眼神一变,他没想到这一男一女这么霸道。
嘴里说难听的话也就算了,居然还直接动手了。
一股怒火从他体内窜出。
他叶黑龙,是好欺负的?
眼见梅山碟的盘子砸来,叶黑龙握紧了拳头,迅速打了过去。
嘎巴一声,盘子碎了,叶黑龙强压下怒火,声音冷下来:“这里不欢迎你们,立刻出去!”
“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胆子赶我们走。”
“让你跪下学狗叫,没听到是吧?”
梅山碟目光森然,一身杀气释放而出。
“师妹,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杀了。”
陈师兄一脸淡漠的说。
嗖!
梅山碟迅速起身,手掌轻飘飘的拍了过去。
叶黑龙怒喝,猛地打出一拳,这一拳他没敢用全力,就怕把这个女人给打死了。
砰!
拳脚碰撞,叶黑龙被震退了几步,梅山碟冷笑:“这点实力,也敢来送死。”
她立刻上前。
“你敢欺负我们大哥,弄死你!”
七八个小弟吼着扑过去。
梅山碟冷哼,抬起腿横扫而过,几个小弟都被打飞。
“住手!”
“让她们走!”
叶黑龙怒喝一声:“你们两人马上离开这里,我不在追究这件事,不然我立刻闭店!”
“我杀了你,就没人闭店了。”
梅山碟刚动杀心,陈师兄淡淡道:“算了,既然这里不欢迎咱们,那玩的也没意思。”
“出去搞钱,明天继续。”
他起身离开。
梅山碟嘴一撇,道:“废物,算你命好,下次在让我遇到你,一定扭断你的脑袋。”
“师兄等等我。”她嬉笑着跟上去。
“黑龙哥,你为什么让他们走,让兄弟们上去弄死他们!”
噗嗤!
叶黑龙忽然喷出了一口血,手臂内的骨头嘎巴一声断了。
他两条腿发麻,心底骇然至极。
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只是一掌,就震断了他的胳膊,还受了这么重的内伤。
如果再来一下,他肯定会被打死!
江宁市内,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人?
叶黑龙咳咳一声,捂着胸口坐下,喘气道:“立刻派人跟着他们,查清楚他们的来路。”
两个小弟立刻离开。
酒吧外,陈师兄两人上了各自新买的保时捷,跟兰博基尼里面。
“师兄,有老鼠跟着。”
“不管他,去飙车。”
陈师兄踩下了油门,兰博基尼轰的往前冲了出去。
两辆跑车开始在大街上追逐起来,这个时间虽然是深夜,但也有一些路人跟车辆。
突然,前面红灯,人行道上出现一个女人。
陈师兄面露狰狞之色,不仅没有减速,反而还加速冲撞了过去。
咣当一声巨响,女人被撞飞到了花坛里面,生死不知。
“哈哈,痛快!”
陈师兄狂笑起来,太爽快了,顿时大喊一声:“师妹,我们比谁先回去,撞死的人多。”
“好嘞,肯定是我第一个到。”
梅山碟用力踩下油门,保时捷的推背感,立即源源不断的出现。
砰!
一个拾荒老人,被车头撞飞了,紧接着又从轱辘碾压了过去。
梅山碟兴奋欢呼:“师兄,你看到没有,我撞死了个垃圾,好多血!”
陈师兄眼中嗜血,看到前面有三个一起的人,他直接加速撞去。
砰砰……人就跟木偶一样飞起来。
如此骇然的一幕,把过路的人给吓傻了。
今晚,注定不平凡。
很快,凌晨的新闻,紧急插播了一条消息。
昨晚中山路飙车,八死五伤,肇事者有两人……
但这条新闻,很快就被另外一个消息压下去了。
首富死了!
首富生日当天晚上,被发现死在自己家别墅里面。
根据种种迹象可以判断,首富是被谋杀的!
“赵总死了?”
刘佩佩看着新闻,脸色呆滞,本市的首富被人谋杀了。
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她眼皮子底下?
“刘总,你最近小心点吧,昨晚还有在中山路飙车的,撞死了好几个。”
“车是找到了,但人没找到。”
刘佩佩眼神凝重,首富被谋杀,这事可大可小。
昨晚上,又出现撞死人的事情,也不知道两件事有没有关系。
“刘总,木总来了。”
刘佩佩回过神来,关了电脑,让秘书带人进来。
“刘总好。”
木晚晴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刘佩佩笑着起身迎接,她知道木晚晴跟古凡的关系,一点都不敢得罪。
两人聊了一会合作的事情。
木晚晴要开整容医院,还想售卖美容产品,刘佩佩正好是这方面的前辈。
两人经过了很详细的探讨。
就在二人聊得正欢时候,外面传来骚乱的声音。
刘佩佩皱起眉头,喊道:“秘书,外面怎么回事,我正在跟客人……”
“啊!”
秘书很惊慌的跑了进来,颤声道:“不好了,有一男一女闯进了公司,打死了好几个人……”
刘佩佩怒笑,光天化日之下,谁有胆子这么做。
“这破公司,看起来不咋样啊。”
“穷的美女都看不到。”
一男一女,说笑着走了进来,秘书吓的颤栗。
“美女,你别害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你走吧。”
梅山碟笑眯眯的说。
秘书面容僵硬,开始往外走。
就当她走到门口时候,梅山碟拿起高尔夫球棍,狠狠一棍子砸在脑袋上。
血溅了一墙。
“啊!”
木晚晴俏脸惨白,眼中充满恐惧。
刘佩佩面色惊骇,这两人到底是谁,居然这么肆无忌惮的杀人,疯了吗!
“美女,起来让我坐。”
陈师兄用手摸着木晚晴的脸,笑吟吟道:“你这样子才算是真正的美女,啧啧,这种姿色,在昆仑都不多见。”
“师兄,你这么夸奖别人,人家要吃醋了。”
梅山碟埋怨道。
“美女,你走吧,我不杀你。”
“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的。”
陈师兄,在木晚晴的脸上亲了一下,还用手撩起头发细细的闻了闻。
木晚晴面容僵硬,身子不停的在发抖,恐惧充斥她整个人,脑子早就一片空白。
“木总,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刘佩佩也算见过大场面的人,她很快镇定起来,桌子底下的手,已经在偷偷的拨号求救。
啪!
梅山碟狠狠抽了她一耳光,抢走手机,森然道:“贱女人敢报警,信不信扭断你的脑袋?”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