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十章 往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我抱着你走吧。”尘中静轻声道。
莫不语抬起头,望着他认真的神情,面色红润,羞涩道“不了,我自己可以走”
尘中静却是不依。也不去搭理她。辩了辩方向,径直抱着她大步向前走去。
“”莫不语心里当下一惊,身子顿时僵硬许多。
“不语”尘中静抱着她,轻声叫了一声。
“嗯?怎么了?”她低着头,红着脸,疑惑问道。
“你口中所说的“三清观”只怕也是快到了,你”沉默片刻他继续道:“会留下吗?”
莫不语闻言心中也是一片迷茫,摇头道:“我也是不知,不过那“三清观“是道教第一大派,内中规矩教诲定然多不胜烦,倒还不如行走天下,游历四方来的好些。”
她神色向往,笑着继续道:“听师傅说过,神洲浩土奇观异景多如牛毛,若是此生能尽皆去上一次,那我当真是不枉此生了。”
听得她这样讲,若是可能,他愿意陪她一起周游天下,哪怕是赴汤蹈火。
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尘中静笑了笑,道:“会的。”
“呐,小黑,你想过修习道法吗?”莫不语突然问了一句。
尘中静望了望她,只见她神情平淡,似乎只是问了个无所谓般的事情。
“不如先听我讲个故事好吗?”尘中静平静道。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莫不语开心道。
他想了想,沉声道:“不知几时年幼时,也曾幻想过飞天遁地,止水生火之力,那时候,立志要做一个英雄,万人敬仰的英雄。”
莫不语聆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
他继续道:“那时候,虽也在流落风尘,可是心里总有一份热火,和一份行侠仗义的心,我以为,这就是侠义,这就是英雄。”
“直到有一次,雪花飘落大地,寒风凛冽急行,那雪,尺厚,那风,呼啸。真的是一个很冷的冬天,我路过一个镇上,家家户户紧闭房门,那街上,没有一丝暖意,就那样漫无目的的在镇上走着,腹中饥饿,身子也早已是冻的僵硬。”他顿了一下。
随后他继续道:“在下自知如此下去,必定有死无生,我不得已,只得去敲了敲街边人家的门,希望可以借宿一宿。”
“在下以为,这门,会开。”尘中静神色已然有些苍白。
“等啊等,等了好久,好久,身子都快没有知觉了,可是这门,依旧纹丝不动。”
“不得已,我又换了一家,也是敲门敲了许久,可,也是没有丝毫音讯。”
“如此,我换了一家又一家,我满心以为,这偌大的一座镇,定然会有一个好心人,让我进去,暂避风寒。”
莫不语在他怀中,睁大了眼睛,紧闭呼吸,没由来的一阵心痛。“你……究竟吃过多少苦啊?”
一句话,唤回了沉思的尘中静。又道:“再后来,我知道敲门也是没有用的,也就不再去求别人,只能离开这冰冷的街道。”
莫不语见他面色有些苍白,知他是忆起往事,只是这也过于痛苦了吧,可当她看到他坚毅不屈的眸光,才明白,原来只有千般苦难,才能造就那孤寂忍拔的目光。
“好在,在那街头,有一个空马棚,虽然四面风啸,可至少也有一方梁顶,多少也能挡去一些风雪,聊胜于无。”
“我拖着疲惫僵硬的身子,努力走到马棚下,望着那破旧不堪,在风雪中摇摇欲坠的马棚,我心里,真的很空白,没有哀怨,没有恨仇,也没有冷漠。真的只有空白和无力。”他叹了口气。
莫不语也已沉默不语。只是默默的听着他讲。
尘中静继续道:“当我走进那马棚里,却是听到一阵“呜呜呜”的低哀之声,仔细一看,才发现有一只流浪狗也在那里避着风寒,卷缩着肮脏的身子,毛发也是凌乱不堪。在那马棚下瑟瑟发抖。我看到它,就如同看到自己,顿时,我眼睛一热,哭了出来。”
尘中静似乎又回到了那冰冷的一天。
咚、咚、咚,这个奇怪的又寒冷的冬天,充满了敲门的声音。还有阵阵求救而又绝望的叫声。
没有人开门。
他的手,也敲破了,流血了。
那雪,一片片的落在他的身上,那风一阵阵的吹的他呼吸困难。
这天寒冷,这心,似乎更凉。
八年前
中洲浩土某处小镇,冬日正寒
那空中泛白的太阳,没有丝毫暖意,风雪交加,急行急下。这一年,又是一个难熬的冬天,不知有多少无家可归的人,又要冻死户外。
年幼的尘中静走到马棚下,寒意阵阵袭来,他幼小的身子忍不住发抖,他找块雪儿少的地方做了下来。那只趴在地上的流浪狗警惕的看着他,只是看它瘦骨嶙峋的模样,只怕也是出气多,进气少。
尘中静也看着这只狗儿,觉着莫名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伸出手唤了唤它,那只流浪狗疑惑片刻,却也跑了过来,对着他摇头摆尾。
就这样,一人一狗,在那漫天风雪中,那破旧马棚下,相依相偎。这一刻,没有尊卑,这一时,没有高下,在这一刹那,有的只是真挚的友情。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这天也更冷了,马棚下那一人一狗,不曾有人问津。
尘中静从怀里拿出一个馒头,冰冰凉凉。随后看了看那流浪狗,然后将馒头一分为二。
