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一章 天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苍天育奇,厚土生妙,太古神洲,玄而又玄,奇观异景“,再所多有,地域之别,便有三处
中洲浩土,最是地大物博,且四季分明,冷暖更替,也最是繁荣昌盛,世间万物,十有七八便安居于此!
西广炎陆,乃世间少有的炎热干燥之地,常年高温如炉,多有异物精怪,亦多天灾地变。
北冥寒地,是世间极寒之地,自开天辟地以来,此地便风强雪暴,冰雪堆积如山,寒冷异常,若说世间生灵最是稀少之地,非此地莫属。
这里还是一如既往,长空晴明,寒冷也是一如既往,冻澈人心。
时至正午,云淡风轻。
在北冥寒地腹地,处处多是大型山脉,一眼望去,尽皆高低起伏,雪天连地,峦山起伏,重峦叠嶂,有一不知名山峰,陡峭赤壁,骏险无双,高耸入云,比起其他山区被雪整体覆盖,这一个山顶却没有雪,而且比较平整,似乎被什么一刀切平似的。在此地人烟稀无而且气候寒冷恶劣的劣地,也是极为显眼,山体上如其他一般,终日环雪
山大不大,却有一个院落,院落内有三间草屋,由北向南一字排开,一方桌椅,摆在草屋门前不远,而桌上有一本古书正放在上面,似乎是经常被翻看,以至于有些破破旧旧!桌子旁正有一个莫约十四五岁的少女双手扶首,面向山谷,趴在桌面上静静发呆。
少女身着一身杏黄衣裙,容貌极是清秀,面如白玉,杏眼薄唇,那目光,清澈明朗,那玉面,干净无暇。
三千青丝抚玉背,目明唇粉秀巧鼻。
身娇气灵异常人,衣黄人静澈人心!
她此时正睁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看向桌子上的古书,有个铜铃系在腰间,胸前悬挂一块小小玉琢,状青龙白虎。
说也奇怪,别处尽是寒风急啸,不知为何此处却是风轻云淡,冷暖适宜。
“唉”一声轻轻的叹气出自桌边少女之口,声音悦耳动听。
缓了一会,少女随手拨动拨动古书,又继续自言自语道:“这本《天地图鉴》虽然精彩,可我都看了十余遍了,师傅也不给找几本新的书看看”。她嘟起嘴巴,一双灵动的眼睛,也是跟随主人的心意,微微垂了下来。连抱怨的模样都十分惹人喜爱
莫不语自记事起,便居住在这里,只有她和师傅两人,对她来说这里没有什么四季之分,只有冷和更冷之别。
听的叹气,不多时,草屋内缓缓走出来一个道人,素发垂领而神观爽迈,身着道衣,前后绣着两仪太极纹案,只见他鹤顶童颜,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一副仙风道骨模样,行走间,隐隐有泰山之势,龙虎之威,当是不世高人。
莫不语也不知趴在桌子上在怔怔出神,也不知她再想着什么,身后有那道人出来也是丝毫没有察觉。
道人刚刚出去门口,便看到徒弟懒散的趴在桌子上,心中一动,面上微微一笑,很是温暖,左右瞧瞧,便捏手捏脚瞧瞧的走向少女背后
“呔”一声大吼突然在耳边响起,本来入神三分的莫不语,瞬间被惊吓的魂飞九天,直是七魂去了六魄,面色苍白,手脚也是不听使唤,最后“噗通”一声坐落在了地上
她在地上懵懵懂懂得抬起头,只见一张熟悉的脸庞正在看着自己哈哈大笑,甚至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都高兴的有些手舞足蹈起来了
下一刻,莫不语终于缓过神,瞬间气就不打一处来,站了起来就抓起古书要去打那道人,只是那道人何其道行,笑着随意躲闪两下,就跑了开去,行走间都是内含玄机,应对天理,她苦苦追逐,也是未进道人身前三尺,反倒把自己累的不行。
莫不语看到自己是打也打不到,追也追不到,心中郁闷,又看那道人嘻哈,拿自己开心,直是恨得牙根发痒,少女灵目一转,心中已有主意。
只见她就地一坐,乘机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土,单手捂面,竟是戚戚的哭了起来…
道人本来满怀开心,心情大好,还在想,终于整了这丫头一次了,平日都是这丫头作弄自己,今日终于吓她一次,也算给她长个记性,让她随时警惕危险!
