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三章 相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年后
雪中,一个少女模样的人慢慢走来。由于风雪大了些她把手臂挡在了脑袋前面,身后背着一个简单的包裹,萧索单薄的身影在漫天雪地中显得异常孤单。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过来,坚定的神情略显疲惫,怕是在这一路吃了不少苦头。
她左右看了看,一片白芒,下意识说道:“也不知这是走到哪里了?”。只是在这荒芜人迹的雪山自然没有更没有人回答她。
细看下,这少女正值青春年华,虽身着粗衣麻布,依旧遮不住妙曼身段,一头乌发随意盘起,略微含笑的美目眨眼间极是灵动,面上白静,步入青莲,胸口挂着一对小玉琢,样做玄武青龙,腰间悬挂这一个金色小铃,随身摇动,摆动间阵阵清新悦耳的铃铛声细细传出,景色如诗如画,样貌虽绝,但最让人不能忘的却是那似乎与生俱来的出尘入灵气质,一举一动,仿佛都会影响周围世界,只要看到这个身影,就会感到安详,温暖,就犹如长空中的阳光一般
这美丽少女,正是莫不语。两年前,她的世界截然不同,师傅突然间不知所踪,只留下两封信,一封给自己,让她两年后把另一封送去一个叫三清观地方,此刻她正是启程去送信。
她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只是过眼处只是一片白芒,若不是空中艳阳,只怕方向都会迷失!
‘师傅曾经说过沿着这正南方向,走上半月便可到达“衡石山”,到了那里便会有人居住,我便可向他们问去中洲的路程,嗯。我得快些赶去才对,”
说罢便不再言语,只见她伸出双手,结印起法,双脚发力,一跃而起,竟有丈高,也不知她那纤细的身子哪里来的力气,就在此时少女又在空中空踩七下,不借助法宝灵器,身子便犹如流星一般向南飞去,这清灵少女是个修道之士,只是世间修道者传闻这不借外力的御空之术早已失传千年,如此看来,若是被人瞧见,世间少不得又是一场动荡来临
(主人公即将登场!)
距离千古神都合阳城(注1)千里之外有座小村落,叫“枯叶村”,此村大小方圆十几里,稀稀落落坐落着百十户人家。
村里有座寺庙,供有一尊莫大的龙王,手持御书,似是降雨模样。
寺庙不远处有一庙台,此时正人声鼎沸,洋洋洒洒。
“呔”一声断喝出自一个手持木剑的矮胖道士之口,只见道士十步开外周围站这许多平民百姓,熙熙攘攘,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
那矮胖道士用木剑指着一个被绑再木桩上的枯瘦少年大声喝道:
“你这贼厮,老实交代,你是何方妖孽,自你进村三年,上天未曾降过半滴雨水,今年更是颗粒无收,平日里你这厮少吃缺喝,全是依仗各位父老乡亲给你吃穿,你于心何忍,要坑害这多之人!”
木桩上被绑着的少年并未作响,眉宇间极为坚毅,无喜无怒,脸上平静无波,只是少年衣着破旧,身段瘦小,脸上还有些许泥土脏物,平日显然也是饱经风霜。
那矮胖道士一番话语激起周围诸多村民心里怨恨,只见一个瘦弱汉子站出对着少年道:“这位道爷说的是啊,平日里我们待你不薄啊,为什么要这样做,庄稼颗粒无收,你让我这一家老小怎么过活”。说完却是蹲在地上捂着头不再言语!~!!
周围人群尽皆沉默了下去,是啊,这可怎么过活!好好的一个村子,青年壮士走的走,死的死,留下的全是瘦弱妇孺!
少年眼明耳尖,听到往日熟悉之人前来刻薄自己,此刻,虽想辩解几句,可是每次话到口中却又吞下肚子,也或许他们说的对,自己自幼流落,沿街乞讨,处处受人欺凌,受尽白眼无与折磨,夜宿街头,一直流浪至此,才算稍微安定些许,才算第一次感到心安,才算没有再次受到那些尖刺的眼神!
从那一刻,少年就把这里当做了家,或许是上天也在跟自己开玩笑,自从来到这里,此地竟然滴雨也未下过,未此,少年也曾多次默默离开,可是每次脚步就像不争气一般,自己走回这里,只有在这里,自己才能安心。
一念及此,少年神情已有转变,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抬起头,一一注视着这些相处了三年的人,少年目光柔软,熟悉的人,只是这些目光却再也不熟悉,少年只觉着这些目光犹如冰刺,狠狠的刺向自己!每多看一眼,少年的心便又凉下一分,他的心如坠冰窟,少年默默低下头,再也不做声响,始终未开口辩解一句。或许只有自己死了,上天才会终止这个无聊的玩笑吧!如果自己的生命能换来这里得风调雨顺,似乎也不错呢!
就在少年思绪万千的时候,那矮胖道人持剑凝视这少年小步慢慢转了一周,行走中,一手持剑向天,一手掐决如风,口中念念有词
“道剑借玄光,天威震妖魔”
“若虚凌云,一剑平邪”
“斩妖决”
话未落音,木剑陡然生光!道士周身凭空来风,直刮的地面呼呼作响!
