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盗火者_第二十八幕.疯狂茶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威尔伯身处动物之中,有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这些有着狗和猫咪,鸽子与公鸡脑袋的动物,正和人类一般生活着。
这里俨然就像童话里的小镇一般,怪诞而离奇。
威尔伯看到,飞行者一号已经被几名猎犬卫兵牢牢看住,他一时半会儿是不敢回去那里了。
他只能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在这城堡一般的补给站里闲逛。
不过威尔伯发现,补给站里的动物们似乎并不在意陌生的动物,他们十分热情,也没有金钱交易之类的,似乎大家都是好朋友,时刻互相帮助,有困难大家一起解决这般。
一只兔子正在搬运东西,他似乎难以推动那沉重的货物,这时候,好几个灰熊,猫头鹰,老鼠便过去帮忙,一番劳动之后,大家开心地道别,又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这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利益纠葛,就如同真正的童话世界里。
“小伙子,你是不是饿了。”
走在路上,威尔伯忽然听到有人叫住了自己,那是在路边经营着一家小餐馆的,有着灰狼脑袋的妇人。
威尔伯停下脚步,肚子不适时地发出了咕噜的声音。
好像变成熊之后,他的胃口也变大了不少。
“来吧,我这有些蛋糕。”
那位灰狼脑袋的妇人招呼威尔伯坐到了看起来不太结实却十分牢固的椅子上。
面前那小巧玲珑的桌子上,很快就出现了一盘精致好看的蛋糕,白色的奶油上点缀着水果和蜂蜜,柔软的蛋糕散发着甜美的气味,让威尔伯不自觉地用爪子端起了盘子,将其一口吞下。
“好吃!”
威尔伯刚刚舔干净盘子,就忽然想起,自己是不是不应该乱吃东西?
记得好像之前听海因莱因先生说过,有那种一旦吃了当地的东西,就再也不能变成人类的秘境存在。
不过? 当桌上又出现第二块蛋糕的时候,威尔伯觉得当一头熊也没什么不好。
他吃过三块蛋糕,拍了拍雪白的肚皮? 与那位狼妇人道别之后? 继续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太阳逐渐向西落下? 橘色占据了补给站的天空,火烧一般的流云逐渐暗淡下去,璀璨的星幕升起? 点亮大地。
高塔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整座补给站即便到了夜晚,也依旧热闹非凡。
威尔伯本想趁机回停车场附近观察一下飞行者一号的情况,可他却忽然被一阵香味吸引? 脑袋转了过去。
说实话? 威尔伯又饿了。
他的熊鼻子微动? 整个身体仿佛飞起来一般? 顺着气味飘了过去。
威尔伯看到? 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 有一张老旧的桌子。
桌旁坐着三只动物。
其中之一像是一只肥兔子,穿着衬衣和马甲,面前的桌上放着小巧玲珑的茶杯。
还有一个则是围着红围脖的狗狗,正两只前爪放在桌面的盘子上,大口啃着盘子里的骨头。
最后是一只举止优雅的金毛大狗? 他倒是没有在吃东西? 反而看向了威尔伯这边。
威尔伯飘进了小巷? 坐到了圆桌的对面。
这时候? 他才幡然醒悟过来。
“海因莱因先生?”
他看向那只正在喝着红茶的兔子。
那正是白歌。
“嘘——”
白歌做噤声状,随即一招手,威尔伯的面前也出现了装满热茶的茶杯和小蛋糕。
“先吃点东西? 这些是能够迅速恢复体力的红茶和蛋糕。”
威尔伯已经饿了,自然也没有客气,一股脑就把蛋糕送进嘴里,又咕噜咕噜将红茶一饮而尽。
“海因莱因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竹小姐呢?”
