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盗火者_第二十六幕.动物世界 其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白歌首先活动了一下身体。
还好,关节部分,大体正常。
当然,白歌的双腿已经变成了反关节,似乎拥有很强的跳跃力,从长裤底下伸出来,有种莫名的可爱感觉。
他身上穿的衣服略小,乍看之下,就像一只穿着衬衫马甲的兔头人,如同旧时代著名少儿不宜刊物的吉祥物。
至于爪子,白歌是不知道兔子的爪子是怎么样运转的,不过他目前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依旧可以进行精细的手部操作。
“海因莱因先生?”
威尔伯有些不确定问道,他不敢肯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同行者。
“看来我们已经受到了影响。”
白歌指了指车内后视镜,威尔伯将视线转过去,很快就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呜哇!!!”
这个大男孩吓得往后依靠,差点压垮了座椅。
“不用紧张,这只是某种幻觉......”
白歌用毛茸茸的前肢推开车门,一摇一晃地走下车,他尝试了一下使用【千面人】的改变容貌能力,试图变回亚瑟·海因莱因的模样。
然而,失败了。
甚至就连局部的改变都做不到。
不过,除此之外的能力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他依旧能够使用包括【白虹贯日】在内的诸多超凡能力。
白歌尝试使用【逆理的木马】堪破这一片区域的破绽,但并未有所收获,只能得知在补给站内可能有线索的信息。
“这个深渊遗物干涉现实的力量很强啊。”
白歌回头,看到威尔伯也晃动着身体下了车,至于竹霜降,她好奇地打量着一熊一兔,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霜降你没有发生变化?”
白歌一摇一摆地走到了竹霜降旁边,仔细观察着这位少女。
手脚纤细,皮肤白皙,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可爱,的确是竹霜降本人。
“难道是这深渊遗物只对男性生效?”
简单总结了差异之处,白歌推测道。
不过,他看向补给站的方向,那里行走的动物们,通过身上的衣服判断,有男有女,并不像是针对性别特定影响的模样。
“或者说,是野兽原型的影响?”
据说有的野兽原型升格者能够变成野兽的模样,因为这样,所以野兽原型的竹霜降就不会再变成动物了?
用毛茸茸的前肢托着肥大的脑袋思考着,白歌却忽然发现? 身边的竹霜降凑近了过来。
她睁大双眼,像是看着什么珍贵宝物一般看着白歌。
“怎么了?”
白歌转过脑袋,头顶的长耳朵一晃一晃。
“我、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吗?”
竹霜降咽了口唾沫? 认真地说道。
“?”
白歌歪了歪脑袋? 耳朵随之挥动。
“可以是可以......”
这算什么? 女生对小动物特有的喜爱吗?
竹霜降闻言,立刻伸出手,轻轻捏住了白歌那长长的耳朵。
“好软哎......”
竹霜降的手指轻轻揉捏? 让白歌心里痒痒的? 有一种悸动透过竹霜降的抚摸传来。
这么说起来,兔子的耳朵应该算是弱点吧?
白歌想着的时候,竹霜降的手已经自顾自地来到了他的脑袋上。
“毛茸茸的? 好可爱。”
竹霜降的眼睛里仿佛有爱心一般? 她还朝着白歌的下巴伸手? 就像撸猫一样抚摸着毛茸茸的白歌。
“......”
白歌没有反抗? 只能就这么任由竹霜降玩弄。
片刻之后? 似乎终于享受完了? 竹霜降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收回手。
“......不过一直是兔子可不行。”
她想到了什么般说道。
“为什么?”
虽然白歌能理解这个意思,但不太理解竹霜降是什么意思。
“因为公兔子一年四季都是发情期。”
竹霜降认真地说道。
“?”
不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白歌歪了歪兔子脑袋。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那里看看?”
