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九章 在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知觉中,已是时过正午。空中阳光明媚,温暖怡人。
出了集市,有一阳关大道,南北对路,此时正稀稀落落走着些许人,你来我往。道路两旁,树木成荫,枝繁叶茂。阵风徐徐,吹着这树叶沙沙作响。
尘中静与莫不语二人也是沿着这条大道向南而去。
一路上,尘中静还在回忆着那算命先生得话语,怔怔出神。一时无话。
情绪或许会影响他人。莫不语此时也有些闷闷不乐,却又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缓解这让人难受得气氛。
“吱…”就连那趴在尘中静肩上得毕方神鸟,此时也是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句。
“咳小黑,能跟我说说么?”莫不语打起精神问道
尘中静停下脚步,低着头沉默片刻,低声道:“方才那算命的前辈帮我起了一个名字。”
莫不语虽然看不到他的神情,可是心里直觉告诉自己,他。似乎很伤心。
“哦?取作什么名字呢?”莫不语也有些期待。随后她甩了甩头,似乎是想把那不愉快的事都要甩出脑海
“尘中静。”他一字一字道。
莫不语细细品味着这个名字,只觉内中有意,笑着道了一句:“很不错喔。”
尘中静没有答话,还是低着头。
“取了名字当是开心才对,你似乎有些不开心呢?”莫不语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缓了一会,他停下脚步,莫不语见此,不由得关心道:“怎么了,小~中静?”
他慢慢抬起头,目光飘忽不定,似乎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莫不语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心里有些担心,开口轻声问道:“你还好吧?”
尘中静转过目光,那目光不再挣扎,比之以前更是坚韧。他直直的望着莫不语的双目,果决的道了一句:“无论日后怎样,你我都是最好的”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朋友。”
“我永远会保护你。绝不会变。”他满脸认真道。
他的目光直直望着她,莫不语被他看的脸上一热,面上白里透红,又听得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语,更是心中羞涩,但似乎还有那么一丝的,高兴?
莫不语羞涩的低下了头,小声道:“呆子,我道行比你好,气力比你大,你怎么保……”她一句话未说完,却是抬起头看到了他那正对着自己的坚毅刚强眼神,似乎永远也不会变一般。让人心安。
她稍稍一怔,然后甜美一笑,灿若桃花。
她眯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有些醉人的暖意。
“呆子,快些走吧。”莫不语笑声道。当先抬起三寸金莲,步履轻盈。向前行去。
念念清风起,步步生莲花。
道了这一番话语,心里似乎也是清澈不少。尘中静笑颜逐开,也是“嗯。”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
他二人一直沿着这官路走去,直至夜幕降临。月上树梢。下了官路,已是荒郊野岭,好在空中月亮明媚,倒不至于黑夜无光,目不能视。
“这是什么地方?”莫不语皱褶细眉道了一句。
尘中静自然心中也是一片迷茫,仔细看了看周围,黑暗中,只模糊看见这里尽是参天树木,腐木枯草。孤野凶风,拂过这莫大林子,草木随风而动,树叶依风飘舞。不时还伴有虎啸狼泣,映的此处魅影重重,摄人心魄。
此处虽然可怖,他心里也是害怕,但是一双坚韧的目光,就是毫无退缩之意。因为在他的目光里,有一个让他,不能胆怯的人儿。
四周看了看,他也是毫无头绪,只得抖了抖肩膀,无奈的道了一句:“此刻正值夜黑风高之时,辨不出方向,理不清时刻,不如就在此地歇息一夜吧。”
莫不语想了想,自己是修道之人,神气远非常人所能比拟,可这呆子肉体凡胎,没有半点道行,当是经不住彻夜行走,一念及此,她点了点头。
尘中静见她点头,当下带头摸索着找了一处略微空旷的地方,生起一把火堆,随着火堆升起,似乎有也了那么一点安全的感觉。他二人也是坐在火前休息整装。
他从包袱里拿出两个馒头,在火上慢慢烘烤,火光飘舞不定,映的二人面色红润。也驱散了周遭黑暗。
不一会,那馒头被他烤得金黄清香,莫不语也是忍不住笑着赞道:“看不出啊,一个馒头也能被你做的芳香四溢。”
尘中静听得她赞扬,笑道:“自幼流落,有什么吃什么,平日没得吃,也是到野地抓些鼠兔之类烤着来吃,久而久之,也就会了一点。”
说着,他拿下一个馒头,递给莫不语,“尝尝吧,当心些,有些烫。”
她接过馒头,入手微烫,清香之味更重。莫不语看了看尘中静,只见他并没有看向自己,她看了看这烤得金黄的馒头,撕下一点送到口中,只觉得香脆可口,香味浓郁,她心中当真惊奇,平日这不显眼的馒头也能这般好吃。忍不住吃快了些。不一会,一个馒头便吃食干净,口中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馒头。”莫不语对着他轻声道。
尘中静淡淡一笑,并未答话,只是将手中馒头掰成两半,道:“那在吃些吧。”
“不了不了。”莫不语连忙摆手道。
“我不太饿,你多吃些吧。”尘中静温柔道。
莫不语想着那口中美味香甜,望着他那温和坚韧的目光,只觉得,虽身处野外荒芜之地,但是这心,却异常温暖。
她甜美一笑,伸手接过。
遐逸的吃过之后,他二人静静的躺在整理过的地上,天为被,地作床,心无杂念的仰望着这漫天繁星。
此时,入夜已深,风儿也小了,周遭一切也安静了,有淡淡的虫鸣鸟语,窸窸窣窣。
夜空中,一轮皎月异常明亮,映射长空,美如画,洁似水。苍穹下,星光璀璨,点点闪烁。
好美的夜色!
