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人才难得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人才难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鸿都科技院出来之后,牧景还是去了一趟鸿都门学,乖巧的出现在了祭酒书斋。

    气一气老家伙是应该了。

    谁让这老家伙昨天让他输的那么惨烈,积攒的小金库差点就清空了。

    但是不能不给面子。

    这老家伙昨天有些意犹未尽的话题,当着蔡琰和张宁不说,不代表牧景不知道,有些事情是要交代清楚,不然老家伙心中有了间隙就不太好了。

    “爹!”

    牧景一个人进了书斋,书斋清冷,左右皆为书架,重重叠叠的书籍多不胜数,中间是一个大案桌,蔡邕跪坐案桌之上,正在写字,听到牧景的叫声,头都没有抬一下。

    “爹这字又进步了!”

    牧景脸皮厚,凑了上去,由衷的赞赏了一句。

    蔡邕的书法,绝对是当代顶级。

    一手飞白体,独创书法之飘逸,放眼士林之中,即使与他同级别的大儒,都难以媲美。

    “滚!”

    蔡邕这才手笔抬头,给了他一个字。

    这混账就是来气自己了。

    他三番四次的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可一看到这混账就忍不住,多年的养气功夫在这混账面前,丝毫没有作用。

    “爹,你累了吧,喝茶!”

    牧景乖巧的端上来一杯茶。

    “别以为这样老夫就饶过你!”

    蔡邕的确有些嗓子燥火了,也是安心的接过这一盏茶,一边喝着,一边还傲娇的说道:“你那科技院的事情,老夫还没有和你算账,占用学府名讳,还来挖学府的墙角,你真当老夫这祭酒是摆设吗?”

    “爹,你这话说的就不太对了!”

    牧景笑呵呵的道:“鸿都科技院的建立,对于学府来说,也是好事啊,那后山的水车,你也是见过了,此物若能推广出去,必然能让天下农户受益,届时他们感激的不也是学府吗?”

    “这点我承认!”

    蔡邕抚摸着胡子,他倒不是一个张口说胡话的人,有些事情,见到了,就要承认,那水车的出现,从第一时间他就看出价值了,这才是他会让步的原因。

    “可你小子打了什么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蔡邕恶狠狠的道:“今岁招生,就因为这个科技院,让易学科和杂学科人数增长,你无非就是想要利用这科技院的影响力,在学府之中,打压我们儒学科吗?”

    “呵呵!”牧景跪坐下来,耸耸肩,笑着说道:“爹,你这话就不对了,儒学鼎盛数百年,哪有这么容易打压,爹要对自己有信心,有爹这招牌在此,恐怕没有人能打压儒学之道!”

    “别人老夫我倒是不怕!”

    蔡邕冷冷的道:“但是你的小心思,老夫不得不防!”

    “爹,说句不好听了,儒学这些年来过于膨胀,你也是看到了,儒家弟子,桀骜之极,目中无人,这些人当得人才吗?”牧景语气深长的说道:“我给你们树立对手,也是对他们的考验,我从来不认为儒学是错的,儒家之道,也是治国良道,但是得看如何用,儒家要发扬你们的思想,可你们也不能压制其他学派的思想,独尊儒学,我从不认可!”

    “你想百家争鸣?”

    蔡邕一眼看穿了牧景的意图。

    “这样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你做不到!”蔡邕沉声的道:“你太小看儒学了,这只是汉中,汉中非学术之地,儒家之道还不算是根深蒂固,才让你有机可乘,可一旦你冲出去了,天下,还是儒家的天下!”

    “那拭目以待!”

    牧景自信的说道:“我有信心改变这天下,我的宗旨只有一个,让百姓过得好,什么道,不重要,只要我能用,我都会用!”

    “有些事情,别人老夫还能劝两句,但是你老夫是说不动了,你今为一方诸侯,有自己的固执,老夫也不想多说,但是还是要提醒你!”

    蔡邕终究心软了,这是他的女婿,他唯一女,现在女儿嫁给了他,日后也只能随他贫穷富贵,所以多多少少还是爱屋及乌,希望他不要走错的路:“你可以和儒家作对,但是不要对抗儒学,真有这么一天,你会被天下撕碎的!”

    “我记住了!”

    牧景点头,儒家,儒学,那是不一样的概念,老头子看的很清楚,自己也明白。

    这话题有些沉重了。

    牧景连忙岔过去:“今年招生如何?”

    招生在八月份完成了。

    “三百学子!”

    蔡邕说道:“都是经过考核才进来了,算是不错了,现在鸿都门学比当年太学还要鼎盛,而且这里面不少学子都是从外地来求学的,足以说明,鸿都门学的名气,已扬名士林之中!”

    “教师博士方面,是不是压力很大?”

    “的确!”

