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二章 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一切都太过迅速,不过时电光火石之间。
对于莫不语来说,方才所见,太过惊悚,那云,是如此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雷声,是这般响亮,以至于震耳欲聋。
那风雪,绪乱无比,犹如妖魔乱舞。
闪电也从未如此刺眼,让她不能直视。
就连那向自己袭来的骷髅头骨,都是这般恐怖。
仿佛,这个世界就要被毁灭一般。
她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师傅在空中与那陌生之人各显神通,拼个你死我活。
此时她的心中,只有害怕与无助。
莫不语看着那眨眼之间就已到眼前的骷髅头骨,身子瑟瑟发抖,她忘记了躲开,忘记了施展道法,脑海中只有无尽的害怕,以至于连呼吸都忘记了,她屏住呼吸,双目无助的看向自己的师傅青玄真人。
青玄真人拼尽全力追逐骷髅头骨,已经很近,很近了,只差一息时间,自己就可以施法困住骷髅头骨
青玄真人抬起头,看到了莫不语害怕无助的目光,心中一痛,更是疯一般的催动全身道行。
可惜的是,青玄真人没有那一息的时间,下一刻,青玄真人目光中倒映着莫不语被击中倒飞而去的画面。
“不”一声满含悲惨的吼声自青玄真人口中响起。
这一刻,青玄真人撤身感受到什么是心痛。他只觉得,这天,这地,为何在旋转,这心,为何如此之痛。
终于,青玄真人飞到山顶之上,只是到处硝烟弥漫,一片狼藉,他疾步走到塌房之下,跪在地上,目中神光涣散,用手一下下的挖着残砖断瓦,而那砖石之上,不时有些斑斑血迹,每挖一下,他的心便就冷下一分。
空中那杀生和尚见此情景,万万是不敢向前再去招惹青玄真人。只是不知为何,他却在空中停留。散去法相金身,竟出奇安安静静的看着山顶处,他不知为何,想起那少女出尘的模样,入魔后第一次后悔出手伤人,心中竟有些惭愧不安。
青玄真人木纳却又小心的一下下挖着,不多时,一片狼藉的砖石之下,露出了一个满是灰尘和鲜血的手臂。
青玄真人看到这只手臂,身子一颤,呼吸都快了起来,他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摸在血手手腕上的动脉之处。
还有脉动,尽管很微弱,青玄真人一颗紧绷的心终于放下一点,有脉动,就表示还活着。
青玄真人手中不敢停留,还是一下一下细心的挖着,生怕晚了一时莫不语便离他而去。
他心中暗暗发誓,只要自己活着一天,便决不会再让莫不语再受伤一次。
终于,掀开最后一块断墙,莫不语整个人露了出来。
莫不语已经昏迷不醒,满身鲜血,遍体鳞伤,说是体无完肤也无不可,尤其以那腹部为首,一个血洞赫然而现,而在旁边有一碎裂的骷髅头骨,那颗圆形珠子却已不知去向。
青玄真人看到莫不语伤及至此,胸中仿佛有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扯着自己的心,那痛,撕心裂肺一般。
如果能替莫不语吃这一罪,青玄真人不会有丝毫犹豫!
。。。。。。。。。。。。。。。。。。。。。。。。。
青玄真人缓缓抱起伤痕累累的莫不语,生怕一个闪乎便加重她的伤势,所幸的是,山顶阵法还在运转,强风暴雪依旧进不来半点。
青玄真人抱着莫不语左右看了一看,整片山顶已尽是废墟,少有完整之地,前方有一石桌,那是之前莫不语常常发呆冥想的地方。如今虽然也已坍塌,但是桌面却未碎裂,出奇的完整!
青玄真人缓步行去,一步一看,非常小心。
莫大的石桌,被青玄真人单手搬起扶正,小心翼翼的将莫不语放在上面。
青玄真人细细查看石桌之上的莫不语,此时已面色苍白,为失血过多之症,只是那嘴唇伴有紫青之色,越发显间,疑是为中毒之相。
“哼!真是蛇蝎之人。”青玄真人怒喝一声。
继而悲愤向天道:“你这老秃驴,当真下作无耻,枉为人,如何下得去如此之重的手!!!!!”
杀生和尚在空中听得仔细,却也面不改色,心无杂念。
言语间手中不停,伸起双指,聚集真气,连连打入莫不语穴位之中。腹部本血流不止的伤口居然慢慢泛起一道青光,缓缓止住血流之势。
随后,青玄真人在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拔来塞子。一股清香药味便远远流出,以此看来,绝非凡品!青玄真人拿出一粒丹药,放在莫不语口中,丹药入口即化。不多时,莫不语面色已有些血色红光,青玄真人一颗心也放宽了一些。
只是那嘴唇紫青之色为何又深重许多。
青玄真人再次皱起眉头,站起身努力压住心中怒火,一身道袍无自鼓,强者至尊的威势显露无遗,一副蓄势待发之势,却是看向空中那杀生和尚,把手一伸,冷声道咬牙:“速速把解药拿来,今日暂且饶你不死!”
