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十二章 三清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莫不语左右手迅速结印,之片刻,一道玄青色气剑凭空出现,剑尖指天,气剑长五尺,映着淡淡青光,那青色光辉弱弱的映在二人眼中。
尘中静虽然多次看到这玄幻的一幕,可心里不知何时却多了一片火热,一双坚定的目光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莫不语施法练术,他的心似乎想到了何处,猛然加速跳动了起来,“若是若是…!”还未等他继续往下想,便听得莫不语轻声开口道:“呆子,上来了。”
他回过神,定了定心,心跳也恢复正常,看向那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少女。
她正面笑意灵的望着自己,那眸子,无一点瑕疵,没有一点邪意。她此刻正御剑停在那少年身前,在他眼前挥着手笑道:“呆子,又在想什么歪主意?”。
尘中静听得此言,连忙摆手解释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只是看你这随手便召出一柄仙剑,甚觉奇幻,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莫不语也未多想,继续笑道:“好了呆子,快些上来吧。
“嗯”尘中静双脚发力,跳上了正在离地三尺的气剑之上,老老实实的呆在莫不语身后,刚一上来,他便想起上次惊心动魄的飞行之旅,只觉得一股恐惧症从心底袭来,丝毫没有安全感可言。就那样傻愣愣的站在莫不语身后,是动也不敢动。
“若是不习惯御剑飞行,便搂着我的腰吧”莫不语低头细语道,只是那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到了那个“腰”字已是声若蚊蝇。
尘中静并未多想,伸出手轻轻抚在她的芊芊细腰之上,只觉入手处,似乎有轻轻的一点颤动。
片刻后,莫不语一声轻喝:“起!!”。剑随声动,一声“嗡”鸣之后,气剑载着二人拔地而起。
莫不语御剑不急不缓的向那奇山驶去,她的眸光中,映着周围一切都倒飞而去的事物。那腰间环抱这自己的双臂,似乎也更紧了一些。而她此时,有些少女独有的羞涩。
清凉遐逸的风儿拂过二人身上,莫不语这次并没有开启如上次那般的防御护罩,任由这风轻柔的打着自己身上。
尘中静不知为何,也是不那么害怕了,望着周遭美景,不由得心里一片舒畅,心道:“或许会飞并不是一件坏事吧!”
似乎感受到了身后那少年的变化,莫不语依旧笑道:“感觉如何?”
尘中静此刻心情大好,连道两句:“有趣,有趣!”
“哈哈”
“咯咯”
二人皆是畅怀开笑。那天真与无邪的笑声回荡在湖面之上,久久不散。
“来者何人?既刻止步!”突然,在那奇山山脚处,传来一声大喝。那声大喝,似乎夹杂真气,直袭莫不语与尘中静二人。
莫不语有道行在身,这声夹杂真气的大喝自然并无大碍,只是苦了那尘中静,初闻此声,瞬间只觉得浑身无力,尤其是头部灵海,只觉“嗡,嗡”作响,思绪混乱不堪,下一刻,他双腿一软,眼看就要摔了下去,就在此刻,他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锥心的疼痛传来,直奔脑门。不得不说,这一咬,脑子瞬间清醒许多,身子也是有力可以使出。就在即将掉下去的那一刻,他缓过神,双手紧紧的保住了站在前方的莫不语。
莫不语被后面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去,只见他面色苍白,浑身皆被汗水打透,仿佛经历过一场生死决斗一般。
莫不语转眼就明白其中缘由,停下气剑,立在奇山周围,心中一冷,回过头冷哼一声,冷言道:“是何卑鄙小人,竟然暗箭伤人?”
她望了望那奇山周围,并无人物。
过了一会,自那山脚处缓缓走出一个男子,身着道衣,头戴礼冠,目若星辰,剑眉高悬,鼻挺唇薄,身直气神,好一个相貌堂堂的美男子。
那美男子走出看向御剑停在空中的二人,目光最后停在了莫不语身上,面色一变,忍不住赞道:“好仙气。竟不知天下有如此绝色佳人!”
莫不语见他叉开话题,心中不喜,再次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暗箭伤人?”