    蔡邕苦笑:“人才能得,当得师者,本就谨慎,汉中能为师是学者并不多,老夫已经寄出了一些信函,看能不能在陈留,江东,招来一批博士!”

    他出身陈留,曾经被放逐江东,在这两个地方,是最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要是能请来,便可解决目前鸿都门学的困境。

    “还是爹的威望高!”

    牧景笑眯眯的道。

    蔡邕这名字总算是发挥威力了,这些人来了,就别想回去了,在这汉中,好好安家立业,才不负他对鸿都门学如此巨大的投资。

    “你那点小心思,老夫还不知道!”蔡邕冷笑:“当年你抬举老夫上这祭酒之位,无非不就是想要用老夫的人脉吗?”

    就算他知道了,如今上了贼船,也只能按着贼小子的打算去做,毕竟鸿都门学想要做大,想要有影响天下读书人的力量,必须要有足够的师资力量。

    “不能这么说!”

    牧景讪讪一笑:“主要还是爹的学识高,天下无人媲美,其他人当着鸿都门学的祭酒,我也不放心啊!”

    人才难得。

    谁都知道。

    可自己没办法啊。

    读书人认同的是名声,最重要的是牧景如今在天下的名声,实在是太烂了,不得读书人之认同,所以招不到什么人才的,只能借用蔡邕的影响力。

    “哼!”

    蔡邕冷哼了一声,这混小子脸皮厚,就算当着面拆穿,也不见得脸红,还浪费他口水。

    “对了,爹,昨天你说王司徒与你联系了,这事情非同小可,王司徒在信函之中是怎么和你说的?”牧景低声的问。

    “狐狸尾巴露出了吧!”

    蔡邕斜睨了他一眼:“昨天避而不谈,今天眼巴巴的跑来问,在昭姬面前倒是装的满不在乎,在老夫面前怎么不装了!”

    “主要是不想昭姬担心!”牧景耿直的说道。

    “你还真有心!”

    蔡邕语气一滞,无奈的摇摇头,斟酌了一下语言之后,看着牧景,问:“你先告诉老夫,你对于长安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

    牧景想了想,道:“我称王称帝也没资格啊,但是让我尊他刘协,我也不可能做得到,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带兵北上与他拼命,我已经是大量了!”

    “那年当初还拍人上贡投诚?”

    “局势所逼!”

    “如果有机会让你返回关中,返回朝廷呢?”蔡邕又问。

    “看是什么机会!”

    牧景眯着眼眸,道:“要是让我打回去,暂时没兴趣!”

    “现在董贼在朝廷上越发嚣张跋扈了,子师兄当初与贼谋位,无非就是希望摆脱牧元中的控制,可如今董贼的恶性被牧元中更让子师兄看不进去了!”

    蔡邕轻声的道:“所以他又起了心思!”

    “王司徒还真是忠肝义胆啊!”

    牧景嘲讽。

    “子师兄虽有不对之处,但是他对朝廷之心,某从不怀疑!”蔡邕轻声的道:“他无非就是想要陛下掌权而已!”

    “愚忠!”牧景道:“他王子师的确有一颗忠肝义胆之心,但是却看不懂时局是势,更不懂得用势,他掌不了朝廷,他所想要抬举的皇帝,也平不了这天下,忠皇权,轻百姓,难成大器!”

    “这苍茫乱世,又有几个人能真真正正的看的明白局势!”

    蔡邕叹息:“是龙是虫,总要走一遭,只有历史才能定夺对错,现如今,我们都在沿着我们自己的坚持做事情,老夫有老夫的坚持,子师兄也有子师兄的坚持而已!”

    “爹,长安那边可以联系,和王子师的联系之中,你也可以代表明侯府表态,明侯毕竟是大汉的列侯,终于大汉,那是必然的,但是忠君就免了,我与天子之间,已经是不共戴天,仇深似海,抹不去!”

    “他总归是天子!”

    蔡邕苦笑:“天子是允许犯错了,你和你父亲总归只是臣子!”

    “我不允许!”

    “哎!”

    蔡邕叹气了,有些刻骨铭心的仇恨,是解不开的死结。

    “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个天子,刘协此人,不可小觑,他现在困于未央宫之中,无非是想要用我的影响力,压制董卓之势,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你有准备过出兵北上吗吗?”蔡邕再问。

    牧景沉思良久,道:“现在还不是我们和董卓打的时候,汉中经不起折腾!”

    “现在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是时候?”

    蔡邕问。

    “明侯府能镇压西南的时候,就是时候!”

    牧景沉声的道:“父亲犯下的错误,我是不会再犯,当年父亲就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却肩负了天下的责任,才倒是他民心不足,威望不足,兵败身死,这是教训,我必须要铭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我是不会冒险去承担天下的责任,一旦入长安,众矢之的,没有实力支持,我们都会粉身碎骨!”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