只是不曾想这丫头竟是这般心小,一声吼给气哭了
莫不语双手撤来一条眼缝,鳖眼看了一下道人。只见他似乎愣在原地,不来哄自己,于是哭的更是大声
看着少女声泪具下,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道人急急走向莫不语,面带歉意,蹲下轻声问道
“不语,对不住对不住,为师的错,怎么就哭了呢”
莫不语停下哭声,转过头,对着道人吐了下舌头,一双眸子灵动惹人!她冷笑一声,抓着泥土的手瞬间就往道人脸上抹去,道人虽惊不乱,感知到莫不语抓着泥土的手袭来,本想闪躲过去,可是不知为何,看着莫不语天真得意的笑容,又突然不想躲避过去,直直被抹了个黑脸道士
莫不语看到自己这么轻松得手,即是开心又是得意,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堆满笑容!
“哈哈,黑脸师傅,黑脸师傅!”莫不语笑着说道,随后起来围着桌子一边蹦跳,一边哼着小曲,似乎在这冰冷的世界,只有此刻,才真正温暖片刻。
道人看着这个徒弟,满眼慈祥,站起身,并未说话。
不多时,少女妙目含光,望着那道人,高兴问道:“师傅,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山呢?”
闻言那道人顿时目光一暗,叹息道:“不语,为师讲了多少次,外面的世间并不好,那…”那道人一句话未讲完,便被少女接了过去。
那少女立直身子,学着那道人模样,老练横秋的接道:“那山外世界,乌烟瘴气,不堪入目,哪里如这山雪间,一尘不染!师傅,这句话我都听了好多遍了!”
“我不要再听了,我不要再听了!我要出山,出山”少女捂着耳朵,摇头作痛苦状。
那道人望着少女,目中慈爱,轻叹一声,却未答话,或许他也无法回答她。
道人默默走向平台,临近山顶边缘,俯视天地,眼能到处,高山万顷,天地之间白芒一片,那雪,洁白如玉,纯净无暇!那山,威武雄壮,气势恢宏!
就这样,又一个宁静的日子悄悄逝去。
是夜
只是这夜注定非常!
急风暴行,风卷残云,风雪至此,晴空远兮,如此之急的风。如此之急的雪,即是在此地。也是非常罕见,四方天际,一片肃杀之意。
月光普照,映白天际。
山顶处,悬崖边。有一方坐台,道人正在此席地打坐。抬眼看去,远方群山一片朦胧,有的只是这贯彻天地的寒风大雪
三间草屋在这急风暴雪中,稳稳而立,似乎有阵法在山顶周围挡去了这漫天风雪,让这冰冷的世界,有了温暖,不再那样毫无生气。
道人缓缓站了起来,看向南方山脉。南方群山中,有一股不详之气阵阵袭来,道人站在山顶处,紧紧盯着这股不祥之气,心中默然。
随后,袖中一动,伸出右手连连掐算,手生玄光,不时往天上看去,目漏奥妙,应对星辰!这一手,正就是素有道教之尊“三清观”中名满天下的三绝技之一,“天机十六卦”,此中绝学,分为三层,习之深处,有量天测地之能。
第一层“四转阴阳卦”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测风水勘六合,拿袖中乾坤。
第二层“八荒六合卦”断现世祸劫,观万物慧秀,逢吉避凶。拿断真理
第三层“天机十六卦”天闻若雷,了然今生前世神目如电,看穿仙界凡间天地万物无所不知阴阳十六卦生死明了
看这道人越掐脸色越是难看,最后手也是慢慢缓了下来,直至停止,也不知道人窥探到什么天机,久久沉默,良久,望着远处天边的道人,眉头一皱,轻轻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命数至此,强求不得,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只是”话语刚落,他转过头看向草屋,目光满是不舍,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在意的自然是屋中熟睡之人。目光转变不止,时而带着一丝温暖。时而带着一份复杂…!
“咔嚓”一声惊雷,打断了道人沉思默想
雪天生雷,当真是不详之兆
忽然,南方不远处,一道幽光亮起,直冲天际,亮目异常,随后生生一卷,径直便往道人直冲而来,它速度极快,不消片刻便会至此!