威尔伯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四下张望。
那些蛋糕和茶水看起来好像分量不多,但威尔伯却发现自己的体力好像真的很快恢复到了最开始的程度,似乎精力十足,一个人打十个不成问题。
“你再尝尝这个,这是能够让力气变大的牛排。”
白歌没有回答,而是又凭空变出了一块热腾腾的牛排,递给威尔伯。
威尔伯咽了口唾沫,自从【马拉松】开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吃过这种正经烹饪的肉类了。
浓郁的香味一瞬间就占据了威尔伯的鼻腔,他那野兽一般的肉食本能被唤起,一口,威尔伯就把整块肉吞掉,也不知道味道到底如何地送进了肚子里。
他感到自己的四肢充满了力量,力气仿佛真的变大了不少。
“海因莱因先生,这是什么神奇的力量?”
威尔伯不太理解,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蛋糕和牛肉,怎么能有这种效果,之前记得这名赏金猎人都从来没有展示过这样的力量。
“是童话的力量。”
白歌自己喝了一口红茶,随即,一旁正在啃骨头的围着红围巾的狗抬起了头。
“你好,我是诸夏重工的吴用。”
他以标准的普通话说道。
“你、你好?”
威尔伯歪了歪脑袋,吴用这个名字他知道,是第一阶段赛程的积分第一,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而且还和海因莱因先生很熟悉的样子?
“这是竹霜降。”
白歌又指了指那只金毛的大狗。
“啊?”
威尔伯看着动作优雅的金毛大狗,有些难以置信。
然而,那金毛大狗将爪子抬起,在脑袋上虚空摸了摸,随即,短发的少女就出现在了威尔伯的面前。
“嘻嘻,没想到吧。”
竹霜降莞尔一笑,又将帽子戴上,再度变回了金毛大狗的样子。
“等、等等,我们在这里不会有问题吗?”
威尔伯忽然想起了白歌他们正在被通缉的事情,略显心虚地回过了头。
小巷之外,灯火通明,热闹喧哗,却并未觉察到这小巷之中的茶会。
“这里是不会被外人发现的秘密茶会,你不用担心。”
白歌说道,又倒上了一杯红茶。
“我们为了找到你,所以才布置了这个茶会,同时商讨一下解决这里问题的方法。”
他语调轻松地解释着,长长的耳朵伴随着身体的移动而摇晃。
通过一定的尝试,白歌已经基本摸清楚了这里的童话规则。
首先是有关宣言成为现实的规则,这个规则并非万能,有许多超越童话框架的事情无法实现,同时,即使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如果不遵循童话的叙述模式,也难以成立。
一般而言,在描述之中,尽量不要出现明确的数字,单位等超越儿童理解范畴的事物,对于一些并非所有人都理解的概念也要避免使用。
一旦掌握了这个规则,那么在这片领域之内,白歌就可以做到许多超越他目前阶位的事情。
其次,白歌知道,这一部童话的结局必然是作为主人公的竹霜降见到皇后,战胜了对方之后,回归现实世界,所以,任何能够推进这个故事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事件,都会变得异常顺利。
就像是竹霜降躲在车里的时候信息素的操控失败被发现,就像是白歌他们现在进行茶会的时候能够轻易被威尔伯找到。
最后,是白歌不太确定的一点,那就是这件深渊遗物的目的。
它到底是想制造一个童话的世界将人们困在其中,还是单纯想要讲述一个童话故事。
如果是前者,那么白歌他们将要遭遇到的阻力会更大,甚至遇到一些不讲理的转折与意外。
但要是后者,白歌甚至可以期待深渊遗物会帮助他们脱困。
从目前的观察来看,白歌认为这件深渊遗物对他们生命的威胁并不算大,最多也就是将人变成动物,一直困在其中而已。
因此,结合了这些认知,白歌提出了一个方案。
那就是主动暴露。
他和威尔伯等人,将会交出竹霜降。
作为抓住人类的动物,他们将会受到皇后的奖赏,得以进入高塔,见到皇后。
这听起来有些漏洞百出,但正因为这是童话世界,并不需要太过严密的逻辑,既然“皇后要抓人类”,“皇后要奖赏抓住人类的动物”这两个前提成立,那么白歌就能够依靠童话的逻辑进入高塔。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四人就能齐心协力,击败皇后,将这个童话故事划上句点。
当然,在此之前,白歌需要给威尔伯和吴用加一些“buff”。
“这是吃了之后能够跳得更高的饼干。”
“这是喝掉之后可以耐受炎热的果汁。”
“这是可以让跑步速度变快的三明治。”
“这是啃了之后视力会增强的骨头。”
诸如此类,桌子上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食物。
“......我们都要吃吗......”