何其霸道,何其威严,一代威枭雄本色,气吞山河之势。
杀生和尚修道数百年,道行之高,世间罕有,见识过众多妖魔鬼怪,纵横驰骋神洲浩土数百余年,道心未曾不安过,今日被那青玄真人一吼,竟然有寒毛倒竖,胆战心惊之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真法行走周天,身躯异状既刻被镇压下去,这佛门绝学,与那“三清观”中《太极真诀》平分秋色,论起定心持向,还胜过一筹!
稳定心神之后。杀生和尚对莫不语那一丝惭愧也已荡然无存,把心一横,“嘿嘿”一声冷笑道:“若要解药却也简单!”
说着杀生和尚手掌向前伸开,露出一个妖物内丹,泛着淡淡金光,继续道“:“将此物炼化成丹,配合你青玄真人那大神通的道行,为她驱毒疗伤。不出三日,便可康复回元”
言语未落,杀生和尚双指生光,夹起那颗内丹,对着青玄真人道:“劝你莫要动其他心思。不然贫僧既刻毁丹,让那女娃断绝最后一线生机!
青玄真人注视着空中的杀生和尚,不知想些什么,片刻后,冷声道:“你这秃驴,恐怕绝不会轻易把那内丹交于贫道吧。”
“哈哈哈”杀生和尚大笑三声,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以救苍生为重任,只是这次贫僧确实有点要求!”
青玄真人默默看向身后那生死不明的莫不语,心中默然。
抬起头,看向那无耻之极的杀生和尚,心中已是明了那杀生和尚什么要求,却还是道:“贼秃莫要打圈,快快讲来!!”
被人叫骂,杀生和尚却也不气,此时似乎极为开心,呵呵一笑,口中一动,轻轻道出二字:“天书!”
青玄真人早已料到如此,却还是忍不住一阵气急,面色铁青!袖中拳头紧紧而握。
天书确实在自己手中,可是对于世间来说,这却是一根救命稻草,极为重要。
数十年前,魔教陨落,可不久又是天地异象,斗转星移,青玄真人也是心有所至,耗损十年功力,用绝学“天机十六卦”第三层,推算世间走向,推出一个“魔神动世”卦象,千年劫难,众生难逃,比起魔教的危害,更是有过而无不及,青玄真人心系天下,不忍芸芸众生受此灾难,如此下去,少不得是生灵涂炭,一番衡量,青玄真人牺牲小我,普度众生,又耗费五百年寿元强行推算解救之法,如今青玄真人可谓是风烛残年,寿元不足五十年,此中秘史,只有青玄真人自己最为清楚。
“天机十六卦”耗损青玄真人一生寿元,却只得出寥寥三十二字,再为推算,也是泥沉大海,毫无音信。
苍天不仁,万物刍狗,
魔神动世,邪气长存。
玄女天书,万法归宗,
一代真仙,心灭而生!
自天应真言,青玄真人便是多方奔走,也无暇顾及“三清观”内务琐事,青玄真人也是自知时日不多,索性将观主之位让与三清观其他有能之人。
青玄真人奔走多年,一路所见,一路所闻,天灾人难比起往前却是多了不少,妖魔鬼怪也不再如往常一般聚集阴秽邪魅之地,而是慢慢变得更为嗜血,常常发生袭击生灵之事!!!时间似水,光阴流年,一晃过了不知多少年,青玄真人依旧对于那卦中之文依旧毫无头绪,所幸的是,那“魔神动世”卦象十三年前再次出现指引,卦中隐约窥探天机,显现“天书”二字,地点直指北冥寒地,也正是那次卦象,或许是天意,青玄真人在路途中救下了还在襁褓之中的一个婴儿,而她的父母,皆被那猖狂的邪物所害,青玄真人便将那婴儿留在身边,悉心照顾。
那婴儿生有灵性,骨有灵根,只是不哭不闹,让人莫名焦急!看着静的出奇的婴儿,青玄真人生怕她是个哑巴,所以取名莫不语,寓意深远。
四句天言中“玄女天书”,那“玄女”或许指的便是这怀中婴儿,至少青玄真人是这样认为的。
青玄真人用自身五百年寿元,为这芸芸众生换取的一线生机,如今也是危在旦夕。
“咳”莫不语轻咳一声,幽幽醒来,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身体疼痛难耐,咳声带动全身伤口,疼得莫不语冷汗直流。
听到身后莫不语醒来,青玄真人不及多想,大步走到莫不语身边,看着血人也似的莫不语,青玄真人的心也碎了,这一刻,青玄真人终于明白,什么才是最为重要!什么苍生,什么生灵,什么劫难将至,都让它顺其自然吧!!!