道人脸色一沉,心中一落。再不迟疑,脚下凌空,走出山顶,看似不急不躁,实则一步数丈之远,迎着幽光踏步而去
幽光不知名处,传来了一声微带讶意的声音:“御空术?”随后继续道:“不借外物,御空而行,道法自然,果然玄妙。”
道人没有应答,在空中停下脚步,对着幽光负手而立,抬头下杀气如此之重,这里又四野无人,定不是闲来无事到此一游吧?”
幽光中传来一个沙哑声音,道:“嘿嘿,贫僧自中洲浩土苦苦搜寻你十余年,吃尽苦头,自然是有目的”
道人不答,却冷道:“此处乃北冥寒地,一无灵物,二无人烟,有的只是这强烈风雪与这遍地冰雪,阁下莫不是来图个凉快?”
那人“呸”了一声,狠狠道:“贼老道莫要装疯卖傻,识相的就快快把那上古天书给我”
道人目光如炬,盯着幽光,片刻后又哈哈一笑道:“天书乃夺天地造化之奇书,怎么会在我等区区道人身上”
那人怒道:“贼老道,你是找死。”
话语刚落,原本在空中盘旋的幽光突然一聚,极速收缩在了一个佛陀身体内,随着幽光散去,露出内里之人,只见那人阔口鹰鼻,腰间悬挂一串骷髅头骨,满身邪气,正站在一个莫大的骷髅背脊之上
“杀生和尚”道人一声惊呼,脸上突现怒容,“孽障,是你!”
杀生和尚一声冷笑,却不答话,手中作势,瞬间幽光大盛,从半空之中,缓缓凭空出现一个骷髅人,遇风便涨,片刻,便身高三丈,呈巨人之像,有开山之势。这巨型骷髅人右手持巨剑,嘴巴张张合合,鬼叫之声凄厉无比,其间还隐隐有骨骼吱吱作响声。
“贼老道,受死!”那杀生和尚一声断喝,只见那骷髅人尖齿獠牙,双手握剑,犹如流星一般,带着一股开天破地之势,击向道人。
道人脸上神情瞬时沉重,知道这骷髅人身形越大,则威力越大,修炼过程中害死的无辜之人势必更多。要炼成眼前这般威势,是要多少无辜之人命丧黄泉。
这杀生和尚实在丧尽天良,今日决计要除掉此邪人。
眼看那巨大人形骷髅就要冲向眼前,道人却只用左手,在身前虚空画了一个太极,右手单手结印,隐隐发出玄青色的光茫,片刻间身前已现一个青光闪闪的太极图案,内中玄奥奇妙,与那巨型人型骷髅抵持在半空中。
呼啸的强风虽急,却吹不进二人身边十丈。
雪虽暴,却下不进二人视线。
莫不知,原来苍天,也有奈何不了凡人的时候!
杀生和尚在后方加持着这个巨型骷髅,他左手一挥,那巨大人形骷髅跟随杀生和尚意念,持剑的左手向天借力,既刻重重斩向道人身前的太极护盾,只是这看似薄冰不堪一击的太极护盾。却生生抗下这巨型骷髅的猛力强斩,更令人惊讶的是,护盾竟然丝毫无损…
“旁门左道,难登大雅之堂”道人口上不停,手中也暗暗加力。
“好老道,道行竟如此之高”杀生和尚虽然狂妄,却还是忍不住赞叹于他。
“看来这邪门之法当真奈何不了你”话音刚落,杀生和尚随后召回巨型骷髅,散去法印,巨型骷髅由丈缩寸,变回原来普通大小,不知为何,杀生和尚却是收起此样法宝,沉默片刻,还是从怀里拿出一串念珠出来,那串念珠碧玉无暇,晶莹剔透,细细看去,只觉得神安气宁,一片祥和。
“好法宝!”道人也是叫了一声。
随着杀生和尚法力注入,原本安静的念珠发出一团金光,目不能视,只是这金光中却夹杂着一丝黑气!
杀生和尚看着道人说道“今日与道家大能者一战,或可为贫僧扩开一条未知之路。”
道人并未答话,心中不敢小觑,当下打起十二分精神。
顿了一下,杀生和尚又说道“三清观中根基绝学《太极真决》有三大境界,“洞真”“洞玄”“洞神”你短短五十年登入顶峰,这份天资,普天之下,无人能与你相比”
“据我所知,那《太极真决》玄奥无比,修炼之路,难如登天!便是资质极好的人中之龙,穷其一生能够修炼到第二层“洞玄”境界的也是少之又少,不出意外的话,整个三清观达到“洞玄”境的也不出十个,且个个都是名动天下的风云人物”
杀生和尚神色一正,道,:“那群牛鼻子,都及你不上”
“而能入“洞神”境的当世上只此一人,那就是你”,杀生和尚说此话时,目光也少有的露出些许佩服神情…
“三清观观主,青玄真人,”杀生和尚看着道人一字一顿的道
杀生和尚话锋陡然一转,目光如炬,问道:“以你此时这般道行。天生神目,当世无人能与你左右,那古卷《天书》不知你能参透几分?”
