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哪里走_511.来去无踪(天气很冷,注意取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高良无论如何不肯认罪。
王七麟也没指望他认罪,这个人是官油子,从老百姓口中能判断出他是个污吏,对于当下这种事他见的多了也经历的多了,是个铁王八。
铁王八不开壳,蛟龙也难啃。
所以他换了一个方向,对商人说道:“薛掌柜,今天这事呢,您是栽了,现在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条路,抗拒从严,在圣上御赐龙袍跟前撒谎,这是欺君之罪,你可了解欺君之罪的刑罚?”
商人哆嗦着跪下了,面色煞白、眼神呆滞,一语不发。
徐大体贴的说道:“本官好心,给你提醒一下,至少要杀头。”
商人抬头愣愣的看着他,嘴唇哆嗦的更厉害了,有半边脸上肌肉几乎抽搐起来。
徐大冲他和蔼的笑了笑:“不用谢,本官爱民如子,应该提醒你的。”
王七麟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说道:“第二条路是坦白从宽,你只要老老实实交代事实真相,那当今陛下宽宏大量,可以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商人惊恐的面容一下子舒展开来。
这时候高良突然说道:“大人,您这是诱供,薛掌柜可能刚才认错了钱铢,他确实丢了一百银铢,所以看到陈氏家中搜出这五十银铢与自己丢失的银铢很像,情急之下就昏了头乱说话。”
徐大厉声道:“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商人对高良似乎极有信心,得到提醒后他跪地磕头如捣蒜:“大人明鉴、大人请明察,小的刚才确实是昏了头,小的丢了钱太……”
“闭嘴。”王七麟喝道,“你当真要犯下欺君大罪?”
商人又是害怕又是绝望,哭着叫道:“大人? 小人就是一时糊涂,小人确实丢了一百银铢!”
王七麟问道:“是吗?如果你丢的不是一百银铢,那你可就真犯下欺君大罪了? 这样你可就没有退路了。”
商人咬死牙根? 重重点头。
常贺礼阴沉着脸道:“到了这时候? 还死不悔改?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来哪,给本官上刑,给本官打他二十大板!”
王七麟伸手拦住他的命令? 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常大人? 刑讯逼供不可取,本官断案向来不靠刑罚,而是靠证据? 要让他认罪认的心服口服!”
说着他看向谢蛤蟆? 谢蛤蟆一甩袖子唱喏道:“无量天尊? 既然这位掌柜的不惧圣上之威? 那不知道他是否也不惧神仙之威?”
“老道可以请火德真君下凡来验证他话里的真假? 给老道拿一个烙铁过来。”
一听这话门外有人倒吸凉气:“烙铁呀? 嘿哟,一提这个我胸口就疼!”
薛掌柜惊恐叫道:“不是不刑讯……”
“闭嘴!”有衙役上去给他一巴掌,“大人让你说话了吗?想咆哮公堂?”
此时衙役们对王七麟三人已经心服口服,不用常贺礼发话,立马有人急匆匆的跑了。
但等了一会烙铁也没有拿上来? 谢蛤蟆问道:“无量天尊? 这拿个烙铁怎么如此之久?”
常贺礼发火的一拍桌子? 又有一个衙役跑了出去? 然后很快两个衙役都跑了回来。
先头去拿烙铁的衙役说道:“回禀大人,烙铁得现烧,小的刚刚才烧起火炉。”
谢蛤蟆甩袖道:“老道又不是要刑讯逼供他薛掌柜? 你不必烧红,拿来就好。”
一根烙铁拿来,它是生铁铸造,长久火烧让它变得乌漆墨黑。
谢蛤蟆拿着烙铁在看了看,忽然伸手贴上一张符箓摇曳了一下,喝道:“飞天欻火,大布阳晶,上下太极,周遍四维,翻天倒欻,令下速追!”
“法箓弟子某乙命属七斗斋星君,夙请火德真君,一如科约,律令!”
他的话音落下,符箓猛的燃烧,火势极其凶狠,乌黑的烙铁很快便变得通红。
见此衙役们一个劲的嘬牙花子,门外有善男信女直接开跪:“弟子见过老天师!”
八喵看见有人跪下赶紧跑过去左右张望:盆友,发生肾么事了?
谢蛤蟆举着通红的烙铁满脸欣赏:“火德真君有火有德,最是公允但性如烈火,他不会错怪清白之人,也不会放过做恶之人。”
“但他老人家是神仙,神仙如神龙,轻易不现身,我们怎么才能知道他对一个人的态度呢?很简单,舔这根烙铁!”
“伸出舌头舔一下,若是无罪的清白之躯,火德真君绝不会伤害他,但若是有罪在身特别是此时因为犯罪作孽而心虚,那舌头会被烫熟!”
