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武侠修真 > 血染长生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好快!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好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阅读:无敌血脉1908大军阀抗战之最强战兵茅山捉鬼人古代丫鬟守则风流青云路重生之超凡法坦
    姜小白道:“那又如何?”说完不再理会他,上前一步,四朵淫.花此时已经站在一处,姜小白拿目光在她们四人身上看了一遍,冷冷道:“人是你们杀的?”

    纳兰小妹哈哈一笑,道:“你就是姜小白?”

    姜小白道:“我在问你话!”

    纳兰小妹想不到一个小小黑斗,说话竟如此有气势,倒是一怔,接着咯咯一笑,笑得枯枝乱颤,道:“也不枉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场,果然不一样,凭良心讲,小伙子长得不错,人中龙凤,合我的胃口,如果你识相一点,或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说话,找个房间泡壶茶也未尝不可!”

    姜小白道:“不是我们应该换一种方式说话,而是你应该换一种方式说话,处在什么样的年纪,就要说什么样的话,上了年纪的女人,就应该端庄一点,学着年轻姑娘搔首弄姿,比老黄瓜刷绿漆还要让人觉得恶心!”

    上了年纪的女人,内心是最脆弱的,最听不得别人说她老,特别是纳兰小妹这种老了还想风.骚的女人,姜小白的话就像刀片一样在剜她的心,破灭了自己还风韵犹存的幻想。脸上明显就有了怒气,冷冷道:“小子,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你这句话会让你死得很惨!”

    姜小白道:“废话少说,老人家要静心!”

    纳兰小妹手指动了动,却没有出手,眼中却有了寒光,冷冷道:“我问你,宝藏带来了没有?”

    姜小白道:“宝藏没有,命倒有一条,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来取了!”

    纳兰小妹冷笑一声,道:“果然都是一路货色,怎么就不开窍呢?非要教训一下才知晓好歹。”转头对谷幽兰道:“既然如此,你就教训教训他吧,先留他一命!”

    谷幽兰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火,早已迫不及待,点头道:“好!我倒想看看他的骨头有多硬!”

    说时剑花一抖,就冲了过来,但没有刺向姜小白的要害,毕竟要留他一命。

    姜小白早已蓄势待发,谷幽兰的剑还没有动,他已经把凌云战甲煞了出来,化作一道道流光,转眼之间,就已经穿在他的身上,熠熠生辉。与其同时,制天神剑也出手了,握在手中,冒着幽蓝的光芒。

    九大山门的人被这副剑甲伤害得太深,远远看见,都要倒吸一口凉气。

    四朵淫.花和北野松却是眼前一亮,光看这气势,就知这是神兵仙器,心里均想,看来这宝藏是真的。眼中就流露贪婪。

    姜小白虽然只是黑斗修为,眼看一道凌厉的剑气疾射而来,却是不躲不避,手腕一翻,还是那种粗鲁的打法,只攻不守,就煞出一道蓝色的剑气,斩向了谷幽兰的剑。

    谷幽兰虽然听掌孤灯提醒过,姜小白手里的剑很厉害,削铁如泥,无坚不摧,但谷幽兰却不以为意,就像一只老虎听鸡说,狗有多么的厉害,她只会认为是九大山门太无能了。这剑虽然看着也确实像好剑,但到了她们这个修为,剑本身就已经是次要的了,她是靠真元煞出剑气,真元越强,剑气越凌厉,当然,如果剑特别出色,肯定也有很好的辅助作用,不过她和姜小白之间的修为相差十万八千里,那点辅助作用简直就是杯水车薪,不值一提。

    所以她也是不躲不避,剑上裹满剑气,就迎了上去,斩向了姜小白的剑,心里估算着,这一剑下去,肯定可以震得他长剑脱手,口吐鲜血,也让他知道,他那点雕虫小技根本不值一提,要不然尾巴真要翘到天上去了。

    其余三朵淫.花也在想,这姜小白真是井底之蛙,仗着有了神兵仙器,真以为天下无敌了,竟敢如此托大,花斗七品的剑也敢硬接,真是不知死活。

    结果两剑相遇,令谷幽兰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听到震耳的碰击声,甚至手上都没有感觉到力道,仿佛剑在水面上划过,就听“咝”的一声,剑断成了两截,而且是她的剑。

    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睁大了眼睛,到此都不敢相信她看的是真的,一时手足无措。

    但姜小白却早有准备,对自己的制天神剑充满信心,所以这一剑刺出去并没有留有余地,就准备一招就取了她的性命,所以剑势未顿,剑气如虹,就听“啊”的一声惨叫,谷幽兰的胸腔就被斩开了,血柱就从两座小山之间喷发出来,飞向了制天神剑,两座小山隔血相望。

