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十一章 湖中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清云徐徐天蓝澈心,少年环手抱着一位少女,走在古道清风下,那少年,面带笑意,那少女,面颊桃红。
尘中静笑了笑,“道教我是有所耳闻,多事人们饭后闲谈,道教在中洲浩土扎根深渊,故多是道观异士,道教在中洲浩土可谓是人所皆知,只是寻常人也不是了解很深。”
莫不语呵呵一笑,杏眼弯眸如月牙,皓齿洁白似姣玉。似乎心情也好了许多。她接过话语,道“今日我便仔细讲讲三宗之别吧。”
尘中静双目一亮,连连点头。
莫不语见他也十分感兴趣,心里开心,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说起修真练气,就少不得先说方才所讲的天地造化之物“灵气”,这灵气无处不在,地方不同,灵气自然也有强弱之别,”
“灵气跟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关系,那山若是灵气充足,便会四季如春,花草树木皆艳芳无双,若是机缘巧合之下,还会生出极为珍贵的灵宝之类的仙草灵物,若是有幸能得一仙草炼化成丹药,定然成一方宝物。”
尘中静看了看周围,杂草重生,荒野郊外,多是高大树木,成林成片。可实在想不到那灵气是什么模样,他摇了摇头,开口问道:“如此说来,这万物都被这灵气滋养着?”
“差不多也是如此之意”莫不语点头道
“灵气越足,生机也越是盎然。修炼一道,便是将灵气纳为己有,锤炼己身,以念驱动周遭一切灵气,和体内道决相互吸引,生成种种神威,退敌降魔。”
“自然,这纳灵之术,是为修炼根本,越是正宗的纳灵术,修炼越是艰难,可是一旦修到深处,这各派正宗的纳灵术,方更会显出神威。”
莫不语指了指南方某处,继续道,“呐,道教正宗,“三清观”,它的纳灵术我是知晓的,名为“太极真诀”,而我修炼的便是此决。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道术正宗。”,
尘中静听得津津有味,犹如故事一般,他疑惑问道,“纳灵术和道决有何不同?”
莫不语答道:“纳灵术是修炼己身的练体修真之法,俗称“道行”,乃一切炼道根基,可强身健体,亦可延年益寿,这道决”
她微微顿了一下,继续道:“道决便是用来驱动灵气的方法,与道行相辅相成,比如御剑飞行,比如占星卜卦,也有道行高深者,可借助法宝,或者引动周遭灵气,形成各式各样的天威神劫,威势不亚于天劫地难!”
尘中静久久没有回话,他抱着莫不语静静的走着。心中却莫名有些激愤,为何有能之士比比皆是,这天下,却还是这般凄惨模样?
“为所欲为的手段么?”他口中冒出这么一句。
莫不语心中奇怪,却也没多想,接口道:“这也不尽然,还是要看那持道者是邪是正,跟道决却是没有关系的。”
尘中静心中一震,脑海清醒许多,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心里如此愤天怒人。他吸了口气,平静平静心态,道:“说的是啊。”
“那“佛”呢?”尘中静问道
莫不语薄唇轻启:“佛教纳灵术与道教截然不同,讲究心法平静,驱邪散恶,安神定魄有奇功,再者,佛教济世安人,普度众生,门下弟子多是下山历练,斩妖除魔,所以,佛教在世间百姓心中,美名多有,故多数寺院内香火鼎盛。”
“如此看来,却是佛教胜过道教一成,但是为何中洲浩土却是道教为尊,佛教少寻?”尘中静问道。
莫不语叹了口气,道:“道教历史悠久,渊源已古,早已在中洲浩土深深扎根,再者,每有大祸劫乱来袭,皆是道教护一方平安,所以,每每如此,世人皆已成习惯。”
“你不是也在“北冥寒地”长大的吗?为何天下之事却是如此了解?”尘中静疑惑问道。
莫不语脸色一红,想起自己经常缠着师傅要他讲外面世界的事情,因而经常被师傅责怪自己道心不稳。
她轻轻“咳、咳。”两声,掩饰着自己的异常,小声道“是是师傅他非要给我讲的我才知道的。”说完,莫不语心里连连作揖道歉,“师傅呀,万万莫怪弟子,回头定然把“道德经”连背十遍。求师傅莫怪,求师傅莫怪”
她偷偷瞄了几眼他,只见他神色如常,并无疑色,目光笔直,望着前方。
一时安静了下来。
被他抱着的感觉似乎,很不错呢。
