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五章 小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黑?”莫不语奇道,好奇怪的名字啊。顿了一下,她继续道:“你没有姓氏吗?”
少年摇摇头回道:“没有,自记事起,便一个人到处流浪,走到哪里算哪里,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生在这个天地之间,仿佛,我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
短短几句话,包含太多苦衷,太多心酸。
莫不语此刻也不知怎么安慰他,便道:“难怪我们这么投缘,原来我们都是孤儿啊,不过呀,比起来,我比你好上太多了,虽然我也不知道父母在何,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可是师父待我如亲生,视如己出,不曾让我受一点苦难。”
小黑沉默片刻,低下头回道:“是啊,起码……知道自己有人爱着。”
莫不语看着垂头思索的模样,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对了,那你师傅呢?”小黑忽然问道。
莫不语闻言鼻子一酸,险些哭了出来,伤心的道:“不知道。”
小黑见此,也是不敢再问下去,他话锋一转,却是问道:“我们在哪?”
莫不语一愣,四下看了看,呆呆答道:“山上。”
小黑也是一阵无语,不用说他也知道在山上,不过这一句话,却也提醒了他,方圆百里地势颇为平坦,只有一座大山,在那村子后面不远,山名唤作“松山”!
只是这山有点不太正常啊,周身赤红。
不只是山,这方圆附近所有地方,都不正常啊。
小黑幽幽开口道:“自我三年前来到此地,这里的一切,都还是风调雨顺,这山,也不是这般凄惨模样,那时候这里也是绿树成荫,野物成林,而那时候的村民,也比现在多出许多。”
莫不语在旁边寻块莫大岩石,坐了上去,双手执面,伶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小黑也走了过去,坐在了那岩石旁边的地上,依着岩石。
两人就这样,他说,她听。
不知什么时候,那太阳,都已出来,红彤彤的,因为是清晨,灿烂和煦的阳光,照射在二人身上,格外舒心。
他二人抬起头,同时看向那朝霞满天的初光,温和,而不耀目。
那日出,好美丽。
这景色,也变的赏心悦目。
二人转过头,望向彼此,相视一笑。
那笑容,天真烂漫,那一眼,纯真无邪。
小黑低下头,看不出有什么神情,他继续道:“自我那时流落来到此地,村落里的人都对我挺好,平时哪家有了剩菜剩饭,也都相赠与我,若是运气好些,还有能些破旧衣服给我,那时的生活,我真的很开心,很知足。”
不知何时,他的脸上,已有两行清泪,缓缓流出,那倔强的眼神,也变得无助,彷徨。
莫不语看的仔细,见他悲伤,她心中也是难过,很想伸手为他擦拭去那两行泪花,也很想安慰于他,可是,还未张口,就发现,自己此时能说什么?做个安安静静的听者,或许更好吧!
小黑顿了许久,情绪稳定后,继续道:“这里本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具体应是从两年前,从滴雨不下,演变成天干地旱,而且情况越发严重,这山上树木渐渐枯萎,花草不生,飞鸟不见,而那田地,庄稼丰收甚少,村落里处处哀声怨道!”
小黑指了指身下的这座山,神情严肃道:“尤其是这座大山,变化最是奇异,旱情也最是严重,它本是赤黄之色,不知为何,不久前,一夜之间便是转换成了赤红之色,不止如此,山上本该顽强生存的树木,也是尽然一夜之间死绝,成了一个光秃秃的赤山,异常显眼。村落里的人都说是山上妖魔作祟,断是不敢轻易上来此地!”
“你可知这一切,是何原因造成的?”莫不语突然问了一句。
“莫不是,你知道?”小黑目中泛光,惊喜道!
莫不语沉思片刻,道:“算是知道吧。”
“什么原因?”小黑急道。
莫不语站起身,目光看着不远处的山顶,伸手指了指山顶,道:“就是山顶处,最是显眼的那块石头。”
小黑也立时站起,顺着莫不语手中所指,看了过去,他顿时一惊,只见有丈大的一块石头,稳稳立在山顶。
小黑脸色一沉,道:“这巨石,原本绝是没有的,这座山,我少说也走了数十遭,从来没有见过有这般大的石头!”
