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石为开_第六十五章 剑气如虹,点窍圆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谢天生一直都有个疑问。
为何同样有着通明期的修为,妖族的实力却总能强压同境界的普通人类修士呢?
当初灵墟城长街上被赵洞庭斩杀的那头狼妖是如此,而后来在客栈中偷袭一众人类修士的那些妖族也一样。
谢天生本来还以为,这只是由于妖族的体魄要强过人类,所以才导致了这一现象。
可当他研究过妖族独有的生灵炼血阵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妖族在体魄上先天就强于人类,这的确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但真正导致同境界妖修可以碾压人类修士的原因,还是在于灵力、或者是妖力的差距。
星河境以下,不管是妖修,还是人类修士,都逃不过以力压人的战斗方式。
即便是法术、神通等手段有所高低,但这些差异在绝对可以碾压对手的强大力量面前,根本不能起到关键性作用。
当然,像风雷扇、道体等这类超规格的手段除外。
而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谢天生那些层出不穷,却又无一不天生就达到了大成境界的剑法。
总而言之,妖族除了体魄外,最关键的一点还在于体内的妖力更强,所以才能做到独自迎战单一、甚至是数个同境界的修士,依旧不落下风。
至于妖族为什么能拥有这么强的妖力,就是因为他们可以藉由吞噬血食的秘法,比人类开辟出更多的窍穴!
灵墟宗内自然不会详细记载这些,所以谢天生是翻阅了藏书阁的大部分典籍,再结合其中有关妖族与生灵炼血阵的描述,才得出这个结论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谢天生的推测并没有错。
轰!
轰!
大殿内,无首雕像跟头颅的争斗依然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不时发出激烈的撞击声。
血雾中,谢天生长身而立,体内的数百个窍穴齐齐洞开,然后又迅速被激荡不休的血气所填满,隐隐发出丝毫不逊色外界的轰鸣声。
可就在谢天生以为自己可以借助生灵炼血阵,一口气将自己的修为磨练至点窍期圆满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数百个窍穴同时形成,谢天突然发现,光靠生灵炼血阵提供的灵力,竟然赶不上这些窍穴的吞噬之力。
而这些窍穴在得不到及时补充的情况下,竟然开始汲取起他自身的血肉起来。
谢天生闷哼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却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如果贸然停止突破的话,不仅会前功尽弃,反而还会引起更为可怕的结果。
谢天生知道,眼下这些窍穴已经成型,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争分夺秒。
抢在这些窍穴彻底反噬自己之前,将它们全部填满并稳定下来!
因为视线受阻,葛辞等人并不清楚谢天生身上发生了什么,只看到环绕在谢天生身周的血雾不断翻涌,并升起一股惊人的气息。
“师叔这是......要突破了?”
周觉刚刚脱离险境,心思顿时又活泛了起来,语气震惊地问道。
他现在虽然不过是筑基巅峰的修为,但对于修真者突破的动静却一点也不陌生,因此理所当然便以为谢天生是突破到通明期了。
一旁的展飞鹏、齐连云、赵千山三人也是一脸呆滞,没有回答周觉的问题。
唯独葛辞与闻清溪面色一变,异口同声地开口。
“不好!师弟(师叔)有危险!”
轰!
话音刚落,谢天生四周的血雾猛然一震,竟是隐隐有着朝外扩散的趋势,随即又迅速汇聚在了一起。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葛辞等人还是看到了谢天生苍白的脸色,以及浑身如同瓷器般龟裂的痕迹,纷纷心头一跳。
葛辞、闻清溪几人当然是在担心谢天生的安危,而赵千山跟周觉就是惊惧更多一些了。
“师叔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
周觉想到自己等人尚未脱困,要是谢天生发生意外的话,整座炼血大阵必然也会崩溃,顿时又忍不住问道。
这次,他得到了回复。
“他是想在突破通明期前,一口气冲开更多的窍穴。”
葛辞咬着牙,沉声回道,“可因为开辟的窍穴太多,遭到反噬了。”
“什么?”
赵千山一愣,瞬间睁大了双眼,“到底要同时开辟多少窍穴,才会造成肉身崩溃的程度啊?”
闻清溪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根据我所了解的情报,虽然有些功法能帮助修真者开辟出更多的窍穴,但顶多也不会超过两百。
要是超过这个数量的话......”
闻清溪抿了抿嘴唇,接着说道,“修真者的灵力就会因为无法填满这些窍穴,从而导致本身的修为,连同血肉被这些窍穴吸收殆尽!”
