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六百六十章 出兵

第六百六十章 出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景平小院。

    月光映照中,软塌锦帐中,一场淋漓尽致的原始搏斗正在进行之中,娇喘的声音回荡在每一个角落之中。

    “夫君,不要了!”

    “乖,再来一次!”

    “夫君,妾身不行了!”

    “……”

    良久,这战斗才停下来。

    软塌上,牧景张开双臂,在脸庞上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正所谓当兵三年,母猪如貂蝉,出征几个月,身上憋着一口阳气,总算是发泄出来了。

    “夫君,听说你这一次出征还带回来了一个女子?”

    蔡琰把软绵的锦绸盖在了自己光滑白洁的身子上,脑袋温柔的躺在臂弯之中,轻轻的开口。

    “张宁这个大嘴巴!”

    牧景闻言,撇撇嘴。

    这丫头还真什么都交代了,他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把某人给扑倒了,某人哪里有时间去听小报告,才这一小会的功夫还能告状。

    “大统领对你尽职尽责,你可不许这么说!”蔡琰娇嗔起来,还玉手擒龙,把某人的要害捏在手中:“而且幽姬妹妹也是关心你!”

    “夫人,你可别听她乱说!”

    牧景柔声的道:“那女人现在捏在我的手中,算是一个人质而已,你夫君我可没心思!”

    话虽说的如此,但是脑海之中回忆起那娇艳的尤物,心脏还是忍不住挑动了一下。

    “夫君,你常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哦,我记起来了,果然还是身体比较诚实!”

    蔡琰调皮的捏了捏某人突然膨胀起来了巨物,笑呵呵的道:“幽姬妹妹还提醒我,要盯着你,免得你监守自盗呢!”

    “在夫人心中,为夫是这样的人吗?”

    牧景连忙求饶:“为夫保证,绝无此心思!”

    “那可说不准,幽姬妹妹都说了,男人是管不住下半身的!”

    蔡琰洁白的手指画着他雄壮的胸膛,轻声的道:“其实妾也不是善妒之人,只是此女子身份不一样,夫君今为明侯,不可自损声明!”

    她说的女子是张济的遗孀。

    那个历史上成为引子,导致曹操兵败南阳,折的儿子侄子,还把第一猛将搭上去的一个女子。

    邹氏。

    攻下了下辩城之后,张济的妻妾,皆被俘虏,其余妾室倒是不太理会,但是张济正儿八经的夫人倒是一个筹码。

    张绣反攻下辩,未尝不是抱着营救家小的打算,只是失败了。

    这个邹氏的确是一个尤物。

    牧景在她面前都差点把持不住,也亏得牧景没有曹操那嗜好,曹操这个人,有一个癖好,好爱人.妻,所以才栽在了这上面,差点丧命。

    牧景和邹氏见了一面,被撩的冲动倒是真的,但是旁边有一个母老虎在俯视眈眈,倒是让他硬生生的压住了那原始的冲动。

    这个邹氏牧景离开下辩的时候,顺手带回来了。

    虽说这年代女子地位卑微,对于一个诸侯来说,征战天下的时候,家小微不足道,张济还没有后,只有一个妻子,其实对于张绣来说,并不能扣成太多的影响。

    但是就当随手布置下来的一颗棋子,日后未必没有用。

    “张幽姬,某总有一人让你知道某的厉害!”

    牧景愤愤的道。

    打小报告就算了,还把给他清纯知性的昭姬夫人灌输这龌蹉的思想,实在可恶。

    要不是打不过,一定把她吊起来打屁股。

    “夫君要想教训幽姬妹妹,也未尝不可!”蔡琰取笑的说道:“夫君努力努力,把她收归房中,不就行了吗?”

    “问题是你夫君现在打不过她的!”

    牧景不是没想过,这个时代女性的思维对于男人来说,莫过于天堂,蔡琰既然都允许了,他也不想吊着,可某人傲娇,嫁给他可以,但是最少要在武功上超越她。

    这张宁的确是一个武学天才,在武道上一日千里,牧景死赶猛追,还是追不上了。

    如今的张宁,虽年纪不大,但是在修为上却少有人能媲美,已经是内劲贯通身上的奇经八脉,练气之巅巅,距离元罡境界,不过一线之隔。

    牧景的气息虽然也在增长,但是最少要好些年才能攀升到练气的巅峰,把内劲贯通身上的经脉。

    真真是打不过啊。

    “夫君可以先斩后奏啊!”

    蔡琰轻声的道:“幽姬妹妹再厉害,也是一个女人,女人在男人面前,天生劣势,她武功再好,打起来也不会是夫君的对手,夫君迟迟没有动向,唯恐辜负幽姬妹妹的一片心意!”