他欣赏着通红的烙铁,忽然伸到了薛掌柜跟前:“你若是真丢失了一百银铢、真的将陈氏五十银铢当做自己丢失的银铢了,那就舔这烙铁,让火德真君来给你做主!”
烙铁伸来,带着滚烫的风。
薛掌柜嗷嗷叫着往后爬,连滚带爬。
谢蛤蟆又将烙铁指向高良,高良此人却是冷静,说道:“这是大人的一家之言,谁又能证明大人说的是真话呢?不管是谁,舔这通红烙铁都会被烫坏舌头吧?”
听到这话,谢蛤蟆大笑:“无罪者别说被烫坏舌头,都不会被烫到,不信老道给你演示一下!”
他往周围看。
不管是衙役还是百姓顿时面色惨淡,下意识的往后窜:
这听天监玩的太野了。
谢蛤蟆看向王七麟和徐大,王七麟挺身而出:“本官一心为朝廷、为百姓、为圣上的江山社稷,自认从未做过亏心事,今天更是一心为百姓主持公道,所以不怕火德真君的惩戒!”
他对老道士有信心。
通红的烙铁伸到他面前,他不动声色的舔了一下。
舌头在烙铁上舔过,唾沫滋啦啦的响,带起一阵白雾。
王七麟伸出舌头,完好无损。
围观百姓就跟在集市上看耍把戏的,纷纷大叫:“好!”
徐大心虚,目光游走。
高良叫道:“王大人有修为,修为通天,当然不怕火烧的烙铁。”
谢蛤蟆将烙铁递到了陈氏跟前,问道:“陈氏,这五十枚银铢是不是你所属?”
陈氏说道:“大人明鉴,确实是奴家所属。”
谢蛤蟆又问道:“那你得到这笔钱的路途,是不是问心无愧?”
陈氏急忙的点头:“回禀官老爷,问心无愧,奴家问心无愧,这就是奴家该得的钱,也是奴家以后养活孩子的钱!”
谢蛤蟆将通红的烙铁递过去:“你若是问心无愧,就舔一下。老道可以向你许诺,只要你今天没有偷钱、这五十个银铢来路端正,火德真君绝不会伤害你!”
陈氏道:“奴家知道您和那位年轻大人是青天大老爷,奴家信你们的话,奴家不怕!”
她凑上去伸出舌头舔了烙铁一下。
百姓们和衙役们抻着脖子瞪大眼睛看,八喵也站起来抻着脖子瞪大眼睛并且翘着脚张着嘴看,它想跟着开开眼界。
烙铁上浮起一点白雾。
陈氏舌头安然无恙。
门外百姓更激动了:“好!”
“就说她是无辜的。”
“这陈氏我是认识的,我刚才说了她这人绝不可能去偷东西!”
高良皱起眉头,薛掌柜面如土色。
烙铁伸了过来。
薛掌柜急忙往后退。
烙铁追了上去。
徐大吼道:“张开嘴,给大爷好好的舔!”
薛掌柜终于崩了,他跪地叫道:“大人饶命、大人宽宏大量,小人撒谎、小人不是人,但这件事就是高大人指使小人这么干的!”
“闭嘴!胡说!”高良吼道。
谢蛤蟆将烙铁伸到了他跟前,吓得他连退两步。
王七麟冲薛掌柜喝道:“继续说,坦白从宽、阖家团圆,抗拒从严、牢里过年!”
薛掌柜捂着脸嚎啕大哭:“是是,大人宽宏大量,小的什么都说。”
“高大人说陈氏家里有五十银铢,让我配合他演戏,把这五十银铢赚到手,然后我们二一添作五,一人分二十五个银铢。”
“小人鬼迷心窍,小人不是人,可是没法子,小人欠了外债二十银铢,只能答应给他去演戏……”
“大人宽宏大量、你说过的,当今陛下宽宏大量,可以给小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说过的,大人你说过的!”
王七麟说道:“本官言而有信,并且言必信行必果!”
“你一介平民百姓竟敢犯下欺君大罪,本来罪当斩首,看在你举报高良有功,本官判你一个苦牢二十年之罪,你去牢狱里头要改过自新,别枉费圣上的宽宏大量!”
薛掌柜像是被人抽掉了大梁骨,一下子瘫软在地:“二、二十年牢狱?”
王七麟问道:“这还是你举报高良有功,否则本官给你换回斩首示众?”
薛掌柜叫道:“大人饶命,小人还要举报高良其他事!高良作恶多端、他做下许多坏事,小人要举报他,小人还要立功!”