“可恶!”
展飞鹏突然大喊了一声,语气焦急地说道,“要是没有这些血祭铭文的话,师叔就能调动自身的灵力填补炼血阵的空缺,也不会遭遇到现在的危机了。”
“......”
现场突然陷入了安静,赵千山的脸色更是刷一下变得惨白。
虽然展飞鹏只是随口一说,但赵千山却感觉到了一股不妙的气息。
炼血阵的力量不够,那必然就需要更多的祭品。
现在殿外的异兽已经全都沦为了助谢天生突破的材料,那么剩下的祭品......就只有他了!
他本来就是外人,又曾跟灵墟宗发生过矛盾,被牺牲掉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
想到这里,赵千山额间不由冒出了一层冷汗,刚想要开口,就被人给打断了。
出声的是齐连云。
只见他怀抱着流光剑,神情严肃地说道:“相信师叔,安然无恙。”
现场又是一静,所有人都望着齐连云,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还是葛辞率先开口道:“师弟向来谋定而后动,我也相信他必然能度过眼前的难关。”
说罢,葛辞甚至不再关注谢天生的情况,而是将视线放在了更远处的战斗上。
他并不是不担心谢天生,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分散注意力罢了。
葛辞的举动似乎起到了一点作用。
赵千山明显松了口气不说,展飞鹏等人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战局。
咚!
随着一声擂鼓般的撞击声,无首雕像再次磨灭了一处血祭铭文,可它自身也仅仅剩下一条破败不堪的尾巴了。
青铜鼎的头颅自然不会让着谢天生不管,而跟无首雕像死磕,所以它采取的策略就跟先前一样,那就是多路并进,以数量取胜。
因此,无首雕像也不得不自残身躯,分出更多的碎片拦下那些铭文。
可无首雕像毕竟只有一座,而殿门的血祭铭文却还有上千枚,即便是真将它剩下的部分尽数敲成碎片,恐怕也不够用。
见这场战斗不出意外地发展到了现在的局面,又因为谢天生情况不明,所以葛辞等人不禁流露出了深深的忧虑之色。
“师叔,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展飞鹏不动声色地扫了眼旁边翻腾不休的血雾,暗自咬了咬牙。
嗡~
就在这时,大殿内的血祭铭文突然微微闪烁起来,似乎昭示着生灵炼血阵对血祭大阵的压制力削弱了。
这一下,葛辞等人也顾不上许多了,顿时又重新看向了谢天生的方向。
然后,他们就发现谢天生身周的血雾消失了,露出了一副几近崩溃的身躯。
“师叔!”
闻清溪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却看到谢天生只是一脸平静地望着大殿中心,缓缓举起了右手。
“既然祭品不够,那就借你的力量一用好了。”
赵千山这次没有惊慌,因为他知道谢天生口中所谓的祭品不是自己。
因为视角的缘故,葛辞等人只看到谢天生从血雾当中现出身形,并抬手朝远处狠狠一握。
紧接着——
咔!
伴随着一阵清晰的碎裂声,那颗悬浮于青铜鼎上方的头颅竟是自眉心开始,爆成了漫天的碎片!
轰!
就在头颅碎裂的瞬间,一股肉眼可见的暗红色气浪瞬间爆发开来,震撼了整座大殿。
葛辞等人惊呆了,没想到谢天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就把主持整个血祭大阵的威胁给消灭了。
可还没等他们生出欣喜的情绪,那股暗红色的气浪便逼近到了众人身侧。
“啊!”
“吼~”
“昂~”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呼号、惨叫,如同山呼海啸般直冲葛辞等人的心神。
“安静!”
谢天生一声低喝,手掌骤然翻转紧握,那股气浪竟是诡异地停在了他面前,随后骤然崩散成了漫天血红色的雾气,朝谢天生蜂拥而去。
随着这些雾气尽数消失在空气当中,整座大殿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然后,这阵安静的氛围也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一声清越的剑鸣声给打破了。
就在这阵剑鸣声即将消散的刹那,又是一道赤红色剑气自发从谢天生周身升起,瞬间就刺破了大殿的屋顶。
剑气去势不减,不仅破开了大殿屋顶,还直接斩开了娲皇宫上方的整片天空,驱散了所有的黑暗。
葛辞等人望着头顶宛若天火降临般的景象,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闻清溪缓缓收回视线,望着沐浴在神虹当中的谢天生,忍不住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剑气如虹,天地惊变!世上竟然真的有人能以点窍期圆满突破到通明境!”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