    “昭姬,我不想勉强她,也不想你!”

    牧景吻一口蔡琰光洁的额头,轻声的道。

    他有男人身上最大的缺点,博爱之后,却没有足够的勇气。

    世可有两全之法?

    男人真难。

    “得君此言,琰已无憾!”

    蔡琰紧紧的抱着牧景的虎腰。

    月光下,原始的战斗再一次爆发……………………

    ***************************

    翌日。

    神清气爽的牧景穿着好之后,走出了房舍,某个姑娘昨夜疯狂的挑战之后,疲惫不堪,此时此刻还在沉沉的睡着。

    “不要脸!”

    牧景这才走出门口,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夫妻之道,鱼水之欢,乃是自然之道!”

    牧景斜睨了亭亭玉立的张大统领,幽幽的道:“某人偷窥,这才不要脸!”

    “哼!”

    张宁不与牧景口舌之争,因为她也知道自己争不过啊,别着脸,有些生气。

    “最近听闻你武功有长进,切磋一下!”张宁发出邀请。

    “今天阳光真不错!”

    牧景摆摆手:“奈何事务繁忙,这明侯府上上下下各衙之中,堆积如山的政务等着我去处理,没时间!”

    说完他灰溜溜的走了。

    不是不想打。

    而是不想挨打。

    “胆小鬼!”

    张宁趾高气昂的看着某人的背影。

    ……

    偷溜出景平小院之后,走过拱桥,直入昭明堂。

    昭明堂上,已经齐聚了不少人。

    明侯府长史胡昭,明侯府主簿刘劲,明侯府司马戏志才,军法司司主黄忠,东曹主事,西曹主事……十余明侯府麾下的官吏,恭候在即。

    “坐!”

    牧景直上首位,跪坐下来,然后压压手,让左右列坐。

    霍余坐在牧景旁边,正在提笔记录。

    “主公,这是益州发来的诏令!”

    胡昭递上一份诏令书。

    “让我出兵,还如此有气势,趾高气昂啊!”牧景看了一眼,冷笑的说道。

    “益州是有恃无恐!”

    戏志才说道。

    “他笃定我会出兵吗?”牧景眯眼。

    “要么和益州翻脸,要么出兵荆州,你怎么选?”戏志才反问。

    “要是让我选择……“

    牧景甚至不用想,都能回答出来了:“当然是出兵!”

    攻打荆州可进可退,还有盟友。

    要是和益州打起来了,别说盟友了,落井下石的一大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汉中大好局面就此毁于一旦了。

    “主公,我们刚刚倾尽全力打赢了参狼部落的战役,还攻打的武都,已耗费我明侯府的粮食,要是进攻荆州,恐怕汉中无法支持大规模的战役!”刘劲拱手说道。

    “秋粮什么时候能收割?”

    “快了!”刘劲回答:“但是即使秋粮收割了,我们也无法挤出更多,主公莫要忘记了,如今通往南阳的两条驰道正在修建之中,征召的民夫,粮草,可不是小数目!”

    “现如今我们不能和益州翻脸!”

    牧景斟酌良久,道:“所以我决议,出兵荆州!”

    “但是……”他眼眸划过一抹冷厉的光芒:“想要我们出兵,不可能一点代价都不付出,最少粮草供应,必须是他们的!”

    “若是益州方面不愿意呢?”胡昭问道。

    “那就好办了!”

    牧景耸耸肩:“出工不出力!”

    益州只要有点魄力眼光,都不至于在这上面卡他。

    “我去和益州使者谈!”

    胡昭点头说道。

    “我们从哪里调兵?”戏志才问。

    “景平第一军刚刚征战一场,不宜再战!”牧景道:“我们动用南阳所有的兵马!”

    暴熊军,景平第二军,如今都压在南阳。

    南阳战役维持了很长时间了,但是没有什么结果,袁军实力强,荆州决心不足,打来打去都是在新野周围几个县城打,根本打不上去。

    这时候得缓一缓。

    调动南阳的兵力,南下荆州,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南阳呢?”

    戏志才问道:“要是袁军反攻,我们没有兵力压在南阳,岂不是危险?”

    “袁术最近什么情况?”

    牧景问。

    “禀报主公,袁军今年在全力进攻江东,但是数次进攻不利,三月份渡江,被江东的兵马击退,六月份又一次渡江,还是被击退!”景武司岳述走出来,拱手禀报:“加上他们在豫州与曹操交战连败,气势很颓废!”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