她心里如小鹿乱撞,面色更是红润。只有嘴角,带着一丝丝暖暖的笑意。
“不语,世上真的有妖魔鬼怪吗?”尘中静问起了平生最大的疑惑。
“咯咯咯”莫不语掩口而笑。目光望向一旁的毕方神鸟小羽。
小羽本在他肩膀上闭目养神,感受到有目光观察自己,却也懒得睁开眼睛,只是无精打采的“吱吱吱”叫了几声。
“呆子,你肩膀上那只神物不正是答案么。”莫不语笑道。
尘中静哑然无声,心里暗骂自己傻呆,自己身旁日日夜夜有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灵物,自己却还傻乎乎的问世上有无妖魔。
你一句,我一句,时光匆匆,不知觉中已是午后时分。对这个世界,尘中静有了全新的认识。
他二人依旧向着“三清观”而去,怀中的莫不语已是沉沉入睡。她双目轻闭,薄唇带着细笑。
尘中静已抱着她走了很久,好在自己平日奔走多方,身子还算健硕,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自己肩膀酸痛,腿盘乏力,但是不知为何,只要看着她那清纯的面容,想着她无邪的笑容,他就觉着一切疲劳都可以抛在脑后,如果可以,他愿意就这样永远,永远。
“喔”莫不语伸了个懒腰,美美的睡了一觉,只觉神清气爽。
她定了定神,自己身处一颗高大树木之下,这自然不打紧,可她发现自己还被他抱着,此时,他已依着树木坐下紧闭双眼,睡梦正酣。
莫不语动也是不敢动,就连呼吸,也是轻微了许多,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想要挣脱,却怕他醒来,如此情景,岂不太过尴尬?思来想去,莫不语还是依着他的胸膛,默默装作熟睡。只是心跳,直是砰砰砰快速跳着。那娇小玲珑的身段,也是紧张紧绷着。
凉意阵阵,天色已是暗了下来。
依靠树旁沉睡的尘中静,也慢慢醒了过来,睡了一觉,疲劳已去,他看了看怀中之人,只见她双目紧闭,似乎还在熟睡,他看了看天色,淡淡一笑,用手轻轻点了点莫不语肩上,口中温柔道:“不语,醒醒了啊,天色已晚,该是启程了。”
莫不语自然是醒着的,只是她奈于少女矜持,万万不敢被他抱着的情况下吵醒他,不然,双目相视,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她闻言反应迅速,身子凭空一弹,既刻立起身,随后她揉了揉眼睛,装作睡意朦胧,打着哈哈道:“啊,睡了一觉,好舒服啊。精力也恢复差不多了。”
尘中静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泥土,整了整衣着,也精神许多,身子也不再乏力。
莫不语嘻嘻一笑,犹如精灵,她问道:“多谢你了”。
尘中静听得糊涂,心中疑惑,不由得问道:“为何要谢我?”
话音刚落,却不想对面佳人低头一跺脚却是率先走了,只留下一声淡淡的喜悦声音:“真是个呆子!”
尘中静呆了片刻,暗想道莫不是自己那里做的不对?惹她生气了?随后他也是快步追上莫不语,继续问道:“不语,为何又要说我呆子?”
“”她听得直是摇头不止。
莫不语边走边边偷偷看着身旁这少年,一脸傻气,又想起他辛苦抱着自己走着甚远的路,道了个谢,却不想他却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总不能自己对他说谢谢他一路辛苦抱着自己吧。
莫不语笑意天真,那模样,如桃花初开,她嬉笑道:“说你呆,你就是呆子。”
尘中静望着她天真烂熳,嫩若桃花的笑容,一个心都要融化了,满口的疑问再也问不下去了,他也跟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月光普照大地,清风丝丝缕缕,一路上,莫不语与尘中静嘻嘻闹闹,走走停停,歇歇绕绕,世间清静难寻求,三千烦恼尽已抛。
欢快的时间,是最快的,不知觉,天已亮堂,二人已走了一夜,也不见有疲惫之相。
“小黑快看,前面有一个湖泊。”莫不语指着前方道。
尘中静顺着她的手看去,只见远处有一处不见边际的湖泊,湖面上泛着淡淡青烟,在那湖水中横插着一座隐约可见的高山,山上雾气环绕,不识真容。
在远处观它就知此处绝非等闲之地。
他二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三清观?”
