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八章 算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是何道理?”在愣在原地的高瘦伙计后面桌子旁,淡淡传来一句甜美悦耳的声音。
他二人同时转过头看了过去,只见在那四方桌上,有一对碟子,里面乘着几个包子,在桌旁,对立坐着一对少年少女,皆是粗衣麻布,长发披肩。这少女,貌美灵动,可谓倾城之色,那少年,目坚身挺,正值青春年华。
而此时那少女也正望着过来。
正是莫不语与小黑那二人。
莫不语坐在桌旁继续道:“为何这天如此不公?这店家有财运却没良缘,而又有人,既没良缘又没财运,再上者,却是既有良缘又有财运?”
那算命先生慧眼如炬,已知这绝色少女是修道之人,哈哈一笑道:“殊不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世间何来公平之说,有人把酒论道,有人风餐露宿。”
“可不正是这种种不公,才造就了这精彩绝伦的大千世界。你说是也不是?”算命先生反问了一句
莫不语口中不饶,却还是知道他所言甚是。让她无法反驳。
算命先生望了一眼小黑,目光却是停留在了他的肩上。
“吱吱,吱”似乎感受到了目光,一直在小黑肩上休息的小黑,抬起头对着那算命先生叫了几声。
“好一个神物!”算命先生忍不住道了一句。
莫不语与小黑二人皆是心中一动,莫不语暗想道:“这算命的眼力非凡,见识广博。这毕方神鸟乃上古神兽,世间罕有,能识出的并不多。”
莫不语继续道:“先生果然非比寻常。”
算命先生知她所指,呵呵一笑,并未答话。
“不知可能劳烦前辈也帮我算上一卦?”一直坐在桌边的小黑突然说了一句。
随后小黑径直走向那算命先生,也是恭敬的拜了三拜,也难怪小黑有此一问,蹉跎十余年,未见方向明,记忆无温存,心中无挂念。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他的心中此刻,也是充满疑惑,他,究竟为何生在这天地。
那算命先生望着他那悲切真诚的目光,有所触动,笑道:“小兄台,算命之事有违天命,若无天时地利,老夫并不会给无缘之人随意卜卦。”
小黑闻言心中失落,惨淡一笑,拱手道:“原来如此,那就不劳烦前辈了。”说完转身走了回去。
算命先生目光如炬,小黑抬足举臂间,他已看个通透,略知眼前少年命数一二。
或许是怜悯,也或许是天意!
不知为何,算命先生缓了片刻又道:
“小兄台,且慢。”命先生招手轻声叫住了他。
“嗯?”小黑有些疑惑,指了指自己,道:“前辈可是在叫我吗?”
“正是。”算命先生点了点头,笑着答了一句。
小黑虽有疑惑,却还是缓步走了过去,恭声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那算命先生习惯的抚了抚白须,笑道:“指教不敢当,人各有命,依法而行。我虽无法破了规矩,却依旧可为你解惑一二,内中天罚,老夫我一力相扛。只是你要欠我一个人情,可好?”
小黑哑然失笑,自嘲道:“前辈万万不必至此,小子我身无长处,囊中更是羞涩,可谓是一无所有,两袖清风,只怕是帮不了前辈什么忙的。先生的好意,小子我心领了,只是,有心无力啊。”
“噗”这一番话,倒是把身后的莫不语惹笑了
看到佳人掩口而笑,小黑也是面色一红,有些窘态生出。
算命先生摆了摆手,正色道:“哎。话不可这么说,莫欺少年穷,轮回在当世。”
算命先生不待小黑答话,便绕着他走了一圈,仔细观察于他,龙虎步伐呈八卦,手中道决合天意。
小黑被他看的不自在,却是动也不敢动。只得苦笑一声,开口喊了一句:“前辈,这是?”
不一会,他走一整圈,在小黑面前停了下来,面色已是涨红,额头也是滴滴汗水,隐隐可见。似乎有些脱力的神态。
小黑见此,心里不免有些担心,开口问道:“前辈可还好?”
算命先生顿了一下,用袖筒擦了擦额头汗水,开口道:“不打紧,不打紧。”
听到算命先生这样讲,小黑还是有些不放心,便搀扶着这算命先生走向桌子,坐了下来。
他拿起水葫,给算命先生到了一杯水。
算命先生心中一暖,呵呵笑了一声,道:“唉,老喽,不中用喽!”