“呐,这是我一天的食物,也是最后一个馒头了,是我在别处做苦力换回来的,放了好几天,一直舍不得吃。”他幼小的脸庞上,有些淡淡的笑容
流浪狗双目放光,紧紧盯着他手中的馒头,口角流延,尾巴也摇个不停。看那模样。只怕也是许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他再次看了看那冰天雪地,切身感受着那刺骨寒风,把手一伸,将那一半馒头递到流浪狗口中,那狗儿顿时欢喜异常,嘴里啃着冰冷坚硬的馒头,尾巴摇个不停,十分激动。
尘中静笑着对着流浪狗道:“慢些吃,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顿吃的了”
他也慢慢啃着那馒头,口中说道,“这么冷的天,只怕晚上睡着了,是再也醒不过来了。呐,你说对不对。”
流浪狗也不知有没有听懂,只顾着馒头吃食。
尘中静看着它,哈哈一笑,道:“对啊,就算死,也不要做个饿死鬼。”
他也学着那流浪狗,对着馒头,疯啃狂咬。一边吃,一边狂笑。
笑着笑着,尘中静就哭了,哭着对苍天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夜幕降临,月光普照
大雪依旧,寒风不减。
一人一狗在马棚下挤在一起,互相取暖,只是这风雪越来越大,他们也渐渐不支。
“哈,看你这皮毛乌黑狼藉,就叫你小黑吧。”
“汪汪汪”
“小黑,你吃过糕点吗?我曾经吃过一点别人剩下的,可好吃了,可甜呢”
“汪汪汪。”
“小黑,你吃过包子吗?”
“汪汪汪。”
我也没吃过。真想知道什么味道呢。”
“小黑,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呢”
“汪汪汪”
“如果有下辈子,我们做兄弟吧”
“汪汪汪”
在这冰冷无情的世界,他的问话声越来越小,它的回答声也越来越小。
一阵抵挡不住的困意袭来。他只觉得,身子已经没有任何暖意了。
终于要死了吗?自记事起,无父无母,没有人疼,未曾感受到一丝温暖。如此想想,死,似乎也不错呢。
终于不用再吃苦了。
他只感觉眼皮很重,重到睁不开。他开口微弱的说了一句,“如果真有下辈子,我不想再为人。”
随后他只看到那流浪狗在舔自己的脸,舔着自己冰冷得泪水,他心里一念升起,临死前,能有这么个朋友,也挺好。之后眼皮一落,再无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胸前逐渐有了一丝暖意,把他从冰冷的深渊底处,拼命拉了上来。
尘中静也有了一点点意识,“我没死吗?”
他想动一下,只是,身子仿佛已不是自己的,眼睛也睁不开,只有胸口有淡淡的暖意不断传来。这一丝暖暖的感觉,是那般重要,以至于尘中静有些错觉。“这是在父母怀里的感觉吗”
月光高照,寒风依旧,暴雪也依旧,那冰冷也依旧。
我应该已经死了吧,这是哪里?好黑暗。
他看不到任何东西,身子也没有任何感觉,似乎连身子也没有,就那样呆在一个虚无缥缈暗黑的世界里。
似乎好冷啊,也似乎有一点点从别处传来的暖意。
正是这一点微不足道的暖意,强撑着他的意识,让他不再昏睡过去。
“汪”
尘中静朦朦胧胧中,似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叫声。那叫声,已是中气不足。十分细微。
“小黑?是你吗?”他发现自己说不出口,尘中静努力想睁开眼睛,但这身子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他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那一丝暖意渐渐凉了下来,他的意识也跟着在渐渐模糊起来。
他再次沉睡了
不知何时,天空寒风不再急了,暴雪也变得小了,天也微亮了。
白雪皑皑,映的这天空,格外凄凉。
一道暖暖的阳光,照射在了他的身子上,阳光丝丝暖意,渐渐唤醒了沉睡的尘中静,也唤醒了他被冻僵的身子。
躺在地上的他慢慢的睁开眼睛,顿时只觉得周身一阵冻澈人心的冷意席卷而来,他打了一个机灵。也清醒不少。
小黑正趴在他的身上。
他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躺在地上,呆呆的望着那苍白的天空,目中无神。
“我真的没有死。”尘中静没有高兴,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兴奋。
“小黑,我们没有被冻死啊。”他望着天空,淡淡冷冷的道了一句,那语气,充满绝望。
“老天爷,又让我活下来了。”他的眼神满是1绝望。
风雪渐无,天蓝云空。
“可是,我不想活啊。太煎熬了”尘中静望着天,流下了两行清泪。
奇怪的是,小黑没有应答。
它趴在尘中静身上,一动不动。
此时,尘中静也觉着有些不对,顿时翻身坐起,小黑,也顿时落在地上。
“小黑”尘中静看着地上的小黑,一时呆了。
顿时,他明白了,为什么在这风雪夜晚自己还能有命,为什么胸前会有淡淡暖意,原来,是它,用自己病残弱小的身躯,紧紧的护住了自己。
它用自己的命,从老天爷那里把自己换了回来。
他跪下,轻轻抚摸着小黑的皮毛,入手冰凉,口中唤着:“为什么?”
