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浑噩的世界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正确的做法 上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正确的做法 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出事儿的地方在哪啊?”王鸽并没有着急进入学校,反而是直接在门口问着门卫的大爷,这能给他节省很长的寻找的时间。

    “初一部,前面左转第二栋楼,三层,初一八班。”门口大爷知道的非常清楚,早些时间派出所的人过来的时候也是这么问的。

    “谢了。”王鸽也没下车,直接把车窗升了上去,脚下油门一轰,救护车轱辘一转就来到了教学楼的下面。教学楼并不是很高,只有六层,每栋楼之间都有连廊进行连接,露天的那种。楼下已经停了三辆警车,但是车上并没有警察。

    王鸽抬头一看,三层的连廊外面围了一圈人,有警察,有老师,还有身穿校服的中学生。

    看来情况跟田雨晴说的一样,现场还没得到控制。

    “走吧,别耽误了,上去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宋平安等到救护车一停下就马上跳下了车,主动取出了担架。由于病人可能存在失血过多的情况,田雨晴还是老老实实的拿了代血浆过来。

    一行三人抬着担架火速上楼,钻进了人堆里。

    还没等王鸽进入初一八班的教师里,旁边居然响起了喊声。

    “哥?”众多孩子之中有一个小女孩儿冲着王鸽喊道。

    王鸽马上回头,这个声音简直是太熟悉了。可是回过头看着这些孩子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叫的他。

    “哥,我在这呢,你怎么来了?”女孩儿又喊了一声。

    “佳欣?”王鸽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妹妹,穿着校服刚才还真没认出来。王鸽一把扯下了自己的口罩,“你怎么在这啊?”

    “我在这上课啊!刚才看到你带着口罩还不敢认你呢……”王佳欣神色之中带着点炫耀的意思,周围的同学议论纷纷,原来王佳欣真的有个哥哥在医院里工作。这一身绿色的制服还真像那么点样子。

    王佳欣就在初一八班,王鸽自己居然不知道,变得更加内疚了。

    他现在也没空跟自己的妹妹寒暄了,在教室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讲台上一个男孩子手持尖刀,坐在讲台的台阶上,而那个老师则是躺在了讲台上,已经昏迷了过去,讲台周围一大滩血迹,而那个老师的胸腹部就是出血点,血肉模糊的样子,看不清楚具体受伤的部位。

    “孩子,你别激动,把刀放下,我们一切都好商量。”民警顶在了最前面。

    那个孩子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因此手中的刀也握的很紧,没有一点儿要松开的意思。“我要让他给我道歉!”

    “你郑老师已经说不了话了,现在没办法给你道歉。这样,你先让这边的医生给他看看,等把他只好了,我保证他跟你道歉!”警察皱着眉头说道。

    这孩子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没有办法处置,本市也没有先例。特警队虽然已经在路上了,但就算是特警队来了,狙击手就位了,狙击位置很好,能够一枪毙命,也不能开枪。击毙一个孩子,所造成的社会舆论是警察们根本没有办法控制的。

    “这群孩子怎么还在这里?赶紧组织老师把人都弄走,无关人员全部撤离。”王鸽皱着眉头,这可不是电视上或者电影之中的画面,是真真正正发生在现实之中的。

    学生们还太小,看到这种场景怎么可能不出现心理阴影?

    站在教室外面的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刚才他们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教室里面的情况上,忽略的这些围观群众。

    老师也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了,“同学们,我们现在要去多媒体教室,请大家排好队,不要再在这里围观了。”

    学生们叽叽喳喳,很明显不愿意离开,但还是要听大人的话,排队从外面的楼梯离开了。

    “什么情况?”宋平安询问着身边的警察。

    “这学生叫韩子轩,躺着的那位姓郑,是他班主任。听学生和其他老师们说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可能是这郑老师平时管教的严了点儿,孩子又在叛逆期,心生恨意,今天上着上着课,这郑老师好像又批评了他几句,这孩子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两刀,当时人就躺哪儿了。学生们都吓傻了,就刚才说话的那女学生比较机灵,赶紧跑出去叫了别的老师过来,这才报了警。等我们到了,就是现在这个情况。”警察说道。

    “现在这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的,上来就捅人啊!”门口的另一个警察说了一句。

    “恐怕是早有预谋的,你看那把刀,主厨刀,标签都没撕呢,看那样子是新买的。普通学生怎么可能带这个东西,这积怨不是一天两天了。”王鸽在旁边说道,听着警察表扬自己的妹妹聪明,别提有多高兴了。

    “小王说的没错,搞不清楚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很难劝说他把刀放下。”宋平安点头同意。

    “冲上去直接把刀夺下来,成功机会有多大?”旁边一个派出所领导模样的人说道。

    “发育的再好也就是个孩子,基本上一下子就能制服。只不过还是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我们在教室的后门,前门被他从里面锁上了,距离大概有七八米的样子,中间都是课桌,排布的比较紧。制服是能制服,就怕在这几秒钟时间里,会对人质造成二次伤害。那孩子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下手没轻没重的,现在精神状态又不稳定,十分紧张,刀尖儿就顶在人质的脖子上,出现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的。”一个看起来经验十分丰富的警察说道。

    “现在人可能还有的救,估计这失血量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伤到了颈部大动脉,即便是我们马上可以进行抢救,死亡的几率也是很大的。”宋平安说道。