小黑心中最是不忍他人生老病死,或许是因为见得多了,也或许是纯粹的本能,他接口安慰道:“前辈老当益壮,神足气完,当是寿比南山才是。”
闻言算命先生更是心里温暖,目中也是温柔许多。
小黑莫不语他二人左右坐在旁边,静静看着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拿起水杯,喝了一口,道“方才,老夫演天罡数,征地煞变,算了你一卦,着实耗费不少精源。却也算出你日后一点方位。”
算命先生刚想继续开口,随后一想,却是对着莫不语道:“小施主,可否回避一下。”
莫不语小黑都是呆了一下,她嘴里嘟囔两句,却还是离座走向一边。
他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对着小黑神色极为认真的问了一句:“方才所讲,欠老夫一个人情,如今可算数?”
小黑心里实是感激万分。想到这算命先生肯为自己耗费精源,心里又是万分过意不去,点头道:“定然算数。”
望着这少年坚毅的目光,单纯无邪。算命先生心里一震,随后他继续道:“小兄弟,回北面去吧,这世间并不适合你,向北去,可保你一生平平安安,虽然平淡些,可也失为是一种福分。自然这个人情,也不用你来还。”
小黑有些懵胧,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一样,问了一句:“这是为何?”
那算命先生正色道:“小兄弟有所不知,虽然老夫年数已高,可这卦象术法,却更胜以往,依你命中所示,若从此以后,再不踏入南方一步,或许可得一生平安,若是从今再往南方去,便”
“会死吗?”小黑惨淡的问了一句。
“九死一生。”算命先生斩钉截铁道。
集市依旧嘈杂,莫不语也依旧站在不远处。
“我不会再回去的。哪怕是死。”小黑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为何?明明取生之法很简单,只需往北去即可。”算命先生惊讶问道。
小黑并未答话,只是坚毅的目光却是望向了莫不语。
算命先生见此,也是顿时明白。叹息道了一句:“唉又是为了情吗。”
算命先生叹了口气道:“老夫念你心善意美,劝说于你,可是人各有志,你自作决定就是。取生之法,老夫也已相告与你,既然你去意已决,自然也不能强留于你。”
“不过…”算命先生顿了一下,瞄了他和小羽一眼继续道:“若是你有机缘入了修道之路,一心求道,或许,也可成就不世之功。只是…”
“只是什么?”小黑虽然听得糊里糊涂,却还是下意识的接了一句。
算命先生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了一个字:“舍。”
小黑更是一头雾水,不由得问到:“舍?”舍什么?”
算命先生不答反问:“小兄弟,何名何姓?”
小黑支支吾吾道“小子自幼流落风尘,无名无姓,偶然得一外号,小黑”
算命先生心中有些不忍,这孩子当真可怜,一生坎坷,连个名字却也没有。他强自笑了一笑,道:“天生地养。无拘无束。”
“不如且让老夫为你更名起姓,做一次长辈之德。”
小黑听得,心里着实感激,看着那算命先生,也是亲近不少。一生无名无姓,无人问津,内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明白。
他跪了下去,正身对着算命先生拜了三下。有些泣道:“多谢前辈。”
莫不语在远处看的惊奇,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心里酥痒难耐,这滋味,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郁闷着急,莫不语突然一怔,这才想起,暗惊道:“不对啊,我修道十余载,听觉远超常人,怎么就听不到不远处他二人周身三尺的任何动静?”
算命先生站起身,将他扶了起来,一同坐下。又是一声叹息。神色有些慈爱,严肃道:“名字乃人生大事,名不可变,姓不可改,切不可随意为之。若不然,轻则霉运连连,祸事不断,重则不合天数,身死神消。”
小黑此刻直点头连连,心中充满期待。
“万事讲究因果,老夫先为你起上一名,你我相逢这闹市,意为喧嚷,本该取其“喧”字,做你名号,但你偏要去往南方凶地,反其道而行之,老夫也顺势而为,将“喧”字改为“静”字,做你字号。你可满意?”算命先生最后问了一句。
““静”字吗。”小黑细细品味这这个来之不易的名号,觉着其意温和柔顺,虽然秀气,可是自己不知为何却是异常喜欢。连忙赞道:“好字,好名!”
