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重生资本狂人 > 名扬香江 第0297章 石油禁运结束后的机遇

第0297章 石油禁运结束后的机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精神控制?”高弦皱起眉头道:“这个耸人听闻的名词,是赫斯特先生给帕特丽夏和我的关系,一个最新的定义么?”

    “难道不是么?”伦道夫·赫斯特狠狠地瞪着高弦。

    “赫斯特先生,你不要开玩笑,我要是真有精神控制的本领,现在就精神控制了你,也好免得徒增烦恼。”高弦面露不悦之色道:“现在的客观事实是,在我和帕特丽夏的关系中,主动者是帕特丽夏。”

    仿佛为了验证高弦的话是多么的正确,卧室的门一开,只穿着睡衣的帕特丽夏·赫斯特,径直走到高弦旁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势歪倒在高弦怀里,嘴里抱怨道:“好不容易睡了一个好觉,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吵啊?”

    看着自己女儿全盘主动地和高弦无比亲密的样子,伦道夫·赫斯特顿时哑口无言。

    尤其,当帕特丽夏·赫斯特的母亲摇头示意过后,客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见此情景,乔治·赫斯特朗声一笑,打圆场道:“帕特丽夏能够安然无恙地从极端组织手中逃脱,就已经万幸了;而接下来的生活,只要她自己觉得幸福就好。”

    听得十分顺耳的高弦,接话道:“乔治的话才叫务实!”

    帮帕特丽夏·赫斯特整理了一下头发后,高弦继续说道:“现在的情况就是,真闹僵了,连眼前最起码的和睦生活都会丧失掉。”

    乔治·赫斯特语气和缓地试探道:“高,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对待帕特丽夏?”

    高弦气定神闲地回答道:“帕特丽夏不是想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么?那就生下来吧!不管怎么样,她能感觉到幸福就好!反正,我都能给帕特丽夏最好的物质和精神支持。”

    “我的经济实力,想必你们很清楚,进而也能知道,我不是在讲空话。”

    躺在高弦怀里的帕特丽夏·赫斯特,无比感动地撒狗粮道:“大卫,你对我真好,我真幸福!”

    伦道夫·赫斯特不忍直视这幅情景,索性起身走了出去,帕特丽夏·赫斯特的母亲也连忙跟了出去。

    这二位一走,客厅内的气氛顿时一下子轻松起来。

    乔治·赫斯特笑道:“出现这样的结果,确实让人意外,但也未尝不好。最起码,大卫的财力,与赫斯特集团在媒体界的影响力,绝对是天作之合。”

    既然说到了这个现实的话题,高弦也就毫不含糊地明确表态道:“如果大家能有合作的机会,我自然非常期待。”

    乔治·赫斯特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起身告辞道:“帕特丽夏就暂时拜托大卫照顾了。帕特丽夏,记得多和家里保持电话联系。”

    等乔治·赫斯特走了后,高弦颇感好奇地问帕特丽夏·赫斯特道:“你这位年纪最大的堂兄,应该是你这一代的领军人物了吧?”

    帕特丽夏·赫斯特点头回答道:“估计再过两三年的时间,我爸爸就要退休了,而他支持乔治,接任赫斯特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位置。”

    高弦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心说,难怪乔治·赫斯特交谈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态度那么现实。

    ……

    不惜重金地把帕特丽夏·赫斯特的生活、学习等等安排妥当后,高弦迅速动身,去参加三边委员会的会议。

    不难想象,这次三边委员会召开会议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全球石油危机的影响。

    事实上,自从去年,也就是一九七三年十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联军见自己精心备战也打不过以色列,进而一怒之下发动石油禁运以来,也就持续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今年三月中下旬这场石油禁运被宣布结束。

    阿拉伯产油国们肯放下石油禁运的武器,当然离不开米国国务卿基新格居中斡旋。

    更进一步来讲,把米国逼急眼了,它真敢派出米国大兵,占领中东地区的油田。

    要知道,这次由石油禁运引发的全球石油危机,影响实在太重大了,复杂而深远,根本无法一一细数出来。

    简单来讲,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的整体扩张之势就此打住,国际原油价格从每桶三美元暴涨到每桶十二美元,全球股市崩盘,而经济也随之进入衰退周期。

    具体落到三边委员会所关注地区的典型损失为,米国的鸡的屁下降了百分之四点七,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九;西欧的鸡的屁整体下降了百分之二点五,其中英国的鸡的屁下降了百分之三点九,更让英国正府焦头烂额的是,同时煤矿工人和铁路工人的罢工闹得非常厉害;一本的鸡的屁跌得最狠,下降了百分之七。

    这就是第一次全球石油危机所造成影响,可以用数字描述的冰山一角。

    当然了,第一次全球石油危机在正治层面的影响同样非常巨大。

    就拿一本来讲,它一直跟随米国在中东地区的外交政策,同时又严重依赖阿拉伯产油国的石油,仅在一九七零年,超过七成的石油进口来自中东地区。

    结果,在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的一九七三年十一月七日,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正府宣布,一本是一个“不友好”的国家,所以先减少对一本出口石油的百分之五。

    一本当即被这一棒子打蒙了,因为它的经济在现阶段属于典型的石油密集型,即使出高价到处补充石油来源,比如高弦在文莱的油田,仍然无法满足需求。

    于是到了十一月二十二日,挺不住的一本,发表声明以色列应该退出一九六七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占领的所有领土云云。