    谷幽兰根本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制天神剑吸成了木棍。

    现场死一般寂静,只剩下制天神剑吸血的声音,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一个花斗七品的高手,竟被一个小小黑斗给砍死了,而且只用了一招。

    九大山门的人又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前两天的遭遇又要重演,忍不住往后退,万一姜小白追杀过来,也可以跑得及时。

    纳兰小妹睁大眼睛,喃喃道:“师妹——”

    姜小白一剑得手,并没有见好就收,而且也收不住,剩下那三朵淫.花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所以踏过谷幽兰的尸体,就向那三朵淫.花冲了过来。

    纳兰小妹咬牙道:“找死——”

    但她现在有了前车之鉴,不敢再轻视他手里的剑,退了一步,就从储物镯里煞出几千把剑来,攻向了姜小白。

    七月竹和风中菊见状,也跟着煞出几千把剑,上万把剑就像蝗虫过境,遮天蔽日,一起攻向了姜小白,嗡嗡作响。

    姜小白怒吼一声,就在周身挽出无数剑花,剑气交织,严密如同蛛网,如同快刀斩乱麻,转眼间就斩落上千把剑,不过控制这些剑的人毕竟是花斗小圆满,速度极快,快若流星,很多剑就冲破了他的防护网,刺在他的身上。幸亏他身上穿着凌云战甲,要不然此时已经变成了马蜂窝。

    不过这些剑上都裹挟着高手的真元之气,威若雷霆,让姜小白觉得击在他铠甲之上的不是剑,而是锤子,大锤子,锤得他气血翻腾,几欲吐血,若不是凌云战甲帮他缓冲了不少力道,就算不被刺死,也被锤死了。

    姜小白知道这凌云战甲极耗元神,必须要速战速决,所以只能咬紧牙关,挥舞制天神剑,剑气如瀑,倾泻而出,那些飞剑都同飞蛾扑火,来得快,斩得也快,须臾之间,又被斩落几千把剑。

    天上的飞剑就渐渐稀少了,姜小白就有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压力顿减,能够击到他战甲的剑越来越少。

    三朵淫.花看得暗自着急,却又忌讳他手里的剑,不敢近身,就有种狗咬刺猬的感觉,根本无处下嘴。等到天上的剑被姜小白全部砍光了,她们真的就成了拨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了,脸也丢尽了。

    九大山门的人又往后退了一点,感觉随时都要掉头跑路。

    白漠部落的人却是精神一振,特别是白漠王,眼中就有了异彩,刚开始姜小白杀了谷幽兰,还以为是偷袭得手,没想到现在光明正大地跟三个花斗境的高手过招,竟也丝毫不落下风,看来今天他们绝地逢生也不是不可能。

    北野松自从出现后,除了起初说了几句话,后来一直规规矩矩,站在一旁沉默不语,这时见三朵淫.花久攻不下,模样甚至有些狼狈,便摇了摇头,嘴角带着笑意,撩起额前的一缕长发,他出手了。

    身形一动,如光似电,姜小白只觉眼前一花,北野松已经穿过三朵淫.花的剑阵,到了他的面前。

    众人无不惊叹:好快!

    姜小白大吃一惊,连忙挥剑防守,不料北野松已经欺近,左手探出,就挡住了他的手腕,姜小白门户顿开,北野松右掌拍出,就听“砰”地一声,就击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姜小白就被震飞了,本来心中就气血不平,这时再也克制不住,在空中吐出一道血虹。

    姜小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尘沙飞扬,连身上的战甲都被震飞了,或者说是抛弃了他,在他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他的身体,等他落地时,又组装成人形,站在他的面前,就像姜小白在地下第一次见到它时的模样。

    姜小白意念一动,想把它再穿在身上,但凌云战甲似乎被打怕了,死活不上他的身,德性跟查理一模一样。

    白漠王和布休等人急忙就冲了过来,风言蹲下身子,扶住了他,急道:“少爷你没事吧?”

    姜小白便收起制天神剑,又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胸前洁白的衣襟,缓缓摇了摇头,咬牙道:“我没事!”

    三朵淫.花见北野松出手,便收起残余的飞剑,脸上略显尴尬,纳兰小妹干咳一声,道:“其实不需要北野公子出手的,我们马上就可以杀了这个小畜生。”

    北野松笑了笑,道:“我知道,我只是烧把火而已!如果惹得纳兰掌门不高兴了,我给掌门道个歉!”

    纳兰小妹道:“那倒不必!我只是怕这个小畜生脏了北野公子的手。”

    北野松笑道:“洗洗就好了。”

    纳兰小妹这时上前一步,咬牙道:“我要杀了这个小畜生!”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