算命先生见他喜欢,也是精神一震,继续道:“再说这“姓”,姓氏则多为一脉传承,代代相传而来,极是重视,万万是改不得,忘不得,但因你追根溯源,无从查起,便已是天之弃儿,不享人间富贵,不受人情荣华,命里惨绝,心中无挂。”
“不语。她也是孤儿。”小黑无征兆的道了一句,随后,他自己也是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处处想的全是她。
那算命先生见他眼神迷茫,这少年自己的命数凄惨还不够他自己的操心,还要担心她人。算命先生摇了摇头,道:“那小施主命好着呢,虽然与你一般都是孤儿命,可她是天之宠儿,一生坎坷皆有贵人相助。与你是天差地别。”
闻言小黑傻傻一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额”算命先生看着他,有些无奈。
算命先生拍了拍额头,不去想这甚多,继续道:“一般姓氏是盖不住你这周身霉运,只……”他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斗胆问前辈贵姓?”小黑正色抱拳问道。
算命先生有些奇怪,为何问自己姓氏?难不成他还是答道:“免贵姓尘。”
果然,小黑继续道“小子不才,愿随前辈姓氏。”
算命先生哈哈一笑,荡气回肠。喜道:“好小子,有魄力。”
“尘静。略有美中不足,如若中间再加上“中”字,中和你这满身霉运,或许去那南方,或可为你争取一线生机。尘中静,果然妙哉。哈哈哈”算命先生又是一阵大笑。
“多谢前辈恩准。”小黑心中也是激动难耐,双膝跪地,重重拜了三下。
这一日,天晴云淡,世态依旧,唯一不同的是,小黑自此有了名字,尘中静。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算命先生再次正色道。
尘中静知他是夸赞自己,心里略微冷静片刻,接过话,道:“前辈言重了。”
“非也。”算命先生看了看趴在他肩上睡觉的毕方神鸟,继续道:“毕方鸟,乃上古神兽,是世间顶尖强者,虽然此鸟尚在年幼,可是其身份依旧是尊贵,性格向来孤傲不群,绝不会认凡人为主,可看你那肩上毕方神鸟乖巧模样,分明已是认你作主。”
“禽择良木而息。”算命先生意味深长的讲了一句。
尘中静开口道:“非小子隐瞒真相,其中缘由,我也是不甚清楚。”
他摆了摆手,不再纠缠这个话题。
“言归正传,既然你不回北方避此劫难,只怕是要继续去往南方,依卦象所显,南有凶劫,多灾多难。你要好自为之,万要步步小心。”他言语间有着淡淡暖意。
“多谢前辈关心。”尘中静笑道。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日后也好还这人情。”他笑着问了一句。
“尘游。”算命先生答道。
“小子记在心里了,日后如有用得着小子的地方,只管开口。”
算命先生望着他坚韧的目光,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应过。道“可还有疑惑?”
尘中静沉默片刻,点点头,道“小子自幼流落至今,多见世间冷落无情,不曾觉着生在这天地之间有何意义,还望前辈指点一二。”
算命先生想了一会,指了指不远处的莫不语,道:“她不就是你的意义所在吗?”
闻言尘中静身子大震,心中愕然,是啊,虽然这个问题,十余年一直在问自己。可是,答案在她出现的时候,不是已经有了吗。
“唉!”算命先生再次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尘中静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只见这少年抬起头,望着莫不语,面无血色,眼神绝望凄惨。
“话已至此,老夫也该上路了,有缘自会相见”说着他拿起立在包子铺前的站牌,缓步走了。
留下尘中静一人在这闹市。
他立在一旁,只觉得,周遭安静了,天地似乎也冷了,这一颗心,也凉了。
莫不语一直关注他俩情况,怎奈何那算命的下了逐客令,自己也不好厚着脸皮赖着不走,她一见那算命的离开,既刻急急奔去尘中静身旁,一双妙目紧紧盯着他,见他面色古怪,神情恍惚,问了一句:“呆子,那算命的可是欺负你了?我去教训他,果然是个江湖术士,到处坑蒙拐骗,我定饶不了他。”说完她卷起袖筒就要冲了过去。
尘中静闻的佳人声音,原本炸开也似的脑海,收拢回来,他一把拉住莫不语的手,声音沙哑道:“没有,他人很好。”
“那你怎么了?”莫不语继续问道。
“没,没事啊”他强自打起精神道。
莫不语看着他,只见他一双目光有些暗淡,飘忽不定的目光也再不直视自己。她心里有些奇怪,刚待开口。便听他道
“耽搁不少时间,我们也该走了。”尘中静强自笑了下。
被他一讲,莫不语一想也是,虽然满心疑问,可是时间确实不早了,便道:“嗯,走吧。”
那算命先生在人群中回头又看了看他二人一眼,脑海中映出少年的面孔,笑着自言自语道:“多少年了,终于又出一个修仙的了!”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