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四章 相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多时,莫不语已然明白,或许他人不甚明白其中缘由,但是莫不语对此地大旱已是了解,心中疑惑,暗想道:“全然不该怪那无辜少年,为何这道士要诬赖于他,为什么这少年不做解释?”
莫不语环顾四周,只见一道道幽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少年,仿佛一切的错都是因他而起。
那一瞬间,这目光,竟似利如刃,尖如针!
莫不语她征住了,若说世间有什么最伤人,那一定便是人的目光吧。
她犹如感同身受,刀刀切入肌肤,针针扎入心灵。
她开始有点理会,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痛。
这少年,心里又是怎么和滋味??
莫不语虽然入世不深,不知人间疾苦,只是这一刻,她似乎有些明白,也沉默了下去,望着这些冰冷的眼神。
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是绝望?还是心痛?
解释,又有什么意义?沉默或许就是最好的选择!
她心中黯然,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这位少年,她目光呆懈,竟又一时呆住。
天空依旧,风轻云淡,苍天不会为了凡间琐事有所改变。
“世界不是公平的,那只不过是强者安慰弱者的言语”。不知为何,莫不语想起师傅说的这句话,当时朦朦胧胧,不是明白,如今想起,已是意别深远。
她依旧不明白,为何这道士身怀绝技,有术在身,却心行不正,为何周围人群不去阻拦也罢,还要助绉为孽?
又听这道士一番血口喷人之言,蛮横无理之相,她越看越是火气。或许他人能忍,自己却没办法忍。
莫不语双眉倒竖,心中激愤,粉面生怒,双手紧握,正要上去理论一番,脚未踏出,只听人群有人轻喝一声,身子一顿,莫不语看了过去,见是一位老者走了出来,满脸皱纹,鬓白如雪,身形佝偻,似是一阵风便能吹倒一般,却还是步伐颤颤巍巍的行走到了台上。
老者面相沧桑,眼光混浊,虽身影不坚,却气势不弱,比起那修道之人,也是不相承让,想必定然是一世愁苦,肩担无奈。
白云苍狗,大道无情,红尘滚滚,无尽琐事。
莫不语看向一老一少,目光如炬,心道:“终于有人为少年开脱一下了啊,我当都是些榆木疙瘩呢”心里虽然着急,却还是满怀希望的忍耐下来。
场中时间似乎停止了一般,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就连风儿,也是安静下来
少年抬起头望着那老者,目中还是那般坚韧。
老者也迎视这少年,混浊的眼神,似乎也清晰许多!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没有奇迹发生在少年身上!
。。。。。。。。。。。。。。。。。。。。。。。
祭品!活生生的祭品!
此刻,莫不语已然明白通透。面上煞白,身子惊出一身冷汗此刻,莫不语已然明白通透。面上煞白,身子惊出一身冷汗。
尘世间,竟然是这样的吗?
其实所有人都是明白,这少年并没有错,错的是这上天,可谁又能责怪上天呢?
只是众人需要一个可以让自己再继续煎熬,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此时,他们最需要的,不是上天开恩,也不是那道士所说的除旱魃,正天道!而是一个欺骗自己可以在这苦难深重,炼狱一般的苦地,生存下去的谎言,哪怕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哪怕这个谎言错的离谱荒缪!
或许,真如这道士所说,除去他,此地即可恢复往日平静生活!
这少年就是希望,只不过这希望,是用这少年的死换来的!
这,就是所谓的希望。
这,就是人性。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罪孽,都归咎到这少年身上,让他一肩承担,来换取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之光。
莫不语盯着台上少年,目中悲痛。
她的心,也在颤抖不止!
她的心,也是迷茫浑噩!
不知过了多久,台上已然只剩下那少年与那矮胖道士二人。
“你这妖人,且来受死!”矮胖道士怒吼一声,面带煞气,目泛凶光,执起木剑,用力一推,那木剑脱手而去,“嗖”的一声破空声响起,剑尖冲着少年胸口急奔而去!