尘中静不知为为何,睡意全无,他看了看旁边的莫不语,只见她嘴角挂着淡淡笑意,好梦正酣。
他静静的凝视着她,如果这时间,就此停住,该多好。
夜色正深,凉风习习。
他翻身坐起,从包袱拿出一件破旧道衣,上面密密麻麻的书写了诸多文字,本想将道衣披在她身上,好为她遮去一点寒意,可是看着这道衣上斑斑血迹,他又觉着不甚吉利,索性将自己的上衣一脱,披在她身上,尘中静上身只剩一件薄衣贴身,冷意顿时阵阵袭来。
他走到火堆前拨了拨,火势渐旺,身子也不再发冷,尘中静在火堆前坐了下来,不知觉中又想起那相士所讲,心里乱麻一般,更是没有了丝毫睡意。
他独自坐在火前莫名发呆,双目无神,面无表情,不知再想些什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双目通红,还是没有一点睡意,还是那般坐着,如同石像。他抬起手想揉揉眼睛,却发现,那写着诸多文字的破旧道衣还在手中拿着。
他默默的注视着这个道衣。随后双手展开了它。文字也随之呈现眼前。
殊不知,他这随手一展,却是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尘中静借着微弱火光,看到破旧道衣上开头写到。
“这是什么?”道衣上密密麻麻记载着众多文字,横竖排开,井然有条。字不大,却传神苍劲。
他心中好奇,却是继续看了下去:“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注1
若是有佛门高僧在此,定然识得此中记载,正是佛道之大乘功法,乃名门大派“天雷音寺”镇寺不世之宝。上有有通天降魔之力,亦有條心洗境之能,乃佛教第一经法术文。却是不知这佛门至宝为何会在此有一份临摹。
经文不长,千字左右,尘中静一字一眼,细看细嚼,不多时,只觉心中杂念渐消,从心底,生出一片从未有过的一片祥和之力,心如止水,念似明镜。
月光下,篝火旁,少女梦入神机,少年念经不怠,就这样,夜晚的时间一点点过去,风儿渐止,狼虎吟消。
尘中静抬起头,天已微亮,虽一直再看这道衣记载的文字,一夜未眠,但他只觉的反而神清气爽,不疲不惫。
他淡淡一笑,将那道衣收好,放进包袱。他虽然不懂修道炼体,却也知道这道衣记载绝非一般文字。
他站起身,伸腰哈气,骨骼噼里啪啦一阵响声,顿时又觉得舒服很多。
“喔精神不错啊。”莫不语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站起身,打着哈哈,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说道。
尘中静转过身,笑着道“还是惊扰到了你了。”
莫不语此刻也是清醒许多,嫣然一笑,道:“没有的事,天色都已经亮了,再睡下去太阳就要晒到身子了。”
他哈哈一笑,说道:“那我们赶路去吧。”
尘中静拿起包袱,垮在背上。
莫不语左右看了看,沉默一下,小声道:“我想找一条溪水河流先去洗漱一下”
尘中静一呆,倒是忘记了,眼前这美丽少女,每日必先去洗漱净身才去赶路出游。而自己却经常想起此处,当下满脸通红,口中忙道:“也是,也是”
尘中静指了指身后的包袱,问道“对了不语,那衣服上写的什么?我昨日看了一些,觉着绝非凡品啊。”
莫不语一惊,讶道:“你看得懂?”
尘中静点点头道:“算是吧。”
莫不语沉默片刻道:“其实我一点也看不懂,只是师傅走之前留给我的,我便保存起来,还有一份古卷,上面更是连字都没有,也不知道师傅有何含义。”说着她掏出那古卷,递给尘中静。
尘中静接过那卷轴,入手微暖,封页上有八个大字:
无极玄易,无字天书!