王七麟看向常贺礼。
常贺礼面色铁青,喝道:“将高良和薛某给本官押下去,关入大牢!”
高良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人算不如天算,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听天监的官爷,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两人下牢,王七麟三人便退出了公堂。
陈氏跪在地上追了几步叫道:“草民叩谢青天大老爷,请青天大老爷留下名讳,草民要为您们立长生牌!”
外面百姓也跪拜,一声声青天大老爷叫的很虔诚。
王七麟抬手说道:“诸位请起,本官只是做了点分内事罢了,不值得你们如此跪拜。”
他一看没法走正门了,便转入后堂躲了起来。
这也是给常贺礼面子,只要三人在公堂上,常贺礼一介知县就坐立不安。
后堂安静,胖五一对谢蛤蟆抱拳说道:“道爷还是厉害,把火德真君都给请下来了。”
谢蛤蟆抚须嗤笑:“无量天尊,请了个屁的火德真君,吓唬他们罢了。”
胖五一说道:“这怎么可能?七爷和陈氏都用舌头舔烙铁了,然后没有事,这肯定是火德真君神威呀。”
谢蛤蟆笑着摇头:“你若是问心无愧,或者你只要别口干舌燥,那你去舔烙铁也没事。”
王七麟吃惊的看向他。
说句实话,他真以为谢蛤蟆搬出了火德真君这尊大神,没别的,道爷就是牛逼,道爷真有这个本领!
而且他刚才还一直为自己得到火德真君的认可而沾沾自喜,结果现在谢蛤蟆说一切是假的?
夭寿啦!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你们都当真啦?这只是个小伎俩罢了,别看那烙铁滚烫很吓人,其实若仅仅用舌头舔一下,而舌头上有唾沫,那不会被烫伤。”
“因为唾沫会很短暂的隔绝烙铁的热度,所以问心无愧的人面对烙铁一切如常,舔后不会被烫到舌头。而若是有人犯罪,那紧张之下肯定会口干舌燥,那他就糟糕了,会被烫的很惨。”
徐大沉思道:“道爷,大爷觉得这个人不管犯没犯罪、心虚不心虚、紧张不紧张,你他娘让大爷去舔这东西那大爷肯定都得口干舌燥。”
王七麟也说道:“道爷,这一招不好使吧?如果罪犯的心理素质好,或者咱碰上了一个惯犯,他就是不紧张怎么办?”
谢蛤蟆道:“面对火德真君的考校,没有罪犯不紧张!”
王七麟说道:“那不一定,或者有人天生舌头分泌唾沫多……”
“行了行了,七爷你别废话了。”谢蛤蟆不耐的摆摆手,“反正老道已经帮你把人摆平了,咱们还是想想待会与常知县怎么交谈吧。”
王七麟拖了一张椅子坐下,说道:“怎么交谈?他若是聪明,就知道不要得罪我。方才我在公堂上已经展示过咱们的实力了,御赐龙袍、圣上拔擢、观风卫首、修为高强,这四个哪一个他得罪的起?”
谢蛤蟆缓缓的点头。
常贺礼确实对他们很是客气,临近中午他急匆匆赶紧来,擦着汗水说道:“实在抱歉实在抱歉,诸位大人,小地方杂事多,上午竟然未能抽出时间来招呼诸位大人,请容许下官再度道歉。”
王七麟摆手说道:“常大人客气了,公务要紧,本官身为观风卫卫首来真定府,便是要巡视府城上下各级吏治,你若是为了招呼我们几人而不去处理公务,本官才会要你道歉。”
“向陛下道歉!”
常贺礼又连连说不敢,他准备好了酒宴,邀请他们前去吃饭。
这顿饭得吃,王七麟给谢蛤蟆使了个眼色:灌醉他,问话!
大苇河在罗坝县内水域开口,水产众多,春季是吃河鲜的好时节,于是这顿饭自然就是河鲜宴。
王七麟他们又吃到了曾经在黄河沙洲小村中吃到的麻椒大酱爆炒田螺,而且如今田螺开始肥了,他们嘬着田螺吃的很开心。
其中徐大吃田螺最是拿手,别看他舌头粗大,可是很灵活,田螺一到他嘴里被他一吸一舔,螺肉‘唰’就出来了,很快啊。
一行人轮番冲常贺礼举杯,常贺礼不敢拒绝,顿时被灌了个五迷三道。
奈何他酒量很差,谢蛤蟆灌酒太狠,他很快喝多了钻到了桌子底下。
这样他们怎么套话?人都醉懵了还怎么套话?