而对于苍生,自己只怕是再也无能无力!
“不语…”青玄真人看着莫不语轻轻唤了一声!
十多年的朝夕相处,一点一滴的看着莫不语成长,早已是情同父女,割舍不了!
“噗”莫不语胸中闷堵,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血的颜色已是有些发黑,双目紧闭,再次昏迷过去。
青玄真人见此情景,再不迟疑,把手伸进怀中,拿出一本破旧黄色书卷,那书卷写着八字:
无极玄易,无字天书!
。。。。。。。。。
此时,青玄真人也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为了苍生才将这《天书》给这杀生和尚,还是为了自己心中之重!
孰轻孰重或许已经不在重要,重要的是珍惜当下,不是吗?
杀生和尚看着青玄真人手中《天书》,满眼狂热,口气都有几分激动:“快快拿来,贫僧既刻将这解药给你!”说着夹着内丹的手指,在眼前晃了一晃。似乎是在提醒青玄真人,解药在他手中,莫言胡来。
“唉”的一声叹气,青玄真人摇了摇头散去法力,手中聚力,在那《天书》周围设下一个防护真气,泛起阵阵青光!
将手轻轻一推,“嗖”的一声,那天书离手而去,缓缓向着杀生和尚飘去,出了山顶阵法之地,《天书》进入那狂风怒吼的无法地带,狂风虽急,却丝毫吹不动被青光罩住的《天书》,稳稳笔直的向远处杀生和尚飘去!
杀生和尚看那《天书》即将到手,忍不住“哈哈哈”大笑几声。
看到杀生和尚欣喜若狂的模样,青玄真人开口道:“此天书夺天地造化,日月精华,内中法门并非适合你我等人,贫道自十三年前得此天书,便日夜钻研,可惜苦苦不得要领,若说其根本,似乎是我等修行之法,有些欠缺一般,就如阴阳有缺,强行修炼也是只会走火入魔,失了理智而已!”
这一翻言语青玄真人确实却是以往经历,如实相告与他,不曾危言耸听。
只是那杀生和尚此刻满心欢喜,面上堆满笑容,盯着那即将到手的《天书》,呵呵一笑,道:“贼道士莫要胡言乱语,贫僧断不会轻信与你!”
“罢了,罢了!”青玄真人伸手轻轻一摆,不再言语!
青玄真人的心不知为何很累,很累,为了苍生,付出了一生,他不后悔!为了生灵,奔走多年,他无怨言!为了寻求解救苍生之法,他放弃一切地位华贵,做了一个世间游人,四海为家。
可如今想想,他的所作所为,真的值得吗?
青玄真人也有些疑惑。
“哇~哈~哈~哈…”一串大笑自天空传来,打断了青玄真人的思绪,抬头望天,只见那杀生和尚右手双指夹丹,左手拿着古卷《天书》,状若癫狂。
青玄真人却是怕他道心种魔太深,以至于走火入魔,连忙道:“且把那颗内丹交于贫道”
杀生和尚闻言收敛片刻,盯着右手双指只见那颗泛着淡淡金光的内丹,心中暗想:若是此刻把这内丹捏爆,那道士定然会攻杀自己,以那老道的道行,只怕自己是在劫难逃!若是给他,那老道定是以救人为先,定不会此刻为难自己。思量几番,杀生和尚右手用力一弹,那内丹便极速向山顶飞去!
青玄真人见那杀生和尚如约把那内丹送来,也微微面露喜色,向前伸手一抓,稳稳的抓住那颗快速飞来的内丹。
而那杀生和尚趁机御起法宝,急急向南逃遁而去,丝毫不敢停留。
在空中留下一句话,远远飘来:“老道,后会无期!”回荡在天地之间。
青玄真人手拿内丹,立在山崖边,怔怔的看着杀生和尚飞去的那个方向,而那杀生和尚也早已不见踪影!
一声惊雷响过,在这眨眼之间,青玄真人已经抱起那昏迷不醒的莫不语,离开了这居住十余年的山顶,飞向那漫天风雪之中。
在青玄真人离开的那一刻,山顶阵法似乎失去了法力,不再遮风挡雪,那急风吹得坍塌的草屋吱吱作响,那大雪,也慢慢覆盖了那一方天地。
这个山顶,似乎从来没有人居住过一般无二!恢复了它千百年来的本来面目!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