威尔伯看着琳琅满目的一桌子食物,忽然有种幸福过了头就是苦难的感觉。
他实在吃不下了。
就算快一个月没吃这些东西了,但一下子就塞这么多,他真的做不到啊。
“那当然。”
变成兔子的白歌还在虚空中继续掏出盘子,比起茶会,这更像是什么大型饲养中心。
“没关系,我可以给你准备这个。”
他说着,手中浮现出一个陶瓷盘子,盘中是一份色彩缤纷的沙拉。
“这是吃了之后就会变得非常饥饿的沙拉,你只要吃掉这个,就能塞下这些东西了。”
“?”
白色的大熊头上冒出了问号。
他一时觉得眼前这个憨态可掬的红眼兔子才是真正的恶魔。
一个小时之后,当威尔伯终于将最后一份吃完之后,城堡也敲响了钟声,宣告午夜的降临。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是不是要等明天了,我该不会白吃了吧?”
威尔伯熊脸懵逼。
“放心,你仔细想想,童话故事里会认真描写大家都睡觉之后的画面吗?”
白歌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顶礼帽,将其戴在自己的头上。
“这是一顶魔术师帽。”
说罢,他指向东方的天空。
“马上就要天亮了。”
骤然间,黎明到来,阳光再度洒满大地。
“只要翻过下一页,童话的时间就会迅速变化。”
他笑了笑,接着,整个人就这么钻进了帽子里。
这是魔术之中经常使用的道具,那些大魔术师们能够从其中变出白鸽和兔子,那么白歌作为一只兔子,自然也可以躲进这一顶帽子里。
竹霜降摘掉了自己的那个可以变身成为动物的帽子,随即戴上了装有白歌的帽子。
“这样就准备完成了。”
帽子里发出了白歌的声音。
此刻,补给站里是清晨,动物们刚刚苏醒,他们浑然不觉得昨夜短暂,只有一切一如既往。
茶会落幕,桌子和椅子都消失不见。
威尔伯和吴用带着竹霜降,来到了大街上。
竹霜降的出现让所有动物们都极为惊讶,他们瞪大眼睛看着这娇小的人类少女,窃窃私语,不敢上前。
两名猎犬士兵上前,拦住了他们。
“我、我们抓住了人类,希望能够觐见皇后,获得奖赏。”
威尔伯把白歌教给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猎犬士兵闻言,并未多加思考,便说道。
“跟我们来。”
他们朝着高塔移动,很快来到了那城堡一般的高塔底下。
在猎犬士兵的带领下走进高塔,威尔伯很快看到,这里并不像外表所见那么狭窄,而是一场宽阔的大厅。
在富丽堂皇的大厅两侧是耸立的白色大理石柱子,无数的士兵整齐排开,手中拿着长枪。
在大厅另一端,有一个仿佛黄金打造的,高大的王座。
王座之上,坐着一个身着华丽裙装的女性,她头发漆黑如墨,嘴唇殷红似血,皮肤苍白,身材消瘦,比起皇后,更像是童话里的巫婆。
她也是一个人类,在这动物的童话世界中的统治者竟然也是以人类形象出现,真是令人感到讽刺。
“人类......”
一见到竹霜降,那皇后便身体前倾,发出了腐朽的声音。
“年轻的身体......”
原来是这种设定吗?
威尔伯有些理解,这就是童话中那种嫉妒年轻少女,试图夺取对方身体得老巫婆的人物设定吧。
之所以抓捕人类,也是因为担心人类破解了自己的秘密,导致统治被推翻?
威尔伯觉得自己小小的熊脑袋不太能理解这些事情。
但很快,他的视线就被另一样东西所吸引走了。
那是盘踞在黄金的王座之上的巨大怪物。
一头龙。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