    又过了一个多月的样子,一本凭借这个“投名状”,才被认为是一个阿拉伯友好国家,自然也有油了。

    西欧一些国家,也有类似一本的经历,在石油武器面前,开始试图和米国的中东地区外交政策划清界限。

    其实,这也就是阿拉伯产油国之外的其它国家油田,还没有崛起,石油武器才能这么好用,软柿子一捏一个准。

    相比于诸如此类的正治层面影响,高弦肯定更关注石油禁运结束后,经济在石油危机余威下的走向。

    参加三边委员会会议活动的过程中,高弦领悟到了不少极具价值的确切情报,堪称每一个都是机遇。

    比如,这场全球石油危机,让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石油储备之类的概念,成为大热的课题,而米国要在战略石油储备上有所动作。

    再如,为了走出经济衰退周期,各个经济体要加大印钱放水的力度,以进一步刺激经济发展。

    高弦估计,通过多管齐下,全球经济衰退应该可以在明年结束,而全球股市则可以先走一步,在今年年底开始从谷底反弹。

    还有,节能产品开始受到重视,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汽车了。

    就拿米国市场来讲,之前的消费习惯是大吨位、高油耗的车型,现在则要转变观念了,否则的话,买得起车,却买不起油。

    在这种情况下,日系汽车肯定开始表现出真正的优势。

    到处收集情报的高弦,也和大卫·洛克菲勒单独谈了一下,不过有些话值得玩味。

    各自落座之后,大卫·洛克菲勒貌似无意地又提到了前段时间,高弦被共生游击队绑架的事情,“这些人也是被极端左翼思想愚弄的可怜虫!”

    高弦一边揣测着大卫·洛克菲勒的用意,一边缓缓回答道:“在被共生游击队囚禁期间,其所谓的委员会,特意给我看了他们的正治纲领,现在我也懒得评价,简而言之就是没有兴趣,我只是一个逐利的商人。”

    大卫·洛克菲勒失笑道:“现在回想起来,大卫逐利的本领,高超得连我也要甘拜下风啊,按照共生游击队的条件,在旧金山地区分发食品,所耗资金没有上亿美元,也有几千万美元了吧,但对你的公司运作,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高弦笑了笑,“全赖墨西哥湾那个尤金岛三十号油田的投资回报。”

    大卫·洛克菲勒打趣道:“北海油田的投资,不算在内么?”

    脑子转得飞快的高弦,一边听着大卫·洛克菲勒唠唠叨叨,一边已经想到了大通银行的近况。

    别看米国商人遍及全球各地淘金,但他们未必是世界最出色的商人,所依仗的最大优势,归根结底还是超级大国的强横军事实力。

    同样的道理,别看大卫·洛克菲勒手眼通天,但他的商业本领未必最高明,其领导下的大通银行,就被这次的全球石油危机冲击得不轻。

    想到此处,高弦接着大卫·洛克菲勒的话茬,继续往下说道:“石油投资的回报确实非常丰厚,甚至都超出了我的预料。”

    “不过,赚钱是一种瘾,只会越来越大,进而我又产生了一个石油领域的投资想法。”

    大卫·洛克菲勒饶有兴趣地追问道:“什么想法?”

    高弦斟词酌句地回答道:“尤金岛三十号油田出产的原油,是一种品质极佳的甜油,含硫量很低,进而在国际市场价格居于高端。”

    “事实上,很多买家在得到尤金岛三十号油田出产的原油后,都是拿去和其他原油混在一起,再送到炼油厂。”

    “换而言之,尤金岛三十号油田出产的原油,是一种非常适合做为石油储备的原油。”

    大卫·洛克菲勒听到这里,笑了起来,“你的新投资想法,就是打起了联邦石油储备的主意么?”

    高弦诚恳地点了点头,“我计划拿出尤金岛三十号油田的部分收益,在大通银行再开一个账户,同时寻求大同银行的贷款,以参与联邦石油储备的建设,就是不知道中标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倒是觉得,你应该首先考虑资格问题。”大卫·洛克菲勒沉吟道:“联邦石油储备确实允许私人商业公司参与,但你的公司是米国企业么?”

    “我并不介意这个公司交在米国公民手上,再说了,参与过程肯定是按照联邦正府的规则公开透明地进行。”高弦耸了耸肩,“另外,我觉得,全球各国石油储备的发展趋势,应该会出现一个相互授予额度的机制,这就是开放性的一种体现。”

    “好,到时候我会给你介绍一些负责联邦石油储备的人脉。”思索片刻后,大卫·洛克菲勒点了点头,接着跳跃性极大地转而问道:“你去过中国的首都么?”

    “还没有。”高弦摇了摇头,“不过,我准备去一趟。前段时间我被共生游击队绑架后,中国驻米国联络处帮了我未婚妻不少忙。为此,我肯定要找个机会拜访一下,以表达谢意。”

    高弦一边回答着,一边暗自恍然大悟,为什么之前大卫·洛克菲勒老生常谈地提起了自己被共生游击队绑架一事,原来是想试探他的正治态度。而大卫·洛克菲勒有此一举,恐怕是要代表三边委员会,安排下来新任务,就像去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被打发到中东地区,以私人身份为米国国务卿基新格和平斡旋打前站一样。

    果然不出高弦所料,只听大卫·洛克菲勒继续说道:“这样就更好了!”

    “三边委员会希望和中国有更多的接触,最好能让每年举行两次的正式会议,能在中国首都举行一次。”

    “长期以来,香江一直都是世界接触中国的窗口,而你又是香江最杰出的青年才俊,是再适合不过的打前站人选了。”

    “我这个唯一代表香江地区的三边委员会会员,果然来得没有那么简单,估计当初大卫·洛克菲勒拉自己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个利用价值。”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的高弦,非常痛快地答应下来,反正不是做汉奸,而现阶段的中国,正需要和西方世界增加接触。

    见高弦干净利索地接受了这个任务,大卫·洛克菲勒欣然笑道:“大卫,我就知道,你虽然是三边委员会最年轻的会员,但却是一只奇兵!”

    ?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