矮胖道士一声吼,也惊醒了目瞪神呆的莫不语。
她定眼一看,那木剑已至少年胸前不远,不及多想,伸掌一道劲风打向木剑。
“砰”的一声,那木剑被莫不语那一道气劲打的粉碎,木屑稀稀落落的撒在少年身前的地面之上。
“啊”不知几人受了惊吓,大喊一声,众人皆惊,一时犹如受惊之鸟,噪音四起,皆是四处逃窜,寻找安身之处。
只片刻,台下只剩寥寥一人,那人粗衣麻布,乱发掩面,隐约可见一张精致清秀的少女脸庞,那人,正是方才出手救人的莫不语。
少年抬起头,一双眸子依旧坚韧。望向台下,已是空空荡荡,只有一人,立在台下不远处,看来,出手救自己的,便是此人。
那矮胖道士怒目圆睁,向前一步,冲着台下双指一指,对着莫不语冷言道:“何方妖孽,报上名来,竟敢前来阻挡老道替天行道!”
那老道看清莫不语的样貌,当即一怔,随后他舔了舔嘴唇,两眼火热道:“哎呦,这可不得了啊,还是个人间罕见的尤物,哈哈哈,过来让道爷尝尝鲜。”
莫不语也不听他血口喷人,抬起手,左右掐决,,一个“引风决”随手而出。
瞬时,以莫不语为中心,凭空生出剧烈罡风,向四处飞扬,一路所过,草木砖石,无不激荡飞扬!那矮胖道士一个不慎,“哎呦!”一声惨叫,被这飞沙走石般狂风掀了一个跟头,倒在地上,翻了几圈。
再看那少年,因为被绑在树桩上,虽然不至于像那矮胖道士一般被狂风吹翻在地,可也不甚好过!无处藏身不说,而且又无道行在身,直个是被吹得凄惨无比,被那狂风携带的细石草木,砸的浑身是伤,鲜血直流,好在那少年依旧能奋力挣扎,看来并无大碍……
莫不语收起法决,定眼一看,只见四周狂风大作,卷起漫天飞沙,定了定神,只看到风沙中又一道模糊的身影,辩出是那少年,一跃而至。
那少年被绑在台上,躲也是没法躲,连躺下都是无从办到,被砸的遍体鳞伤,虽无大伤,可是小伤成堆,却也是不甚疼痛,心中叫苦不迭。
下一刻,一道身影袭来,少年一惊,抬起头仔细望去,只见那台下出手相助的那人,一闪即到,停在自己身旁。
风沙依旧,人儿已至,莫不语寻见那少年,含暖的妙目静静着看向于他。
少年也是盯着她,这一次,他看的真切。
那一刹那,在那风中,在那台上,少女和少女,二目四目相视。
少年那一双坚韧的眼神,第一次有了动容。
他平生第一次呆住,以至于让他忘记伤口疼痛!
“砰砰砰”少年的心跳的快了起来,也是第一次怦然心动,以至于让他猝不及防。
只见这眼前人竟如此之美,让人窒息,竟如此出尘不染,,精致的脸庞,灵动的眸子,处处透着让人窒息的气息。
尘世间也会有这样的仙子吗?或许自己是在做梦吧。
每多看一眼,那心,便更紧一分。
虽然她衣着粗衣麻布,与自己相差不及,可少年一眼便明白,自己与她处于两个世界之中。
少年移开了视线,再不敢直视于她!
仿佛自己每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莫不语也收回目光,想起这少年种种,心里不忍,她轻轻叹息一声,便趁机看了看他周身伤口,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她心中一惊,只见这少年浑身伤口,满脸鲜血,一副被摧残折磨之相,不由得恨道:“方才还没受伤,这老道做了什么?”
少年只见这少女左右看向自己,上下又是看看自己,满脸疑惑,少年被她看的紧张,却又不敢出生声音,这感觉,当真古怪无比。只得转头看向一边。强行装作若无其事一般。
她忍不住冷眉倒竖,冲着那道人冷哼一声。
少年听得身边少女冷哼,转过头再次看向少女,只见这她不知为何面带怒色的看向一边,只是那侧颜,依旧绝美无双,依旧摄人心魄。
少年正痴痴傻傻的望着少女,她却突然转过头,望向自己,少年心中一虚,面色一红(虽然他满脸鲜血看不出来),赶紧目光转向一边。心中也是“砰,砰,砰”急跳个不停。
“这牛鼻子当真无耻,竟然暗算于你!”。莫不语气哼嘘嘘,一脸严肃的道!