    在教室门外的几个人这么一合计,决定在上级领导的命令没有下达之前,还是不能用强攻的方法。孩子的想法其实跟大人一样,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一根筋不计后果才造成的,只要能给一个台阶,或者从心理上击溃他的防线,事情就能够安全的解决。

    “快派人去问问,这个孩子和郑老师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越清楚越好。”派出所领导下达了命令。

    警察的劝说还在进行,但是没有什么效果。不一会儿年轻的警察就带着王佳欣回来了。

    “你又回来干什么教室里老实呆着啊!”王鸽说道,这丫头怎么跟自己一样,哪里危险往哪里凑。

    “我是知情人。是过来帮忙的。”王佳欣说道,人小鬼大的样子让王鸽生不起气来。

    “就你知道!别人都不知道吗?”王鸽无奈,反正人都来了,为了节省时间,也不可能去换别人了。

    那个班里面学生和老师的矛盾,其他的老师可能都不知道,学生们是最清楚的。

    “孩子你跟我说说,韩子轩跟郑老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今天是为什么吵起来的?”派出所的领导蹲了下来,看着王佳欣。

    王佳欣倒也不怯场,“郑老师其实平时对我们挺好的,但是他好像不怎么喜欢韩子轩。韩子轩是调皮了点,有时上课说话,下课打闹,总是不交作业,他经常跟别的班级的同学打架。同学们都不喜欢他。可是我倒觉得他挺可怜的……他没有爸爸妈妈了。”说到这里王佳欣想起了自己,不由得看了一眼王鸽,又咽了一口唾沫。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鸽问道。

    “爸妈来开过家长会,他们告诉我的,韩子轩没有爸爸妈妈,是他的爷爷过来开的家长会。”王佳欣回答道。“都不喜欢韩子轩,但是他对我挺好的,我们还一起打扫过卫生参加运动会呢。班里的桶装水总是他来换,没有一个同学注意到了。”王佳欣这种超乎于同龄人的懂事和观察力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

    只有王鸽和医院里的人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事情。

    王鸽此时满脑子的无奈,爸妈怎么什么都跟一个孩子说呀?

    “那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呢?”宋平安赶紧问道。到底是怎样的事情,不过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对自己的老师痛下杀手。

    “这个……就是因为韩子轩没有爸爸妈妈,谁都不敢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件事。可是郑老师每次批评他的时候,每次都要提起来。还说……”王佳欣有点害怕,就算是再成熟,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她看向了王鸽,“哥,你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

    “没事我们替你保密,大胆说。”王鸽说道。

    “郑老师总是说,他是有人生没人养的孩子,没有家教,没有父母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说了不止一次。每次韩子轩犯了错,他都要这么说,还有一些脏话……我学不出来。”王佳欣说道。

    在场的几个大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马上有了底。

    “你先回去吧。跟老师呆在一起。这件事情,跟谁也不要说,我们也会帮你保密的。”派出所的领导对着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最年轻的警察马上过来,把王佳欣带走。

    “这个老师有点过分了吧。”王鸽说道。

    “罪不至死,我们不是法官,不要评判这件事的对错,我们只需要把人救活就好。现在先不讨论这个了,最起码我们已经有了突破口。”宋平安说道,他摘下了自己的口罩,“让我来试试吧,你们警察会吓到孩子的。”

    楼下特警队的人已经到了,在大人们的眼里,这个孩子还是一个违法犯罪分子,起码是一个持械歹徒。

    上级领导真的安排狙击手开枪击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老师是好老师吗?从王佳欣的评论来看应该是一个好老师。但好老师也会犯错。

    韩子轩是一个坏孩子吗?从王佳欣的评论来看也不尽然。哪有人生下来就是坏的。坏孩子也有好的一面,只是教育的方法问题而已。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又不是非黑即白,有很多人处于灰色地带,也有很多东西分不清好坏。医疗工作者们并不善于去评判,但好在他们无需评判,因此也就不去做评判,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孩子。我不是警察,我是个医生。”宋平安慢慢走近了那个孩子,停在距离他5米左右的地方,坐在了课桌旁。

    “跟我说说你父母的事儿吧。”宋平安说道。“他们是怎么没的?”

    听到了父母,韩子轩的眼神动了一下,身体也颤抖了一下。“车祸,我爷爷告诉我……在我两岁的那年他们就……”

    “你想他们吗?”宋平安又说道,“肯定是想的吧,毕竟你不想让别人不尊重他们。”

    “我记不清楚他们的样子了,想又能怎么去想?”韩子轩说道。

    “你觉得,他们让你做这种事情吗?伤害别人的事情。”宋平安步步为营,学过心理学的大夫就是不一样。

    “是他先伤害我的!他先说我父母的!我不允许任何人说我的父母不好!他有什么资格!”韩子轩声泪俱下,握着刀子大喊道。

    “但是,你也没有资格剥夺别人的生命。郑老师是有错,他不应该在你的面前,在那么多同学的面前,说你父母不好。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应该死。人都会犯错,但犯了错还可以改。郑老师允许你犯错,也给过你改正的机会,难道你不给他改正的机会吗?把刀放下,我们好好说,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他对你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等他醒过来,一定会向你道歉,承认错误。但是现在,你要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改正的机会。他还活着,你还没有杀人。你以后的路还很长。”宋平安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韩子轩的神色,韩子轩的眼神飘忽不定,手中的刀在不断的颤抖。

    这个孩子似乎是在思考着宋平安说的话。

    宋平安转过头去,不动声色的对着警察使了个眼色。

    身后警察马上会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