青玄真人情深略微动容,似乎忆起些许往事,微微一笑,神采奕然。
只见他不答反问道:“《天雷音寺》世间最为出名,香火最为鼎盛的佛法宗地,也是正道中唯一能与《三清观》比肩而立的佛门大派,而百年前身出其门智觉神僧,心系天下,情暖众生,其道行通天,慧法如神,直逼方丈广慧大师,被世人誉为《天雷音寺》四大神僧之首”
青玄真人眼神一厉,“曾经禅心如玉,一心为苍生的智觉神僧,为何却会自甘堕落坠入魔道,成了今日为世人所不齿的杀生和尚?”
杀生和尚不知为何,心中念念,竟似乎也是有了片刻清明,只是下一刻,他眼神狂热,心无所动,看着浩瀚星空开口道:“为了勘破长生之谜!”
“早在百年之前,贫僧就已顿悟,若一心修炼这佛门内法,只会徒增道行,而不能看透生死,道家术法,玄奥清明,能役使诸天神力。若与我佛家互相印证,互通有无,或许能参破长生不死之迷。只可惜如今佛道门户只见越来越为忌讳”
杀生和尚长叹一声,收回目光,落到青玄真人身上道“方今天下,佛、道、魔三教最为鼎盛,术法造诣皆是登峰造极。魔教虽名声恶劣,但是却邪术异法众多,往往出人不意,而道家奇术,奥妙无穷,与佛门各精一道,若佛,道,魔,能联手研习,必能勘破长生不死之局!”听杀生和尚一通说辞,青玄真人心中豁然一惊,这杀生和尚虽然入了魔道,可当年曾经是(智)字辈高僧,而他那时又心怀苍生,入世数百年之久,吃尽人间苦楚,尝遍时间百味,论起见识和阅历,自己一个只管清修的道人是万万及不上的!
青玄真人在此之前万万没有想过佛,道,魔,合在一起,万法归一的念头,不只是青玄真人,只怕世间万千修真之人都没想过
修真炼道,最是讲究归派正宗,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是为道术正宗!越是名门大派,练气法门越是一脉相传,极为纯正,正因如此,修炼之路比起那些掺杂的功法要好走很多,法门威力也是激进百倍
只是这杀生和尚数百年见识,不惜以身试道,难道真的有些门路?
青玄真人虽然略微一想,却也就此打住,毕竟青玄真人修道二百余年,道心坚固,不是别人三言两语所能蛊惑!
青玄真人执手掐决,冷道“闲话到此为止,且让贫道见识见识《天雷音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神通”
杀生和尚双手合十道“也罢!《三清观》古清境修士究竟有何通天威能,也让贫僧开开眼界”
话语刚落,杀生和尚祭祀碧玉念珠,十几颗晶莹剔透的念珠竟不下坠,珠珠发出金色光芒,缓缓转个不停!
杀生和尚腿盘莲花,双手一合一动即结左右金刚印,全身上下隐有金光,犹如佛祖亲临,口中一字一字念道:““嗡,阿,咪,惹,吽,嘎,恰,罗”每念一字,念珠金光便更强三分,待念完第八字,念珠已是金光耀眼,不能直视。
“文殊八字咒”青玄真人的口气立时多了几分凝重,手中也是一紧。
而正在此时,那青玄道人一声口号“无量天尊”,道行也极速汇聚手中,聚气成刃,一道玄青色念气之剑豁然祭出,剑虽非实,可那剑芒异常逼人,寒光四射,比起仙兵神器也无不及之处!一身道袍无风自鼓,面上不怒自威,隐有青光,已是法相之身!口中念念有词:
“道中无极,神雷降威。
威制九天。吾今役使!”