却不想那美男子抱拳道:“对不住,在下“常风”,是掌门“紫阳真人”门下大弟子,受师命所托,前来此地迎接贵客。”
那名作“常风”的男子继续笑道:“姑娘有所不知,方才在下见二人极速前来,不过是情急之下提醒二人一下,这山名唤“大隐”,山顶处乃在下师门“三清观”虎踞之地,这座大山被观内先贤大能之辈下过绝世法阵“诛仙台”,若是有人擅闯此地,便会激发此阵,任你通天之能,也无生还之事。”
莫不语将信将疑,不过态度却也缓和下来,心中念道:“这天下奇事甚多,也不可不信。”当下冲着常风道:“原来这般,如此却是多谢阁下了!”
常风接道:“如若不弃,叫我常师兄便可。”
莫不语点了点头。
“我二人也是有事前来拜访贵观观主“紫阳真人”,却不想正好是打搅阁常师兄了。”莫不语语气缓和道。
“非也,平日此地不会有客前来,如若在下猜想不错,二人正是在下所来之重。”常风笑道。
尘中静与莫不语闻言心中一颤,道家首座难不成竟有知天命的能耐?
莫不语转过头看着尘中静,关心道:“你怎么样了?”。
尘中静心中一暖,道:不打紧。”
莫不语看向他,点了点头。
“师妹暂且稍等。在下这就驶船迎接你二人!”常风说过便纵身一跃,在那湖水面上轻点两下,上了一艘木船,说大不大,二三十尺,通体红色,船中有一方桌椅,船头船尾镶嵌玄武青龙木雕,极为传神。
常风驾轻就熟的驶着木船,缓缓来到她二人身前,在此抱拳道:“请。”
莫不语缓缓落下,观察着身前那男子和这木船,道:“有劳常师兄了。”
不知为何,常风却是看了看尘中静,对着他笑着点了点头。
还未等尘中静回礼,那常风已站在船头,单手掌舵,只见他轻哼一声,似是往船身注入真力。随之片刻,那船再次往回缓缓行驶。
莫不语看着那常风为人处世,方满圆滑,戒心也渐渐消无。
他二人走到那桌子旁,坐了下来。沉默着彼此望着对方。
走过巨大的广场之后,入了“三清殿”,莫不语和尘中静二人依旧惊讶的合不拢嘴,“三清殿”有一正门,此时他三人正在此处。
此门足有三人之高,那门大开,周围窗台五丈一个,足足有九个之多,正因如此,在那殿内光线充足,并无一丝暗影。殿内中间,又有三尊巨像,正是道教之魂“三清”像。此时有几个小道士正努力打扫着。
常风上前在“三清”之前的香炉上点了三只顫香,随后又是鞠躬三拜。
莫不语他二人在旁看着,并没有上香的心思,常风上过香,道:“请随我来。”
在大殿内,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小门,直入后山,常风带着他二人径直走入那小门中,
出了门,莫不语看了看,有三条古道,不知通向何处,只见那常风在前带路,走在中间那条古道,莫不语虽然想问,可还是没有开口。
不多时,路前方又有一座大殿出现,比起那“三清殿”稍有不足,却也依旧大气,那大殿之上上书三字“太清殿”!
到了大殿门前,三人止住脚步,常风正色道:“二人且稍后等下,我前去通报一下。”
莫不语自然没有意见,点了点头。
常风一整衣着,踏步进入“太清殿”,此时殿内正有七人,一人坐在中间,两侧各座三人。
“弟子常风,带客前来!”常风单膝跪地恭声道。
坐在首座那道人把手一挥,道:“风儿,起来吧。”
常风站起身,抱拳道:“多谢师傅”,随后常风又对两侧之人恭声道:“见过各位师叔、师伯。”,随后那几人也是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这几位,正是“三清观”中辈分最高的各位首座和掌门。
“风儿,把人带来吧!”掌门紫阳真人道。
“弟子领命。”常风随后便走了出了。
“掌门师兄好福分啊,座下弟子如此出类拔萃,是我三清观之福啊。”说话之人面带威严,正是三清观“戒律院”首座毕华升,为人严肃,一丝不苟,对魔教妖物更是冷酷无情,故人称“荡魔真人”
闻言紫阳真人“哈哈”一笑,似乎也是满意这个徒弟,只不过还是道:“哪里的话,三师弟座下九个弟子也个个非比寻常啊”。
二人正自谈得得意,突然,一声“哼!”冷哼自左边座位传来。
二人同时看去,只见那坐上有一女子,俏丽无双,此刻也是一身道衣,只是那脸色铁青,似乎心情十分不好,他二人相视一眼,本来面带微笑,此时皆是老脸一正,不再多言!