周围乡民哪见过如此奇幻之术,个个倒吸一口凉气,瞬间就沸腾起来,连连称赞矮胖道士,直说的是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矮胖道士此时心里得意,面上升起许些傲慢之色,只是这道士面相犯恶,眉目虚浮,呃…换句话说怕是些贼眉鼠眼!这尊容实在配不上天神之论!
正所谓相由心生,果不其然,矮胖道士开口道:“方才老道我掐指一算,众位可知这里之所以滴雨未下是何道理?”
未待村民发话老道便单手指向少年!
“就是他。”
“方才我掐指一算,算出他乃旱魃转世,所到之处必是灾难多发,小到百里大旱,大到瘟疫病灾,全是由他引起!”道士说完木剑向天一刺,双手合十,离开道士双手,这红色光芒木剑却未落地,而是在道士身前三尺处量身旋转,似是护主一般。
少年听闻,身子一震,心中黯然,只是面上坚韧,依旧不言不语。
这段话自然是道士欺骗众人的,他哪里会什么算卦相术,只是随手一掐,满口胡话而已!要怪只能怪这少年命不好,撞见这道士无耻苟且之事,结果被老道倒打一耙,惹祸上身!
中洲浩土,以道教唯尊,其中大小强弱道派宗门,不计其数,那浑水摸鱼,滥竽充数的道士自然也就再所多有。
道士此时眼光凌厉,望着众人言道:“各位,若要恢复以前风调雨顺的生计,必须除掉此人,以正天道,方可解此灾劫”
周围鸦雀无声,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皆相视不语。
村民虽被道士蛊惑,可毕竟都是铺实辛劳之人,杀生之事却是万万做不来的。
矮胖道士似乎没想到众人皆是沉默不语,一时间也是呆住,少年自然也是风吹不动。
空中天晴日厉,风轻云淡。
许久!矮胖道士脸色一黑,终于按耐不住,正色道:“这斩妖除魔之事自然不用众位出手,此乃老道分内之事!”话未落音,道士举剑一刺,就要下去毒手。
“且慢”,一声轻喝传来!道士手中一顿,左右看向人群,寻找发声之人,也是停了下来!
不多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位瘦弱老者,鬓白如雪,脸上皱纹横生!正颤颤巍巍走向少年身旁,老道在旁看着,略显不满,一时却也没做多事。
老道不耐烦问道:“你有何事?”
那老者看也没看他一眼,自然也没作答。
老道看到这老匹夫对自己如此无理,心中气极,当即脸色一拉,就要发作,刚走一步,却是想起什么,随即后停下,心中暗想:“这人怎有些面熟,在哪里见过呢?”
老道连敲几下脑袋,似是想起什么,暗骂道:“原来是这厮。村长的长老,在这村落之中,还是颇有威望,若想在此地骗吃骗喝骗银两那是不好得罪于他,且罢,先看厮有什么计较再做打算!”
老者走到少年身旁停顿下来,他看着少年,似乎要看透少年一般,没有言语。
少年抬起头,也望着老者,两目相对!
片刻,少年移开视线,首次开口,缓缓而沙哑的叫了一句:“正爷”
有那么一刻,这老者竟觉的这声“正爷”,是那么无力!
他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这双手,很是粗糙,似乎在诉说着往日的辛酸!老者看着少年,竟不知该说什么,有些混浊的眼睛极尽慈祥。
老者点点头算是应过。
那老者望着他,心里痛道:“孩子,怕吗?”
少年低下头,沉默许久才道:“不怕。”
老者又问道:“孩子,那你恨吗?”
有风,轻轻拂过,少年没有回答。
老者浑浊的眼中微微湿润,哑声道,:“孩子,苦了你了”。这一句话,包含着无奈,包含着不舍…
老者说完便转身离去,未走多远,耳边似乎传来一段那少年微弱的话语:“要当心老道!”