尘中静觉着这古卷对自己有莫名的吸引力,他忍不住想要打开,却被莫不语拦下,莫不语摇摇头道:“对不起小黑,师傅交代过,这本古卷无论如何,都不能示于任何人,不然定然会有祸事加身。若非是你,我连拿也不会拿出来的。”
尘中静目光回复清明,连忙道歉:“是在下不对,不该鲁莽。”说完便把古卷递还给她。
“在下?”莫不语暗想道:“怎么突然间就称自己在下了呢?”不过她也没有深思,接过收好,又问道“那道衣上的文字你当真看的懂?”
尘中静点点头道:“当真。”
莫不语缓了片刻,正色道:“那便送给你吧。”
尘中静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这是你师傅留下的,在下万不能收。”
莫不语盯着他又道:“让你收你就收,反正我也看不懂。”
尘中静那里敢惹她生气,点头道:“那在下就收下了,多谢。”
莫不语只是无语,怎么就突然在下个没完了呢?不由得问道:“你怎么……突然自称在下呢?”
尘中静一怔,疑问道:“在下有吗?”
莫不语:“……”
尘中静:“……”
平静温和的时光之旅,很快三个月就过去了。
地点:合阳城
这一日,依旧风轻云淡
莫不语御一柄玄青色气剑,长约八尺,后面站着一个少年,正是尘中静。人与仙剑皆被一个大小适合,时隐时现的圆形气罩整体护住。那气罩,为二人挡去这猛烈的罡风。青色的剑气在合阳城上空中,划过一道靓丽的线条,留下一道淡淡青色光芒,在空中隐隐可见。
“小黑,你快看下面。”莫不语在空中指着下面,口气异常兴奋道。
闻言紧闭着双眼的尘中静及力想让睁开眼睛,怎奈在这高空之中,他是宛如废人一般,眼不敢睁,双腿颤抖不止,面色苍白,心中叫苦不迭。
他自小虽受尽苦楚,见识也胜过同辈,若论起其他,哪怕是死,尘中静自问不会有丝毫害怕,但是这在空中飞翔,平生第一次真是让他有着实胆颤心惊。
只是,这环抱着的人,柔软的身躯,却给了他一丝安稳,一丝心安。
他努力睁开眼,往下看了看。
“嘶”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顿时,他的一颗心就要跳出来了。
只见他们正御剑翱翔在这碧蓝天空之下,身处洁白无瑕的云彩之中,御剑飞行行进很快,那白云,被层层激荡开来。
往下看去,绿水青山也成斑斑点点,在地面上,隐约可见地面有一座城池,绵延几百里,在空中一眼望去,竟看不到边际,给人生出一股威武壮观,浩瀚端庄的感觉。
景色虽好,可是他心里着实害怕,身在半空之中,若是一个意外落了下去,只怕是尸骨难寻。
再看这肩上小羽倒是自在,还是稳稳妥妥的趴着睡觉,雷打不动。尘中静苦笑一声,心中暗叹,:“自己却是连个鸟儿也不如”
“这就是“合阳城”啊,真是名不虚传,呐,中静,去过“三清观”之后我们一起好好去这里瞧瞧吧。”莫不语笑着道。口气中尽是向往。
尘中静站在她后面,虽然看不到她的神情,却也能略微猜到一二,或许是正睁着美目,尽是流连,也或许是笑意绵绵,灿烂温暖。
脑海中向着她那天真无邪的模样,不知为何,身子也放松许多,面上也有了淡淡笑容,口中也是应了一句:“好。”
一路上,莫不语对着下面合阳城指指点点,一时激动不已。
莫约一个时辰,终于出了合阳城上空,她慢慢向下划去,落了下来。
玄青色气剑在地面三尺停稳,待他二人下来,那气剑犹如点点火星,破碎消失。
尘中静站在地面上,只觉着在地面上原来是这么这么幸福的事,他顿时只想泪流满面,他稳定了心神,看向莫不语,却发现她面色绯红,紧闭双目。满面细汗,此时正手抚着脑袋有些头转向。
他赶紧上前扶住莫不语,神色紧张问道“你怎么了?”
莫不语及力睁开眼睛,只是瞬间觉着这天旋地转,她知道自己是脱力引起,摇头虚弱道:“不打紧的,怕是御剑飞行时间长了,有些乏力而已。”
尘中静看着她,极是心痛,也极是自责,若是没有自己,她定然不会虚脱如此。
她努力向站起身子,只是这双脚不停使唤,瑟瑟发软,她刚想再努力试着站起,却发现身子一轻,却是被他环手抱起,顿时,她脑子一片空白,直羞的面色更是红润,手脚也更是用不出力气,想说话,怎奈嘴巴也已不听使唤,只愣愣的任由他抱着。她平生还从未被别的男人抱过,这,是什么感觉?这一刻,莫不语双目睁的铜铃一般,神情恍惚。
她呆住了。
注1:解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佛教上乘经文,佛意深厚,常颂可消除业障、积累功德,也可以开启智慧,心有大爱,亦有安心。驱邪之功效。
现将全文摘录如下: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