威尔伯保持着站立的姿态,用爪子指着前方的补给站。
既然他们已经受到了深渊遗物的影响,那么就没有必要再逃避? 直接调查清楚? 解决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补给站里的其他人类? 或许已经受到这深渊遗物的影响很久? 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成人类的模样。
一人一兔一熊回到车里,开车穿过了补给站的大门。
这里的动物们并未对车辆的进入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可以看到? 许多在旧时代已经灭绝的动物,都出现在了这补给站之中,而同时,白歌也并未看到其他如同竹霜降一般的人类存在。
“......霜降,你最好躲起来。”
白歌用三瓣嘴说道,露出了洁白的大门牙。
“嗯。”
竹霜降用毯子盖住身体,躺到了后座的床铺上,就像一团被褥。
“我们需要找到深渊遗物的所在,按照我的推测,它应该位于补给站中心的位置,嗯,或许是那里。”
白歌转过头,看向车窗前面的建筑,那里伫立着一座高塔,显然,这曾经是一座普通的灯塔,只不过由于深渊遗物活性化的影响,变成了这般模样。
此刻,这塞德娜补给站就像是童话里的动物小镇一般,大家和睦相处,宛若梦幻。
找了一处地方停车,威尔伯刚刚熄火,走下车,就看到了前方聚集起了大量的动物们。
那里是城市的布告牌,大概在受到影响之前,那上面会张贴一些简单的合作请求,或者委托任务,现在,这充满了童话风格的布告牌周围有很多穿着衣服的动物正在喧闹,而张贴布告的有着猎犬脑袋的穿着旧式铠甲的人,从兽群之中离开。
有鸡冠血红的公鸡,还有咕咕叫的鸽子,有身材魁梧的黑熊,也有小巧玲珑的仓鼠。
一副超现实的画面出现在白歌的面前。
他和威尔伯对视了一眼,凑到了布告牌前。
上面,以花体字书写着旧时代泛西海的语言。
白歌好歹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学过一点儿,他站远了一些,认真辨认,读出了上面文字的意思。
“皇后下令,城堡之内出现了人类的踪迹,谁能够抓到人类,就能够获得至高的奖赏。”
“皇后?”
威尔伯歪了歪脑袋,这时候,他旁边,一只灰色的鸽子开口了。
“咕咕,你是新来的吧,皇后就是住在高塔里面的皇后,她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咕咕,是绝对不能违逆的存在,咕咕。”
看样子他已经受到影响很深,说话都带上了鸽子的叫声。
“皇后是什么......什么种类的动物?”
白歌斟酌了一下词语,说道。
“皇后的面容怎么可能是平民能够见到的,咕咕,就连她的声音都是我们这些平民没办法听到的,咕咕,只有这个布告板上的内容,代表着皇女对我们的旨意,咕咕。”
鸽子一边咕咕咕一边说道。
“见都没见过......皇后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白歌思索片刻,耳朵一颤,问道。
“你这个新来的问题怎么这么多,咕咕,我想想,呃,皇后应该是......咦,应该是什么时候来的呢,咕咕,我都不太记得了,大概......大概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鸽子用翅膀末端摸着自己的下喙,思索了半天还是没有收获。
“怎么像是童话故事一样......”
威尔伯嘟囔了一句。
他身材高大,即使在一群动物之间,也十分显眼。
白色的熊......好像是叫北极熊来着?
白歌想起了旧时代纪录片里的内容。
现在就连北极是什么东西都没几个人知道了。
他耳朵微动,聆听着周围的声音。
由于兔子的特性,白歌的听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附近数十米的风吹草动都清晰可闻。
“好可怕,竟然有人类出现。”
“怪不得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闻到一股人类的臭味。”
“那个人类会不会吃了我们,我听说人类什么东西都吃!”
“嘶,太恐怖了,我感觉今晚我要做噩梦了。”
“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人类出现,吓死我了。”
诸如此类,让人觉得有些讽刺的话语从这些动物的口中说出来,传入白歌的耳朵中。
看来身处领域之中太久,就连思维都会跟着被改变。
白歌耳朵转动,忽然听到了来自停车场那边的声音。
“......我闻到了人类的味道,好像就在这车里!”