当然,至于这常贺礼是真醉假醉,那可就不好说了,反正他呼噜声打的很响。
还有一个听天监大印在陪酒。
当地大印叫袁青,年纪五十多岁,他是个捞尸人,也是个老官油子。
王七麟找他聊天,他各种感恩戴德、受宠若惊。
但若想找他了解当年大苇河改道淹没上下坡的事,他则两手一摊说什么都不知道。
给他灌酒也没用,老官油子很会说,酒桌上规矩一套又一套,谢蛤蟆亲自上阵竟然都败北了,反而被他灌了个够呛。
主要是他们今天坐的都是板凳,每个人身边还有人伺候,老道士没地方藏酒。
王七麟一看情况不对劲,就给徐大使了个眼色。
徐大拍着酒坛坐了过去找袁青开喝,袁青哈哈笑着开始打太极,很油滑。
但他的话术在徐大跟前没有一点卵用,因为徐爷就一句话:“本铜尉乃是圣上亲封、亲自拔擢,怎么,让你喝一杯酒是委屈着你了?”
他成功把袁青给灌翻了,可是这老官油子喝多了之后就张开嘴瞎咧咧,不管问他什么,他都是在瞎咧咧。
当然从这点王七麟能看出这货没有喝多,可是对方表现的就是喝多了在瞎咧咧,他能怎么办?
观风卫做事也要讲规矩,袁青摆明不配合他们,王七麟还真是没有办法。
不过这不代表他毫无所得,恰恰相反,常贺礼和袁青展现出来的抗拒让他确定了一件事:
当年大苇河改道之事有问题,上下坡全村覆没却没被查出个一二三四,这更是有问题!
包间之中本有茅厕,但尿桶被一个小厮给打翻,这茅厕不能用了,他们要上厕所就得去酒楼公用的茅厕。
王七麟去撒尿,进入茅厕之后他解开裤腰带,一条丝线如飞蛇般穿过茅坑挡板杀来!
无声无息,快如鬼魅。
突如其来,措不及防。
但要与王七麟比快那真是找死,作为听天监捉鬼天团第一快手,王七麟表示不管是玩刀玩剑还是玩枪玩棒,他都以快闻名!
丝线刺出,王七麟立马行太岳不摧神功并捏大手印为大轮钴横扫在身边,另一只手还有闲暇系上了裤腰带。
透木而过的似乎是一条铁丝,它像蛇般叮在轮钴印上,接着更像蛇一样顺着他手臂就飞快的缠绕。
瞬间铁丝变火线,厕所坑位挡板熊熊燃烧。
王七麟一声剑出,燃烧的挡板化作碎块,有身影一闪而过,直接——钻入了坑位里头?
金翅鸟速度无双,可是对手钻进坑位里了它也得抓瞎——总不能让我金翅鸟去钻粪坑吧?
王七麟还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偷袭者的修为很不错,使用武器也别出心裁,但想要对付他还是太天真。
轮钴印接住偷袭而来的铁线瞬间,王七麟就知道对手的修为也仅仅是不错:对方偷袭自己都不能破开自己防御,这样等他认真回击,肯定能拿下对手。
结果对手的果决超出他的预料。
一击不中,立马钻坑!
王七麟无论如何没想到对手会选择这样一条路。
这真是一条最艰难的路。
不论是喜欢超速的金翅鸟还是杀气腾腾的阿修罗,乃至于香神、歌神和大蟒神,他们全懵了,待在坑位上面面相觑。
小阿修罗恼恨大叫:“他竟然跑了?老子刚出来他就跑了?一招都没有打他就跑了?”
香神捂着鼻子问道:“他现在还没有跑远吧?如果下去追,可能追的上。”
“谁下去?”小阿修罗气势汹汹的问他,“你下去?”
香神摇头。
小阿修罗回头怒视歌神紧那罗:“头上长鸡儿的,你下去!”
歌神怒吼道:“凭什么?”
小阿修罗指着坑位说道:“下面是屎尿,尿哪里来的?鸡儿来的,所以你低头钻进去,用你头上的那话儿去开路,这叫自作自受,碰上东西则是物归原主……”
香神和金翅鸟说道:“有道理。”
歌神悲愤的吼道:“老子头上才不是个鸡儿!”
“你就是。”小阿修罗、金翅鸟和香神异口同声得说道,大蟒神不能说话,于是就点头。
歌神见此眼珠子转了转,坏上心头:别人欺负我就罢了,你个新来的也欺负我?
他指向大蟒神怒道:“若你们说我头上是个鸡儿,那他整个身躯都是鸡儿,为什么不让他去钻?”
香神和金翅鸟对视一眼,若有所思的点头:“有道理!”
王七麟一巴掌将他们全给抽飞了:“有个屁,人家早跑了,你们还在这里争吵什么?给我装模作样是不是?”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