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红尘忘川劫_第十六章追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本来宫主失去灵力,他们是担心宫主有危险才硬要跟着,虽然他们都感觉到自己在晕倒时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宫主不愿意说,他们就不勉强了。
既然宫主恢复了灵力,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毕竟这人也是单枪匹马闯过九池渊的人,就算灵力只恢复了一点,也肯定比他们强!
“宫主,那您保重,我们就先告辞了!”齐然开口道。
冷冰心抬起手,给他们回了一礼。道:“各位今后若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到冷寒宫找我。”几个人听见此话,喜出望外。
那可是冷寒宫啊!谁曾想,这一行,竟然能结识到宫主!
“真的吗?”闻纸儒激动地问道。
“当然!”冷冰心笑道。
冷寒宫其实一直都是对外界开放的,不过似乎七宫十二殿一直都很太平,基本没什么人来寻求冷寒宫的帮助,所有冷冰心很多处理的都是宫中的事务,以及所管辖的人间的一些事务。
几人再次向冷冰心行了个礼,转身消失在原地。在空中还有些不可置信,风惊雷扶着闻纸儒,转头看向齐然,带着震惊的茫然,不敢相信自己都经历了什么,道:“齐然,这还是我们了解的宫主吗?”
齐然揉了揉他的眉间,他自己也没缓过劲来。
“应该,是吧!”
闻纸儒不明所以,看着他们疑问道:“我父亲不是说宫主脾气不是很好,不能招惹的嘛?我感觉她很好呀!”
齐然眉心一痛,迟疑道:“好像以前确实是这么说的。”
还好现在冷冰心不在他们的队伍中,不然她肯定得抗议一下这些空穴来风的传言。
呵呵,我怎么不知道冷寒宫有这么恐怖!仔细想想,自己以前明明只是经常喜欢将那些在冷寒宫喧闹的人冻成冰雕,把那些乱摘花的人扔到后山的冰崖去种花,把那些乱送东西的人扔出门外,仅此而已!近百年来可很少再做过这些事了!除了白轻尘!!感觉这世间似乎对冷寒宫有一种误解。
“所以说,以后别总听你的袖青老头讲这些八卦,传言都是不可信的!”看见齐然卡住了,风惊雷立刻见缝就钻,又趁此机会把袖青老头损了一遍。
听着自己的傻货兄弟又开始他的胡说八道,齐然头更痛了。闻纸儒白眼差点没翻到天上去,不过他说的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传言不可信!
“不过话说,传言倒是有一点说对了,之前听说宫主花容月貌,很多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比瑶霞还好看,之前虽然参加了执剑仪式,但是毕竟离得远,看也看不清。如今一见,瑶霞哪能跟宫主比!可恨我之前还在怀疑这个传言,那时没见过宫主,瑶霞可见过不少次,毕竟也是号称七宫十二殿第一美人,现在想想,唉,失策了失策了!”风惊雷边说边摆摆手。
闻纸儒乐于求学的态度不改,听见了个新鲜事,又好奇地问道:“瑶霞仙子?我听父亲提起过,她当真长得很好看?”
又是袖青老头,这人怎么每句都有袖青老头?
长废了,长废了!看来还得靠我将你孩子带回人间,袖青老头,别客气!风惊雷暗暗盘算着。
回答道:“以前长得还可以,现在想想长得也不咋地!仗着自己长得好看些就天天在天宫瞎转悠,恨不得将脸画在云朵上,还经常跑去缠苏师兄,反正我一点都不喜欢她。以后看见她记得绕道走,别被她教坏了!”
齐然白了他一眼,嫌弃道:“你也好意思说别人?纸儒,离你旁边的傻货远点,别被他带坏了!”
“滚!”
“苏师兄?那是谁?”闻纸儒笑笑,而后又问道。
风惊雷收起他的吊儿郎当,眼底尽是崇拜的说道:“苏大哥那可是七宫十二殿的战神,玉面郎君,风华绝代,他还是衡黯帝君的首徒!”
“真厉害!”闻纸儒感叹道。流江跟着他们走着,一直没有说话,这时齐然问道:“咱们刚才的兽丹哪去了?”