“莫不是他人搬上山来的?”小黑奇道,只见他随后摇了摇头,这般大小的巨石,绝非人力所能搬动!难道真如村落里他人所说的,是妖魔作祟?
“是“精灵”!”莫不语知他心中疑惑。
“精灵?”小黑问道。
“嗯,精灵。”莫不语答道。
莫不语收拾收拾包袱,垮在背后,向那山顶巨石缓步走去。
小黑见状,安耐住激动的心,也跟了上去。
莫不语边走边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无所不有。正如道家所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万物,这石头,也是万物的一种,不同的是,我们生灵,是由二而生,这石头,却是由一而生。”
她正色道:“正因如此,这由一而生的精灵,是无法自己破茧成蝶的,只有借助这周身天地灵气,凝神聚灵,方可破土而生。”
莫不语虽然讲的仔细,可小黑从未接触过如此玄幻之事,对于那什么道家真理,更是一无所知!直听的他是一头雾水。
便指了指巨石,疑惑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这里风雨失调,万物枯死,与它有关?”
她略微一想,道:“这么说也无不可。”
若是在以前有人跟他这么说,他定然会哈哈大笑,笑人痴傻,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太过荒谬,石头怎么会生出生灵?
只不过,如今这话从身旁这少女口中讲出,他不知为何,他信了,完完全全的信了,没有一丝怀疑!
不多时,他二人走到山顶,立在那巨石之下。
小黑抬头看着巨石,眼中神情复杂,望着巨石怔怔出神。
被人冤枉,被人怨恨,被人绑在台上,生死一线,此时才发现,一切的一切,居然是一块石头作祟。
莫不语见此,并没有打搅他。她走到高处,俯视望去,那山下,眼能到处,尽是一片干裂,不远处的房屋,稀稀落落,少有人出动,那田,也是荒芜一片。就连脚下这山,也是一片死寂。
一道轻风吹去,卷起一片飞沙!!!
再说那巨石,此时正安安静静的立在山顶之上。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复经千百劫难,再历万年奇缘,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注1)
巨石通体也如这山一般,赤红显眼。不知过了多久,小黑望着巨石叹息一声,目中也是平静许多,心中却不由得为那些村里的人儿着急,转头问道:“这石头还要这样下去多久呢?”
闻言莫不语细细一想,道:“只怕是即将出世,方才我仔细看了这周遭一切,这一方天地已是灵气甚少,当是被这巨石吸收而去,化为这巨石的灵力,为它冲破最后的屏障。”
小黑也走向前来,立在莫不语身旁,往山下看去,一片荒废干枯之相,感触颇深,依稀记得那时碧水青山,人和物美的落叶村,短短三年,竟变成这个模样。
忍不住微声感慨道:“还能回到原来那无忧无虑的村落么?”
莫不语道默然,就算这石灵出世,这周遭天地回归秩序天道,可这秃山荒地,灵气流逝过多,五十年内,也再是难有生机盎然之相。
这一番话,莫不语自然没有说出口。
“咕噜噜~”一串响声,却是小黑的肚子叫了起来,他脸色微红,神情尴尬的望向天空。
莫不语听得仔细,掩嘴轻轻一笑道:“我的包袱里还有些干粮,你且吃着垫垫肚子吧。”说着她取下包袱,拿出一个白色绣花手绢,精细干净,十分好看,包着些许干粮,伸手递与旁边的少年小黑。
他面色有些腼腆,本不想接过,怎奈腹中无物,实在是又饥又渴,却还是不自觉的伸手接过。
那手绢入手丝滑,手感极佳,隐约间还能闻到一丝清香之味,也不知是那少女身上的味道,还是自己的错觉。
小黑打开手绢,只见有些干果静静的躺在里面,略带几分水分,他拿出几个,将余下的包好,又将包着干果的手绢,递与身旁少女,感激道:“多谢,你也吃些吧。”
莫不语嫣然一笑,道:“修道之人,可引天地灵气,炼化己身。并不如常人那样需一日三餐,三五天小进一食既刻,拿着干粮你且留着裹腹。”
小黑听得惊奇,从来没听说过,人也能三五天吃一顿便能活下去,不自觉回忆一下,这几天奇事怪事太多,先是道观的道士将自己施法捆了起来,用来祭天,又是凭空跳出一个仙子一般的少女,会法术不说,样貌更如像仙宫嫦娥,这般也就算了,现如今,连石头里都要蹦出生灵,这三五天不吃饭,也当真不稀奇了
莫不语见他眼神发呆,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她见他模样此时有些呆傻,忍不住叫了一句:“呆子,在想什么?”
