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修仙_第十九章 入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原来害师傅相思之苦的掌门师伯,便是你朋友莫不语的师傅。”李楠寻了根倒在地上的断木,缓缓坐下,似乎力气都被抽走一般,那双悲伤美目,竟透露着是那么让人窒息心痛的伤感。
尘中静心中担忧,不由得问道:“小师姐,你没事吧?”
李楠提起头看了下尘中静,只见他满脸关心,便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有些担心师傅,也不知道师傅她会不会有事!”
“唉!”站在一旁的尘中静不知为何,想起了莫不语,想起了她温柔可人的模样,再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里自嘲道:“或者说自己更是可悲,师傅他们起码是两情相悦,情定终身,而自己呢?不过是陷入一面单思。自己如何不明白呢?她是前任掌门座下弟子,有着大好前程,样貌更是冠绝天下,听那常风师兄说,就连修道的天赋也是万中无一。而自己,有什么呢?如何配得上她。”
“今夜碰到师傅的事,我们谁也不要说出去。”李楠盯着尘中静,忧伤的说道。
“为什!”尘中静下意识的想问道。可下一刻,他却懂了,或者说他永远也不想懂。缓了许久,他重重的答了一句:“嗯!”
或许,只是这一刻,他没有懂得是,为什么小师姐也会懂。如果,他这时候可以明白,那以后的路,可能就大不一样了吧。
月光也略有凄凉之色。
“夜已经太深了,小师姐,我们回去吧。”尘中静看着坐在断木上发呆的李楠,问道。
经历了这些事情,李楠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长大了,也更累了,有些事情也更懂了。
李楠望着尘中静,似乎是不想让他担心一般,强自打起精神,嘴角淡淡一笑,回道“好。”
随后她站起身,拍打拍打身上泥尘,又整理下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
尘中静就在一旁看着,显得有些尴尬,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便尬道:“今日真是劳烦小师姐了,日后若是用得着我,只管开口。”
李楠心情似乎好了一点,接道:“这是你说啊,不许耍赖哦!”
尘中静拍拍胸脯,认真道:“绝不食言!”
李亚楠看他这么认真,心情莫名轻松许多,便笑笑道:“好啦,跟你说笑呢。我们回去吧,只是这趟也是无果,没找到小羽。”
“不打紧的,明日一早我便再次出来寻找也不迟!”
“哦,对了,说到明日一早。你可不要忘记还有拜师礼要行。切记。”李楠善意提醒道。
“哎呀,多谢小师姐提醒,不然我真是要忘了,那时就死定了。”尘中静拍拍自己的脑袋。
“我就知道,你一点都不靠谱。”李楠打趣道。
尘中静闻言只得尴尬的“哈哈”笑了几声。
尘中静自然率先探路往回走去,只是李楠,却是停在那里,深深地看了一眼小童仙子舞剑的地方。不知想着什么。
“师姐?怎么了?”发觉身后不对劲的尘中静,转身看着李楠有些单薄的身影问道。
李楠收回思绪,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们走吧。”
回到家中,尘中静点起了灯,往事如走马观灯,脑海里依旧思绪不停。心里念道:“算了,不去想那么多。快些睡吧。”
灭了灯,尘中静便走去床上歇息,或许是这一天的事情太多,他真的累了,不一会便已好梦正酣。
一夜很快便过去了。天已微微亮起。
“啊~”尘中静在床上打了个哈欠,便起床穿衣,整理梳洗。
不一会,他便走出房门,望了望天空,只见还不亮堂,看了看方向,径直走向小南山殿。
今日拜师,是自己人生第一等大事。万万不能出差错。
他心里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又紧张不已,又是对拜师之事一窍不懂,怀着不安的心,他还是走到了小南山殿。
此刻,小南山殿殿门已然大开。他鼓足勇气,踏步走了进去。
殿内,点着数根蜡烛,在正堂上,有三清画像不偏不倚的悬挂正中墙上,画像下,有一个楠木桌子,上面摆着些供奉,大师兄,二师兄赵阳,三师兄孙宇,和他熟悉小师姐都已到齐,面上严肃,而且依次左右站开,中间直留着一方空着的椅子,在那画像之下,桌子之前。