片刻之间,原本清朗苍穹,汇聚百里乌云,翻涌奔腾,雷声滚滚,周遭乌云挟雷携电,声势浩大。
看到青玄真人这一幕,杀生和尚此时目生玄光,不知心中所想,只是眼中的狂热不知为何再次被点燃起来。
“真王敕雷决”杀生和尚哼了一生继续道:你倒是看得起贫僧!”
青玄真人执起气剑,长剑霍然刺天,手执三素,足踏九玄。
只见被青玄真人道法汇聚而来的乌云,威势渐大,雷声震耳,电闪急行,突然,一股极为庞大的闪电自云层中携夹着雷声直直落在了青玄真人气剑剑尖之上,停留了下来,整片黑夜似乎都被这停留在青玄真人剑尖之上的巨大雷电给照亮,恍如白昼。
杀生和尚见到此中情景,脸色煞白。手中金光与其相比,实在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只是那眼中狂热却不减反增。
…………………………………………………
青玄真人剑前御着一朵莫大奇长的神雷,那朵雷电,自天顶处绵延百里的乌云而出一直延伸到那气剑之尖,道家真法,当真玄妙无比,引苍天神威,灭杀一切魔障。
再看那杀生和尚此时法成相生,一身道行尽皆催用,成就大能金身。空中闭目入定,以神观敌,身射四方金芒,犹如丈六金身,慧法真临!虽无道法那般借助天威神力,可是内有乾坤,驱邪降魔之力也是丝毫不弱于道家真力。
青玄真人后生先至,执剑之手用力一挥,那带着毁天灭地之力的神雷闪电,犹如蛟龙一般,一路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的冲向杀生和尚。
杀生和尚虽为睁眼,可神念所至,周遭一切事物已是通透清晰,看着那神雷袭来,威势无比,心中虽惊不乱,佛家绝学“文殊八字咒”此刻聚势刚成,杀生和尚入了金身,解开手中金刚印,那金光刺目,注满法力的佛家至宝念珠便如流星一般,迎着雷电而去。
下一刻,二人所使真诀法器,狠狠地在空中撞在一起。
那一刹那!
天,似乎都寂静了。
风雪,似乎也停了!
“轰,轰,轰”三声巨响响起,以二人为中心,往四遭生起了剧烈罡风,周遭空间一度绪乱,风雪上飘,天地昏暗。
功力道行,真法口诀,在此便深深印出高低,杀生和尚虽修道数百年,但是道行却是不如青玄真人这后起之秀。
果不其然,不多时,杀生和尚金面泛黄,金光衰退,已是有所不支之相。
“吱呀”一声开门声,在这斗法的紧要关头,从不远处一座高山轻轻传来。
这狂风怒号。
这暴雪急行!
这斗法之声,响彻云霄。
却未曾掩盖住这远处山顶处小小的开门之声。
青玄真人与那杀生和尚都吃了一惊,手中都各是一停,同时向那山顶看去,天空虽暗,却不妨二人真目玄光,只见有一少女,衣着简单,素发清胭,站在茅草屋门前,目瞪口呆地看着空中玄奇之景。
这少女自然就是青玄真人之徒,莫不语
“呼”的一道破空之声响起。
一个骷髅头骨咬着一个圆形珠子,幽光阵阵,直直冲着莫不语袭去,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已至莫不语身前不远。
青玄道人不及多想,冲着莫不语急喊一声“快快躲开”
只是莫不语被那漫天奇景异相深深震撼,此时正呆若木鸡。
眼看莫不语要命丧毒手,青玄真人散去真法,不去理会杀生和尚直奔那骷髅头骨而去,速度之快,比起那骷髅头骨还要快上不少。
身后那神雷没了青玄真人加持法力,瞬间就是去神威。散成乌有,空中那百里乌云,也是慢慢向周野飘去,犹如雨过天晴之样。
对青玄真人这样境界之高的人来说。数百丈的距离,他从未感觉竟如此之远,看着那骷髅头骨转眼既到,他也从未感觉自己竟如此无力过,这无力的感觉。从心底而来。深深的冲击在他的脑海。
青玄真人虽拼力追赶,却终究慢了一步!
“砰”一声闷响,那个咬着圆形珠子的骷髅头骨狠狠砸在了莫不语腹部。
她整个人被打得向后飞了起来,速度极快,身子吱吱作响,胸前底凹。只怕肋骨已断了几根。片刻之后,她的身子砸在草屋墙壁之上,“轰”地一声,一座草屋都轰轰隆隆的塌了下来!莫不语也被埋在了下面!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