小黑正在失神的想着佳人,听的叫骂,心中一惊,陡然回神,结巴道:没,没什么”
他自然不敢说,脑袋里想的,是你。
小黑将手中手绢,揣进怀里,随后拿着手中干果放进嘴里,只觉得香甜可口,极是好吃,忍不住大口吃了起来。
莫不语见他狼吞虎咽的模样,目光似水,温柔笑道:“好吃吗?我自己做的。”
小黑听是她亲手做的,只觉得这干果瞬间又甜了三分,怎奈满嘴干果,不得说话,只能拼命点了点头。
“咯、咯、咯”她开心的笑了起来。
在他听来。她的笑声如银铃般悦耳,犹如印记,一点一点地敲击在他的心上!
这一次,他看的真切。阳光挥洒在她绝世的脸颊上,白皙的脸庞此时泛起了淡淡红晕。月牙般的睫毛如蝶翼一般上下颤动,遮掩不住她水灵的眼眸。因为有风,乌黑的长发飘扬而起,放任不羁地在天地间飞舞。她天真灿烂的笑容,使得他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去呵护、珍惜,不让它随风而散去。
他依旧呆了,看的失神,满嘴吃食,也忘记了咀嚼,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她。
莫不语见他盯着自己一直瞧,心中羞涩,面色红润,把头扭到一边,低声笑骂一句:“呆子,看什么!”
他傻笑一声,赶紧低下头,不敢多说,只得埋头苦吃。
上空那太阳,不知何时已入正空,那山顶二人也坐在巨石后面,躲着炎炎烈日。
莫不语此时正睁着一双灵动的眸子,望着他,那眼神,是那般无邪,开口轻声道:“你日后有何打算?”
小黑一怔,却是不知以后打算,那村落,他却是不想再回去,也无法再回去了,出神道:“还不知道。”
莫不语道:“我要去那中洲“合阳城”,前去拜访“三清观”观主。”
““合阳城?”小黑讶道。
他怕自己听错一般,顿而继续道:“莫不是那千古神都“合阳城”?”
莫不语心中一喜,问道:“你知道合阳城?”
小黑正色答道:“自然知道,那千古神都“合阳城”乃中洲第一大城,闻名天下,人皆耳熟能详,只怕世间之人,少有不知。”
莫不语惊呼一声,道:“不曾想是这般地方,那真是让人期待啊。”她仰起头,满脸向往。
继而问道:“那你可知道“三清观”?”
小黑想了想,摇了摇头,如实回道:“不知道。”
莫不语点了点头,也没放在心上。
不一会,小黑心中紧张,结结巴巴问道:“不,不知姑娘,芳,芳名…”
莫不语哑然失笑,这才想起,自己的名字他还不知。
便笑道:“姓莫,名不语!”
“莫不语。”小黑念了一遍,道:“好名字!”
莫不语白眼一翻,道:“好在哪?”
被此一问,小黑面色一红,支支吾吾道:“反,反正就是好,好在哪我也说不清…”
莫不语被逗的开心,“咯、咯、咯”的掩口笑个不停!
(注释1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
这一段,乃是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第一话里的原话,在此借用一下,万望前辈见谅!)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