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九章:下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你总是这样懂事。”秦黎辰说道:“先吃饭吧!有什么话等会儿我们再慢慢说。在外面逛了这么久,累坏了吧?”
苏雯澜坐在秦黎辰的对面。
秦黎辰让身侧的婢女退下去,亲自给苏雯澜夹菜。
“平凡人家的夫妻都是这样吃饭的。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也没有什么人布菜。他们就这样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
苏雯澜看着秦黎辰:“可是你注定不是平凡人。如果我们这样做,你在用膳的时候出了什么差池,最可疑的就变成了我。”
“你会这样做吗?”秦黎辰轻笑。
“这不是会不会这样做的事情,而是别人认不认为的事情。”苏雯澜说道:“所以还是按规矩来吧!我不想最后百口莫辨。”
“放心,今日的饭菜已经有人试过毒,不会有事。”秦黎辰说道:“先吃饭吧!要是把你饿坏了,心疼的是我。”
“你不问我去了什么地方吗?”苏雯澜夹着菜吃着。“哦,是不是有人跟着我,我所有的行踪你都是知道的,所以不用问?”“我确实派了人跟着你,但是不是为了跟踪你,而是想要保护你。这里也很乱。你一人出去,我怎么可能放心?”秦黎辰说道:“在这里也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你作为我的
未婚妻,是我最爱的人。他们想利用你来伤害我,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你派了多少人跟着我?”苏雯澜微笑。
“只有一人。他今天一直做你的车夫。你去店里的时候,他没有跟去。”
“原来是他。既然是保护我的人,身手肯定不错。这样的人做了我一天的车夫,真是委屈他了。记得给他赏银。”
苏雯澜说了这番话,再不闹秦黎辰。两人安静地用完膳,秦黎辰陪着苏雯澜看了一会儿书,说了会儿风花雪月的情话便走了。
“你也去歇着吧!”苏雯澜对紫娟说道:“那些蛇应该清理得差不多了。今天你的房间也洒了雄黄。就算有漏网之鱼也不敢来。”紫娟打着哈欠,一脸疲惫的样子:“奴婢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小姐,实不相瞒,昨天晚上我睡在你的外间还是不敢闭眼睛。只要一闭眼睛,满脑子都是满地蛇尸的画面。
那样子太可怕了。奴婢还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场面。”
“所以今天可以好好睡觉,不用担心。”苏雯澜说道:
紫娟走后,苏雯澜来到书桌前。
她磨好墨,提笔写下一个又一个的店铺名字。
这些店铺名字看起来没有任何相关的地方。有些是粮铺,有些是野味铺,有些是书斋。真的是什么种类都有,可是却出现在苏雯澜的笔下。她摸了摸鼻子,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今天遇见的酒坊就是秦黎辰在外面的眼线。那家书斋应该是新皇帝的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分不清粮铺和野味铺这两个铺子的
人哪个是苏家的,哪个是平阳王府的。”
苏家和平阳王府各有各的消息来源。虽然苏雯澜经常动用平阳王府的眼线,但是这个时候她更想见苏家的人。
虽然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但是可以想象他知道她的计划后有多么愤怒。这个时候她一点儿也不想与平阳王府有什么牵扯。
“这里还真不好找啊!”一道轻佻的声音传来。
苏雯澜看向窗口方向。只见从那里翻进来一个戴着黑色面巾的男人。
男人的眼睛特别的犀利,就像一把开锋的宝剑似的。
“陈瑾。”苏雯澜叫出男人的名字。
男人的脚步停下来。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她,一把将面巾扯下来,表情怪异地说道:“本来想杀你的。你这么叫我的名字,我就不想杀你了。”
“为什么?”苏雯澜将刚才写的纸揉成了团。
陈瑾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你能叫出我的名字,也算是把老子放在心上的人。”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杀我?”苏雯澜问道。“杀你只是顺路,主要是为了杀你男人。”陈瑾愤怒地看着苏雯澜。“当初我有眼不识泰山,把你这个惹不起的女人带到了罗煞族,我们罗煞族遭你男人攻击这是我们活该,
怪不到别人。可是但凡一个有人性的人,也不该牵怒于老人和孩子。我做的孽,为什么要让老人和孩子遭受痛苦?你那个男人简直丧心病狂,根本就不是人。”
“等一下。”苏雯澜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告诉我,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你不是他女人吗?他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少在这里装模作样。”陈瑾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我劝你不要发出这样的声音,否则很容易被人发现。”苏雯澜说道:“还有,你已经吃过一次亏,怎么还不长记性?失控并不能解决事情,想要解决事情,就要心平气和地