他急忙回过头,就看到两个穿着刚才张贴布告的士兵类似衣服的狗头人,正站在飞行者一号的旁边,仔细打量着。
“糟糕......”
威尔伯也注意到了那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了动物导致智商降低的原因,这两个人都下意识忽略到了动物们赖以生存的本能,以及对味道的熟悉。
现在,这两个有着猎犬脑袋的士兵,正是嗅到了竹霜降的气味。
“你留在这里。”
白歌交代了一句,随即朝着飞行者一号走去。
“两位,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他来到两位猎犬士兵面前,以礼貌的态度说道。
“你的车?车里有人类的味道,我们需要打开确认。”
其中一位猎犬士兵说道。
“人类,不,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有人类。”
白歌本来试图利用漏洞来欺骗这些猎犬士兵,让其转移注意力离开,然而,他却发现,自己的能力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失效了。
或者说,高层级的超凡能力应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白歌愣了愣,猎犬士兵凑近过来,准备强行打开车门。
思维转动之间,白歌有了决定。
他趁着猎犬士兵开门的一瞬间,毛茸茸的前肢往前一推。
啪——
晃动着肥肥的身体,白歌将猎犬士兵一把推倒。
“霜降,跟我来。”
白歌叫了一声,手中,无形的匕首凝聚。
“?”
然而,什么都没有出现。
“这也被限制了?”
他反应很快,一把抓住了竹霜降的手。
下一刻,一人一兔就这么消失在了停车场。
“......是、是人类!”
被推倒在地的猎犬士兵叫道,他急忙吹响哨子,引来了更多的士兵。
围观的人群惊恐万分,而身处其中的威尔伯,一脸懵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
塞德娜补给站内,一处阴暗的小巷。
白歌和竹霜降出现在这里。
确认了一下周围的状况,白歌让竹霜降躲藏在了角落之中。
“我已经操作过信息素了,可是这些人好像不太受影响......”
面对动物,本来竹霜降应该能够发挥极大的优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信息素的操作似乎并没有起效,猎犬士兵仍然可以闻到她的气味。
“这一处领域不一般,它能够通过某种规则来压制升格者的超凡能力。”
白歌的耳朵一边转动聆听周围的动静,一边说道。
他【逆理的木马】相关的能力被限制了很多,【图穷匕见】和【千面人】不能使用了,但诸如【消失魔术】这样的能力却依旧存在,实在让人费解。
“而且,你身上的气味可能会被那些猎犬闻到,在这里面实在有些困难。”
白歌能听到,大街上,猎犬士兵来来往往,正在寻找着竹霜降的踪迹。
“......这个的话,我其实有个办法。”
竹霜降沉默片刻,有些扭捏地说道。
“什么办法?”
白歌歪了歪脑袋,长长的耳朵随之晃动。
“那就是让我身上都沾上你的味道,这样就能掩盖人类的气味了......”
竹霜降说着,又红着脸继续补充道。
“啊,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如果我身上属于野兽的气味更重一些的话,我就能用被压制的信息素的操作来进行掩盖......”
“唔......我明白。”
白歌脑袋转向一侧,也不知道到底明白了没有。
“那我就......”
竹霜降咽了口唾沫,随即张开双手,抱住了白歌。
不仅仅是拥抱,而是仿佛将整个人揉进去一般,深深的相拥。
白色的绒毛摩擦着竹霜降得鼻子前端,痒痒的,很温暖。
白歌的身体极为柔软,竹霜降就像是抱着一个大号抱枕一般,感受着来自白歌的体温。
原来女孩子是这么柔软纤细的吗?
白歌脑中想着有的没的,他的耳朵微微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怀中抱着竹霜降,白歌看到,小巷的阴影中,缓缓走出了一个身影。
那并非人类,而是有着犬类脑袋的动物。
他穿着一件皮夹克,脖子上还围着一头红色的围巾。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