莫不语开口道:“莫不是那湖水中的山峰上便是“三清观”所在之处?”
尘中静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方山灵水秀的地方,答道:“看那湖泊,仙气廖廖,观那山峰,端庄大气,瑞丽祥和,应当就是此处了。”
“过去看看再说吧。”莫不语道。
尘中静点了点头。
不一会,他二人走到近处,皆是哑口无声,被这奇观异景所震撼。
湖泊一望无际。水平如镜,湖水波光粼粼,一碧万顷,湖面高处又雾气蒙蒙,徒增仙气。
那湖泊中间,有一奇山,分为七峰,皆高耸入云,奇山周遭尽是云层涛涛,不时在山顶处传来阵阵奇珍瑞兽的鸣叫。
真乃个:
天河之中仙山落,雾云吐气常相伴。
仙山之周灵鸟渡,瑞霞万道合真理!
“嘶”尘中静倒吸了口冷气,只觉得此处该是仙境了吧。
一时间二人皆是屏住了呼吸。
“世间还有这般宝地!”莫不语也忍不住赞叹道。
尘中静盯着那山水,心里激荡,未来此地之前,万不知世间竟有如此秀丽山河日月。
“吱吱吱”毕方神鸟从尘中静肩膀上飞了起来,在二人高处展翅旋转。
景色虽妙,但是让人更是敬畏上苍,如此靓丽鬼斧神工之地,却也之事神州浩土万中之一,更有其他奇观异景,比起此地也是不相承让。
尘中静看了看湖中的那座山,不由得想到,怎么过去呢?他左右看了看,周围既无桥梁,也无船只,难不成游过去?
“怎么过去呢?”回了回神,尘中静转过头,问了一句。
莫不语一怔,随口应道:“飞过去啊。”
“”他看着她口中轻描淡写的道了一句,这才响起那惊悚无比的飞行之旅,顿时哑口无言,只得点了点头。是啊,身旁这少女,不能以常理推断。她会飞啊
尘中静似乎又是回忆起了那次御剑飞行的恐怖,脸色也是不太好看,口中僵硬笑道:“呵呵,我看着湖水清澈,景色优美,不如我就游过去吧。”
莫不语看了看那座山,又看了看尘中静,怀疑道:“此处到那山体,少说也有八百丈,中间又无歇脚之处,万一气力不支,便是葬身鱼腹,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见得游的过去,莫不是你身怀绝技,只是深藏不露?”
他尴尬一笑,暗自想到:“自己哪里是身怀绝技而深藏不露,只是单纯的恐高而已。实在不想再飞天而起。”
尘中静哈哈笑了两下,掩饰尴尬,道:“说的也是,相隔甚远,游过去也是甚费时间,那就有劳你了”
莫不语掩口而笑,看得明白,却不点破,笑道:“我等下会飞低些。也好细细观看湖中景色。”
尘中静闻言面色由白而红,他明白眼前这少女并非是要看湖中景色,顿时只觉得面上火辣,却还是强颜欢笑道:“此湖奇妙无双,定然不会有所失望。”
“小羽,快些下来,要走了。”尘中静仰起头,唤了一声空中远处翱翔的毕方神鸟。
小羽听得呼唤“吱吱,”的叫了几声,极速的飞向尘中静,那速度,竟是化作一片黑影,模糊不清。瞬间便已到二人跟前,缓缓的落在了尘中静肩上。甚是乖巧。
莫不语看的真切,心中暗暗惊奇,这鸟儿,真不愧是上古神兽,尚在年幼,便有如此能耐,若是有朝一日破茧成蝶,岂不展翅千里?
尘中静以为她是看向自己,不由得也看了看自己,只是并未发现有何异常,心下疑惑,问道:“怎么了?”
莫不语收回目光,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