“为什么要救我,不值得啊不值得。”他的泪,止不住的流。他的心,止不住的痛。
相遇不过一时,恩泽不过一半馒头,它却可以以命相报。
若世间之生灵,都像这被遗弃的狗儿一般有情有义,怎会疾苦?何来纷争?
“啊!!!”一声尖叫,唤回了正在回忆那悲惨往事的尘中静。
正是莫不语抱着头,神情恍惚,已是泪流满面。她痛声道:“怎么会这样,老天怎么会如此不公的对待世间之物,为什么?”
“为什么”尘中静口中重复了一遍。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呢?
草地之上,蓝天之下,远离繁华,亲近自然。尘中静依旧抱着她,走在草地上。
“我这条命,有太多意外,也有太多无奈,但是,一路至此,那一份为苍天正道,为万物改命之心,从未改变过。以后也定然不会改变。”他的声音不大,却是那么坚定。
莫不语闻言心中一震,自己这修道之人,身有绝技,却何时想过苍生?何时想过他人?
她不由自主仔细看着面前这人,心里把他从新审视了一翻。那少年的眼神,依旧坚韧不拔。
“若要学道,我便要修那无上大道,用无上神通,守护和纠正这个错乱的天下。连同小黑那一份,一起活下去。”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声音也有些激动。目光坚定。
莫不语已不知该怎么对他言语,此时,只有沉默。
不多时
“唉。”莫不语叹了口气。幽幽道:“世间纷扰多是有,唯有初心莫言忘。”
尘中静听得她言中之意,坚定的道,“定不相忘。”
说起修道之事,尘中静想起那道衣所记载的经文,只觉得内中玄妙,便问道:“那包袱中道衣所载是何来历?”
说完,他顿时察觉自己私自翻看是不是有些不对?心里有些愧疚,便继续道:“前些日子,左右无事,我便看了一次,你不会怪我吧?”
她摇摇头道:“”送都送你了,还谈何责怪?”
“不打紧的,那道衣我是识得,乃师傅平日所穿,只是那衣服所载我却是毫无头绪,看那句句苦涩艰晦,如我猜测不错,当是一篇吞吐呐气法门。”
她神色一暗,继续道:“也不知师傅今兮在何?是否平安无事。”
尘中静随后想起那道衣上斑斑血迹,心里也有明镜,她师傅只怕多是遭遇不测,已是凶多吉少。他开口安慰道:“不语,放心吧,你师傅他定然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莫不语心里也如清水,点了点头,不由得想到:“若是吉人自有天相,若是安然无恙,为何也不来寻自己?为何要丢下自己?
气氛一时有些伤感。
尘中静赶忙转移话题,道:“不语,什么是修炼法门?”
果然,莫不语这修道之人,听得修身练气之事,也来了精神,口中也是滔滔不绝的讲道:“师傅曾说过,天地间有灵气,肉眼看不到,凡体摸不着,只有经过一些特殊的法门,修炼心境肉体以后,才能感觉的到,不同的法门,感觉到的灵气也截然不同,自然而然,也就造就了当今的道、佛、魔。三派共立天下的局面。”
“道、佛、魔如今皆是自成一派,其中也有强有弱,但是那各教领袖门派,功法道决定然是登峰造极,也最是玄妙奇妙。”
尘中静仔细听着,似懂非懂,问道:“灵气有很多种吗?”
莫不语思索片刻,摇了摇头:“这我也不知道,应当是很多种吧。”
尘中静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你是属于哪个教派呢?”
莫不语坚定道:“道!”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