闻言老者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少年,只见少年还是那副低头一动不动的模样。难道是错觉?老者看了少年一会,似乎是想确定是不是少年再讲话,可是少年一直一如既往!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走入人群。
(注1:合阳城,位于中州,扼天下要道于此,是神州大地最繁荣昌盛的一方,而且世间最为出名的修道圣地“三清观”也坐落合阳城附近百里)
世间常说,人的命,天注定,该相遇的,自然会相遇,或许相遇之后,才是你人生的开始。
时过正午艳阳高照,空中碧蓝如洗,大雁成双。
莫不语此时拿定主意要去村落瞧上一瞧,一念及至,脚下不再来回渡步,轻轻抚摸石牌,眼观村落,意定志坚。
一路上,莫不语东看看,西看看,只见入眼处地上皆干枯,树木干瘪,寸草不生,这路面,轻则含沙飞舞,重则干裂丈远,一片重旱之相。
再远处,在村落后面五里之远,有一赤红大山,方圆百里只此一座,长宽白丈,貌若幽魔,极是狰狞,色如火焰,及为显眼,山上荒芜凄凉,树木尽萎,花草皆萎,乱石横落。
莫不语见此情景,心中黯然神伤,边走边思:“为何此地干成这幅模样,这里虽不是风水宝地,却也算是地灵山杰,就算不能风调雨顺,也至少四季如常才对啊。”
莫不语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奇门遁甲等山水阵法古卷奇书,尤其是上古奇人异士所著的传奇古书《天地图鉴》,至于是谁所著,早已不知!书中记载着三大地域的种种山灵鬼怪,地理山脉,阵法迷宗,等各类信息,最让人神往的是该奇书配有图鉴,而且画的极为传神生动,让人一看,一目了然,莫不语自小在北冥寒地,除了狂风暴雪,其他并未见过,对书中所绘,常常向往不已!每次修行之后,总是躲在屋里翻上几翻,十余年下来,此书看了已是不下于十遍,对于书中所讲,更是熟背于心。
或许是书看多了,此时莫不语神识猛然一惊,抬起头,灵光似水的妙目紧紧盯着赤山,还是未看出有何异样。
“也对,凡体肉身看不出什么端倪,看来需要借助道法加持了。”。话未落音,只见莫不语闭上双眼,双手掐决,变化莫测脚下按罡演步。布气行术,有静态法,动态步罡法。一股真气从内而发,流转周身,口中念道: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天地洞悉,内观其心”
“其心澈明,鉴于明空”
“道家真决:苍天有眼”
道决一出,异变陡生,只见莫不语双目猛然睁开,目中玄光流连,身躯生祥,周身青光护体,青丝飘散,面相端庄,赫然已是法相之身。
莫不语此时灵气逼人,真气运行,法相已现,气质若仙,一双似忧非忧含灵目,肤若美瓷唇若樱花,明眸皓齿犹如天仙降临。
莫不语目生玄光,再次看向赤山,一切尽然不同,只见那赤山通体有灵,内藏玄机,周山吸取方圆百里灵气,尽皆流向山顶,只怕顶端是有不寻常之物。
不多时莫不语心中已然有数:“难怪此地如此干旱异常,原来是炎石即将化形精怪,惹得天地异象,看来这次动静不小啊。”
芸芸众生,各有命数,世间万物,不离大道!山精水灵,妖魔鬼怪,皆在混成!
凡人修道,山水修灵,妖魔执念,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无所不有!
世间万物,多是肉体凡胎,也有个别造化不同,是为妖魔鬼怪,更有罕见之物,造化通天,物化成精,是为灵。
这块赤石,必是曾经得到过极大造化,遂有生意,吸收日月精华,经万世轮回,已有灵性,育有灵胞!近年遂要化形,引得附近天地异象,风雨失调。
莫不语散去法相,心中明了,暗自惊道:“这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如此罕见之事也被我撞见,真不知是喜是忧。”
“先不去想这么多,去前面看看再说”说完便慢慢走向村落。”
村落多是茅草泥屋,散散落落坐落几十余户人家,莫不语走在路上,东看西望,屋里似乎都没有人在,不知去向,转弯前去,不远处有一庙台和一庙供,周围站着许多人,围着一圈又一圈,人声鼎沸,莫不语见此情景,心中虽然惊讶,却更多的是胆怯与好奇。
莫不语定了定神,抬起脚步,直奔人群,入了人群后面,莫不语心中忐忑不安,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没人注意自己,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人群中心的地方。
这群人为何聚集于此?
那里,究竟有什么呢?
殊不知,她的路过,却是彻底改变了这少年的命运。
她心中好奇,只听得有人声喧杂,怎奈层层人墙挡着,不知何事!在外面根本看不到什么,越想心中越痒~
“我倒要看看有何新奇之事!”莫不语心中一横,卷起手袖,仿佛视死如归一般。
莫不语身体瘦小,衣着普通,发迹掩面,见到人群有缝隙便见缝插针的一路插了过去,硬是挤到了人群中心,却也没有引起注意,所幸周围人群也皆是被里面所吸引,没人留意于她,不然只怕以她那一副绝世容颜,就足以让世界为之疯狂。
抬起头,定眼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万万没有想到会是此翻情景,只见木桩上绑着一个瘦弱少年,长发糙乱,掩盖许些面貌,衣着简陋,身有伤痕,面对百余人众,少年低着头,不言不语,似乎也无惊无怒。
莫不语心中赞道:“这少年,年纪轻轻却意坚志忍,面对众人,面不改色,口无轻浮,身无动静,换作自己,只怕早就吓得魂飞九天去了”
再看少年身旁有一身着道袍,獐头鼠目,样貌猥琐之人,手持木剑,指着少年大声吼道:
“呔”
那矮胖道士用木剑指着一个被绑再木桩上的枯瘦少年大声喝道“你这贼厮,老实交代,你是何方妖孽,自你进村三年,上天未曾降过半滴雨水,今年更是颗粒无收,平日里你这厮少吃缺喝,全是依仗各位父老乡亲给你吃穿,你于心何忍,要坑害这多之人!”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