“额五师妹,许久未见,见你容颜俊丽,依旧是丰姿卓越,看来功力更胜以往,可喜可贺,哈,哈哈”紫阳真人目不斜视的望着远处大殿门口道。
方才莫名其妙冷哼一声的便是紫阳真人口中称之为五师妹的人,是“小南山”首座李可人,年轻时貌美似花,才惊四座,如今步入中年,也不见容貌有所改变,故人称“小童仙子”
小童仙子之所以冷哼一声,是因为听到他二人讨论弟子如何如何,再一想自己那三个弟子,顿时脸色不好,不由得气由心生,哼了一声。
“师傅,人已带到。”只见常风带着二人立在台下。
“嗯,你先下去吧!”紫阳真人挥了挥手道!
常风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平日里师傅断不会让自己出去,这是怎么了?不过下一刻,常风还是道:“是,师傅!”随后他便看了一眼莫不语他二人便离开了。
大殿鸦雀无声。
紫阳真人环顾四周,问了一句,各位师弟师妹,你们可知这次召集你们前来所谓何事?”
未待众人回话,紫阳真人继续道:“前日我推算一卦,卦象所显,今日会有人前来传送大师兄的消息。”此话一出,众人皆惊,都不由得站了起来。有的沉默,有的问道:
“什么,大师兄的下落?”
“大师兄终于要回来了?”
小童仙子也黯然道了一句:“大师兄”
紫阳真人看着几人平日如古井不波的脸庞,今日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暂且安静。”紫阳真人轻轻喝了一声,几人也自知失态,皆安静坐下。
“小姑娘,一路辛苦了。”紫阳真人对着莫不语笑着道。
莫不语一路上经历颇多,见那座位依次排下,中间那个自然是“三清观”观主“紫阳真人”她此时也不怯场,上前一步行礼道:“小女莫不语,见过掌教真人!”说过侧身向两侧继而行礼道:“见过各位长老。”
紫阳真人点头笑了笑,道“莫施主不必多礼。”双目扫过身前这少女,见她骨有灵根,身透仙气,不由得赞道:“莫施主年纪轻轻,道行已是出类拔萃,这份天赋,只怕三清观所有弟子都及不上的。”
莫不语不惊不喜道:“掌教真人谬赞了。”
“莫施主所来为之何事,我已有一些眉目,但是终究看不透全局,还请莫施主言清道明。”
莫不语想了想,从包裹里取出师傅留下的一封信,走到紫阳真人面前,双手交给了他,随后又转身退下。
紫阳真人拆开信,仔细的看了起来。
良久,紫阳真人缓缓吐了一口浊气,目视莫不语片刻,有一一看了看场中之人。
见此,小童仙子忍不住问道:“掌门师兄,不知道大师兄状况如何?”
“唉!”紫阳真人叹了口气继续道:“往事休提,让它过去吧。”
小童仙子此刻听的稀里糊涂,不光是她,其实在座各位首座都是不明白。
她刚想再次开口问道却听得掌门师兄道:“这少女是大师兄唯一一个弟子。”
此话一出,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几人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异口同声道:“什么?大师兄的弟子?”
那“荡魔真人”毕华升也是吃惊道“想不到以大师兄的性子,也会收徒。”随后他站起身,转过头向紫阳真人道:“敢问掌门师兄,大师兄现在何处?”
此话一出,几位首座与莫不语皆会心细听,大殿又一度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紫阳真人微微摇了摇头,闭目道了三字:“不知道!”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