这时几人面面相觑,流江开口道:“当时好像因为遇见宫主所以忘记拿了,应该还在火炽兽那里。”众人扶额,无奈叹息。
闻纸儒一直说自己没事,最后几人还是先返回了九池之痕寻找。流江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枚玉佩,四周还残留了血迹,他缓缓拾起那枚玉佩后瞪大双眼,猛然瞪大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流江,怎么了?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风惊雷看见流江拿着一块玉佩发呆,不禁有些好奇。呼唤声打断了流江的思路,只见他从容地将玉佩放进自己怀着,微笑道:“没什么,不小心把玉佩弄掉了,捡起来而已。”
“找到了!”闻纸儒的欢呼成功将风惊雷吸引了过去,身边人开心的笑着。
流江也在微笑,只是秋风徐徐,吹动了流江的白衫和长发,使他的微笑在秋风中更显温柔。找到了兽丹,这几人终于开心地返回了七宫十二殿。
冷冰心一人在林中行走,刚才她对着那人发动攻击时,趁机在他身上下了冷寒宫特制的行踪粉,她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但是趁着行踪粉还未失效,先找到那人的踪迹,确定他的身份,等自己恢复了,定要将前辈救出来!
神有神息,魔有魔息,各个族群都有自己的气息,但是强大的生灵是可以向弱者隐藏自己的气息的。不知道是自己灵力尽失的原因还是这人的强大,冷冰心分辨不出来他身上的气息,更分辨不出此人的目的。
但是无论为何,前辈我一定要救出来!在林上行走一段路后她感觉有些不对劲,抬头看看天空,依旧的晴空万里。
到底是有什么问题呢?冷冰心一时无法理解。支撑着走一段路后她看见眼前的一棵树,微微一愣。须臾,冷冰心恍然大悟,拿起手中的剑飞向天空,往天空划了几剑。
顿时四下浓烟四起,遮挡了冷冰心的视野,唯一可见的就是头上的晴空万里瞬间阴沉。果然自己进入了别人的结界!想起来自己恍恍惚惚逛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这是幻境,真是太侮辱我这几百年来的修行了!
“哈哈哈!!!”
浓烟之下有一个邪魅的声音响起。
“终于发现不对劲了。我还以为要等很久才能见你有所觉悟呢!看来还不是太蠢。”
浓烟渐渐褪去,一个身材挺拔的人影出现在冷冰心面前。冷冰心将剑横在胸前,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此人,那人一身华丽的黑衣,动作姿态懒散得仿佛只是在散步,面具之下让人对他的容貌十分疑惑。
“冷寒宫的行踪粉确实名不虚传!但是用在我身上还是差点。”面具之下,那人微眯着眼睛,轻蔑之意透过他的动作全部被冷冰心收入眼中。
本来只打算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谁曾想会这么轻易就被识破,要知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失策,没有办法,破罐子破摔吧!
冷冰心低下头,轻叹一声。抬手行了个礼,温声道:“晚辈知道前辈并无伤人之意,只是忘川前辈是因我被抓,无论如何,晚辈还是要尽我之力营救忘川前辈!前辈,请指教!”说完,冷冰心猛然拔剑,想要再一次进攻。
冷冰心将剑拔到一半,那人右手一挥,玉寒剑“锵”的一声收回剑鞘,任冷冰心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你连执剑的资格都没有!”那人严声说道。
冷冰心听此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般这种情况下应该会感到心慌的,但是这时她却觉得自己各位的冷静,也不知道想什么,就只是这样看着他,等待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那人又继续说道:“你堂堂冷寒宫宫主,但是实力太弱!入世的经验也不足,你太相信自己所学的那一套,使你自己忘了这世间的灵活变通,人间冷暖没有准则,这话只怕你从来没有听说过!”
冷寒宫宫主实力太弱,这还是冷冰心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句话,姑姑一直说她的天赋是历届宫主中最高的,七宫十二殿的人赞她修为高深,世间称她为六界之境第一神女。
但冷冰心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没有真正发挥出来,好像心上包围着一股气,影响着她的修炼,她想要突破,但总是无计可施,身体告诉她,她已经到极限了!
这么多年来,听见他们称赞自己的修为,她都不是很高兴,甚至有点不高兴。如今好不容易遇见这么个人说出她的心声,她莫名有种酒逢知己的兴奋。
“前辈教训的是!师父少言少语,确实很少跟我讲这些人间的大道理,以后我一定多观察人间冷暖。”那人听了这话,面具之下传出笑声,就好像听见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
“哼!你的潜力很大,但是一直呆在七宫十二殿只会阻碍你的发展,你要的是成长!我知道,你找忘川草是想回忆起被你忘掉的父母,但是想起来又如何?你如今就像个襁褓中的婴儿,什么也做不了!我说过,你把自己想象得太强大了,忘川草我不会动,等你真正能自己掌握自己的时候,你想要的真相就在你面前,又何须找什么忘川草?”这话冷冰心听得一脸迷惑,但是她也很不甘。
襁褓的婴儿?怎么说我也活了几百年,怎能说是襁褓的婴儿,这莫不是笑我傻!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