听这灵气逼人的少女为自己打抱不平,少年心中一暖,刚想开口道谢,却仔细一想,似乎哪里不太对呀!:“哎,不对啊,那道士早就被你掀翻在地,这漫天风沙,这砸向自己的碎石细木,与自己这一身伤痕,这一切明明是拜你所赐好不好…”
少年虽然想的通透,可是看那少女一脸认真,极尽严肃,他也只得苦笑一声,不敢作响。
莫不语虽然口中嘟囔,手中却是不停,举起右手,伸掌聚气,一道玄青色光芒瞬时亮起,长约半尺。
那少年看的仔细,她这一手虽然玄幻,只是今天奇幻之事实在太多,少年的眼睛已是看的麻木。
莫不语见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加持法力的右手,心中略显得意,面上一笑,她有意显摆,在那少年面前晃了一晃,得意道:“这是道家术法,“聚气成刃”,莫看它虽是聚气而成,比起真刀实剑也是不相承让!我虽然没有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可也运法自如,收发自在。”
话未落音,“刷”的一声,莫不语手起刀落,向着绑着少年的身前绳子,一划而去,直看的那少年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那捆着少年的绳子应声而落,被那气剑轻易划开,只是随着绳子而落的还有滴滴鲜血与那几片划烂的衣角………
不错,少年胸前又是多出一道伤口,长约十指,所幸的是,依旧不深…
而这伤口,也依旧是被面前这下手不知轻重的少女所划。
看着捂着胸口疼的呲牙咧嘴的少年,莫不语整个人僵在那里,原本满脸开心的笑容,也是凝固在了脸上。
风势已渐渐弱了,那老道也已站起身,自知不是对手,连忙往别处逃了开去,口中不停,骂骂咧咧,却是知道今天遇见高人,万万是不敢再往风圈中走。
“额…”莫不语已不知该如何开口,方才自己还在大放厥词,自夸自擂,这倒好,不过一眨眼便把人一剑斩伤…
好在这少年似乎看出她有些尴尬的神情,咬牙忍住疼痛。只是这少年失血过多,眼神已有些眩晕,脚下虚浮,身子一晃,及力站的稳当,当下,双手向前一拱,恭声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对于那身上的伤口却是只字不提。
莫不语一整衣着,面上装作严肃,余光扫向少年,只见他浑身带血,尽然是伤,尤其那胸口一道剑伤,极是显眼,此刻他面色也已然苍白,见他如此,她心中羞愧,只得转向一边,正色回应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此乃正道修真之人应做之事,你不必挂在心上。”
莫不语始终有些担心他的伤势,忍不住问道:“你的伤…”
少年强撑身体,心中一暖,回道:“未伤及要害,不打紧的!”
莫不语道:“嗯…我们暂且先离开此地。”
少年沉思片刻,望向四处,似是回忆着什么。
“嗯。”少年看了一会,还是应道!
刚行一步,这少年牵动全身伤口,伤口虽小,可实在是数量众多,而且血流不止,这一下,直疼得他冷汗直冒,脚下一个趔趄,生生跪在了地上!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地上!!
。。。。。。。。。。。。。。。。。。。。。。。。。。。。。。。。。。。。。。。。。
清晨
不知为何,这山上的空气异常干燥,周遭静悄悄的,尽是乱石幽冈,枯木朽株,毫无生气可言。
有几滴水珠,晶莹剔透,滴滴落在了少年干裂嘴角之上。
冰冷的凉意把少年从梦中唤醒,他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坐了起来,但四野无人,只有一个少女,拿着一个水袋,静静的坐在自己身旁,那水袋里面已是干瘪瘪的,自然也是没有水了!
似乎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让人心痛的梦。
但身上疼痛的感觉,身旁救下自己的少女,提醒着自己,这不是梦。
“你醒了呀!”莫不语惊喜道。
少年愣了一下,答道:“嗯”
少年站起身,定了定神,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换了一身道袍,这道袍写满枯涩难懂的经文,虽然不甚好看,身子却也清爽许多,那一身血迹尽然不见,胸前也被略微包扎一下!
“难道是…她帮我换的衣服?”少年心中暗想。他脸色一红,却也并未去问仔细。
莫不语知他心中所想,便红着脸磕磕绊绊的道:“昨日你昏倒在那,是我将你背到这里的,你胸前伤口挺大的,我便帮你包扎一下。”只是这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直是声如细丝,说完莫不语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般,扭头看向一旁,捏捏扭扭的往别处走了几步,似是那少年如虎狼一般无二。
少年看她讲的紧张,犹如自己会吃了她一样,也是哭笑不得。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而她法术高强,随便一个术法袭来,自己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叫什么?”话未落音莫不语就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真是羞死了,莫不语低下头,看着地面,再也不敢抬起来。
“小黑”少年沉默片刻回答道。
小黑又补充道:“村里其他人都是这样叫我的。”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