说清楚整件事情。我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你对我发脾气有什么用?”“好,那我告诉你。”陈瑾面露痛苦之色。“当初你男人和另外一支人马攻上罗煞族。我带着族人奋力抵抗,最终还是输了。我带着壮劳力逃走,就是为了有一日救出其他人
。我们一路打听,听说有些人被你留下来做了奴隶,就跟着来了这里。”
“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混进来。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们想尽办法打听其他人的消息。可是结果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
苏雯澜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她把那些罗煞族的人留下后就没有再管过他们。虽然她提过让那些人善待他们,但是秦黎辰手下的那些人是什么品性,她又不了解。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善待那些老弱妇嬬
,谁也不能保证。
“他们怎么了?”苏雯澜问道:“你直接说清楚吧!”“他们怎么了?”陈瑾冷笑。“最近毒蛇肆虐,你还没有听到外面那些话吗?这肃王宫里养着大量的毒蛇。既然养着毒蛇,那么这些蛇吃什么呢?除了大量的动物,还有人。
这些毒蛇吃人。我的族人就这样被一个又一个扔进蛇窟,成为那些毒蛇的食物。”
苏雯澜捏了捏手心。
她的心里一阵冰冷。
她从来没有指望过秦黎辰能管出什么善良的下人。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觉得后背发寒。
“我……对不起。”苏雯澜也知道对不起这三个字非常干涩。
可是现在除了说对不起,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当然应该说对不起。毕竟那是你男人。可是说对不起有用吗?我应该把你扔进毒蛇里,让你尝尝被毒蛇吞噬的滋味。”陈瑾阴毒地看着苏雯澜。
“昨天的毒蛇是你放出来的?”苏雯澜猜测。
“算你聪明。可是这里的人就没有这么聪明了。我只是随便做出错误的引导,他们就以为毒蛇是自己失控跑出来的。”陈瑾冷笑。
“失火的事情也是你干的?”苏雯澜再问。
“那件事情我可不认。我没有干过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承认。”陈瑾说道:“虽然我巴不得一场大火把这里烧个灰烬。”苏雯澜走向陈瑾,在他对面坐下来:“我们先冷静说会儿话。你现在说气话也没用。这样帮不到你的族人。你刚才说很想杀我。可是从进来到现在,你对我的杀意并不明显
。显然你并不是一个滥杀的人。还有,我们相识一场。你对我也很照顾。我心里很是感激你。”
“感激我?你在骗我。”陈瑾看着她。“我把你控制在手里,是为了得到好处。你明明养尊处优,却跟我们过着艰苦的日子。难道你心里不恨我?”“当时那种情况,我是你的俘虏。你们想怎么对待我,我除了挣扎几下,想逃出去的机会不大。可是你管住了你的部下,没有做伤害我的事情。就凭这一点,我也不恨你。
”苏雯澜说道:“另外,你的族人愿意把食物分给我,对我表达出了善意,我也不恨他们。”“当时我之所以提议让你的族人做奴隶,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命。你这么聪明,想必也想得明白。后来之所以不再管,是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我越是关注他们,他们的情
况越危险。我以为我彻底地忽略这件事情,至少能让他们活下来。没想到是我太天真了。”“你很聪明,也没有猜错。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活了下来。可是很快就成为了毒蛇的食物。”陈瑾闭上眼睛。“我亲眼看见七岁的小松被扔进毒蛇群。看着他连惨叫都来不
及就成为毒蛇的食物,最后只剩下骨头。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吗?我好想杀光这里的人。”
“你先告诉我,你的族人还有活下来的吗?”苏雯澜看着陈瑾。“相比做冲动的事情,难道不是救人更重要吗?”
“还剩下五个人。”陈瑾道。
“五个人也是人啊!难道他们不是你的族人吗?”苏雯澜蹙眉。“他们现在住在哪里?”“奴隶堂。”陈瑾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语带嘲笑:“不知道了吧?你高高在上,养尊处优,哪里知道这里有个奴隶堂?更不可能知道奴隶堂里每天都会死几十个人。可是每天也会进来上百个奴隶。所以奴隶堂的奴隶永远都是越来越多。”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