“师傅还没来吗?”尘中静心里有些疑问。
大师兄见到尘中静到来,便走出来到他身旁,严肃道:“我看你年纪小,又自幼流离,怕是不懂这拜师礼,我且与你说教一番。”
“如此就多谢大师兄了,说实话。方才我一直在想到底该怎么办。可把我愁坏了。”尘中静感激道。
赵阳点了点头,便开口道:“这道教中,最是尊师重道,也有十八般规矩,且都绝对不可逾越,这拜师便是其中之一。”
“有三点你要记住,第一、三叩九拜,你要身姿端正,虚心受教。第二、倒茶递水,你要心存敬畏,敬老尊贤。第三、改口为师,你要行端影正。不辱师门。懂了吗?”赵阳大声喝问道。
听到赵阳大声喝问自己,尘中静吓了一跳,心里顿时又紧张起来,他抬起头看看赵阳,只见他满脸认真,又看了看小师姐,却看到她正对自己点点头,尘中静稳定心神,接口道:“懂了。”
“嗯,我去请师傅出来,你且记好我说的话。”说完赵阳便走向后堂。
“小师弟,不要怕哦,我们拜师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师兄已经很照顾你了呢。嘻嘻嘻”李楠对着尘中静小声说道。
看着又恢复些顽皮可爱的小师姐,尘中静终于不再那么紧张,现在原地静静等待师傅前来。
不一会,赵阳率先走了出来,站回原地,然后有一片刻。小童仙子终于走了出来,一身道教布衣,因为瘦小,勾勒出她妙曼可人的身材,素发卷起,白静的脸上清脂细胭,活脱脱一个少女模样。
小童仙子看了看周围,径直端坐在大殿里唯一的一个椅子上,面无表情的道了一句:“行礼!”
尘中静看到此处,也不禁想到昨夜她如痴如狂的挥舞宝剑,这样一个不入凡尘的女人,没想到也是为情所苦,不得一生。
他心里叹息一声。便向前走去,拜倒在地,“砰砰砰”用力磕了九个头。
刚磕完头,大师兄赵阳便已不止从何处端出一个木质红色托盘,上面有一茶壶。和三只小杯。”
不用交代,尘中静便走到赵阳身旁,倒了一杯水,端起送去小童仙子那里,离得近了,尘中静才发现,小童仙子虽然及力掩饰。却还是掩饰不住那哭泣的有些血红色的眼睛。
“师傅,请喝茶。”尘中静再次跪下递茶。
小童仙子接过茶杯,抿了一口,便放在一旁,道:“起来吧”
随后她站起身,面对三清像,上了三炷香,道:“三清在上,小南山第九代堂主李可人,今日收尘中静为徒,望三清护我小南山人才辈出,好为这乱世尽一份薄力。”
“赵恩,大楠,日后他便交给你,你且传授他些这道家心法,再与他讲讲道家规矩。”小童仙子交代李楠道。
“啊,为什么是我啊,不该是大师兄或者二师兄吗?”李楠一愣,问道。
“五年后便是“七峰论道”你大师兄和二师兄这几年要好好修道。不可分心于此。”
“那我也要参加的啊。为什么不怕我耽搁修道。”李楠嘟起嘴小声道。
小童仙子轻轻捏了捏李亚楠的脸,难得的笑道:“就你那十年道行,去了也是被人笑话,你就好好教教你新来的师弟吧,也让你理解下为人师姐的难处。”
“哼,师傅不理你了。”李楠借机搂着小童仙子的芊芊细腰撒娇道。
“中静,日后要听师姐的话,放下杂念,专心修道,他日也好为世间打抱不平。”小童仙子抚了抚还在抱着自己的李楠的头发。
“弟子一定谨记在心。”尘中静赶紧回道。
“好了大楠,都去修炼吧,你也不许偷懒。”小童仙子叮嘱李楠道。
松开师傅,李楠似乎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师傅,小师弟为什么这么快就可以修习道法了呢?我记得我以前可是先做苦力功课修炼身体开始的呀?”
“你师弟从小在外艰苦生活,一副身体早就锤炼百遍,比起你只怕也是不相承让,这一步自然不需要在走,再者,修道多是自幼修习,越晚越是难入道门,而他现在已入少年,若是再等几年,只怕早就断了修道的灵根。”
“原来如此,我懂了,不就是说小师弟此生修道已是注定没有成就了吗?”李楠嘴无遮拦的道了一句。
大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楠。休要多嘴。”小童仙子喝了一句。
李楠也自知失言,吐了吐舌头,便不敢再说话。
还未开始,便已打入地狱,这一顿话真可谓对尘中静莫大的打击,心都凉了半截。可他还是强颜欢笑道:“晚些不打紧,我日后多付出便是了。”
小童仙子望了望尘中静,并未说话。若勤能补拙,那岂不修道之路要好走太多。
有时候你付出十年,不如天分高的一朝顿悟。
听着虽然残忍,可世道就是如此。
()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